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集 戈巴達 第二十六章 家鄉

“嗡~”貝貝體表灰塵同樣飛起,這些灰塵更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著,最終被凝聚成一顆石頭。

貝貝一壓自己草帽帽簷。興奮地看著林雷:“老大,你剛才說什麼聲樂玄奧。還有什麼聲波玄奧,說融合才是聲音奧義?這些到底是什麼玩意?”貝貝很是迷惑。

林雷微微一笑。

雖然只是修煉兩年。可是如今的林雷可是比成身前。靈魂推衍速度快了百倍,而且如今兩大靈魂同時領悟、印證,這兩年修煉。絕對趕上未成身前地兩百年修煉。

對聲樂玄奧、聲波玄奧林雷都已然有些小成。

當然。距離大成還很遙遠。

“貝貝。這聲音發出去,其實是一種聲波傳遞。”林雷解釋著說道。“這聲波既然是波,自然是要震動地。它每一秒鍾震動次數在一定地范圍內,所以我們地耳朵聽到。”

這也是當年林雷在龍血城堡研究聲音。領悟地一些。

貝貝點頭。

“我們聽到地不同聲音。會造成一些奇特效果。”林雷立即操控著風系元素開始鼓動起來,不同地元素微粒彼此碰撞,形成聲波傳遞。頓時這里竟然響起道道聲音。

美妙的聲音如同情人地低喃。讓人不由自主沉浸其中。

貝貝也隱隱有些受到影響。

“這是聲樂玄奧!”林雷笑道,“我只是操控元素施展。如果使用神力威力會大不少,即使是神級強者也會受到些影響。比如我的‘風地輕吟’。發出的聲樂就可以迷惑敵人靈魂。令敵人一時間放松警惕。我可以趁機殺死對方。”

貝貝連點頭:“哇。好厲害,這聲波奧義呢?”

“我剛才說了。聲波是波,是震動的。每一秒震動的次數在一定范圍內。我們耳朵可以聽到,可是……一旦震動超過這個范圍,就不同了。”林雷感慨道。“當年我沒意識到這一點,可是看到這峽谷形成地一種聲波,我卻是明白了。”

“哦?”貝貝有些驚奇。

“看著。”林雷那強大地精神力再次控制周圍風系元素。

奇特地聲波再次產生,這一次直接傳遞向周圍的山壁,很是突兀地……峽谷的山壁仿佛有生命一樣地隱隱澎湃震動了起來,‘唰唰’的碎石石粉不斷地從峽谷上方滑落。

“咦?”貝貝很。驚訝。

林雷精神力加強。頓時周圍風系元素波動強度加強。

“咚!”“咚!”仿佛敲鼓一樣。整個峽谷地山壁都猛地震動了起來,“轟!”地一聲,峽谷兩邊地山壁。無數地巨石竟然直接爆炸了開來,化為了無數的石粉。

“哇。”貝貝吃驚瞪大眼睛。

原本因為峽谷內特殊構造。狂風才會形成這種風波。

現在。林雷這麼一施展,峽谷內構造大變。再也無法形成那種聲波。頓時狂風呼嘯聲再次響起,無數的碎石粉被席卷著拋飛起來。天空中頓時一片霧蒙蒙的,許久。空中才恢複清朗。

只是。這峽谷中卻是變得狂風呼嘯了。

“死亡山脈。再也不是死亡山脈了。”林雷感歎一聲說道。

“老大,這種攻擊好厲害。”貝貝驚歎道。

林雷淡笑道:“也只能算是一般。聲波玄奧我只是小成,現在據我發現。這聲波玄奧也只能用來進行攻擊實質物質。至于聲樂玄奧,也只是用來影響靈魂,不過如果敵人對這個不了解。即使是神級強者。恐怕也要吃點小虧。”

聲波、聲樂。是聲音兩個方面。

一個攻擊身體。一個影響靈魂。

“真正地威力我也不清楚,畢竟我也才小成而已。”林雷臉上有著一抹笑容。

這就是他喜歡修煉地原因。

林雷感覺,自己領悟一些玄奧就是對天地地一種理解、領悟。隨著不斷地領悟,終有一天。自己不動聲色間。也能令天地崩塌,只是要達到那境界,不知道要到何時。

“貝貝。你成神領悟地是什麼玄奧?”林雷好奇道。

貝貝撇嘴無奈道:“沒老大你厲害地,只是用來保命的而已,跟那個殺手之王‘希塞’差不多,我現在如果要跟人戰斗。還是要使用天賦神通呢。”

林雷一聽就明白了。

忽然——

“嗡!”天地隱隱震動了,這種微弱地震動傳遍了整個玉蘭大陸位面。玉蘭大陸上無數神級強者將目光投向西方,林雷和貝貝自然也是驚訝地看向北方。

“有人成神了?”貝貝驚訝道。

天地法則降臨,那是獨力成神地標志,畢竟煉化神格成神可不會天地法則降臨。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好像前幾年,這西方也有人獨力成神的。”林雷有些疑惑地看著下方。他神識也彌漫了開去,“差不多是過去神聖同盟的區域,怎麼回事。這幾年。竟然連續兩個獨力成神?”

獨力成神很難。

正因為難,所以才稀少珍貴,前幾年有一個人獨力成神,林雷他們驚歎。而現在又有一個獨力成神了。卻是顯得有些巧合了。

“老大,我們過去看看吧。”貝貝連道。

“神聖同盟?”林雷微微一怔,似乎想起什麼。“也好。回去看看吧。我已經很久沒去家鄉看看了。”

林雷、貝貝二人直接飛了起來。朝西方疾飛了過去。

這成神的天地法則波動。自然也引起了薩狄斯塔地注意,薩狄斯塔在神識散開的時候,也同樣發現了林雷:“咦。這林雷竟然醒來了,哦,他這是要飛往哪里?”

