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名震天下 第三十八章 真的?

林雷的語氣,令喬安陛下眉頭一皺。無論如何,他也是奧布萊恩帝國的皇帝!

“喬安陛下!”林雷聲音愈發低沉,目光也是如刀一般直視著喬安陛下。

喬安陛下此刻竟然有一種深處幽冷牢獄的感覺,林雷的目光更是讓他呼吸都有些困難,喬安陛下喉嚨抽搐一下,艱難道:“林雷大師,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是不相信本皇?”

旁邊的迪莉婭保持沉默。

林雷凝視著喬安陛下,低聲道:“喬安陛下,我並不是不相信你。只是雷諾他是我最要好的兄弟,你現在突然告訴我,他戰死了,你說……我會不弄清楚事實真相?”

“事實真相?”

喬安陛下腰杆挺得筆直,怒聲道,“林雷大師,本皇說的難道不是真相?本皇再次告訴你,雷諾是被羅奧帝國的人追殺至尼爾城下,最終戰死。這點毫無疑問!”

“尼爾城?”林雷眼睛不由眯起,“喬安陛下,雷諾他都逃到了尼爾城城下了,難道尼爾城那麼多人,都沒人來得及救雷諾。”

喬安陛下一窒,旋即還是堅持道:“本皇當時也不在那,但是按照消息,雷諾他們剛剛逃到尼爾城下,尼爾城的軍士們還來不及救援,雷諾就已經被殺。”

老四,死了!

林雷不願意相信。在詢問喬安地時候,老四跟自己相處的一幕幕場景不受控制的在腦海中接連浮現,這使得林雷心底的煞氣愈來愈強。

喬安陛下,也感到此刻林雷狀態不對。周圍氣氛壓抑的可怕,豆大的汗珠從喬安陛下地額頭不斷地冒出。他卻是看著林雷。

無論如何,他都咬住不松口。硬是說雷諾是戰死,尼爾城軍士救援不及。

林雷眼睛閉上,努力平息心中的煞氣,呼出一口氣,

睜開眼,雙眼中如同電光閃爍,被林雷凝視著,這喬安陛下也感到了強大的心理壓力。他一個普通的戰士,在精神修為上如何跟林雷這個九級大魔導相比?

“喬安陛下,你要明白。你說的可能是真的。可是你敢保證……傳消息來的人,說的也是真的?”林雷聲音很低沉。

喬安陛下毫不遲疑地點頭,鏗鏘有力地說道:“林雷,你必須相信帝國軍人。”

林雷瞥了一眼喬安陛下。旋即淡漠道:“喬安陛下。我今天心情不好,就先回去了。你也跟我弟弟,以及尼娜說一聲。”

即使額頭滿是冷汗,喬安陛下依舊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林雷大師你的心情,本皇也理解。林雷大師就回去休息吧,沃頓跟尼娜,本皇一定會去說地。”

林雷點了點頭,便跟迪莉婭一同。直接離開了皇宮。

見林雷離開。喬安陛下這才長松一口氣,擦拭了一下滿頭的冷汗,心頭暗歎:“老天。在林雷面前撒謊,還真是夠心驚的,如果這林雷當場發飆,還沒人制得住他。”

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喬安陛下臉上依舊掛著那高貴親切的笑容,朝大廳走去。二人並肩走在阜石路上,從皇宮回來地一路上,林雷一直沉默著。旁邊地迪莉婭也知道林雷心中難受。

斟酌許久,迪莉婭輕聲道:“林雷。”

林雷被聲音驚醒,從回憶中脫離出來,看向迪莉婭:“怎麼了?”迪莉婭輕聲安慰道:“你是在想雷諾嗎?”

林雷輕輕點頭:“迪莉婭,在我的心中,耶魯老大,老二還有老四,他們就跟我的親兄弟一樣,我從來沒有想過,老四他會戰死。”說的雖然平淡,可是迪莉婭依舊發現林雷眼睛紅了。

林雷如此堅毅的人,眼睛度濕潤了。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即使不想回憶,可是少年時代的記憶依舊不斷地湧出,還記得,四兄弟在一起喝酒大笑大鬧,還記得,四兄弟在宿舍的時候,談論學院的女孩。那時候雷諾跟耶魯,是最激動地。想起雷諾地吊兒郎當模樣,林雷卻心中卻愈加的難受。

走到伯爵府門前。

“大人。”門口的守衛恭敬地道。

看著伯爵府,林雷轉頭看向迪莉婭道:“迪莉婭,你先回去。”

“你去哪?”迪莉婭疑惑道,同時連道,“林雷,你可千萬別亂來。”迪莉婭也知道此刻林雷地狀態,如果惹出什麼大禍就糟了。

林雷搖頭道:“不,我去雷諾的家——鄧斯坦家族!”

