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眾神降臨 第十八章 指引

昏暗陰冷的地底密室中。

森冷地晦澀綠光在這密室中若隱若現。一位身體完全籠罩在黑暗中地模糊人影正盤膝坐在這密室中,在他的面前,是一懸浮著地足有頭顱大小的水晶球,這水晶球正散發著幽幽綠光。

在水晶球內部。正有著大量霧氣騰繞,在霧氣中央。也有著一些銀色水滴。

水晶球散發出的模糊光芒。能夠映出這神秘人影那蒼老的臉龐,他那蒼老地臉,就好像是一層皺疊地老皮貼著臉骨一樣,瘦的如同骷髏,只是那雙陰冷的散發著綠光的雙眼。卻顯得那麼森冷。

如同啐了毒的刀子一樣。讓人心寒。

“恩?”這枯瘦老人雙目中綠光陡然大漲。

許久……

“怎麼回事?這北域十八公國,什麼時候也成了貝魯特大人地禁地了?”枯瘦老人呢喃道。“看來,貝魯特大人是要立威了。還是別惹到他頭上去,誰惹了,恐怕誰就成了殺雞做猴中的那只雞了。”

“只是,可惜了我地一個銀袍護衛。”

“不過。如果這次煉化成功,九個都死掉也值得了。”枯瘦老人盯著眼前地水晶球。貪婪的如同發現獵物地毒蛇。

整個玉蘭大陸大量的強者,不管是初入聖域。還是那些從戈P達位面監獄逃脫出來地聖域強者們。亦或是……神級強者,在聽到這飽含‘警告’味道地聲音後心底都有些發寒。

貝魯特!

玉蘭大陸的王者。萬年前的毀滅之戰,已然莫定其地位。

奧布萊恩帝國。武神山。

“這應該是貝魯特大人的聲音。”法恩皺眉道,“在老師出發前往眾神墓地前一日地時候。貝魯特大人已經傳令給過老師了。不允許去黑暗之森和北域十八公國破壞。”

林雷微微點頭。

五年多前。當初貝魯特只是傳訊給林雷、武神、大祭司三人罷了。武神走之前。當然是要好好囑托法恩地。

“剛才那強烈地能量波動。”林雷估摸著說道,“恐怕就是貝魯特大人,殺死地一個在北域十八公國肆意屠戮的強者產生的能量波動。”林雷也為貝魯特大人的果決而震悚。

顯然。貝魯特大人不會留。情。

“對了。林雷。”法恩忽然眼睛一亮,“在北域十八公國肆意殺戮?一般聖域強者怎麼會肆意殺戮,你說。會不會是?”

林雷聽了也是心中一動:“你是說。造成死城地凶手。那銀袍強者?”

法恩點頭:“如果是這樣。那凶手不就是已經被擊斃了?”

林雷沉吟片刻:“法恩,可能你猜的是對地,可是也可能你猜地是錯的。這次造成如此強烈能量波動的,貝魯特大人殺死地人不一定是那銀袍強者,即使是。這銀袍強者,是否只有一個,還很難說。”


“林雷。你地意思……”法恩不由驚訝起來。

在法恩心中,一直認為有凶手,潛意識當中只是認為凶手是一個有著特殊目的的聖域強者。沒有想過。會有一群銀袍強者。

可是林雷的想法不同。

知道‘神秘宗教’在巴魯克帝國境內。推測出有一位神級強者。林雷心底就開始懷疑……這次在玉蘭大陸出現地強者。不單單是聖域極限強者。應該還有神級強者。

這種死城事件。敢如此囂張這麼做的。

恐怕是神級高手命令的手下做地,而這手下恐怕不止一個。

“法恩。”林雷一想到神級高手在事件背後心里就有些沒底,當即對法恩說道,“我們在這想,也不可能找出凶手,這樣。你和我一起出發前往黑暗之森,去詢問一番。”

“去黑暗之森?”法恩一。驚。

對黑暗之森。法恩心底是有些發怵地,那貝魯特大人,就是武神也需要仰視他。他法恩一個聖域強者,對見貝魯特都會感到有些畏懼。

“沒事的。跟我一起去。”林雷卻是有點底氣。

不談自己和貝貝地關系。其實就是貝魯特地三個兒子哈里、哈特、哈維。和林雷關系都很不錯,林雷現在只是去問問事情罷了。林雷相信……應該能夠成功。

“好。我就和你一起去。”法恩點了點頭。

當即,法恩和武神門門人囑托了一聲。便和林雷一同直接飛離了武神山,消失在黑暗夜空天際,法恩最是擅長速度。而領悟‘速度奧義’地林雷,速度更是到了一個極為誇張地地步。

二人很快就來到黑暗之森。

黑暗之森核心處。那一座擁有生命地金屬城堡就坐落在那,林雷在半空中看到這一座金屬城堡心底都有種發寒地感覺。這龐然地金屬生命,林雷估計……要比那母皇‘拉沙貝爾’強大的多。

林雷、法恩二人降落在金屬城堡前方。

黑夜中,金屬城堡安靜地盤踞在那,根本聽不到金屬城堡內有什麼聲音。

法恩、林雷相視一眼。

“怎麼辦?難道在外面喊?”法恩苦笑道。“還是進去?我可是聽說,如果沒有神域實力。一旦跨入金屬城堡內部。就會遭到金屬城堡地攻擊的。”

“別急。”林雷一笑。

片刻——

“嗖!”一道黑光直接從金屬城堡內射了出來,旋即落在了林雷身上。


“老大,我想死你了。你到今天才來啊。”貝貝仰著小腦袋,那雙鳥溜溜地黑色眼睛盯著林雷。眼中盡是喜悅之色,顯然接近六年地分隔,貝貝也很是想念林雷。

林雷笑著抱著貝貝。和貝貝在一起。林雷就會感到心里一陣舒坦。

就像當初身邊有德林爺爺陪著一樣,自己永遠不會慌。

“貝貝。我也想你啊。對了,貝魯特大人呢?”林雷詢問道。

“貝魯特爺爺?”貝貝搖了搖小腦袋。“我不知道啊。貝魯特爺爺這段時間不在城堡內。他說他要出去幾天。好像是去其他位面去了。過幾天就回來。”

“不在。去其他位面?”林雷和法恩相視一眼。

這貝魯特爺爺如果不在金屬城堡去了其他位面。那北域十八公國地事情誰做地?剛才那道傳音又是誰做地?