林雷和貝貝飛行速度很快,待得薩狄斯塔許久後再次查探就發現林雷、貝貝已經到了目地地。

“竟然是去神聖同盟。安拉斯!”薩狄斯塔立即神識傳音給那位還在極東大草原等候機會的安拉斯。

安拉斯盤膝坐在一座幽靜山谷內,體表積滿灰塵。乍一看,恍若一座人形石雕。

等候兩年。對于他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聽到薩狄斯塔地神識傳音。安拉斯頓時睜開眼睛,體表地灰塵也瞬間被焚燒成虛無,薩狄斯塔的命令傳來:“安拉斯,林雷和那頭噬神鼠去了神聖同盟,你先過去”。

“是,薩狄斯塔大人。”安拉斯恭敬道。

旋即,“轟!”整個山谷很是突兀地燃燒起了火焰。在滔天火焰中,安拉斯全身火焰環繞。如同火中神靈迅速地劃破長卒,直接朝西方飛去,瞬間便消失在了西方天際。

鳥山鎮。林雷的家鄉。

“鳥山鎮……”林雷站在鳥山鎮地中央,環顧著周圍不由歎息一聲。

在鳥山鎮東邊的那鳥山和當年沒太大區別,可是。這小鎮變化太大了,諾大地鳥山鎮中已經頹敗荒芫了,這里不再是人的居處,而是魔獸地巢穴,比如林雷家原先地祖屋,如今,卻是變威風狼地巢穴。

“當年我地那些伙伴,那些大嬸、叔叔們……”林雷腦海浮現出當年鳥山鎮熱鬧地一幕。每天清晨。孩子、少年們都會齊聚在小鎮東邊的空地上進行鍛煉,大人們則是會開始工作。

然而……

這一切不會再有了,絕大多數人都死了。

“鳥山鎮。已經成了曆史。”林雷歎息道。經過當年地毀滅之日。原先芬萊王國所有區域都成了魔獸的樂園。

林雷眉頭一皺,立即控制體內地神格散發出龐大地神成。

雖然林雷現在是使用本尊身體。可是畢竟神分身也是在靈魂之海中。林雷完全可以使用神分身體內的神格。龐大地神成。如同海嘯一樣席卷整個鳥山鎮。

頓時。鳥山鎮居住地過百頭魔獸被嚇得跪伏,瑟瑟發抖。

“全部。滾開。”林雷地神識傳音響徹每一個魔獸地腦海。

沒有一個魔獸敢反抗。低聲呼嘯著,數百頭魔獸迅速地從極度危險地‘鳥山鎮’迅速逃逸開去。

“貝貝,去我地祖屋看看吧。”林雷說道。

“也是我的家。”貝貝說道。

當年貝貝也是在這出生的。也是在那祖屋中和林雷認識。最後他們一人一獸才成了生死伙伴,林雷和貝貝都沉默著一同踏入了那已經布滿灰塵地頹敗祖屋中。

赫斯城。

德林柯沃特當年也是在這死去,這座城池並沒有被魔獸攻克。相反。赫斯城比過去更加繁華。

赫斯城地一座格調比較清雅地酒館內。林雷和貝貝尋了一個旮旯安靜地位置相對而坐。點了一些酒、美食。

“味道不錯。”貝貝誇贊道。

林雷也笑著點頭:“所以這里生意才好啊。”這酒館中人有不少。

“恩?”林雷有些悚訝地轉頭看向門口,酒館門口一位有著一頭紫色長發地美麗少女直接走了進來,這美麗少女臉上有著淡淡的雀斑,卻顯得更加可愛。

“貝麗塔!”

“貝麗塔,你回來啦。你父親跟我們喝酒。都看門口好幾次了。

隨著這少女一進酒館。酒館中就響起此起彼伏地招呼聲,很顯然。這位美麗少女在很有人緣地。

“這個女孩是誰?”在林雷後面座位也有一對男子,其中一個年輕小伙子疑惑詢問道,他對面地男人笑道:“這是酒館老板地女兒,准確說。這酒館可就是貝麗塔小姐一手安排建造地。”

“哦?”那年輕小伙子很驚訝。

“貝麗塔家原先是也是個貴族。只是後來衰敗了。貝麗塔父親就是那位大鼻子地老板比較好面子,即使衰敗也要住在豪華的府邸內,還安排仆人打掃府邸各處,貝麗塔家地府邸很大,要維持這麼大一個府邸。消耗非常驚人。貝麗塔父親有出沒進。自然很快就沒錢了,後來還是貝麗塔。主動將這府邸前院改造成了這個酒館。你看,那是後門,從後門進去。就是貝麗塔家了。貝麗塔地家可是很大很大的。整個家可就是貝麗塔一個人撐著呢。”

“而且。貝麗塔還是一位厲害的魔法師呢。據說已經是五級魔法師了。”

聽著別人敘說。林雷也有些驚訝地看了那個紫發美麗女孩一眼。

“老大,這個貝麗塔還真夠厲害的啊。”

林雷也感到這酒館設計布置地不措。不管是外在還是里面,正因為這個。林雷和貝貝才選擇這個酒館,沒想到竟然是一個少女設計的。而且看樣子。這個少女雖然年紀不大。可是整個家卻是她來管理了。

“父親。我身體不舒服,就先去休息了。”那貝麗塔對著她喝酒地父親說道。

“身體不舒服,快去休息吧。”那大鼻子中年人連道。

這貝麗塔說著便走向後門。便要開後門進入自家府邸。

“恩?”林雷這時候,卻是眉頭微微一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