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巴魯克 第十章 死心吧

德陛下笑著對迪莉婭說道:“迪莉婭,本皇也有一段你了。從奧布萊恩帝國回來,也不去皇宮玩玩?”藍德陛下論年紀也是跟迪莉婭相當,關系也是很不錯的。

“老師要求很嚴格的,我必須認真修煉魔法的。”迪莉婭故作無奈說道。

藍德陛下笑了。

就這時候大地之熊‘哈頓’對著藍德陛下說道:“嗨,那個藍頭發的,我主人讓你進去。”大地之熊說話可沒一點禮貌,可是藍德陛下卻絲毫不介意:“阿黃,你即使不稱呼本皇為‘陛下’,也要稱呼一聲藍德吧。這樣,本皇至少還有一點面子啊。”

“阿黃是你叫的麼?”大地之熊那毛茸茸的腦袋扭過去,似乎很是不屑。

藍德陛下笑了笑,跟喬治、迪莉婭打聲招呼就走進屋子內了。此刻庭院中也就喬治、迪莉婭兩人了,迪莉婭對喬治印象很不錯……因為喬治是林雷的好兄弟。

老二‘喬治’,應該是林雷他們四兄弟中最冷靜最穩定的一個。

脾氣最好,很少跟人發脾氣,人緣極好。

可是迪莉婭卻清楚,這喬治也是個極為厲害的人物,那麼年輕就成為玉蘭閣大臣,須知官場黑暗,能夠在官場上達到風生水起的地步,甚至于為了登上玉蘭閣大臣的位置,喬治暗地里也沒少用手段。

四兄弟中論狠辣,反而這個脾氣最好的喬治,最為狠辣。

“喬治,坐。”迪莉婭笑道。

喬治也微笑著坐下:“迪莉婭,去年你去奧布萊恩帝國應該見到老三他的吧。哦,老三就是林雷。”喬治心底也一直牽掛著自己的好兄弟。可是他身居玉蘭帝國高位,根本沒有機會去奧布萊恩帝國。

“我知道。”迪莉婭笑容很燦爛,“林雷他也一直牽掛著你呢。”

喬治心中一暖。

和林雷一別也過去十年了,如今的喬治也已經二十九歲,快踏入三十歲這個門檻了。連孩子都已經有兩個了。當年少年時期的年少輕狂。現在想來卻是最美好地一段回憶。

在官場的十年,喬治經曆著爾虞我詐,也變得愈來愈成熟。可越是成熟,在玉蘭帝國他真正相信的朋友就越少。

“老三能夠達到這個地步,我也為他感到驕傲。”喬治感歎道,“在奧布萊恩帝國,恐怕沒什麼人敢惹他了。在這個世界,實力達到巔峰才是最有依仗的。”

“林雷他現在已經去混亂之領了。”迪莉婭說道。

“混亂之領?”

喬治眉頭一皺。他記得赫斯城知道林雷跟光明教廷的矛盾,特別身為玉蘭帝國地高層人物,喬治也清楚光明教廷、黑暗教廷在混亂之領的勢力,“老三的性格,絕對不會開疆擴土什麼的,那麼……”

喬治看著迪莉婭。壓低聲音道:“老三他要跟光明教廷斗了?”

迪莉婭心底一驚,這喬治的確夠厲害。

“是的。”迪莉婭點頭,林雷早跟她談過這個。

喬治心底有些擔憂,他清楚林雷的脾氣。當年的林雷為了複仇可是什麼都不顧地。如果是他喬治,絕對會隱忍,隱忍到實力達到有百分百把握的地步才會出手。

“老三他有把握?”喬治看著迪莉婭,“那光明教廷可沒表面那麼簡單啊。”

迪莉婭笑著看著喬治:“喬治,林雷也沒你想的那麼簡單。”

喬治笑了。的確,即使林雷是天才,當初跟林雷分別。喬治也沒想到林雷竟然強大到和黑德森相差無幾的地步。特別是那頭影鼠‘貝貝’,喬治很納悶:“貝貝那個小家伙,竟然變態到這個地步,真是怪胎啊。”

