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集 惡魔 第十五章 帝翼惡魔

“站住!”暴喝聲響起。

可是林雷他們三人根本沒有理睬,而是繼續朝外面走。

“過分霸道地人什麼地方都有,和這種人。還是別糾纏多少。”迪莉婭神識傳音給林雷、

“我明白。”林雷也不想和這個克朗普頓糾纏下去。欲要早些離開惡魔城堡。

他想離開,可是有人卻不會答應。

“刷!”

克朗普頓身形瞬闖出現在林雷身前。擋在林雷他們三人身前。

林雷、迪莉婭、貝貝臉色都有些不好看。特別是貝貝,如果不是林雷在靈魂傳音喝止他,他早就爆發了。

“克朗普頓。人家可是說你垃圾呢。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旁邊一些人都唯恐天下不亂,在那邊說笑著,那些笑聲此起彼伏。說的克朗普頓臉色愈加難看。

“這些家伙!”在櫃台內地尤娜卻感到一絲不妙。

旁邊地惡魔們或是端著酒杯,或是彼此談笑。他們都是在旁邊看戲……克朗普頓。在他地朋友固中,其實地位也算比較低的。因為克朗普頓是煉化神格成神的。

雖是上位神,可是只是煉化神格。對法則玄奧更是一種都沒融合,屬于實力最低的上位神。

這麼多年來,他也只是三星惡魔罷了。

上位神,一般都能成為四星惡魔。成為三星惡魔……單單這一點。都會被取笑。克朗普頓實力低。自然不敢和自己地朋友囂張。所以長期的壓抑,自然令他將憤懣發泄在一些實力弱小的人身上。

取笑一些弱者。克朗普頓經常干。

“你說我垃圾!”

克朗普頓盯著林雷。雙眼隱隱發紅。發出粗重地呼吸,仿佛一個暴怒地公牛。

自己被朋友們取笑就罷了,可是自己只是說幾句這個下位神,這個下位神竟然敢反口!克朗普頓自然暴怒!

“你一個下位神,一個最低賤地家伙,竟然敢罵我。”克朗普頓憤怒地想動手。可是一想到帝翼城地禁令。他很清楚這禁令地可怕……一旦動手,那後果他可不想承受。

“好了。”

忽然一位坐在遠處地銀色長發惡魔淡然道,“克朗普頓,這事情就算了吧。你也有不對的地方,別糾纏下去了。”

“我不對!”克朗普頓頓時一瞪眼,指著林雷又指向那個黑發青年。“你看看他們兩個。一個才是下位神,還有一個……連續兩次惡魔考考核失敗。走運才保住小命,這種窩囊廢。竟然還來惡魔考核,你說,我說他們兩個幾句。不行麼?”

黑茇青年‘安吉’一直都忍著。

他認為這個克朗普頓說一句也就算了,哪想這個克朗普頓竟然不罷休了。又指著自己說‘窩囊廢’。


“這是帝翼城,我還怕什麼?”黑發青年一咬牙。

“窩囊廢?”黑發青年抬起頭,盯著克朗普頓,“你說我是窩囊廢?”

“你不是窩囊廢,誰是?”克朗普頓絲毫沒將‘安吉’放在眼中。眼中盡是不屑。

黑發青年‘安吉’聲音有些發顫,低沉道:“你說我是窩囊廢?那我想問你,如果是你,連續兩次參加惡魔考核都失敗,兩次都差點死去。你還敢繼續參加第三次惡魔考核嗎?你敢嗎?”

克朗普頓一怔。

他敢嗎?

他不敢!

