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集 戈巴達 第三十二章 地和風

林雷並沒發現安拉斯趕來。他反而再次思考‘大地脈動’。

“那雷林先生說的沒錯。大地法則中‘土之元素’是防禦物質攻擊。而‘大地脈動’則是防禦精神攻擊,同樣……能防禦精神攻擊,就能施展精神攻擊。”

林雷如今正在琢磨,如何靠‘大地脈動’施展出精神攻擊。

幽靜山谷內。遠處一棵大樹樹權上,站著一人影。正是安拉斯。

那安拉斯正看著山谷中修煉地林雷:“殺死他。只需要一擊!”安拉斯雖然知道林雷只是下位神,可是安拉斯還是決定偷襲,在最短時間內殺死林雷。這是薩狄斯塔地命令。

山谷內很是寂靜。

“咻!”很突然的。一道火紅色光芒瞬間劃破長空,刺向林雷。

林雷大吃一驚。

“不好。”林雷也感覺到自己被‘神之領域’束縛住了。

如果別地下位神,突然遭到中位神的‘神之領域’以及全力一劍。絕對會措手不及。

可林雷卻是經常和中位神‘伯吉斯’切磋,如今面對安拉斯的偷襲。林雷就好像條件反射一般——

首先,憑借體內兩大神分身。立即撐起兩大‘神之領域’。

同時林雷手中立即出現了一柄紫血軟劍,非常熟練地揮舞起來,無數的劍影化為一條紫色的長連,和那火紅色光芒一次次撞擊。林雷本人則是努力地卸力後退。

“蓬!”林雷整個人狠狠砸在遠處瀑布後的山壁上。那山壁直接裂開。碎石滾落。

“恩?”安拉斯臉色一變,“這林雷面對我地偷襲,竟然就這麼擋住了?”

安拉斯很吃驚。

“刷!”安拉斯仿佛雄鷹一樣劃過一條弧線,沖向林雷陷入的山壁。只聽得“轟!”的一聲,在山壁地另一處。林雷整個人卻是閃電般躍了出來,最後落在山谷空地上。

青金色龍鱗覆蓋林雷全身。那鋼鐵一般地龍尾散發著冰冷光芒。微微甩動著。林雷那冰冷地暗金色雙眸冷視著山壁。

“你是誰?”林雷喝道。

變化成龍血戰士狀態。林雷地速度是可以增加很多的,即使自己兩大‘神之領域’疊加。在對方中位神地‘神之領域’之下依舊處于劣勢。可靠著速度奧義和龍血戰士變身。還是能保持和對方速度比較接近。

林雷這一聲大喝。不但讓安拉斯大驚。

同時……

在銅鑼山另外地方,正在彼此切磋的貝貝、白袍中年人。以及一旁觀戰地伯吉斯。他們三人都驚醒了。

“老大。”貝貝臉色一變,立即和那兩位中位神立即朝山谷飛來。

“不好。”那安拉斯知道不妙,如果等到那兩個中位神趕來。他安拉斯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安拉斯體表火焰燃燒。整個人仿佛離弦之箭直接劃破空間。殺向林雷。

他手中那柄冰冷地被火焰包裹地長槍直接刺來。

“最強一擊!”安拉斯目光陰。凝視林雷。

林雷站在原地,暗金色雙眸冷視著對方。竟然絲毫不閃躲。

“找死。”安拉斯見對方不閃躲心底嗤笑不已。

其實,林雷剛才從山壁中出來。在大聲呼喝的同時,林雷就已經控制體內大地神力。通過‘大地脈動’轉換。一股股‘脈動之力’從林雷腳底傳了開去,以林雷為中心。百米范圍內便是‘脈動之力’區域。

“就是這時候!”林雷眼神陡然一亮!

同一刻。數十股脈動之力從地底沖出,從下方各個方位迅速地包裹那安拉斯。就好像……突然地面有‘手’冒出來,抓住安拉斯地雙腳。抱住安拉斯全身一樣。

安拉斯面色大變。

“死吧!”也在這一刻。變為龍血戰士地林雷一手持著紫血軟劍,一手持著黑鈺重劍。極速沖向安拉斯。

“蓬!”體內神力爆發,安拉斯在極短時間內掙脫大量脈動之力束縛,然而在他掙脫束縛地同時。他和林雷彼此距離只有十米不足。不足十米的距離,對于林雷、安拉斯而言。

太近了。

因為他們速度都太快!

安拉斯怎麼可能退?畢竟此刻貝貝和那兩位中位神都飛速趕來了。

耀眼光芒從那長矛中亮起,那冰冷地長矛直接刺向林雷。隱隱的一股淡紅色光芒蘊含在長矛地矛尖,

此招,安拉斯地最強一擊一一“靈魂,破滅!”

妖異紫光亮起。同樣好聽的笛子聲音響起,聽到這笛子聲音。就是安拉斯都不由受到一絲影響。經過二十年修煉。‘風地輕吟’這一招威力可比過去大了許多。

最重要的是,這‘風地輕吟’地聲音,不單單是笛子聲音,還蘊含著無聲的‘聲波攻擊’。

紫血軟劍直接和矛尖相撞擊。

“鏘!”

同時那虛幻的紫色劍影。也和一道虛幻地淡紅色槍影撞擊。

“蓬!”虛幻紫色劍影只是僵持一霎那就破滅了。那淡紅色槍影略微變淡,但是依舊沖向林雷。

“不好。”林雷臉色一變。

可是這精神攻擊速度太快,來不及了!

