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巴魯克 第三十五章 召集令

德郡城也是一座足以容納數十萬人口的城池,占地范廣。按照地形,加上巴魯克王國軍人們的故意破壞,使得這光明教廷一方最多攻擊科德郡城的南門和東門。

這北門是敞開的一個門,根本無需擔心敵人可以從這里攻來。

天剛蒙蒙亮,便有不少軍人去替值夜的換崗了。按道理清晨外面軍人比較少,可是這一群換崗的人卻驚訝的發現……外面的人非常多,而且那些值夜的軍人似乎一點都不疲累,反而興奮的很。

“兄弟,換崗了。你們談什麼呢?”

不少軍人跑到各自位置換崗。

“巨龍,巨龍啊,沒有翅膀,但是卻可以飛行的巨龍,是聖域級別的巨龍……哇,好大,好像一座小山一樣。”那值夜的軍人激動地談論著。

“什麼巨龍?”換崗的士兵被嚇住了。

那值夜的軍人激動地連解釋道:“就在夜里,風清月明啊,那條巨龍就這麼飛來了……當時好多的軍人在這等著搬運東西呢。你看,他們還在搬運呢。那個巨大鐵箱子,就是巨龍運送過來的。”

換崗士兵一看遠處。

看到那足有五十米長的巨型鐵箱子,他便倒吸一口涼氣,這麼巨大的鐵箱子,是人能搬動的麼?或許真是巨龍來搬運的了。

大量的士兵正在從那鐵箱子內部,搬運著一個個鼓鼓的袋子。

……

巨龍的消息從這一批士兵口中一下子就傳開了,這反而令整個科德郡城的士兵們士氣大振。自己一方有巨龍幫助,還是聖域級別飛龍,那此次肯定會獲得最終的勝利。

和科德郡城一方相反。

流延河,也算是一條比較大的河流了。雖然在混亂之領地眾多河流中排不上前三,可是足有五六十米寬的河流。也使得光明教廷、黑暗教廷兩方頭疼了。

原本那條耗費巨大財力建起的大橋,竟然被巴魯克王國一方毀掉了。

建起來難,這毀掉容易啊。

光明教廷紅衣大主教‘吉爾默’,黑暗教廷黑袍大主教‘維斯波特’二人看著這茫茫流延河,眉頭都皺了起來。要建造一座浮橋容易。可是這過百萬的大軍,什麼時候過得去?

而且一些攻城器械極大,從浮橋上運地過去嗎?

“趕快建造大量浮橋,讓士兵們都過去。”吉爾默皺眉催促道。

“那那大型攻城器械呢?”下面的人詢問。

攻城器械,必須那巨型‘攻城云樓’,那可是數十米寬地。體積那麼大,又極為重,怎麼運過去?如果要建造一座大型的橋。單單要讓泥石凝固起來,就需要極長時間。

來不及了。

“到時候,直接施展魔法,冰封了這。”吉爾默皺眉道。

現在正是八九月份,一年當中最熾熱的時候,而且這是一條大河流。要將這河流冰封,足以讓攻城云樓等巨型攻城器械送過去,恐怕最起碼要達到九級大魔導境界才能做到。

光明教廷、黑暗教廷分成兩陣營。

兩方仿佛爭勝一樣,一個個強壯的戰士都搬運著削好的巨型木樁。猛地一蹬河岸,搬著那巨型木樁就躍起了數十米,旋即將那木樁朝河流內重重地插了下去。

“蓬!”

