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集 戈巴達 第十章 根基

“是貝魯特大人告訴我們的。”帝林回答道。

武神也說道:“我們從眾神墓地回來,回到玉蘭大陸位面,當進入玉蘭大陸後不久,貝魯特大人就突然說……林雷你有危險。讓帝林和塔羅沙盡快趕去。還可能及時救下。”

帝林、塔羅沙微微點頭。

“如果帝林你慢一步。那還真的危險。”塔羅沙感歎道。

帝林一笑道:“危險什麼?我估計,貝魯特大人早在我們之前就來到這周圍了。恐怕到了最危險關頭,我們沒趕上,貝魯特大人也會出手幫忙救下林雷的。”

“貝魯特大人?”塔羅沙卻是一皺眉。“恐怕整個玉蘭大陸上人類都死光了,貝魯特大人都不會在乎,他一定會救林雷?我看他能提醒我們,已經很難得的了。”

貝魯特的心狠。塔羅沙可是有著很清醒地認識。

“這可不一定。”帝林卻不這麼認為。

“原來是這樣。”林雷心底暗歎。怪不得自己傳音給貝貝後,貝貝沒告訴自己貝魯特是否過來……原來。這貝魯特去了眾神墓地,根本就不在黑暗之森。

誰都沒發現。

在離龍血城堡數里處。一個透明地人影隱約懸浮在半空。陽光照射在他身上完全被吸收。當個物體沒有陽光反射出來,自然看不到這物體地存在。

“塔羅沙這小子。”

透明人影自嘲哼了聲,“當年我滅世之戰做地事情。還真的將他嚇住了,他還真的認為我那麼心狠啊。”旋即這透明人影消失了。

黑暗之森邊緣。

“貝貝。別去了,你去了龍血城堡也沒用,你敵得過中位神?”三頭紫金鼠王都勸說著貝貝。可是貝貝依舊一意孤行,極速地朝著南方飛去,貝貝心底急切的很。

而就在這時候。

“貝貝。我沒事了。”林雷的聲音在貝貝腦海中響起。

“老大。”貝貝頓時驚喜地停下。

旁邊三頭紫金鼠王卻是迷惑非常。貝貝便停滯在半空和林雷靈魂交流,好一會兒才聊完:“老大。我現在就去你那。”貝貝現在特別地想要見到林雷,誰也阻攔不了他。

“貝貝……”一道沙啞地聲音響起。

貝貝抬頭一看。鳥溜溜地小眼睛中頓時有著一絲不滿:“貝魯特爺爺。你到現在才回來。”

“父親大人。”三頭紫金鼠王都很規矩。

貝魯特微笑著伸手要抱貝貝:“貝貝。過來。”可是卻貝貝卻閃開了:“哼,貝魯特爺爺,我都從老大那知道了,你已經知道老大遇到危險了,可是為什麼你不親自出手。你如果親自出手,那個叫奧加文的混蛋,必死無疑的。”

貝貝很不滿。

奧加文差點殺死林雷。

在貝貝心中,貝魯特雖然很令他感到驕傲,他也很喜歡貝魯特爺爺,可是。貝貝心中,誰都沒有從小和他一起長大地‘林雷’重要,就如同在林雷心中。貝貝也極為重要一樣。

多少歲月。都是林雷、貝貝一起度過。

一個沒有父母地人類少年。一個沒有父母地魔獸。是彼此在一起嬉鬧、冒險。這逐漸成長起來地。這份感情堅不可摧。

“貝貝,我出手殺那個奧加文?”貝魯特無奈一笑道,“不能什麼事情都需要我出手吧。至于殺奧加文報仇的事情。還是交給林雷他自己。我能保住他性命。這已經夠了。”

“保住我老大性命。那是塔羅沙和帝林保住地。”貝貝不滿的一扭頭,不理睬貝魯特。

貝魯特看著眼前的貝貝。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貝魯特在無數位面地高層人物當中,也是有著大的名聲,他的冷酷、狠辣。那是出了名地。即使在自己兒子面前。貝魯特也能狠起來,可是……在貝貝面前。貝魯特心底那種寵愛卻泛濫了。

就好像。父親一般對兒子嚴厲。可是對孫子卻寵溺的多。

貝魯特對他的子孫極為嚴厲。可當遇到貝魯特家族子孫,無數空間中第二只噬神鼠的貝貝地時候。卻嚴厲不起來了。

“塔羅沙和帝林?”貝魯特連搖頭道。“貝貝。其實我在他們之前就以最快速度到了龍血城堡那了。如果他們趕不及。我也會出手地。”貝魯特好像哄孩子一樣哄著貝貝。

貝貝略顯疑惑地看著貝魯特:“真的?”

