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名震天下 第四十二章 東南行省

皇宮後花園的椅子上,喬安整個人無力地躺在椅子上,臉色有著一絲虛弱的蒼白,他閉著眼睛在那沉默著。旁邊的宮廷侍者也只能小心服侍著,宮廷侍者也很疑惑:“陛下剛才心情還很不錯,只是跟林雷大師談了一會兒,就變成這樣了?”

喬安陛下眼睛突兀睜開。

“傳令下去,讓基弗侯爵到中央行省,加入賈克斯軍團。讓雷瑟軍團長給他安排一個空閑的職務吧。如無特殊事情,不允許基弗再入帝都。”喬安陛下淡漠說道。他真的不想再看到基弗侯爵,看到基弗侯爵就不由想到玉林親王。

今天的事情,是喬安陛下心底深處的恥辱。可是喬安陛下知道,他無力改變什麼。只能選擇接受。

宮廷侍者雖然疑惑皇帝的命令,可依舊恭敬道:“是,陛下!”

喬安陛下坐在椅子上,恍惚間,都蒼老了許多。

從帝都到東南行省的省城,即使是如林雷這樣直線飛行,也有近兩千里的路程。飛在半途中,焦急的林雷就直接龍血戰士變身,以最快的速度朝東南行省趕去。

林雷離開帝都的時候,太陽已經到了西山邊緣。

當林雷抵達東南行省的省城的時候,整個大地都只是隱隱有著一絲亮光,無數的平民家庭都已經開始准備晚餐。

“呼!”已然龍血戰士變身地林雷飛至東南行省省城上空。精神力直接散發開來,很輕易就鎖定了那顯眼的最奢侈的城堡。

玉林親王,正是居住在那。“老大,要我出手嗎?”貝貝跟林雷並行飛在一起。

“不用!”林雷每每想起自己兄弟雷諾,心中怒火就愈加的高漲。這一路飛過來,雖然速度已經是極快。可是林雷依舊覺得慢。太慢!

此刻,林雷暗金色眼眸中都有了一些血絲。

“玉林!”林雷低聲咬牙切齒道,而他暗金色瞳孔散發的目光愈加的冷漠、冰冷。

東南行省省城地城堡中,數千名護衛正在各處巡邏、看守著,美妙的侍女也行走在城堡各處。

在城堡的一間幽靜房間中,那迷蒙的紗帳中,低沉的喘息、嬌媚的呻吟聲不斷地從其中傳遞出來,兩條肉體相互交纏著。

許久後……

一聲低吼,紗帳中恢複了平靜。

“殿下。”軟綿綿的,甜的黏人的聲音響起。

“小寶貝。你還真是夠迷人的。比我那夫人可要強地多了。”玉林親王掀起紗帳,而後披上寬松的長袍便走下了床,“小寶貝,你就在這休息。我馬上會命人給你送餐來的。”

“謝謝殿下了。”紗帳中的女子碧色長發如同瀑布一樣。雙眸更是宛如可以勾魂一般。

玉林親王嘴角有著一絲自得笑容。

他很滿意他地生活。

當皇帝有什麼好處?他當一個親王,要手下有手下,要女人有女人。這樣地生活豈不是比神靈還快活?

“我那位大哥也是的,不就是害死了那個什麼雷諾嘛,還訓斥了我一頓。”玉林親王撇撇嘴,很是不屑。

他的生命可嬌貴的很。

那些普通貴族死了就死了,又有什麼大不了的?玉林親王心中有一個底線——凡是威脅到他生命的,即使再小的威脅,也要杜絕。

玉林親王滿意地走出房間。

“殿下。”門口的兩名侍女恭敬地道。

玉林親王在其中一個侍女地小臉蛋上輕輕摸了一下。輕笑道:“寶貝。今天晚上,你來服侍我。”

