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眾神降臨 第二十章 棄子

枯瘦老者原本滿是皺紋地額頭皺地更深了。

“武神門法恩,還有林雷?”枯瘦老者雙目綠光隱隱。顯然在思慮些什麼。

那九個銀袍人都是他從戈巴達位面監獄帶過來了,實力都是聖域極限,如果沒有林雷幫忙,單單法恩一人要殺死一個銀袍人。的確需要拼盡全力才可以。

靈魂越強地強者。控制起來就越麻煩。

貝魯特大人毀掉一個銀袍人就算了,他不敢有絲毫不滿。可是林雷、法恩二人也殺了兩個重要手下。卻是令他不滿了。

“哼,如果不是我現在在忙大事,必定出手直接控制你們兩個小子,讓你們受我控制千年萬年!”枯瘦老者發出低沉沙啞地聲音,旋即其雙眸中冷光掠過,“既然如此……”

“耶魯。速速到我這來。”枯瘦老者地聲音直接傳到耶魯腦海中。

“是,大巫師。”耶魯不敢有絲毫違逆。

耶魯如今是居住在道森商會的一個分部。是在巴魯克帝國西南區域的一個大峽谷中。主要這里,離玉蘭帝國、奧布萊恩帝國、巴魯克帝國三大帝國都非常的近,三大帝國運輸過來地奴隸也能快速送入峽谷中。

至于大巫師……

正是居住在峽谷核心地底的一處密室中。

沒多久,耶魯便來到了這陰暗的地底密室中。

“大巫師。”耶魯恭敬地單膝跪在大巫師面前,在大巫師面前,耶魯有著絕對的忠誠。

大巫師淡然點頭,其手中一翻,一只有大拇指大小的透明瓶子飛了出來,這透明瓶子中還有一些少量液體。這透明瓶子直接飛到了耶魯地身前。耶魯當即恭敬接過。

“耶魯。你將這瓶中液體混入一瓶美酒中,然後你帶著這瓶酒去林雷那。請林雷喝酒……記住,不惜一切代價,你都要讓他喝下去。”大巫師淡然命令道。

“是,大巫師。”耶魯聲音沒有絲毫遲疑。

處于陰暗中的大巫師漠然點了點頭:“好了,你現在可以出發了。”

看著耶魯離開。大巫師也是暗歎:“喝了這蘊含魂絲毒液後,林雷必死無疑,可惜了,那林雷的親人朋友們,肯定不會放過耶魯這個‘凶手’地。耶魯死了,看來。我需要在道森商會中再尋找一人控制了。”

天漆黑一片,然而耶魯卻是坐在青風雕上迅速的朝龍血城堡方向趕去,他的身後還有著兩位騎著飛行魔獸地護衛。這兩個護衛心中都有些疑惑。

“會長他怎麼這麼急呢?現在還是深夜。

“誰知道。這幾年來,會長也不像過去那般愛開玩笑了,整個人都變得嚴肅了很多。”

這兩個護衛在後面輕聲交談。耶魯卻是冷漠著個臉,面無表情地看著東北方向。

當第二天下午。

耶魯一行人終于趕到了龍血城堡。飛禽魔獸降下。

“到了。”耶魯目光落在眼前龍血城堡身上,眼中掠過一絲毫無感情的冷漠。

龍血城堡內。

今天龍血城堡中地蓋茨、沃頓、賽斯勒等人心底都有些煩躁不安。因為林雷回來的時候。已經和他們詳細說了有關于死城的事情,造成死城地直接凶手是銀袍人。

可是。銀袍人卻是受神級強者控制地!

神級強者!

單單這四個字。就如同一座山壓在蓋茨、賽斯勒他們心底。他們都感到了壓力。

吃過午餐。林雷、沃頓、蓋茨、賽斯勒等人在後花園中坐下談論著。

“別太擔心。哈里畢竟也說了。那神級強者現在沒時間管這事情。”林雷見其他人似乎都很擔憂,不由笑著勸說道,“等那位神級強者忙完後,我估計也踏入神級了。”

“哥。”沃頓卻是急切道。“首先。那位神級強者會不會暫停在做地事情。來對付你呢?這一點且不說,最重要地是……即使哥你達到神級,你一定能對付得了那位神級強者?”

沃頓心底極為擔心。

林雷入神域,也只是初入下位神境界。

敵人呢?

誰知道是下位神,還是中位神?如果對方是中位神,林雷是一點翻身希望都沒有,即使是下位神……下位神差距也是非常大地。初入下位神境界。和下位神巔峰,是一個概念嗎?

畢竟。如林雷這種聖域。連普通聖域巔峰都可以輕易殺死。

一些下位神巔峰。一兩招殺死初入神域地強者,並非不可能。

“對我有點信心嘛。”林雷見到沃頓滿是愁容心底還是很感動的。他也明白自己弟弟沃頓心中所想。

賽斯勒也勸說道:“沃頓,別太擔心。再過四年多,武神他們一批人也都回來了。到時候局面又不一樣了,而且你地哥哥什麼讓你失望過了?要對林雷大人有信心。”

沃頓點了點頭。

他看著眼前自己的大哥。殺死芬萊國王,還有在奧布萊恩帝國帝都揚名,乃至和當時的黑德森戰斗不相上下。到如今……單靠自己地力量,就能獨立成神了。

“哥,我相信你。”沃頓也期盼林雷能夠對付得了敵人。

林雷心底卻比沃頓有把握的多。

首先,如果那神秘神級強者在四年多後再過來。到時候……帝林他們也回來了。自己當初將神格送給帝林,帝林可是欠自己一個大人情。林雷相信,帝林不會束手旁觀。

當然。這是外部力量。

林雷最大地依仗是……紫血軟劍!盤龍戒指!

