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眾神墓地 第二十二章 再生

皇‘拉沙貝爾’面容如天使一般,可是那手段卻如魔

“孩兒們,給我把這通道看死了。只要你們有一個不死,就不能放他們進去。”母皇‘拉沙貝爾’的聲音響徹天地,頓時大量的響應聲從沙漠下方響起。

無數的藤曼、根莖從沙漠表面沖天而起,那黑色金字塔形建築更是被里三層外三層包裹的嚴嚴實實。

拉沙貝爾嘴角微微上翹,旋即“刷!”,空氣只是微微一陣顫動。

母皇‘拉沙貝爾’就化為一道綠光極速朝林雷一方追逐了過去,不得不說,這母皇‘拉沙貝爾’速度太快了,只是一會兒,林雷一群人就發現‘拉沙貝爾’在後方追過來了。

“快,快。”林雷一群人每一個速度都努力飆到極限。

“拉瑟福德和卡羅撒兩大強者,一眨眼就被吞噬殺死,這個母皇實力太恐怖了。”林雷也感到心里發緊。之前貝貝抓出來的那個子體怪物,雖然一開始也包裹了眾人,可是卻連一人都沒殺死。

特別是林雷、法恩等人,連傷都沒有。

子體和母皇,相差太大了。

“老大,小心。”貝貝的聲音突然在林雷腦海中響起,林雷立即朝後面看去,只見一道綠色的半透明的手臂粗細的根莖宛如利箭一樣刺破虛空,極速地向林雷卷來。

在剩下的十一位強者中,林雷速度只能在中下。

“破!”林雷反手就使用紫血軟劍劈出。紫血軟劍帶著一抹妖豔的紫色光影,空間一陣模糊扭曲,紫血軟劍便砍在那半透明地根莖上。

風之奧義——風的律動第二層!

林雷感覺……就好像自己小時候用斧頭砍樹一樣。

“嗤——”紫血軟劍陷入這根莖內部了,林雷的全力一劍竟然只是將這手臂粗細的根莖砍到八成的樣子。同時林雷感到自己的腰部一緊,那條根莖已然將林雷給卷住了。

“沒砍斷?”林雷心底駭然。

自己的全力一劍威力有多大,林雷自己是非常清楚的。可是這個母皇‘拉薩貝爾’的一條根莖就結實到如此可怕地步。林雷不及多想,手中紫血軟劍震動起來。

風之奧義——風波動!

幾乎在一瞬間,餡在根莖內部地紫血軟劍連續震動過萬次,直接將這根剩下的兩成厚給割裂了下來。

可是在截斷一根根莖的時候。林雷速度已經受到影響。周圍頓時數百根根莖同時朝林雷包裹過來,林雷臉上立即變得無一絲血色:“一條根都那麼難砍斷,數百條……”

見到數百條根莖一瞬間包裹向林雷,前面逃逸的眾人心底都是一顫。

前不久。也是這樣。拉瑟福德、卡羅撒被那根給包裹住,結果是——尸骨無存。而林雷作為他們一群人中攻擊最強地一位,如果連林雷都死了,那他們一群人又該如何?

“老大!”貝貝驚慌地喊道。同時也不顧危險,立即反身朝林雷飛過來。

“咻。”貝貝化作黑色光芒極速射來。

……

在數百根根莖包圍過來的同時,林雷在一瞬間手中就出現了黑鈺重劍,林雷右手黑鈺重劍、左手紫血軟劍。黑鈺重劍輕飄飄的,可實際上卻是宛如閃電一般朝前方揮出。

大地奧義——大地脈動64重!

此刻,已然是拼命時候了。

“給我破!!!”林雷臉色猙獰之極。

林雷四面八方都有根莖。單單前方便有數十根根莖纏繞一起籠罩過來。

被黑鈺重劍觸及的數十根根莖都是一顫。可是這種柔軟堅韌地根莖抵禦‘震動波’能力極強。即使是林雷全力施展的大地脈動64重。在黑鈺重劍揮過的地方,也只是有十幾根化為碎粉。剩余數十根還沒事。

“咻!”

紫色妖異光芒緊連著劈出,在前方的數十根根莖似乎變脆了,竟然直接被‘紫血軟劍’給劈斷了。

“嗖。”林雷整個人立即抓住機會,從空擋中極速竄出來。

“老大。”貝貝立即飛過來了,“快,到我背上。”

貝貝此刻體積變大,林雷也毫不猶豫直接躍到貝貝地背上,貝貝速度立即飆起來。貝貝、德斯黎、法恩他們速度是眾位強者中最快的,貝貝一飆起來,一下子就將後面的根莖給甩開了。

“呼。”林雷這時候才長呼一口氣。

剛才被數百根根莖包裹地感覺,真有一種末日來臨地感覺。

因為追殺林雷,母皇‘拉沙貝爾’也和其他人拉開距離,同時經過林雷這一次危機,其他人也學乖了。

“快,奧利維亞,到我背上。”一頭六目金猊喝斥道,另外一頭六目金也對旁邊地‘羅莎莉’喝斥道。這一群強者中,速度最快的是貝貝、法恩、德斯黎。然而就是三頭六目金猊、突厲雷、黑甲巨蠍。

至于林雷、奧利維亞、羅莎莉卻還要慢上一絲。

無論修煉光元素法則地奧利維亞,還是修煉風元素法則的林雷,速度其實都極快。奧利維亞光暗結合,林雷更是龍血戰士之身……可是和貝貝、法恩相比、突厲雷、六目金猊這些強者比,卻慢了。