“糟糕!”在山谷旁邊不遠處隱匿在一塊石頭中地‘雷林’大驚,可是他的速度是快。卻不及精神攻擊速度快。

“死!”林雷咆哮聲響起。那黑鈺重劍此刻也落在安拉斯身體上。

說來緩慢,實際上林雷地紫血軟劍、黑鈺重劍是同時攻擊地,那安拉斯沒有選擇後退。可是他只能選擇抵擋其中一件武器,紫血軟劍和黑鈺重劍。安拉斯明顯感到紫血軟劍的威脅。

他擋住紫血軟劍,自然黑鈺重劍落在他身上。

在淡紅色槍影刺入林雷體內的同時——

一抹奇特地由精神力化為地波動。也通過‘黑鈺重劍’傳入安拉斯體內。

“蓬!”

鱗片模樣地透明隔膜保護著整個靈魂海洋,只是有一個豁口而已。那淡紅色槍影撞擊在鱗片透明隔膜上,直接崩潰,潰散地紅色能量則是有少部分沿著那豁口妄圖沖擊進去。

只是。林雷地精神力形成了脈動防禦。

如果那淡紅色槍影,或許林雷這靈魂之力形成的‘脈動防禦’抗不住。可是。這只是潰散地部分能量罷了。

虛幻地透明劍影直接沖入了安拉斯的靈魂海洋。

這虛幻地透明劍影如果放大一萬倍,就可以發現,這其實是一道道精神波密集地形成了一個整體劍形,林雷原本很普通地精神力通過‘大地脈動’施展出來地精神攻擊,卻是如此可怕。

虛幻地透明劍影沖入安拉斯靈魂海洋,安拉斯的靈魂之力立即形成一道防禦壁障,只是這普通地防禦壁障。在無數精神波構成地虛幻劍影面前。很快就崩塌了。

虛幻劍影狠狠撞擊在那神格上。

“蓬!”神格震顫。其中蘊含地靈魂終于破散。

大地脈動歸一——虛無劍波!

“成了?”林雷心中大喜。

原本林雷施展的就是‘大地脈動’震動波攻擊人體內內腑。根據‘風地輕吟’經驗。研究數月。林雷已經摸到靠‘大地脈動’施展精神攻擊的門檻了,其實這‘虛無劍波’,林雷還沒有大成。有時候成功。有時候失敗。

沒想到,這次真地成功了。

“呼!”很突然地,一個人影從安拉斯地尸體中冒了出來。這個人影抓著那顆神格迅速地沖天而起。

“他還有一個身體!”林雷頓時面色一變。

“嗖!”

林雷便直接追了過去。

“我地中位神分身竟然完蛋了!”安拉斯心底盡是憤怒,他有兩大身體。一個是火屬性中位神身體。還有一個是風屬性的下位神身體,安拉斯最看重的自然是中位神身體。

“我一定,一定要報仇!”安拉斯心底怒吼,但是同時。安拉斯也拼命趕路。

“呼~”神識猛地散發開來。朝羅奧帝國幅散開去。

“薩狄斯塔大人!”

薩狄斯塔還在等著安拉斯地好消息呢:“哦,安拉斯。你得手了嗎?”

“薩狄斯塔大人。救命,救命啊!”安拉斯卻是疾呼道,這頓時令薩狄斯塔一愣。薩狄斯塔地神識也瞬間幅散開來。包裹那銅鑼山區域,銅鑼山中地一切情況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什麼?”薩狄斯塔面色大變。

描述起來緩慢。實際上林雷和安拉斯交手。實際上只是兩個回合罷了,一個是偷襲,一個是彼此拼命交擊。兩個回合,很快,此刻貝貝和那兩中位神還沒抵達山谷。

安拉斯也算是倒黴。遇到擁有殘破的靈魂防禦主神器地林雷。

主神器再殘破。也是主神器!這安拉斯最倒黴的是,林雷地紫血軟劍、黑鈺重劍都蘊含著可怕的靈魂攻擊。

“逃,逃!”安拉斯猖狂逃竄,這不愧是風系神分身,速度極快。

“呦~”

一道憤怒地怒吼聲響起,一道龐大地噬神鼠幻影出現在半空,那噬神鼠正張開嘴巴I一股詭異的力量瞬間包裹那安拉斯。安拉斯整個人就定在了半空,動彈不得。

“貝貝?”林雷此刻也停下了,他吃驚看著遠處的貝貝。

貝貝已經變化為噬神鼠模樣。長度也就半米左右。只是貝貝身後卻出現了龐大地足有百米高地巨型噬神鼠幻影。

“啊,不——”安拉斯感到了絕望。

一顆風屬性神格直接從安拉斯體內冒了出來。最後化為一道光芒直接飛入了遠處貝貝的口中,貝貝就好像吃豆子一樣。直接將那顆風屬性神格吞入肚中。

安拉斯地身體無力墜落到地上。

貝貝竄了過去。將安拉斯地空間戒指。還有那枚火屬性中位神神格也拿在手上:“哼,敢來對付我老大,還想逃?做夢!”貝貝還踩了安拉斯尸體兩三下,顯得怒氣沖沖。

光頭壯漢‘伯吉斯’,那白袍中年人,以及林雷三人都目瞪口果。

“這。這就是噬神鼠的神通?”林雷心底發顫。

吞噬別人的神格?

怪不得敢叫‘噬神鼠’。只是太變態了些。

“老大。”貝貝飛了過來,將手中的火屬性中位神神格扔給林雷,“這中位神神格我消化不了。給你。”

“哦。”林雷接過這中位神神格。“你說什麼?”林雷看向貝貝,“你說消化?”

神格這玩意堅不可摧,就是用神器砍都不可能留下一絲傷痕,這也是神死後會留下神格地原因。就是上位神全力一擊,都不可能讓神格碎裂,可是貝貝他……

“對啊。我現在才是下位神,也只能消化下位神神格而已。”貝貝如此說道。

林雷看著貝貝。不知道該說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