……

許久後,藍德陛下出來了。

“喬治,我們走吧。”藍德陛下對著喬治說道,喬治也立即起身了,藍德陛下笑看著同樣起身送客的迪莉婭,“迪莉婭,如果有時間你就去皇宮逛逛,三公主她可是一直想見你呢。”

迪莉婭笑道:“以後一定去。”

“那你不用送了。”藍德陛下淡笑道,旋即就跟喬治一同離開了。

××××××

皇宮藍德陛下地書房當中,書房當中只有三個人——藍德陛下、他的貼身宮廷侍者以及萊恩家族的族長。

“代亞。”藍德陛下放下手中的筆,抬頭笑看著代亞萊恩,“本皇今天找你來,是為了你地女兒迪莉婭的。”

代亞萊恩看著藍德陛下:“陛下,你的意思是?”

藍德陛下微笑道:“本皇記得你的女兒還沒結婚吧。”

“是。”代亞萊恩點頭。

這藍德陛下,莫不是看上自己女兒了?

藍德陛下點頭道:“那就對了,說實話……本皇也一直比較喜歡迪莉婭,這樣,你幫本皇跟迪莉婭說說,看迪莉婭她是否願意嫁給本皇。當然……你必須依照她本人的意願。”

代亞萊恩恭敬道:“陛下請放心,臣一定會去問問迪莉婭地。”

藍德陛下點頭笑看著代亞萊恩:“代亞,你應該明白,當初本皇還是皇子的時候,是必須留下子嗣才有資格接任皇位的。那個女人本皇也沒什麼感情,迪莉婭無論出身,還是本身素質,都高于她。如果迪莉婭嫁給本皇……本皇承諾,迪莉婭可以成為皇後。”

代亞萊恩心底一顫。

皇後?

如果讓自己女兒成為普通地嬪妃,以萊恩家族的強大根本無需這麼做。可是皇後就不同了。

代亞萊恩很清楚,如今的藍德陛下是一個非常有作為的皇帝,也非常有魄力,說讓迪莉婭成為皇後,絕對能夠做到。

“好吧,你可以退下了。”藍德陛下淡笑說道。

“是,陛下。”代亞萊恩此刻心中還處于激蕩當中。

××××××

今天代亞萊恩派人將迪莉婭召回家里。迪莉婭其實

喜歡回家,因為每次回家父母都會勸說她關于婚姻方雖然迪莉婭說林雷獨立在奧布萊恩帝國之外,嫁給林雷,對家族沒什麼影響。

可是她的父母,卻好像不怎麼喜歡林雷。

在代亞他們眼中。畢竟林雷的弟弟娶了七公主‘尼娜’,林雷和奧布萊恩帝國有著剪不斷的關系。

“什麼?”迪莉婭一下子站了起來,吃驚地看著自己父母。

她地母親連忙說道:“迪莉婭,陛下他的年紀和你相當,又是我們帝國曆史上少有的有能力有魄力的皇帝,你跟他關系應該也不錯,嫁給陛下……無論對你對家族,都是很有益處的。”

“對家族有益處。對我又有什麼益處?”迪莉婭這次忍不住怒了。

她沒想到,父母著急讓她回來,竟然是談這個事情。

“迪莉婭,難道陛下不夠優秀?你討厭他?”

迪莉婭氣憤道:“父親,陛下優秀和我有什麼關系?對,我是不討厭他。可是……我不討厭地人多了。難道我不討厭的人,我就要嫁給他們?嫁給一個人,不是討厭不討厭,明白嗎?”

“迪莉婭。陛下對你可是真心,他說了,如果你嫁給他,以後可以成為帝國皇後。”代亞連道。

“那現在的皇後呢?”迪莉婭眉頭一皺。

代亞萊恩淡笑道:“那個皇後,不過是陛下還是皇子的時候娶的。那個女人本身也沒什麼能力,而且出身也只是一個小貴族家庭。她當皇後,早就有很多人在背後議論不滿了。陛下廢黜她。輕而易舉。”

“哼。”

迪莉婭站著,看著自己父親,“父親,皇後之位對你們可能很重要,可是對我而言,屁都不是。”氣氛的迪莉婭也爆出粗口了。

代亞萊恩氣地猛地一拍桌子,站起來:“迪莉婭,你怎麼這麼說話?”

