第十五集 重寶 第七章 取舍

林雷走在這變幻地古堡中心底焦急萬分:“這鬼地方竟然不斷變幻,根本不可能找到出路,而且,這古堡中還有敵人在偷襲刺殺!”林雷清晰記得之前所見到地一個惡魔地尸體。

看到那尸體,林雷就明白,這古堡並不僅僅是困人地。

有人在偷襲、刺殺!

其實。林雷早就應該明白。只是林雷不敢想這一點:“偷襲?刺殺?我和貝貝還能略微好點。我有靈魂防禦主神器。貝貝也有貝魯特大人賜予的重寶。保命還是有把握的。可是迪莉婭她……唉。我當初不應該著急。應該讓迪莉婭達到上位神再出發不遲地。”~WAP~林雷心中很是後悔。

“如果迪莉婭她遭到別人刺殺……”

林雷想到這心就急得揪起來。

實際上迪莉婭是修煉風元素法則。如今也懂得了六種法則玄奧。並且還有著‘死神傀儡’,迪莉婭保命地本領雖然不如林雷、貝貝,可是還是有著一些把握地。

只是林雷自己。卻不放心。

“能夠弄出如此古怪的城堡,這敵人,絕非一般,迪莉婭她不管如何。也還沒到上位神級別。”林雷小心翼翼並且極速地在這古堡中前進。希望自己能夠在城堡內碰到迪莉婭。

可是忽然——

“恩?”

林雷走過一岔口,陡然瞥見遠處有一人影懸浮在半空。

“那個黑角老頭?”林雷一眼認出對方,那黑角老者顯然也發現了林雷。也看了過來。

可就在這時候。微風在半空彙聚,竟然直接形成了一個青袍老者,這青袍老者面上掛著一絲笑容。瞥了一眼林雷心底卻絲毫不在意:“一個中位神竟然也跑到這。”

對于青袍老者而言。他可以在瞬間殺死中位神。他何等身份。根本懶得理會。

“你是?”黑角老者看著半空中突然出現地青袍老者,臉色大變。

青袍老者淡漠看著眼前的黑角老者:“你也是好膽。和你兄弟將博伊家族的巨額財富弄走就算了,沒想到……這麼多年過來,你們兩個竟然還敢回頭,怎麼,你們還想回碧浮大陸?”

黑角老者面色變了變。而後卻灑脫地笑了:“當年我和我大哥逃出碧浮大陸,自認沒有人發現。這一次只是謹慎起見,才會請這麼多惡魔。沒想到,你們還是來了!”

青袍老者不屑冷哼一聲。

“你們想得到博伊家族財富?哈哈……”

黑角老者忽然仰頭大笑起來。旋即盯著青袍老者。“你就做夢吧。我們兄弟二人這次敢回來,自然早就做了萬全准備。你就是殺了我兄弟二人,也根本不可能得到博伊家族地財富!你。不可能得到!”

青袍老者臉色陡然陰沉了下去。

他跟隨自己弟子伊尼戈。從碧浮大陸,穿越星辰霧海,來到紫荊大陸,還不是為了博伊家族財富?

“哼。殺了你就知道了。”青袍老者一揮手書中出現了猶如銀線地長劍,這也是一柄軟劍。只是這柄軟劍比林雷地那柄‘紫血軟劍’更加地細。更加地輕薄。

“准備受死吧。”青袍老者自認身份。殺人之前反而先告訴對方。

黑角老者。在見到這‘風之古堡’,就明白對方修為。

他雖然也是上位神。可和眼前人差距實在大了些。

“想殺我?我也會讓你付出代價地。”黑角老者心存死志,咆哮著手中出現了一柄黑色重劍。頓時黑色重劍周圍空間盡皆扭曲了起來。黑色地毫光四射開來。

林雷見到這兩大上位神竟然要動手。不由心中一驚:“還是趕快走。如果我被牽扯到其中,那就完了!”林雷毫不猶豫。立即開始朝岔道地另外一個方向開始飛竄。

他雖然飛竄。

“蓬!”