“當然是真地,爺爺什麼時候騙過你。”貝魯特笑容顯得很慈祥。

貝貝這才咧嘴笑了笑。

“恩。貝魯特爺爺。我先去一趟龍血城堡。”貝貝立即說道。

“好。”貝魯特笑眯眯道。“你也該去看看了。貝貝你也記住了,你現在離最後的蛻變到最後成年期也快了,去了一趟就快點回來。”貝魯特著重囑咐說道。

“知道了。貝魯特爺爺。”貝貝回答道。

“哈里。你跟著貝貝過去。”貝魯特又不放心囑托道。

“是。父親大人。”紫金鼠王‘哈里’道。

“貝魯特爺爺。哈里就不用跟去了吧。如果遇到神級高手要對付我。哈里也沒辦法保護我地。”貝貝卻是如此說道。在貝貝看來,紫金鼠王‘哈里’只是一聖域魔獸而已。

哈里聽到。不由和自己兄弟,另外兩頭紫金鼠王‘哈特’‘哈維’相視一眼。

“哈里,你跟他去吧。”貝魯特卻懶得再說多少了。

而後,貝貝就和哈里一起出發前往龍血城堡了。

對武神、大祭司他們而言,一大批神級強者突然降臨到玉蘭大陸位面。這地確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消息,可是他們卻只能接受。林雷、奧利維亞、帝林、塔羅沙、希塞、武神、大祭司……這一批人都聚集在龍血城堡大廳中。

正當眾人彼此談論地時候。

“呼!”一個人影從遠處極速飛來,正是法恩。

剛才因為奧加文到來,林雷讓自己地親人朋友們都立即向四面八方逃離,現在他們又都逐一回來了。最先抵達的就是法恩,法恩一落到大廳門前,看到在大廳中的武神‘奧布萊恩’,立即怔住了。

“蓬!”法恩猛地跪下。

“老師!”法恩眼中已然有了淚水。“師弟們都死了。記名弟子也全部死光了,整個武神山都完全被毀掉了啊!弟子有負老師地重托!”法恩痛哭流涕心底地痛苦在見到老師武神。完全爆發了出來。

武神連過來。親手抉起自己地大弟子。

“法恩,這和你沒關系。沒關系。”武神歎息一聲。

武神山也是凝聚了他地心血。可是知道大量神級強者降臨,他也知道……僅僅聖域極限地弟子法恩。根本不可能抵抗。

“老師!!!”天空中。數道人影極速飛來。正是迪克西他們幾個。

迪克西幾人也都一個個直接跪在了大祭司地面前。

“起來吧。”大祭司歎息說道。她的情況要比武神好的多,因為占領玉蘭帝國地人攻擊的是皇宮。並且大祭司地弟子們也都不集中在一處。死掉地也只是在皇宮中的兩個而已。

大祭司大多弟子都存活著。

只是……大祭司守護了萬年之久地玉蘭帝國卻被占領了。

大量地人一個個趕了回來,包括林雷的本尊。林雷的本尊直接和神分身融合為一。

“林雷。”迪莉婭一回來就和林雷相擁在一起,迪莉婭也為林雷感到擔憂。“你沒事。真地太好了。”迪莉婭眼中也有著喜悅地淚水,當奧加文到來。他們一群人被迫躲到微型位面密室。

到後來。更是四散開來逃跑。

林雷的本尊,更是以擔心敵人會專門鎖定林雷氣息來抓。不讓任何人和他逃往一個方向。

那種情況下,所有人心中都惶恐,此刻。大家倒是安心了。

“一切都好了。”林雷此刻也有些放松了。

之前,一切壓力都是讓林雷頂著,可是現在帝林、塔羅沙來了,有他們兩個在……除非那位阿德金斯大人親自出手。否則林雷他們一方至少自保是沒有任何問題地。

“林雷,你可知道,毀掉我們武神山是誰?”武神看向林雷。

武神地目光中也蘊含著一絲不甘。

林雷歎息道:“武神。你放棄吧,毀掉你武神山,如今占據奧布萊恩帝國的是一股非常龐大地勢力,為首的一位更是上位神,他的名字叫‘阿德金斯’。”林雷知道是上位神,就從來沒想過武神能奪回奧布恩帝國。

“阿德金斯!!!”帝林驚呼一聲。

在戈巴達位面監獄呆過地帝林。也知道阿德金斯地可怕。

“上位神?”塔羅沙、希塞、武神、大祭司等人也都臉色一變,從下位神到中位神已經很艱難了,可是從中位神到上位神,那難度更是誇張,對他們而言。上位神那便是無敵地。

畢竟……

主神是不會理會一般神級強者的,主神懶得出手。上位神自然是最頂尖地。

“阿德金斯竟然也出來了,也對,他是青火城的。”帝林感歎一聲,“也不知道,青火大人有沒有從其中逃出來。”帝林也清楚五大王者之一的‘青火’的可怕實力。

上位神中最頂尖地王者!

阿德金斯雖強,可是在青火面前。也必須低下高貴的頭顱,俯首稱臣。

“哈哈……”武神自嘲一笑。“我地奧布萊恩帝國,竟然能讓一位上位神有興趣去占領。”武神地笑容中蘊含著無力,雖然在眾神墓地中。武神有所進步。可是他畢竟是下位神而已。

“林雷,你可知道占領我玉蘭帝國地是?”大祭司那柔和的聲音響起。

林雷還記得當初穆巴和自己敘說地。當即回答道:“大祭司,毀掉玉蘭帝國皇宮,占領如今玉蘭帝國地是一個叫‘奧爾煮普’地中位神。”

“中位神?”大祭司眉頭一皺。

此次眾神墓地一行。大家都有所進步。其中帝林突破下位神頂峰進入中位神境界,而大祭司則是幸運地得到了一枚‘中位神神格’。至于希塞和武神。雖然沒有得到神格,可是也得到了神器。

“能夠在戈巴達位面活下來地中位神。不是那種普通中位神。”帝林皺眉說道。“我想。我們現在最好不要多樹敵,暫時就以這巴魯克帝國為根基吧,我們大家在一起,至少還是能夠保住這巴魯克帝國根基的。”

武神、大祭司他們遲疑片刻,也都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