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眾神墓地 第十七章 通道所在

眾神墓地第六層世界中,如一座山般高大的火焰君王腳踩岩石大地,手持著嗜血巨斧,雙眼噴火,同時還憤怒地咆哮著,頓時整個第六層的岩漿河流都澎湃激蕩了起來。

懸浮在半空的林雷等十大強者都感到不妙。

“怎麼辦?”羅莎莉低聲說道。

其他人都沉默著。

“錯過最好機會了,現在想要再殺死火焰君王很難。”突厲雷目光完全凝聚在遠處的火焰君王身上,“拉瑟福德,羅莎莉,我們只能再努力來一次,看能不能成功。”

拉瑟福德、羅莎莉都微微點頭。

“孩兒們。”火焰君王憤怒地咆哮著,“都給我上,和我一起殺死他們。”說著火焰君王身體化作了巨大的紅色幻影,帶著可怕的尖嘯聲就沖了過來,別看火焰君王體積大,可是這速度卻是極快。

十大強者反應很一致。

“先撤退,給羅莎莉爭取時間。”德斯黎的聲音在其他九大強者腦海中響起。

施展禁忌魔法,特別是這種大范圍的禁忌魔法,是需要好一會兒時間的。十大強者宛如十顆流星一樣飛速後退,諸位強者每一個速度都極快,絲毫不亞于那火焰君王。

“哼!”火焰君王的怒哼聲響起。

“吼~~~”密密麻麻的大量赤岩魔,從遠處各處圍繞過來。

“不能被這些赤岩魔牽制住,一旦速度減低,被火焰君王追上,我們就慘了。”法恩的聲音也在眾人腦海中響起,在場的諸位強者都知曉這個道理。頓時外圍七大強者都展示各自絕技。

保護內部的三人不受影響。

“怪了。”林雷極速飛行著,卻發現那些赤岩魔一個都不敢靠近他。

“這赤岩魔,都不敢靠近林雷了。”德斯黎、法恩等人也發現了這一幕,他們哭笑不得,卻只能努力地將一個個赤岩魔逼退。

和其他魔獸強者,或者法恩、德斯黎等人厮殺。那些赤岩魔最多重傷。赤岩魔只要休養一會兒就行了。可是和林雷厮殺……只要被林雷拳頭碰觸到,這些赤岩魔就是全身粉碎。死的不能再死。

“林雷,你保護羅莎莉!”德斯黎的聲音在林雷腦海中響起。

“知道。”林雷飛的靠近羅莎莉。

頓時,也沒有赤岩魔敢攻擊羅莎莉的,反而意圖攻擊羅莎莉的,林雷直接身形一動,然後就是一拳過去了。林雷的拳頭……這些赤岩魔碰了就死。

“殺死那個女性人類。”火焰君王急切地咆哮聲響起。

火焰君王也知道羅莎莉地威脅,火焰君王是火屬性的,而羅莎莉剛好和他相克……雖然德斯黎也是聖魔導。可是對火焰君王的威脅。卻遠不如羅莎莉可怕。

“吼~~”“吼~~”“吼~~”

頓時大量赤岩魔咬牙,再也顧不得林雷了,他們怒吼著一擁而上,殺向羅莎莉。

“來的好。”林雷大笑一聲,暗金色瞳孔掃向諸多赤岩魔,而後整個人化為了一陣風。不但雙拳揮舞,連兩條腿也如同鍘刀一樣揮舞著,凡是被林雷這兩條腿劈中,也是直接化為粉碎。

“嗡~~”

空氣溫度陡然大降。原本奔騰的岩漿河流頓時凝聚了起來,化為了岩石大地。連赤紅色的岩石也變成了暗黑色。無數的冰霜從天憑空而降,充斥了火焰君王所在方圓數里空間。

水系禁忌魔法——絕對零度!