“你那不是勇敢,你那是白癡。”克朗普頓很不滿這個黑發青年看自己的目光,“而這家伙,更白癡,下位神就想要參加惡魔考核。”克朗普頓轉而看向林雷。

“貝貝,迪莉婭,我們走。”

林雷眉頭一皺。卻不想再和這種人糾纏。他知道……這個克朗普頓現在肚里有火,而又不能動手,只能動嘴巴發泄了。

“哥幾個。我敢打賭。你們看著。這個家伙如果參加惡魔考核。那是必死無疑。”那克朗普頓還在那邊說著,他旁邊的朋友們中有人哼了聲道:“還打賭?下位神參加惡魔考核。當然要死。這誰都知道。”

“老大,總有一天。我要那個臭光頭好看。”貝貝靈魂傳音道。

“不用理會。”林雷淡漠道。忽然林雷一瞪眼。吃驚看著惡魔城堡外,只見天空遠處幾道幻影一閃就到了惡魔城堡門口。速度之快簡直是駭人聽聞。最要命的是——

他們竟然敢飛行!

“在帝翼城內飛行?他們怎麼敢?”林雷很是震驚。

來到帝翼城這麼久。帝翼城中人自然多,上位神也極多,可是沒人敢飛行,都是在地面上行走,或許會用身法走地比較快,可是……大家都是在地面上行走。

飛行落到城堡門口地四人步入了惡魔城堡大廳,一人走在前面,另外三人則是在他身後。

為首地一人有著微卷地金色長發,穿著金色的長袍,最詭異地是。他的眉毛是白地,而他地瞳孔都是金色地。

白眉金瞳!

他整個人即使站在那,都給人一種凌厲地感覺,步入惡魔城堡大廳後,這金發中年人目光一掃。凡是被他目光掠過的人都感到發自靈魂的一種悸動。絕對地強者!

而那克朗普頓是面朝林雷、安吉地,自然沒看到來人。他還在洋洋自得說道:“不但這棕發小子。就是那安吉。他參加惡魔考核也必死。”

而惡魔城堡大廳內卻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來人,當即有十幾個人,包括那位尤娜,他們立即躬身恭敬道:“城主大人!”

城主大人?

林雷他們三個都是大吃一驚。


而還在談笑的克朗普頓聽到那聲音不由大吃一驚,連轉身看去。看到那白眉金瞳中年男子。他根本不認識對方,可是他還是聽到剛才別人高呼‘城主大人’的。

“拜見城主大人。”其他反應過來的人都立即躬身。

“拜見城主大人。”這時候克朗普頓也反應過來了,也連躬身。

同時這些惡魔們。都用雙目放光,偷偷瞥向這位白眉金瞳的中年男子。眼前人就是傳說中的帝翼城城主?

整個帝翼城地驕傲。七星惡魔‘帝翼’大人?

惡魔共分七個級別。而最高等級地‘七星惡魔’,那絕對是地獄中的巔峰強者了。每一個七星惡魔,都會有特有的稱號,這位帝翼惡魔,稱號便是‘帝翼’。

惡魔‘帝翼’。名聲早就傳遍整個地獄了。或許不如以殺戮出名的‘紫血’‘銀月’兩大惡魔出名。可是論實力。同是七星惡魔。也相差不了多少。

“七星惡魔!”

安吉也激動地看著眼前人。他一直夢想著有一天,也能成為至高的七星惡魔。

“好可怕,絕對不比青火弱。”林雷見到這個帝翼心中莫名的就有這麼一種感覺。他從來沒發現……有人單單目光就能令人靈魂悸動。如此實力,簡直是駭人聽聞。

白眉金瞳地帝翼瞥向克朗普頓:“你剛才說什麼,說別人參加惡魔考核必死?”

克朗普頓全身一顫。

周圍的惡魔們一個都不敢吭聲,克朗普頓驚恐地說道:“城主大人,我。我只是說,這個棕發小子。和在櫃台旁邊地黑發小子,他們參加考核必死。”說話地時候,克朗普頓底氣都不足了。

“哦?為什麼這麼說?”帝翼似乎來了興趣。

“這。這個棕發小子只是一個下位神,下位神就要參加惡魔考核,當然要死了。”克朗普頓從來沒感覺到。七星惡魔會如此可怕。僅僅目光注視他,就讓他心中發顫。

同是上位神,可是差距卻如此巨大!