那粗大的足有數十米長的木樁直接插入河底,這些戰士都是精英,最低的都是七級戰士。這河道兩岸也插了巨型木樁。浮橋立即被架了起來,浮橋也跟旁邊地木樁綁著。

“轟!”也足有數十萬斤的可怕巨石,被一名強壯的戰士舉著。旋即猛地一扔。

這樣的強大戰士,足有三個,正不停搬運那種可怕巨石。

畢竟如此河流中,普通的巨石會隨著水流淌掉的。

這一座巨石砸入這河流中,整個流延河都澎湃激蕩了一下,這三名強壯戰士接連扔了數十塊這樣地巨石,巨石表面旋即還被他們用劍氣切割平整,頓時三道‘石頭橋’也算成了。

只是從一塊巨石到另外一塊巨石,需要跳躍三四米。僅僅跳躍三四米距離,對普通士兵而言也不難。

******

科德郡城內部不斷改造,准備著各種各樣的武器,那光明教廷、黑暗教廷兩方則是想方設法地讓過百萬的大軍過了這流延河。混亂之領區域,戰爭即將掀起。

然而……

奧布萊恩帝國武神山。

“呼!”

武神‘奧布萊恩’突然出現在了洞窟門口,武神‘奧布萊恩’站在那,就如一杆標槍一般,氣勢凌厲。那赤紅色的長發披散開來,隨風飄舞,武神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他已經許久,沒有從地底出來過了。

突然一道光芒射來,正是法恩。

“老師。”法恩恭敬地站在武神‘奧布萊恩’面前,武神一出關,便傳音給這法恩了。

武神看了他地弟子一眼:“法恩,最近一段時間你好好修煉,同時也准備准備……”武神聲音飄渺,法恩眼睛一亮,看著自己老師:“老師,你的意思是?”

“是的,應該又要開始了。因為黑暗之森那位讓我去他那邊了。”武神‘奧布萊恩’這句話,讓法恩心都顫了起來。

法恩知道,黑暗之森那位神級強者平常都不管事,現在讓武神過去,估計……也就是商議開啟眾神墓地的事情。

旋即,武神‘奧布萊恩’化作了一道火紅色流光,幾乎瞬間就劃破長空,消失在了東方天際。速度之快,簡直駭人聽聞。遠超林雷等人。

……

魔獸山脈的一座高山頂峰。

一襲暗金色長袍,看似妖異地青年站在這高山之巔,遙看東方。他的眉心部位正有一豎著的刀痕。只是了解他地人都清楚……這並不是刀痕,而是這位魔獸山脈王者地最可怕的武器。

魔獸山脈王者——帝林!

“哼,那個老家伙。”帝林看著東方,他也收到了黑暗之森那位的召集。雖然很看不慣黑暗之森那

蘭大陸……就這個老家伙最舒服!”

“咻。”

帝林身體一閃,一道暗金色光點就在東方天際亮了一下,旋即消失不見。速度之快……似乎比那武神‘奧布萊恩’更加驚人。

……

玉蘭帝國帝都上空云端之上。

銀色長發飄逸。臉上帶著泛著綠色光芒的面具,穿著月白色長袍,整個人宛如不屬于人間的天使、精靈一般。只是看其身材……顯得比較消瘦,恍惚間,竟有點比較像女人。

玉蘭大陸人類中資曆最老地一個神級強者,玉蘭帝國的支柱——大祭司!

“要開始了?”大祭司遙看東北方向,帶著綠色光芒面具,使得他的表情無人看得出來。“也不知道這次,要死掉多少人了。”大祭司歎息一聲,旋即周圍風起。

待得風停,大祭司已然消失不見了。

……

羅奧帝國一雅致的娛樂場所。

“來,啵一個。”依舊那寬松的長袍,懶散的笑容。希塞正摟著一名美女一起嬉鬧著喝酒,可是正當他鬧的開心的時候,表情忽然凝滯了,“你先出去吧。”希塞一揮手。

那美女顯得有些疑惑。

“我讓你出去。”希塞眉頭一皺。那散發地一絲氣息讓美女心中一顫,立即不敢違背出去了。

希塞皺著眉頭,苦惱地嘀咕著:“黑暗之森……大人啊,偉大如你這樣的存在,就不必在乎我這個小人物了吧。我不過剛踏入神域不久。就要跟你們去了。”

