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眾神降臨 第十九章 控制

林雷、法恩、紫金鼠王‘哈里’並列飛行著,三大強者速度都是很快的,沒多久就飛出了黑暗之森。來到了巴魯克帝國境內。

林雷明顯有些焦急,催促道:“哈里。你還是飛的快點,我擔心你說的那兩個銀袍人在我們到達之前。就開始屠城了。”林雷心中很是擔憂。

一個城池地人被殺光。

死人多是其次。最可怕的是因為這個導致的民心動蕩。

戰爭中死去百萬人,帝國居民也不會太擔心,可是無緣無故一個城池十萬人死光,這就駭人了。

“別急,沒事的。”哈里卻絲毫不急。

“哈里,你就快點吧,我可是知道你的速度地。”貝貝也幫林雷說道。

哈里無奈瞥了貝貝一眼:“那好吧。”旋即紫金鼠王‘哈里’速度陡然大增。林雷、法恩二人立即跟上,三大強者如同流光一樣劃過夜空。飛過一座座城池,一座座小鎮的上空。

“林雷。別擔心,那兩個銀袍人一般等到深夜時分。街道上幾乎沒人了。大家都開始睡覺休息的時候。他們才會動手。”哈里自信十足地說道,“現在才晚上九點多,現在在外面喝酒聚餐地人還很多呢。”哈里說道。

林雷是太擔憂這事情,也沒想清楚。

現在聽哈里這麼一說,他也回憶起沃頓敘說過死城事件的情況。那藍獅城死去的人。幾乎都是在家里。大街上被殺死的人屈指可數,一個城池什麼時候大街上沒什麼人?

畢竟要到深夜十二點以後。大多酒館才會關門。

林雷頓時心里一松。

法恩卻是疑惑道:“哈里,你說深夜開始動手?那麼之前。你不是說有銀袍人在北域十八公國動手地嗎?為什麼在北域十八公國地銀袍人會那麼早?”

“笨蛋!”哈里得意大笑道,“北域十八公國是玉蘭大陸最冰冷地地方,現在更是冬天,白天和夜間溫差更大,晚上冷地要命,北域十八公國夜晚就是吐一口口水,口水沒還落地,就能凍成冰塊兒!”

林雷暗自點頭,他也聽說過北域十八公國何等冰冷。

“那種天氣下。北域十八公國許多人夜晚都會在自己家里。靠著壁爐,特別是一些小城。寒冷深夜出來的人,太少了。大街上根本看不到幾個人影。”哈里感歎道。“你說那個銀袍人。需要等到十二點以後再動手嗎?”

法恩恍然。

“嗚。快到了。還有差不多百里距離。”哈里興奮說道。

林雷、法恩心底殺機頓時開始升騰。

在奧布恩帝國、巴魯克帝國發生的死城事件,地確讓法恩、林雷二人憤怒不已。如此張狂的做,顯然沒有將兩大帝國放在眼里。也沒將兩大帝國背後的聖域強者放在眼里。

“大家停下。”哈里說道。

林雷、法恩立即停下,此刻他們前面數里外就是一座小城。在高空中完全可以看到小城中處處亮起的燈光。在街道上也有許多人影在晃悠著,這座小城很安逸。

“哈里。那兩個銀袍人在哪里?”林雷直接追問道。

他不敢自己使用精神力搜索,畢竟釋放開精神力掃過對方的時候。對方也會發現自己,恐怕會先逃掉。

“這都看不到?”哈里笑得那幾根胡須都翹了起來。“就在你們南邊大概六里處地荒野中啊。那兩個銀袍人正盤膝坐在哪里呢。估計等到深夜或者後半夜。他們才會動手。”

林雷、法恩立即看向南方。

那是雜草叢生地荒野。

林雷、法恩二人相視一眼。從彼此眼神中,二人都看出彼此決定,毫不猶豫——

“嗖!”

兩大聖域極限強者化作兩道殘影。悄然朝遠處靠近了過去。而貝貝也跳下林雷的肩膀和哈里在後面跟著,他也不想打擾林雷誅殺那銀袍人。而且對于林雷,貝貝也是有十足信心。

連百萬深淵刀魔都闖過來了。還懼怕這銀袍人?

“呼呼~”

夜風吹拂,雜草被吹的起伏不定。在這荒野雜草當中。兩個銀袍人並肩盤膝坐在一起,一動不動,即使靠近看。如果不注意,都會以為是兩塊白色岩石罷了。

一瞬間。兩個銀袍人同時睜開眼睛,轉頭朝側方看去。冷冽地目光如同刀子一樣刺向不遠處。

正在悄然靠近地林雷、法恩二人見被發現。也不再猶豫。

“殺!”林雷、法恩二人速度瞬間飆升到極限,此時也能看出林雷、法恩二人的差別,法恩速度飆升到極限。只能看到一道閃電劃過長空。至于林雷速度飆升到極限……

只是一道無形地風罷了,特別是在夜晚中。已經看不到林雷身影所在了。

可是兩大銀袍人遇到敵人。第一瞬間就釋放開精神力覆蓋對方,讓自己完全察覺對方地動靜。

“好快。”兩大銀袍人都為林雷的速度而震驚,法恩速度已經很可怕了,可是林雷的速度竟然是法恩地近三倍之多,幾乎一瞬間。林雷就已經到了其中一名銀袍人地身前。

退!

毫不猶豫,這銀袍人化作一道銀光後退,速度堪比法恩。

“死吧。”林雷看向銀袍人的目光冰冷,就如俯視蒼生的神一般。只是一記手刀揮出,一道清晰可見的淡青色次元斬出現了。這淡青色次元斬過處。空間立即出現一道細微裂縫。

沒有一點余地。

次元斬直接將銀袍人劈成兩半。

“哼!”林雷單手一覆。無數道鋒利之極地風刃出現,將銀袍人頭顱絞成爛泥,靈魂自然也是消散。

瞬間。斃敵!

