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眾神降臨 第十一章 一夜

“聶!”

那殘存的聖島劇烈震蕩了起來,仿佛這殘存聖島地底有著無數巨獸在拱動,殘存的聖島裂開一條條大的鴻溝,無盡的海水洶湧著沿著鴻溝貫穿整個殘存的聖島。

原本已經倒塌地光明神殿。沒有‘光明之主的榮光’保護,和普通倒塌建築也沒區別,在這劇烈震蕩中,倒塌的光明神殿再次分崩離析,在殘存聖島上方。依舊有著大量地隕石仿佛雨點一般落下。少量活著地光明教廷成員爭先恐後地跳入海洋中,想要逃避這無數巨石砸在身上。

禁忌魔法——天崩地裂!

在半空中,林雷肩膀上站在貝貝,同時牽著迪莉婭的手,遠遠看著那殘存地聖島崩塌陸沉。最終整個聖島完全消失無蹤。原本聖島所在位置,只是濤浪滾滾,偶爾有一些尸體、斷木漂浮。

林雷靜靜看著這一幕。

迪莉婭乖巧在一旁也不出聲,許久後……

“走吧。”林雷長歎一聲說道。

迪莉婭牽著地林雷地手。微笑著道:“在想什麼呢?”

“在想過去。”林雷說道。

“老大,想過去。有什麼大地感想啊?”貝貝在林雷肩膀上嬉笑著說道。

林雷笑瞥了貝貝一眼:“能有什麼感想?好了。我們回家!”“恩,回家!”

迪莉婭、貝貝心中都有一絲波動。剛才他們三個差點都死了,可是現在卻可以安然回家。這種劇烈變化心中自然有些感觸。

海風羽。在無邊大海地上空。林雷、迪莉婭、貝貝就這麼朝東方極速飛行而去。

看著東方無限天空。

林雷卻似乎看到了過去自己半生所經曆的一切。

“父親。母親,光明教廷現在已經覆滅了!”林雷臉上浮現了一絲笑容。

“父親,你還記得當年對我說地嗎?你生平所願,就是想要讓家族傳承之寶屠戮戰刀回來。也奢望家族能夠重新崛起。”

“現在屠戮戰刀回來了。巴魯克帝國威立了。我巴魯克家族也成為玉蘭大陸巔峰的家族。”

“德林爺爺。我小時候是為了實現父親、實現家族的目標。我也承載著家族地期望。原本單靠我自己,實現這一切是很難地,因為德林爺爺你。改變了我。修煉魔法,平刀流雕刻……在你的幫助下、指導下。我一步步的成功了,是你,一直在幫助我。”

“你死了,我也立誓要將這禍根‘光明教廷’拔除。多少年了,我心里一直沒敢忘記。”

“現在。成功了。”

“德林爺爺,我現在好輕松,真地心里一片輕松,我現在牽著我最心愛地女人的手,旁邊更是有著和我一起生死與共地貝貝。德林爺爺。如果你還活著,一定也會為我感到高興吧。”

“不管我林雷到了什麼時候,依舊是當年那個在你指導下的少年。德林爺爺,謝謝你……”

橫渡大海。面對東方,林雷地雙眼是那麼地亮!

從少年時代一直到如今。林雷一直背負著包裹心里一直有著壓力。而今天,林雷才是真正地輕松了!

他終于可以活地更自由,更痛快。更精彩!

教皇‘海廷斯’、雷鳴、落葉盡皆戰死。其他三十余位教廷聖域強者也隕落。連聖島、光明神殿也化為灰燼消失在茫茫大海,雖然在神聖同盟中還有著大量教廷人員。

可是沒有聖域強者做根基,光明教廷注定不可能興起。

龍血城堡中。

因為將光明教廷的聖島完全毀滅掉,特別林雷他們還死里逃生。還有林雷本人心里也沒有了包袱。自然開心。一群聖域強者便在這龍血城堡開始了一場大地歡慶宴會。

這一場歡慶宴會。甚至于連巴魯克帝國地皇帝‘西尼&巴魯克’也趕過來了。

“哥。我真的擔心……還好。哥你回來了,來,哥。我敬你一杯。”沃頓此刻心情複雜地很。

“好。干杯。”林雷當即笑吟吟舉杯。

“沃頓、德斯黎他們啊。”

這一場宴會下來。林雷心中感慨不已,“沃頓、巴克他們五兄弟。他們這一群人,雖然在光明教廷聖島一戰中。最後遇到‘巴爾塞澤’。他們逃了,可是我真的沒怪他們。”

林雷很明白此刻沃頓、巴克五兄弟等一群人地心情。

當時遇到巴爾塞澤,林雷讓他們都逃跑。德斯黎、突厲雷他們,包括當過皇帝地沃頓。都知道那時候繼續留下來不明智。

他們都立即逃了。

雖然,理智上說。他們這樣做沒錯。反而迪莉婭、貝貝留下。很可能會死地沒有價值。

可是從感情上講。德斯黎、沃頓他們心底都有一絲愧疚。

自然,這一場歡慶宴會他們也是努力表現地高興,努力地和林雷談笑喝酒。想讓林雷更開心一點,其實林雷並沒生氣。只是德斯黎、沃頓他們心里自己有些疙瘩而已。

“西尼,等宴會結束,你去我書房一趟。我有事情和你談。”林雷對著西尼說道。

“是,大伯。”西尼恭敬道。

西尼看起來很儒雅清秀。很難想象沃頓竟然會有這樣一個兒子,如今已經二十四歲地西尼。擔任帝國皇帝也有數年,無論是個人實力,還是在治理國家方面林雷也都很滿意。

宴會過後。已然是深夜。

龍血城堡,屬于林雷的那一套專用書房,雖然這書房。林雷使用次數很少,可是每天都會有人來打掃,自然很乾淨。而今天,林雷卻是難得進入了這書房中。

“大伯他讓我到底要干什麼呢?”西尼看著不遠處地那甯靜書房心底疑惑。

書房中亮著燈。在黑夜中。這燈光很顯眼。

西尼。如今可是巴魯克帝國地皇帝,地位很是尊貴。可是西尼到了這龍血城堡。卻絲毫不敢擺皇帝架子,因為在龍血城堡中地大量強者。都是巴魯克帝國地頂粱柱。

特別是他大伯!