雖然苦惱,可是希塞也不敢反抗。

五千多年的歲月,使得希塞對于玉蘭大陸的背景非常清楚。

一道黑色影子一閃。希塞整個人仿佛瞬移一樣就直接不見了。如果貝貝、烏森諾看到……才會驚歎,單單‘化影術’可以做到這個地步,實在太可怕了。

******

黑暗之森上空,四大神級強者正並肩飛行,有氣息暴裂,目光剛毅的武神‘奧布萊恩’,有恬靜、自然的大祭司,也有冰冷妖異地‘帝林’,還有那個離的比較遠的懶散苦著臉的希塞。

“希塞,怎麼苦著個臉,達到神域,你應該很高興才對地。”大祭司那溫和的聲音響起。

希塞擠出一絲笑容:“凱瑟琳大人,我才踏入神域而已。等以後遇到危險了,凱瑟琳大人可要幫幫忙,否則我小命玩完,可就慘了。”

“你小命玩完?”武神那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目光如電一般看向希塞,“你踏入神域,修煉的就屬于黑暗法則中關于潛行逃命這一條吧。我們幾人中,你的逃命本事恐怕最大。”

希塞只能無奈干笑。

而那位魔獸山脈王者‘帝林’卻一直沉默飛行著。

“帝林。”大祭司看向他,聲音依舊親切溫和,“恭喜你從那戈巴達位面監獄中逃出來,不得不說,你地運氣還真是夠好的。”

帝林瞥了大祭司一眼:“凱瑟琳,我的運氣可比不上你。”

正當幾人談話地時候——

“好了,以後有的是時間閑聊,快點過來。”沙啞蒼老的聲音忽然在四名神級強者耳中響起,這四名神級強者速度立即加快,旋即化為四道流光進入了黑暗之森的深處。

……

而整個玉蘭大陸上,絕大多數聖域強者,如林雷、德斯黎等人,一個都不知道五大神級強者齊聚黑暗之森。林雷更是到了科德郡城,此次一戰,實在太重要了。

可就當林雷在科德郡城後不久。

“林雷大人。”巴克忽然跑過來了。

“怎麼了,巴克?”林雷微笑看著巴克,巴克連道:“林雷,你跟我去看看吧,剛才有人告訴我那魔晶石礦脈中發生的事情,我去看了一下,發現了一個令人震駭的事情。”

“哦?”林雷好奇了,“走,去看看。”

林雷當即跟著巴克極速朝魔晶石礦脈飛了過去,如今魔晶石礦脈有一道礦坑已經被封掉了,不允許任何人進去探查。當巴克、林雷來的時候,那守衛的軍人立即讓開。

“就在這里面。”巴克引領林雷。

沿著礦坑進入昏暗的地底,礦坑中還是有火把點燃的,巴克解釋道:“有人告訴我,他們從上方挖掘到這礦脈核心處的時候,發現那里的魔晶石品質好的可怕。超越了傳統意義所謂的‘極品魔晶石’,但是同樣也堅硬的可怕。我就來了。”

林雷靈魂之力立即散發開去。

林雷突然發現……這條礦坑的終點,正是整個礦脈‘橢圓形球體’的核心位置。也就是最中央的地方。

“你說魔晶石品質好的可怕?”林雷疑惑道。

“對,據我看,那里的魔晶石品質,能夠和七級魔獸晶核相比,最里面甚至于跟八級魔晶核相比,還有極少數的能跟九級魔獸的晶核相比。”巴克驚歎著。

林雷心底一驚。

“林雷,你知道這礦脈最核心是什麼?”巴克問道。

林雷搖頭,他剛才靈魂之力散發只是發現這最里面有密集的魔晶石,其他根本發現不了。

“到了。”巴克指著前面。

這礦坑的兩側都是半透明的魔晶石,里面蘊含的能量極為可怕,任意一塊都要比七級魔獸晶核能量要多。林雷看著前方——巴克所指向的位置,那是一道門。

這道門,有著古怪的精神波動。

而剛才林雷靈魂之力檢測,卻根本沒發現這道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