“吼~~”火焰君王全身也覆蓋著冰霜,然而他竟然大聲的咆哮著,體表已經變得灰暗的岩石皮膚,此刻竟然再一次逐漸變得赤紅。而那覆蓋他全身的冰霜。則是漸漸融化。

見到這一幕,眾人都感到不妙。

“他地靈魂沒受到影響。”羅莎莉臉色一變,禁忌魔法‘絕對零度’也附有靈魂攻擊的。剛才第一次火焰君王就因為靈魂受到沖擊而眩暈。可是這一次火焰君王卻沒受到影響。

“呼!”

一股無形的波動從德斯黎身體傳出,這無形波動以驚人速度射向了火焰君王。瞬間就侵入了火焰君王體內。光明聖魔導‘德斯黎’在精神攻擊上,也是極為擅長。

火焰君王的咆哮聲噶然而止。

“好。”法恩、突厲雷等諸多強者眼睛一亮。

“拉瑟福德。”突厲雷低喝一聲。

只見一道閃電般的身影沖出,拉瑟福德面容有些猙獰,他的雙掌完全被青光縈繞。即使有人靠近拉瑟福德,也完全感覺不到一絲寒意,拉瑟福德已經將水元素法則中冰寒之力修煉到極高境界。

可這時候。火焰君王下方竟然突兀冒出了數十個赤岩魔,赤岩魔同時朝拉瑟福德沖了過去,誓要阻攔拉瑟福德。

宛如青色電光,拉瑟福德避讓開大半赤岩魔,連續兩掌劈在兩個赤岩魔體表,那兩個赤岩魔頓時被冰霜凍結,而後‘咔嚓’兩聲,這兩個赤岩魔就完全化為了冰凍碎塊。

“死吧。”拉瑟福德已然飛到了火焰君王面前,雙掌便要拍擊過去。

“呼!”原本靜止的火焰君王龐大軀體陡然極速後退,同時那一柄嗜血巨斧帶著妖冶的血紅光芒。劃過一道妖豔的弧線。對著拉瑟福德當頭劈了下來。這一斧頭速度之快。到了駭人聽聞地地步。

火焰君王飛行速度不如他們,可是揮舞斧頭的速度。卻極為可怕。

“小心!”林雷、德斯黎、法恩等人都緊張起來。

“啊。”拉瑟福德仰頭看著那足有百米長的冰冷斧刃當頭劈下,也是嚇得心底一顫,他已經來不及躲避了,只能怒吼著,青色光芒縈繞的雙掌直接劈擋了過去。

雙掌,對嗜血巨斧!

根本不成比例。

“鏘!”宛如金屬撞擊的聲音響起,拉瑟福德整個人宛如隕石一樣極速倒退飛了回來,這時候火焰君王卻沒有急著追殺,反而在原地自得地大笑這。

“拉瑟福德。”突厲雷等人立即迎上去抱著他。

拉瑟福德臉色慘白,他的雙手自手肘向下,竟然詭異地全部消失不見了。而拉瑟福德雙肩更是撕裂。鮮血染紅了他地衣服。

“別碰那斧頭,那斧頭很詭異,很可怕。”拉瑟福德說著,全身還在發顫。

德斯黎立即伸出了手掌,一道宛如星辰的夢幻光芒直接降臨下來,覆蓋了拉瑟福德全身。拉瑟福德的傷勢以驚人的速度恢複著,連消失的雙手也以可見的速度生長著。

“哈哈,有趣,有趣。”火焰君王反而大笑了起來。

“這火焰君王在耍我們。”德斯黎眉頭一皺說道。

林雷也看了遠處火焰君王一眼。這火焰君王地確是在耍眾人,或許剛才暴怒追殺他們都是假的。

特別林雷可以確定一點:“剛才火焰君王被德斯黎靈魂攻擊擊中,應該是假的。否則,不可能那麼巧,在最關鍵時刻,突然來攻擊拉瑟福德,機會抓地那麼好。連拉瑟福德躲避都來不及。”

“哈哈……”火焰君王那雷鳴般的聲音在第六層世界回蕩著,“有趣,實在是有趣。你們是不是很意外?”