“是,殿下。”那侍女臉上反而有了一絲喜意。

就在玉林親王自我感覺生活太過美好的時候。一道冰冷地聲音從上空響起,傳遍整個城堡:“玉林親王,日子過地很舒坦嗎?”那聲音其中蘊含的怨恨、憤恨,甚至于令玉林親王身體都是一顫。

“誰!”城堡中的護衛立即舉起武器,一個個膽顫地怒吼著。

“在上面,啊,是惡魔!”有護衛看到了高空中地林雷。

玉林親王他心底也害怕、恐懼,他不知道到底誰要對付他。玉林親王他得罪的人都是不如他的人。玉林親王很清楚,一些頂級強者不能得罪。這是?”玉林親王抬頭一看,嚇得臉色慘白。

林雷此刻就在玉林親王所在院落的上空,龍血戰士變身的林雷,同時青黑色的斗氣猶如云霧一樣在林雷身體周圍翻滾著。凌空而立的林雷,的確是如同深淵惡魔一般可怕。

暗金色的瞳孔,凝視著下方的玉林親王。

林雷只是用精神力查探一會兒,聽到玉林親王跟侍女等人的對話,就已經確定眼前這人正是玉林親王。

林雷身體忽然極速落下,可怕的氣浪以林雷為中心朝四面八方逸散開去。

“轟!”

周圍的建築被可怕的氣浪沖擊地碎裂開來,林雷整個人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那院落的石質地面仿佛受到巨石轟擊一樣,竟然龜裂了開來。

“這位大人,不知道你是?”玉林親王立即擠出一絲笑容,態度謙遜得不得了。

眼前人是聖域強者,玉林親王萬分肯定。

玉林親王極為小心自己的命,所以他從來不得罪聖域強者。

“大人你來找我。是不是弄錯了呢?”玉林親王努力保持臉上地笑容,可就在這時候,遠處一個護衛的聲音響起:“殿下,那人是林雷大師,跟黑德森大人戰斗的時候,我去帝都看了。”

林雷跟黑德森的戰斗。看的人很多,東南行省也有人去,那名護衛自然認出來了林雷。

玉林親王那次並沒去。

對玉林親王而言,看強者戰斗,還不如找個美女玩玩呢。也幸虧他是皇帝弟弟,否則他這種心態,在奧布萊恩帝國這種崇拜強者,大多都努力修煉的國度,生活絕對會很慘。

“林雷大師?”

玉林親王心中一顫,害怕什麼來什麼!當初在尼爾城導致雷諾死掉。玉林親王得知他跟林雷關系後,後悔也是來不及了。

“大哥他是怎麼搞地?不是說這個林雷不知道我跟這事的關系嗎?”玉林親王心底開始罵起了喬安。林雷冷視著玉林親王。

自己的兄弟雷諾,就因為玉林貪生怕死,才斷絕最後一絲生機的。自己的兄弟。原本可以不死的。

“你知道。我是來干什麼的吧?”林雷怒氣已經無法壓制。

“啊,原來是林雷大師!”玉林親王連忙道,“大師來我這,真是我玉林的榮幸,不過我還真的不知道大師來干什麼呢。”

這個時候,一群群人都從周圍聚集了過來。

有玉林親王的一大群女人孩子,還有大量地護衛、侍女,一個個都驚恐看著眼前這一幕。就是玉林親王當初奉為上賓的兩名九級強者,現在也只是站在遠處。心底驚懼的很。

“林雷大師。有什麼話好說,我想,大師是不是對我家殿下有什麼誤會?”城堡的管家在一旁顫聲說道。

林雷回頭看了這管家一眼。管家臉色頓時煞白。

“誤會?”

林雷一步步朝玉林親王走去,玉林親王地冷汗不停地冒出,嚇得無一絲血色,林雷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個讓人心顫地弧度。

“呼”林雷那條猙獰的黑色龍尾陡然揮動,宛如長鞭一樣直接將眼前的玉林親王給束縛住。

“啊!”淒厲的尖叫,從玉林親王喉嚨中發出。就仿佛遭到侵犯的女人一樣。

林雷毫無感情的暗金色雙眸盯著玉林親王:“你喊什麼喊?我都沒有用力,你都喊了,如果我用力——”

“饒命,林雷大師饒命啊。”玉林親王驚恐道。

“饒命?”