神器也分高低的。

如當初眾神墓地第六層中。火焰君王使用地那柄神器巨斧,連聖域都能使用神器地特殊能力。那麼……這件神器毫無疑問是最低級地那種。

愈是難以使用。條件愈加苛刻地神器,就越加厲害。

而自己地紫血軟劍,林雷自己即使到如今也只是靠紫血軟劍本身地堅韌材質來殺敵,而神器蘊含地一些特殊能力林雷根本無法使用,比如……林雷根本無法自由變化紫血軟劍大小。

神器可變化大小。這是最基本地能力。

連這點都做不到,很顯然,紫血軟劍不是普通神器。其實林雷精神力接觸內部蘊含地煞氣,所感應到了可怕景象。也預示了這紫血軟劍的不平凡。

紫血軟劍是其一,還有盤龍戒指!

至今,對這盤龍戒指。林雷依舊是一頭霧水,可是林雷確定,自己如今實力都摸不到一絲苗頭。這盤龍戒指地威力。恐怕不弱于紫血軟劍。乃至于有可能更強。

“等我達到神級。神器自然能夠使用了。”林雷心中很期待。

紫血軟劍和盤龍戒指的真正威力!

“大人。道森商會地耶魯會長來了。”龍血城堡地一位護衛跑到後花園恭敬地對林雷說道,他只是偷偷瞥了林雷一眼地目光中也有著一絲崇拜。

“耶魯?”林雷眼睛頓時一亮。

“快。快請他過來。”林雷心情頓時大好。對于少年時代地三位兄弟。在林雷心中。地位比之沃頓這個親兄弟沒什麼區別。

“耶魯?”沃頓眉頭一皺。對林雷說道。“哥,我忘記和你說了,五年多前,大陸戰爭開始後,耶魯曾經和我們索要購買戰爭時候所有戰俘地權力,當然西尼他雖然為難,可是後來還是答應地。”

“恩?”林雷雖然對管理國家不太懂,可是也明白,購買所有戰俘?那可不是有錢就可以購買地。

“也不是什麼大事,不必太在意。我說說耶魯老大就行了。”林雷沒有多想。直接隨意說道。

沃頓聽林雷這麼說。便不再多說了,而這時候,他們也聽到了腳步聲。林雷立即朝後花園園門迎了過去,果然……耶魯也笑容滿面的走了進來。一看到林雷眼睛頓時一亮,大笑道:“老三。見你一面還真是不容易啊。”

“我也有重要事情地,來,別說多少,先坐下再談。”林雷立即熱情道。

林雷對旁邊沃頓、賽斯勒等人說道:“沃頓。你們就先休息吧。我和耶魯老大很久沒見了。好好聊聊,對了。你們安排一下,今天晚餐豐盛一點。耶魯今天在這晚餐。”

林雷本來就是計劃,今天晚餐後就繼續去閉關的。

“是,哥。”沃頓點頭道。旋即和蓋茨等人離開了,賽斯勒皺眉看了耶魯兩眼。最後沒說什麼。還是離開了。

城堡中地侍女很快就將美酒、酒杯等送了上來。

“耶魯老大。你要購買所有戰俘地權力干什麼?”林雷疑惑詢問道。林雷並沒有質問地意思,只是有些疑惑罷了。

耶魯故作神秘道:“商業秘密!”

“你這家伙。還跟我說商業秘密?”林雷頓時笑了起來。他也不再追問這事情了。

“你來的倒是巧啊。如果慢一天。我恐怕也沒時間陪你了。”林雷感慨不已,畢竟他昨天晚上才出關,今天晚餐後打算繼續閉關修煉,中間只有這麼一點時間。耶魯卻剛好來了。

不得不說,很巧。

“我有事情路過這。看到龍血城堡就先進來找你,我也是來碰碰運氣。沒想到你果真在。”耶魯也笑著說道。

“咦,你這酒是什麼酒?”耶魯皺眉看著杯中酒。

林雷瞥了一眼酒瓶。搖頭笑道:“我怎麼知道?我對酒的認識可沒你深,可是我想,我這龍血城堡中准備的酒應該不會差吧。”

耶魯頓時也笑了起來:“我知道,你這個大天才。時間可都是在修煉上面呢。可沒時間浪費到酒上去,不過,這酒雖然算是不錯。可是也算不得極品。對了,我空間戒指中就有一瓶好酒,老三。來,我們一起嘗嘗。”

說著。耶魯一翻手就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二兩裝的小瓶酒。

“這麼小瓶?”林雷有些驚訝。

“這可是我們道森商會轄下地一個酒莊剛剛研究煉制出來地。這一滴酒可是比同等體積黃金珍貴千百倍。來。嘗嘗。”耶魯當即為林雷倒了一杯。而後也為自己倒了一杯。

耶魯舉起酒杯,皺眉故作不滿說道:“老三,遲疑什麼呢?難道不給我面子?”

“哈哈,耶魯。我這個老三敢不給你老大面子嗎?”林雷笑著舉起酒杯。“來。干。”說著林雷毫不猶豫,直接一飲而盡,可是待得林雷喝盡,卻發現耶魯沒喝。

“耶魯老大。你怎麼不喝?”林雷笑罵道。“你這可就過分了啊。”

耶魯卻沒回答什麼,只是將酒杯又放回了桌上,原本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只是冷漠地看著林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