“的確。你們第一次攻擊,是有機會殺死我。不過那是我大意。”火焰君王看著遠處懸浮的一群渺小人類,“靈魂攻擊?論靈魂,我的靈魂可是強大無比。而且我還有‘嗜血’。”

火焰君王看著手中這柄巨斧:“這可是一柄真正的神器,靠‘嗜血’我可以進入現在地嗜血狀態,這種狀態下。你們那點靈魂沖擊,還傷不了我。”

德斯黎、林雷等人相視一眼。

“糟糕了。”所有人都感到不妙。

“原本,我或許可能饒你們其中一兩個人。可是現在嘛……”火焰君王體表竟然隱隱有著嗜血的紅光流竄,“你們所有人都要死。”說著,火焰君王全身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

火焰君王體積竟然在縮小!

原本高達數百米的火焰君王,全身火焰蒸騰,紅光流竄,只是一會兒……

火焰君王從數百米,變成了數十米高。

此刻地火焰君王全身仿佛覆蓋了一層紅色光暈。氣息都變得可怕。

“我已經很久沒有進入戰斗形態了。”火焰君王手中地嗜血巨斧竟然也縮小了大半,不愧是神器。

“大家小心。”十大強者此刻都感到事情很棘手,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對付這火焰君王。

“咻!”

火焰君王身形一動,只是一道妖豔地血紅光芒騰空,速度之快竟然和法恩相當。十大強者中速度最快的,就是貝貝、法恩和德斯黎。其他七大強者都要弱上一籌。

妖豔血紅光芒籠罩向突厲雷。

突厲雷逃離不及。

“破!”突厲雷表情猙獰,憤怒地怒吼道,雙拳狠狠地砸出。

“鏘!”

突厲雷雙臂直接爆裂開來,整個人仿佛被隕石極速撞到一樣,狠狠撞飛了。鮮血飄飛。五大聖域極限強者中最強攻擊地‘突厲雷’一個照面。便是生死不知。

而這時候林雷等九位強者早就逃地遠遠的了。

德斯黎身體化為光線。速度極快,他此刻也發現了不遠處的希金森等一群人:“你們發現通道了嗎?”希金森等二十余位強者一直在尋找通往第七層的通道。

“找不到。”希金森也急切無奈。

“通道?哈哈……”一道斧頭幻影劃過德斯黎等一大群人。德斯黎抓著希金森立即閃避開來。

鮮血飄灑,那屬于第二團體的一位魔獸強者和兩位聖域強者立即被切割成兩半,尸體直接從半空墜落,那獸尸體跌落到岩石上,另外兩人尸體則是直接跌落岩漿河流中。

遠處的法恩臉色一變:“六師弟。”

“你們找不到通道地。”被紅色光芒籠罩的火焰君王懸浮半空,大笑著,“這通往第七層的通道,其實就在第六層的中央位置,不過我那超過一千的孩兒們一直呆在那。他們已經將通道完全堵住。你們要從通道進入第七層,必須要殺死我那一千多個孩兒。”

林雷等諸多強者都感到心里發涼。

“一千多個。”林雷和貝貝相視一眼。

“老大,恐怕就是我們殺過去,估計才殺死十個。那個火焰君王就會趕到通道處了。”貝貝也發現不妙。

現在這火焰君王,論速度趕得上貝貝、法恩,至于攻擊……連最強的突厲雷也遠不是其對手。如果這麼打下去,在場的強者一個都活不了。

“怎麼這麼多赤岩魔?”林雷看向旁邊的德斯黎。

當初按照德斯黎說的,好像第六層赤岩魔加起來才一千個左右。德斯黎看了林雷一眼:“林雷,我們三千年前也只是初入第六層,就被轟出來。一千多個,只是我們地預測而已。”

林雷無話可說了。

“德斯黎,幫我一把。”林雷忽然深吸一口氣,對著旁邊的德斯黎低聲說道。

“恩?”德斯黎驚異看向林雷。

“這是我最強的一招了,如果這還不行……我們就想辦法逃回第六層吧。”林雷一翻手,手中出現了黑鈺重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