“蓬!”不遠處傳來可怕的撞擊聲,法恩和那銀袍人同時撞得飛退。可怕地氣浪朝四面八方波及開去。大量地雜草宛如被鋒利的刀子割過一樣,直接整齊地拋飛起來。

林雷眉頭一皺,“嗖!”身形如風。迅速到了銀袍人身側。

銀袍人想要逃脫。奈何他地速度和林雷一比,差距實在太大了,只見一道帶著勁風地右腿攜帶著無盡的力量,狠狠地砸在銀袍人的後背上,銀袍人直接被砸地飛拋起來。

正是朝法恩方向落去。

法恩當然會抓住機會!

直接速度飆到極限,到了銀袍人身前,重傷地銀袍人怒吼一聲便一拳砸向法恩胸膛,法恩根本不在乎對方這一擊。直接反手一掌狠狠拍擊向銀袍人地頭顱。

“蓬!”劇烈震顫聲。

銀袍人一拳也將法恩胸膛砸地凹陷,可是旋即,銀袍人便直接無力從半空墜落而下,而擁有生命源珠地法恩。他凹陷的胸膛眨眼速度便直接修複好了。再次恢複正常。

林雷、法恩二人靠近在了一起。

“林雷。你地實力是越來越強了。”法恩感歎道,“如果不是你。我要殺死那銀袍人,恐怕還要耗盡精神力。拿出絕招來才行。”

林雷一笑:“法恩。我們先看看。他們是誰。還用這銀色長袍把全身包裹住。”

“恩。”法恩也在想這銀袍人地真實面目。

林雷殺死地那個銀袍人頭顱已經被絞成碎片。就是身體也被切割成兩半,林雷、法恩二人落在其中一半尸體旁。將那貼著尸體上的銀色長袍給掀開,這一看。二人都是面色一變。

那殘余尸體上。竟然覆蓋著密集的白色的鱗片。類似于魚鱗。

“不是人類。”二人心底都肯定萬分。

毫不猶豫。林雷、法恩二人又走到了法恩殺死地銀袍人。掀開罩住那銀袍人全身地銀色長袍,銀袍人全身皮膚是一種鐵青色。單單看其面容。還是很接近人類地。

“也不是人類。”林雷、法恩二人也都愈加肯定心中猜想。

不管是那位隱藏在後面地神級強者,還是這位神級強者的手下們,都是從其他位面過來的。

“哈哈。林雷。你實力進步了很多啊。”隱藏在遠處的哈里、貝貝都飛了過來,哈里更是笑嘻嘻地。“不過,我得告訴你們兩個消息,一個是好消息,一個是壞消息。”

林雷、法恩二人心中一顫。

壞消息?

“你們說。我先說哪一個呢?”哈里邪惡地仿佛一個小魔鬼。

“先說壞消息吧。”林雷、法恩都直接說道。

“還挺有默契地嘛。”哈里點著小腦袋道。“那我告訴你們。之前我說,你們殺死銀袍人。那個神級強者不會知道凶手是你們,那是假地!那個神級強者,肯定會知道凶手是你們。”

林雷、法恩臉色頓時難看了。

不管是法恩。還是林雷,實力雖然在聖域中都算很強了,可是面對神域。還是要被躁躪。

“哈里。你……”林雷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怎麼樣。是不是很憤怒?嘿嘿。我不怎麼說,你們敢來殺這兩個銀袍人麼?”哈里顯得很得意。

“哈里。”貝貝也不滿了。

哈里連道:“不是還有一個好消息麼?”

林雷、法恩立即看著哈里。

“我當初說,那個神級強者受了重傷。而且還在忙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不會來找你們報仇地,這個消息。倒是真的。你們說。這是不是好消息啊?”哈里仔細關注著林雷、法恩表情。

林雷、法恩哭笑不得。

“哈里。你說那神級強者忙一件很重要地事情。那,等他忙完,不是有時間來找我們了?你說。估計他還有多久忙完?”林雷追問道。

哈里沉吟片刻:“這個不太好說,我估計。需要三四年吧。”

“希望是四年以後。”法恩卻是如此說道,因為武神他們去眾神墓地是要十年。現在都過去近六年了,再過去四年多點。武神、大祭司他們一批人就回來了。

林雷也暗松一口氣。

至少……三四年,自己應該成神了。

“當然,只是我估計。”哈里又加了一句。他看到林雷、法恩地臉上他所期待地表情,頓時小眼睛都笑的細了。

昏暗的地下密室中。

那枯瘦老者依舊盤膝坐在那。他面前也依舊懸浮著那一顆水晶球,水晶球內部霧氣依舊騰繞……只是,那些霧氣中央凝結成的銀色水滴,數量卻是比上次多了些。

“又死了兩個?”

枯瘦老者雙目中地綠光吞吐。“是這兩個人?”

身為大巫師,那九個銀袍人都是被他靈魂控制地,那兩個銀袍人死亡之前,也將他們看到的林雷、法恩模樣都直接傳到了大巫師地腦海中。大巫師雖然沒見過林雷和法恩。

可是有人見過!

“耶魯。你見過他們兩個嗎?”枯瘦老者直接將這兩人圖像傳遞到耶魯腦海中。

此刻正在睡覺休息地耶魯,陡然雙目睜開。

“大巫師,那棕色長發地是林雷。是我的好兄弟。而另外一個青色短發的,十余年前。我曾經在我老三那見過他,他是武神門的大弟子法恩。”耶魯的聲音也傳到大巫師腦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