林雷聲音陡然低沉沙啞起來,“我饒你命,誰饒我兄弟雷諾的命!”林雷的那遍布著反射著冰冷光澤的黑色龍鱗地龍尾開始用力了,同時也將玉林整個人給拎起。

玉林親王,被那足有壯漢手臂粗細地龍尾緊緊勒緊著,同時整個人都懸空了,隨著龍尾的輕微擺動,玉林親王也是驚恐地大叫了起來:“啊“嗤嗤”鮮血染紅了玉林親王的衣服。

“住手!”不少護衛都忠于職守,大聲地舉著武器在遠處怒吼著。他們不敢沖上來,可是還是敢吼一聲地。

“滾開!”心頭盡是怒火的林雷眉頭一皺。

“轟!”可怕的氣浪以林雷為中心,朝四面八方給沖擊開去,周圍一大群護衛、侍女都被沖擊地給飛了旁邊去,有的倒黴的護衛撞擊在牆壁上,撞地腦漿迸裂。有的摔落到地面上,也是摔地重傷。

眨眼功夫,除了林雷、玉林親王,周圍沒有一個站著地面上的人。

“老大,真的發狂了。”貝貝在半空中靜靜看著。

林雷視線從周圍人身上收回,轉頭看向那個被勒的臉紅脖子粗的玉林親王:“玉林,你放心,我會讓你多活一會兒……讓你感受慢慢死去的感覺。”林雷聲音很低沉,在玉林親王耳中,卻是令他前所未有的恐懼。

“大師,你饒了我,你要我做什麼都行,你要什麼,只要我做到的,一切都行,重要你別殺我。”玉林親王這個時候還妄想逃命。

林雷這個時候卻根本不再注意玉林親王的話,他的腦海中盡是老四雷諾的音容笑貌,當初那個可愛的少年,當初放蕩不羈的少年時代,當初自己雕刻夢醒,自己的兄弟們就在冰天雪地下,陪了整整十天十夜。

“咔嚓”玉林親王全身發出讓人牙算的聲響。

他發福的腰部竟然被勒的比少女的小腰還細,玉林親王滿臉通紅,此刻他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了,鮮血從他口中汩汩逸出。

“饒,饒……”玉林親王此刻恐懼地看著林雷。

周圍遠處倒在地上的侍女、護衛們一個個驚恐看著這一幕,玉林親王的腰腹以可見的速度不斷地縮小。

“咔嚓!”又是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玉林親王口中不斷地逸出鮮血,他的臉已經變成了醬紫色。

體內內髒被生生壓迫的碎裂開來,那種痛苦,簡直讓玉林親王想死。

“這麼快就不行了。”這玉林親王的承受力比當年的克萊德要差的多。

突兀地,林雷的龍尾直接松開收回,已經只剩下最後一口氣的玉林親王整個人摔落開來,玉林親王也是松了一口氣,可他還沒來及的落地。

“蓬!”林雷的右腳狠狠地踢在了玉林親王的身上。

玉林親王眼睛驚恐地瞪得滾圓。

玉林親王整個人被踢得極速地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遠處的牆壁上,那厚實的牆壁竟然震地碎裂開來,至于玉林親王那脆弱的身軀更是化為了爛泥,那白的、紅的、亂七八糟的混在一起。

“老四,你放心,害死你的人我一個不會放過。”林雷心中低沉地道,那冷漠的暗金色眼眸此刻,卻是起了一層水霧。

林雷轉頭看向上空的貝貝。

“走,去尼爾城!”

“呼!”林雷直接騰空而起,直接跟貝貝並肩朝那東南方向極速飛行了過去,而周圍聚集的數千人一片壓抑的死寂,只有玉林親王那破碎成爛泥的尸體在遠處,是那麼的刺眼、醒目!: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