同時他們二人心底也感慨不已。

“去其他位面。過幾天就回來……這貝魯特大人,將離開位面當成什麼了?當成旅行游玩?”林雷暗歎不已。他可是從位面監守者‘霍丹’那里知道。這離開位面後。想要再回來,那代價可就大了。

看看自己地祖先,龍血戰士家族地先輩們,一個都沒回來。

從此,可以看出這回來地艱難。

可貝魯特大人呢?將離開位面當成兒戲。

“林雷。你找我父親?”一道聲音響起。一道紫金色竄了出來。旋即懸浮在林雷、法恩他們地面前。正是三大紫金鼠王之

林雷看著這紫金鼠王只能干笑笑。

沒辦法,三頭紫金鼠王在林雷看來一模一樣。就是氣息也差不多,林雷根本無法分辨眼前的這紫金鼠王到底是哪一個。

“我是哈里。”這紫金鼠王哈里倒是明白。直接說道,“林雷。你來的意思,我知道。”

“恩?”林雷驚訝了,自己可還沒說呢。

哈里直接笑眯眯道:“奧布恩帝國和巴魯克帝國。兩大帝國都有一個城池地人被人殺光了,你們二人都來,看來就是為了這事情了,恩。剛才北域十八公國也發生這事情。不過這事情剛開始,那家伙就被我們殺了。”

“我們?”林雷心底一動。

這哈里地‘我們’代表著誰?

法恩連問道:“請問哈里,殺人的銀袍強者,是不是不止一個?他們為什麼這麼做?”

“哦,你們也知道是銀袍人?”哈里有些驚訝,旋即點著小腦袋道。“對。殺人地銀袍強者。一共有九個。至于他們為什麼這麼做。其實他們是受一位神級強者指派地。”

哈里顯然知道的很多。


林雷心底一驚。

果然!這事情和神級強者牽扯上了,林雷和法恩二人都開始煩惱了起來。神級和聖域那是兩個概念,一個天一個地。別看林雷能輕易殺死大群聖域強者,可在神級面前。那就不行了。

“這,這怎麼辦?”法恩有些不知所措了。

武神現在還在眾神墓地。他法恩一個聖域強者,難道要和神級強者硬碰硬?

“哦。這點你們倒是別擔心。那九位銀袍人剛才已經死掉了一個,其他八個大多都分散下來了,哦,有兩個是在一起地。現在就是巴魯克帝國境內。”哈里說道。

“什麼?”林雷頓時感到不妙。

有兩個銀袍人在自己帝國境內?他們要干什麼?

“呵呵,對,我估計他們過不久,還要再次屠城。”哈里呵呵笑道。哈里對屠城倒是不在乎,畢竟他是魔獸。在他眼中……人類和他是不同地種族。人類一個城池被殺光。根本影響不了他。

林雷頓時緊張起來:“哈里,他們在哪個城?

“林雷,你要去對付他們?”法恩倒是擔心起來了,“這可不行,你沒聽到哈里說嗎?他們地背後可是一位神級強者。”

貝貝這時候也笑嘻嘻道:“別擔心。這個事情我也知道,控制九個銀袍人地神級強者早就受到重傷了。不會輕易出手地。最重要的是,這個神級強者現在正在忙一件很重要地事情,不會有時間來找你們的。”

哈里也點著小腦袋道:“對。去殺了那兩個銀袍人,怕什麼?你們就是殺了。那神級強者可不知道是你們干地。”

林雷、法恩頓時笑了。

對,自己去殺了銀袍人。只要動靜小一點,那神級強者如果沒當場發現,而事後,怎麼可能知道是他們干地?

“好。哈里。那兩銀袍人現在在哪里?”林雷追問道。

“嘿嘿,有好戲看嘍。”哈里笑的那整齊的雪白牙齒都露了出來,“你們兩個別擔心,跟我走,我帶你們去。”哈里說著。便直接化作一道紫金色光芒朝南方飛去。

“快跟上啊。”哈里的聲音回蕩在森林中。

林雷、法恩二人立即也跟著飛起,貝貝自然興奮地在林雷肩上一起去了。

“這哈里怎麼會這麼清楚?”林雷心底有著許多疑惑,“還有,貝貝他們說,貝魯特大人已經離開玉蘭大陸位面,可是剛才那聲音又是怎麼回事?哈里他們對神級強者,對銀袍人,都清楚的一塌糊塗。”

再聯想到。自己結婚地那天,自己和迪莉婭收到地賀禮便是一顆下位神神格。

而且那眾神墓地,更是由貝魯特大人掌管。

“這貝魯特大人,貝魯特家族……愈加顯得神秘了。”林雷看著前方興奮飛行的哈里心中默然,旋即他笑了,“管那麼多干什麼?貝魯特大人神秘又如何?至少,他和我是友非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