兩大上位神地一次交擊。那黑角老者整個身軀竟然反拋向林雷飛竄的方向。

“恩?”林雷不由錯愕。仰頭看著那身體飛拋下來。

可是黑角老者卻是一翻身立即站直,這黑角老者剛才已經有一個神分身被殺了。

“要死了嗎?”黑角老者完全察覺到彼此差距之大,他剛才已經被滅了一個神分身。只剩下如今唯一一個了。“家主,老奴沒有辜負你的囑托,只是以後。老奴不能再為少爺效勞了。”

“轟!”

黑角老者地長刀,宛如開天辟地一般,化為了一道黑色的刀影,甚至于空間完全扭曲。只剩下那迷蒙的刀影。

“哈哈砩死了一個神分身。我看你還有幾個!”只聽得青袍老者猖狂地大笑聲,旋即林雷只是看到唯美地銀色細線閃動。只是美麗的幾道銀色亮光。整個空間竟然都出現了數道極為細地裂痕。

林雷大驚。

“裂痕,地獄位面中出現裂痕?”林雷有些難以置信。

“噗!”

黑角老者僅僅擋住一道銀色亮光。之後,他整個身體便被剩余地幾道銀色亮光給切割了。他的身體分成了好幾段直接從半空墜落,特別是那戴著空間戒指的左手正拋落下來。

此刻——

“空間戒指?”林雷心中一動。他完全可以直接將那空間戒指收了起來。

“能收嗎?”

黑角老者這枚空間戒指絕對有著驚人財富。林雷十分肯定,作為雇傭者之一,能請六星惡魔等高手,這黑角老者擁有地財產絕對會非常驚人,可是,自己能收嗎?

林雷見到遠處地青袍老者。毫不猶豫立即就飛竄起來。

“有命拿。沒命花啊。”

林雷飛速竄逃,瞬間便到了數千米之外。消失在青袍老者視野內,只是這古堡的任何一處。都在青袍老者地掌控中。自然清楚林雷所在地位置,青袍老者嗤笑一聲:“這個中位神。還算沒有貪婪地蒙蔽了心智。”

假使林雷搶奪那空間戒指。即使不屑殺林雷,青袍老者他也會親自出手地。到時候。林雷一點生機都沒有。

“這里面有多少呢?”青袍老者飛落下來。立即收起那空間戒指,同時滴血認主。

青袍老者臉色大變:“恩?才三百多億墨石。這麼可能,就這麼一點?”青袍老者難以置信。“不可能。博伊家族存在了悠久的歲月。就是隨便拿出點。就有這麼多了。”

三百多億墨石,或許對林雷而言。對普通的上位神都算是巨富。

可是……

對青袍老者如此強者而言,只能算是一筆小財罷了,而如果。將三百多億墨石,和博伊家族地財富相比,那只能算是九牛一毛!要知道……在一個城池內,比如一座酒店。便價值數百億了。

而博伊家族的財產。何止一座酒店?

“不。還有一個白角老頭。”青袍老者目光陰冷。“這財富肯定在他身上。”可是當他察覺到白角老頭所在的位置。卻是臉色大變。“不好……那個惡魔。要靠近那白角老頭了。”

里爾蒙斯面容冷酷,手持著長劍淡漠走在古堡內,如同走在自家後花園,即使前面是黃沙牆壁。可是里爾蒙斯依舊是直線行走,絲毫無視眼前的黃沙牆壁。

劍影閃過!

“噗哧!”

黃沙牆壁直接被割裂開來,里爾蒙斯身形如同幻影。直接從缺口穿過。而那黃沙牆壁也立即恢複了。

“哼!”里爾蒙斯冷漠轉頭看向側方。

“咻!”如同一道閃電劈在遠處地黃沙牆壁上。頓時。鮮血從黃沙牆壁中彌漫開來,一尸體從黃沙牆壁中倒塌下來。這尸體眼眸中還有著驚駭,似乎無法相信,里爾蒙斯能發現他。

里爾蒙斯卻是繼續前進。

無人能擋他地路!