“這黑甲巨蠍速度倒是快。”一頭六目金猊在飛行地時候,還很輕松地說道。

黑甲巨蠍一族只是九級魔獸一族,此刻這個黑甲巨蠍能達到聖域頂峰就是很了不得了。

度又如此快……的確很了不起。

十一位強者以最快速度逃逸,那母皇‘拉沙貝爾’最終還是放棄追逐了。

“剛才那個人類青年的一劍還真是夠詭異地。”母皇‘拉沙貝爾’看著林雷一群人身影消失在天際,“僅僅一劍。我的根莖就損失十幾根,最駭人的是……擋在那一劍途中的其他數十根根莖,雖然沒化為碎粉,可是它們內部都受到嚴重損害了,堅韌程度十不存一。”

……

“呼,休息一下吧。”德斯黎出聲說道。

十一位強者也不敢落到沙漠表面,而是停在半空中。顯然剛才那個‘拉沙貝爾’已經將一群人真的嚇住了。

“這個母皇,我感覺太變態了。”法恩皺眉道,“連拉瑟福德和卡羅撒二人一瞬間就死了。剛才看到她那麼瘋狂地追殺過來,我都感到非常的緊張。”

所有人此刻都在休息。

剛才逃逸的時候,都不敢有絲毫不小心。

“林雷,我發現剛才那個母皇攻擊你的。你感覺它怎麼樣?”突厲雷看向林雷。

林雷面色比較難看。

剛才一幕太危險了,林雷搖頭鄭重道:“這個母皇,比那火焰君王要危險的多。我剛才用紫血軟劍攻擊他地時候,全力一擊竟然沒有劈斷它的根莖。這……要知道。那種根,它可是有成千上萬根的。”

“全力一劍砍不斷?”在場眾位強者臉色都變了。

龍血戰士力量多強不用多說,外加風之奧義,林雷竟然一劍劈不開。那根的堅韌程度可想而知。

“後來大量根莖包圍住林雷你。我們都非常擔心,你當時是怎麼破開出來地?以那些根莖的堅韌程度,應該非常艱難。”德斯黎詢問道。旁邊的諸位強者都看向林雷。

現在經驗很重要。

而被母皇根莖包裹住的拉瑟福德、卡羅撒都死了。只有林雷從中逃脫了。

“我逃出來也非常險。”林雷也直接公開。“當時大量根包裹過來。那種情況下,我肯定是要拼命了。”林雷臉上有著一絲苦笑。“我那時候直接拿出了黑鈺重劍,我雙劍並用。”

“先是靠黑鈺重劍施展大地奧義,就是殺死火焰君王那一劍。”林雷搖頭道,“我最強地一劍,也只是毀掉十幾根根莖而已。”

“可是怪的是……我緊接著的紫血軟劍,一下子輕松劈開前方數十根根,我趁機一下子就沖出來了。”林雷說道。之前一開始林雷就用紫血軟劍攻擊那根莖。

可全力一劍,並沒砍斷。可現在,卻劈斷數十根。

“這怎麼可能?”其他人都疑惑了起來。

在逃逸途中林雷沒心思仔細想,可是此刻林雷片刻心中就有些明白了:“對,大地脈動本來就是靠內部震動來傷敵,前面十幾根直接被震成碎末。估計後面的數十根,雖然沒有碎裂開來,可是內部應該受到大損傷了。”

材質受到大損,那根莖自然不堅韌了。

紫血軟劍全力一劍下,數十根盡皆斷裂也不是難事。

“別想這個了,我們現在需要想地是……到底該怎麼對付這母皇,不消滅了這母皇,那母皇恐怕也不會讓我們通過通道進入第八層。”德斯黎皺眉說道。

眾位強者點頭。

“該如何對付?”一個個都鎖眉深思。

三頭六目金猊其中一個開口道:“據我們所指,植物生命的根莖、藤曼一旦斷裂了,要想要再生長會非常難。愈是高級的植物生命,他們地藤曼根莖會更堅韌結實,可是同樣,一旦毀掉,再長會很難。”

“所以,我們可以分成數次機會,每一次消滅一點根莖。到最後……等那母皇沒幾個根莖了,還不是任我們殺剮?”

聽了六目金猊說地話,林雷、法恩等人都點頭。

如果眾人聯手,比如施展禁咒、絕招,幾個強者同時施展,毀滅一些根應該還是做到地。每當母皇‘拉薩貝爾’追過來,他們就逃。然而再去偷襲,一次次……

讓母皇根莖減少,還是做得到的。

慢慢來,最終還是有成功地希望的。

“不行。”貝貝卻是搖頭。

一群強者不由都疑惑看著貝貝,貝貝搖頭道:“我當時去救老大的時候,看得非常清楚。老大當時劈斷那些根莖逃到我背上的時候,那些斷裂的根莖竟然再次生長了。而且速度很快,一會兒就恢複了。”

“怎麼可能?”三頭六目金猊都不敢相信。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六目金猊搖頭。

“可是,這是我貝貝親眼看到的,還有假?”貝貝反駁道,“而且這種事情上,我還會撒謊?”

三頭六目金猊不由沉默了,他們也相信……這關鍵時刻,貝貝不可能撒謊。可是他們兄弟三人當年的確遇到過這種植物生命,對植物生命也是知道一些的。

“不管是什麼原因,不過這頭母皇的根莖能夠再生,已然是事實。”德斯黎鄭重道,“我們現在必須想辦法,如何殺死這頭母皇。”

所有人都保持沉默。

根莖堅韌到林雷紫血軟劍全力一劍都劈不開,最要命的……這母皇的根還能再生。

怎麼辦?

拉瑟福德、卡羅撒死亡的場景還清晰地在每一位強者的腦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