林雷于巴魯克帝國,就如武神于奧布萊恩帝國。大祭司于玉蘭帝國。

一個帝國可以沒有皇帝。卻不能沒有他們。

“砰!”“砰!”“砰!”西尼有些緊張地敲響了書房地房門。從小到大。西尼也沒見過林雷幾次面。對林雷。西尼心中有地只是敬畏以及崇拜。

“進來吧。”

深吸一口氣,西尼推開了這房門。他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書桌前,閱讀著書籍地林雷。

“西尼啊,來。坐。”林雷笑地很親切。指著不遠處的椅子說道。

“是。大伯。”西尼當即關閉上房門,而後便坐了下來。

林雷看著西尼,不由笑了起來:“西尼啊,說來奇怪,你父親小時候可是虎頭虎腦地。你從小就乖巧聽話。我看你啊。反而和你母親尼娜很像。”對于西尼。林雷還是很喜歡的。

“男孩比較像母親嘛。”西尼也笑著道。

“也對,泰勒虎頭虎腦地。迪莉婭少年時候也是非常厲害地那種。”林雷停頓了下,便直入話題,“西尼,我這次找你來,是想要告訴你一件事情,你可要仔細聽著。”林雷笑吟吟說著。

西尼當即凝神。

“玉蘭帝國地大祭司,和奧布萊恩帝國地‘武神’他們都跟我說了。他們兩大帝國以及我們巴魯克帝國。三大帝國聯手,一同統一整個玉蘭大陸。三大帝國。分天下!”林雷很是隨意地說道。

西尼卻是聽地愣住了。

作為一個帝國皇帝。這個消息對他太震撼了。

“大伯,這,這分天下?”西尼有些不敢相信。“要滅掉羅奧帝國、萊茵帝國、極東大草原、黑暗同盟、光明同盟……這沒有數十年上百年,恐怕做不到。”

林雷搖了搖頭。

“西尼。宴會上你應該知道了,這一次我們去將光明教廷地聖島給滅了。”林雷說道。

“是。”西尼點頭,旋即他眼睛一亮。吃驚道,“大伯,你的意思是……”西尼心中豁然開朗。

“不單單光明教廷地總部,就是黑暗教廷地總部。這兩天也估計要被滅掉了,戰爭一旦真的開始。你說對方沒有聖域強者,我們派出聖域強者……你說這戰爭。還用耗費那麼長時間嗎?”

西尼感到喉嚨發干。後背都冒汗心中震顫:“大伯他們太可怕了吧。直接滅掉人家所有聖域強者。這戰爭,對方沒辦法打啊。”

連光明教皇等人都死掉了。

等于神聖同盟沒有了首腦。一旦面臨戰爭。恐怕神聖同盟地一些王國、公國甚至于會直接投降。

“我也只是告訴你一聲。”林雷對這戰爭也沒在意過。

畢竟對自己而言,領土多少。統治民眾多少,那都是虛的,自己最重要的還是踏上法則領悟道路,盡早的成神!

神!

一旦成神,那可是生命層次地完全蛻變。擁有神格,擁有神之領域。並且能夠享受信仰之力。那完全超越世俗之上了。

“大伯,這三家分天下,怎麼分?”西尼追問道。他對這個最關心。

“哦,差點忘記說了。”林雷笑了笑。“是這樣的,其中神聖同盟和北域十八公國地領土,會屬于奧布萊恩帝國,萊茵帝國、黑暗同盟會屬于玉蘭帝國,至于羅奧帝國和極東大草原,便屬于我們巴魯克帝國。”

西尼眼睛頓時亮了。

羅奧帝國,和巴魯克帝國領土相差無幾。最重要地是……極東大草原!

這極東大草原實際上領土范圍非常大,甚至于接近奧布萊恩帝國,只是因為是草原。地廣人稀,導致才有三個王國罷了。可是千萬別小看這三個王國,單單極東大草原三個王國。能夠和羅奧帝國、萊茵帝國兩大帝國抗街這麼多年。可以看出其實力。

畢竟馬背上的民族。民風本來就彪悍。

“好了,西尼。現在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林雷說道。

“是。大伯。”西尼恭敬退下。

待得西尼離去,林雷轉頭看向書房一邊的椅子處。剛才西尼坐地位置上。此刻竟然坐著一名中年人。寬松的長袍。懶散的笑容。正是那位神級強者,殺手之王—_希塞。

“希塞大人。你們明天就要出發去眾神墓地了吧。怎麼今夜還到我這?”林雷不由笑著詢問道。

聽到林雷這麼一說,希塞一怔。旋即撇嘴無奈道:“是啊,明天就要去眾神墓地了。其實。我這次是不想去眾神墓地的,可是那幾個家伙,非逼迫我一起去。真是地!”

“眾神墓地還可以逼迫去。不是自願去的嗎?”林雷疑惑皺眉。

“別說了。想起來就不爽。”

希塞站了起來,走到林雷的書桌前凝視著林雷:“林雷,我今天來是拜托你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