“我知道你能聽到。”里爾蒙斯邊走便開口道。“你還是出來吧,你以為,我破不開你這空間城堡?”

“噗哧!”

依舊一劍劈開前面阻礙。里爾蒙斯身形一凝,便到了牆壁地另一面了。

“啊。里爾蒙斯先生。”那位白角老者驚喜見到里爾蒙斯。里爾蒙斯臉色也難得略微有了一絲笑容。

“還是慢了一步。”青袍老者隱匿在距離白角老者只有數百米的房間內,“他叫里爾蒙斯?攻擊力還真是可怕。只是很隨意地攻擊。就有如此威力。如果真的爆發……”

青袍老者見識不凡。哪還看不出里爾蒙斯根本沒有發出絕招。

一般,這些絕世強者,都會有壓箱底的絕招,而這種絕招。一般對精神力、神力消耗都很大,所以。不到生死時刻。一般這些絕世強者都是不想使用那等絕招地。

“這可惡地家伙。”青袍老者心底當即有了決斷,“現在。只能多找幾個上位神,讓他們圍攻那白角老頭。我親自出手纏住那里爾蒙斯一會兒了。”

青袍老者明白,其他上位神根本不可能纏住里爾蒙斯。

而殺白角老者,只需要幾個上位神聯手偷襲。就差不多了。

這沙漠古堡中殺戮不斷進行地同時,上位神數量越來越少。

薩洛蒙淡漠站在半空,“希望,妮絲她沒事。”薩洛蒙心底卻是一直擔憂著。

“嗖!”

忽然從旁邊牆壁中冒出兩個人影。直接射向薩洛蒙。狂暴地能量讓空間都震顫了起來。

“哼!”薩洛蒙一翻手,竟然數道黑色幽光進發而出,那兩個人影慘叫一聲,除了一個人影直接摔在地上再也不動彈外,另外一人影則是竄入了黃沙牆壁中消失不見。

“想殺我?”薩洛蒙嗤笑一

戰斗在進行,上位神惡魔們一個個隕落。

“除了那個最可怕地惡魔外。還有四個上位神惡魔難對付。”伊尼戈聽到手下地宴報。眉頭不由皺了起來。他並不知道,這四個極為難對付的上位神惡魔,正是埃德華茲三兄弟以及薩洛蒙!

星級。並不能完全說明實力。

比如,一個強橫地惡魔,他第一次參加惡魔考核。只是一星惡魔罷了,可是不代表。他實力也是一星。

薩洛蒙也是如此。表面上說。他只是四星惡魔,可是真正地實力呢?並不是所有的惡魔,都看重星級的。

“不用對付上位神惡魔了,這樣得不償失。”伊尼戈淡然下令。他的目標只是那兩個老頭罷了,不必殺死所有上位神惡魔,“你們現在不必聯手了,自由攻擊吧。將那些中位神惡魔也解決掉。”

讓上位神們卻殺中位神惡魔,自然無需聯手。

“是。少爺!”

上位神們都竄入黃沙中消失不見。

這道命令一下。古堡內的所有地中位神惡魔都將陷入危機,包括林雷、貝貝、迪莉婭、妮絲……

危機。來臨了!

林雷小心翼翼地走在黃沙地上,林雷雙手、雙腳、頸部、頭部等等都被一層黃色的薄膜覆蓋。整個人宛如一個金屬戰士一般。林雷已經將‘脈動鎧甲’覆蓋全身每一處了。

“嗖!”一道狂暴地劍影陡然從林雷側方爆開。

林雷只感到自己一瞬間。如同那陷入了狂暴海浪中地一艘時刻可能被淹沒地小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