“父親。”迪莉婭凝視著自己父親,“別在你的女兒面前耍威風。我今天跟你明說了……關于陛下這件事情,你就死心吧。我就是死了。也不會嫁給他,也不會嫁給除了林雷外的任何一個人。”

代亞萊恩難以置信看著自己女兒,他地女兒竟然這麼跟他說話。

“對不起,父親。”迪莉婭深吸一口氣。

“咳,咳……”氣憤的代亞萊恩咳嗽了起來,旁邊迪莉婭的母親立即扶住代亞,代亞卻是怒視迪莉婭,“迪莉婭,你已經不小了,別再這麼幼稚沖動了,好了,你回去好好想象去吧。”

迪莉婭看著咳嗽的臉通紅的父親,沉默著轉頭就離開了。

……

“當年的父親母親哪去了?”迪莉婭還記得小時候,父親和母親將她當成一塊寶,她要做什麼,父親都會去做。她還曾經騎在她父親背上,當作騎馬玩。

童年地記憶那麼美好,父親母親是那麼完美。

可現在……

家中,迪莉婭牽掛的太多,有父母,有哥哥,有奶奶,有其他親人……迪莉婭心中一直期盼著,她想既能跟林雷在一起,又能讓家族中的人和她關系依舊和過去一樣的好。

“再等等,等林雷他建立了公國,父親他們態度就會改變吧。”迪莉婭選擇繼續忍耐。

××××××

神秘山村中,那洞府府邸門口地廣闊草地上,德斯黎、海沃德、米勒、冰瑟琳等人都坐在石桌旁喝著酒,看著林雷和希金森的切磋。至于雷諾和蒙妮卡則是在草地的邊緣。

“蒙妮卡,你當初和我描述的母親,是真的嗎?”雷諾看著遠處地冰瑟琳,疑惑看著蒙妮卡。

蒙妮卡也很無語。

過去她的母親可是比較冰冷的,要知道……她地母親可是來自于冰雪女神殿的,那種冷傲可是與生俱來的。可是這幾天,冰瑟琳對林雷,對雷諾態度都極為的好。

雷諾都開始懷疑,當初蒙妮卡描述的根本是假的。

“我也不知道。”蒙妮卡根本無話可說。

這個時候林雷持著黑鈺重劍,那希金森也持著一柄銀色模糊的長劍跟林雷切磋了起來,林雷的‘大地奧義’也真正出手了,雖然沒有出狠手,可依舊令希金森驚歎不已。

“古怪,古怪。”希金森贊歎道,“我還沒見過這麼古怪的攻擊。”

林雷也無奈看著希金森,遇到修煉光明法則的強者也是很苦惱的,因為修煉光明法則達到一定程度,他們自身的修複能力會很可怕,即使手臂斷了也會在極短時間內修複。

“林雷,到了這時候,你也見識一下我的絕招吧。”希金森微笑道。

林雷一怔,這個希金森到現在,那種比奧利維亞還要快的可怕速度,比奧利維亞還要驚人的攻擊力,竟然只是打了玩。

“這一劍,名為‘幻空之劍’。”希金森手持那銀色長劍,整個人忽然化為了一道白色的光線,幾乎轉眼功夫就到了林雷面前,林雷體表青黑色氣浪翻滾,手中黑鈺重劍小心防備。

林雷仔細注意著那一柄劍。

何謂幻空之劍?

“嗡~~”周圍空間竟然產生了波紋一般的震蕩,一柄銀色長劍清晰出現在林雷視野中,令林雷感到詭異的是,這銀色長劍似乎瞬間產生了疊影,空間也發生重疊似的,空間仿佛錯亂了。

“你輸了。”

林雷還沒反應過來,那一柄劍已經停在林雷的眼前,林雷竟然來不及反抗、抵擋。

“這……”林雷腦海中完全是剛才那一劍,他感到自己似乎抓住什麼似的,他當即降落到草地上閉眼盤膝坐下,也不管其他人直接開始努力尋找剛才那一點靈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