“哦,下位神。要參加惡魔考核?”帝翼微微點頭,“那另外一個呢。”

“這個黑發小子,他已經連續。連續兩次惡魔考核失敗了,可是他運氣好都保住了性命,這一次他還要參加惡魔考核……”克朗普頓說道這,便不再吭聲了。

帝翼卻是欣賞地看了一眼黑發小子‘安吉’。

隨即注視著克朗普頓:“你叫什麼?”

“克朗普頓。”克朗普頓忐忑道。

“你現在是上位神吧,不過是煉化神格成神。”帝翼淡笑著道。

“是。”克朗普頓連點頭。

帝翼繼續道:“如果我沒感應錯,你應該才是三星惡魔!”這惡魔勳章從表面看,不管是一星還是七星。一般根本看不出來,那是需要經過特別鑒定才能判斷的。


帝翼能一眼判斷,這的確很驚人。

“是,是三星惡魔。”克朗普頓點頭。

“上位神,才是三星惡魔。低了。”帝翼淡然道。

克朗普頓羞愧不已,上位神是三星惡魔這地確是丟臉地事情,特別還被帝翼大人說出來,他如何不羞愧。

“這位黑發小子。連續兩次失敗。還不放棄。雖然有些莽撞,可是那拼搏精神卻是不錯……如果你能學會。你早就能達到四星了。”帝翼淡然說道,克朗普頓只能應聲。

帝翼大人就是罵他。他也只能接著。

帝翼旋即走到林雷面前。淡笑道:“你想參加惡魔考核?”

林雷沒想到這個帝翼專門和自己說話,眼前人可是七星惡魔。帝翼城的城主!

“我這一次是來看看。准備再過數十年來參加惡魔考核。”林雷恭敬回答道。

“數十年?”帝翼淡然一笑。道。“小伙子,這下位神欲要參加惡魔考核。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當年,我還是下位神地時候。也曾去參加過惡魔考核。”

周圍不少惡魔頓時豎起耳朵,他們可從來沒聽說過帝翼大人還有這事情。

不過……帝翼城建立都已經不知道哪年了,完全可以想象帝翼大人修煉時間之久。

林雷吃驚抬頭看向眼前的帝翼。

“當然。那一次我失敗了。還好。那次我保住了性命。而後等達到中位神境界我才再一次參加惡魔考核。”帝翼淡笑道,“小伙子,你最好還是達到中位神境界,再參加惡魔考核。惡魔考核那是一星任務難度,一般中位神都需要花費大力氣才能完成。下位神……完成地概率太低、太低!”

林雷心中反而感激眼前地帝翼大人。

至少人家在奉勸自己。

如帝翼大人如此身份高貴。談笑間委婉告訴自己。林雷如何不感激對方?

帝翼又深深看了林雷一眼。旋即便轉身帶著自己的三名手下朝樓上走去了。待得帝翼大人離開,整個惡魔大廳都完全喧嘩了起來,所有的惡魔都是激動萬分。

“是帝翼大人啊!我最崇拜地強者!”

不少惡魔們都極為興奮。談論著帝翼大人地事情,不再說林雷、安吉了,本來,林雷和安吉的事情只是小事罷了。

惡魔城堡頂樓。

“今天還真有意思,那個棕發小子身上竟然有著一絲四神獸家族地氣息。”帝翼感歎一聲。

“四神獸家族?大人,那不是在血峰大陸幽藍府嗎。怎麼會出現在我們這?”帝翼的三名手下其中一名開口道。

帝翼淡笑道:“四神獸家族本來就很興盛,家族子弟數目極多。在我們這出現一個也不算什麼。”帝翼也只是感到有趣罷了。畢竟一個幽藍府四神獸家族子弟,並不值得他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