鄧斯坦家族,也是奧布萊恩帝國古老的家族之一,在軍隊中,鄧斯坦家族擁有很高的影響力。

鄧斯坦家族的住所,離皇宮不遠。

施展風影術的林雷,飄然如風的穿行在街道中,一般的行人還沒發現林雷,林雷就到了百米之外。

“嗨,讓你小心點,別觸了夫人眉頭。你真是——”鄧斯坦家族府邸的兩名守衛,其中一守衛正對著另外一守衛笑道。

另外一守衛正摸搓著臉,他的臉上正有著一紅紅的手印。

“我也沒惹夫人啊,只是夫人來的時候,沒退的遠遠的。夫人就怒斥我一聲,給我來了一巴掌。真是,冤死了。”

“別什麼冤死了,雷諾少爺戰死,誰惹了夫人那是找死啊。”

兩名守衛在隨意閑聊著,可是突然一陣微風吹過,一道身影突兀出現在了鄧斯坦家族府邸門口。

兩名守衛一驚。

“敢問大人是誰?”其中一守衛詢問道。

“你去通報一下。就說林雷要見你鄧斯坦家族地族長。”林雷聲音淡漠,卻有著震撼靈魂的穿透力。

“林雷大師?”兩名守衛相視一眼,眼中盡是震駭。

林雷是什麼身份?那可是如今玉蘭大陸最巔峰的強者之一,跟光明教皇、黑德森等人並肩的存在。

兩名守衛立即腰都彎了下來。

“林雷大師請稍等,我立即去通報。”其中一名守衛立即快速朝府邸內部奔跑去,林雷就靜靜站在府邸門口之外。整個人如同標槍一般站的筆直。

只是一會兒,三名中年人就快速跑了過來,為首的那名中年人正是鄧斯坦家族地族長,雷諾的父親——尼恩&鄧斯坦。

尼恩&鄧斯坦等人知道林雷來了,立即就快速出來迎接。

他們知道,今天是沃頓跟尼娜大婚,只是因為雷諾的戰死,使得鄧斯坦家族內氣氛都壓抑的很,鄧斯坦家族這一次並沒有去參加沃頓、尼娜的婚宴。

“這就是林雷大師?”

尼恩&鄧斯坦老遠就仔細地看向林雷,樹的皮。人的影。林雷這種大師級別人物,尼恩只是一眼看去,就感到了林雷給人的震撼。

這是一種靈魂上的壓力。

高手修煉,最本質上也是精神、靈魂的改變。一個聖域高手。即使是穿著破爛。也比一個小白臉高貴地多。

林雷掉頭,朝尼恩&鄧斯坦三人看來。

那目光如同雷電,掃過三人,尼恩&鄧斯坦三人都深吸一口氣,當即熱情地迎接過來,族長尼恩當先道:“有什麼事情,林雷大師派人招呼一聲,我過去就是,還勞煩林雷大師親自到府上。”

林雷也不多說。直接邁步走進了鄧斯坦家族府邸。直接略過三人,直接朝府邸里面走去。

尼恩&鄧斯坦三人心底疑惑,但是也立即跟上。

以林雷如今對風的感悟。探知之風根本只是一個意念,數千米內一切盡在眼底中,林雷直接朝鄧斯坦家族的客廳走去,此刻這客廳中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不過都是男人。

“拜見林雷大師。”這客廳中那些人都立即恭敬地行禮。

林雷努力擠出一絲笑容,開口道:“各位,不必客氣。我今天來的用意,想必各位也是知道了。”

尼恩&鄧斯坦等一批人彼此相視,都怔了好一會兒。

“雷諾死了。”林雷目光掃過周圍地人,聲音愈發低沉,“雷諾他是我地好兄弟,跟親兄弟一樣親!”

林雷的聲音,令整個客廳都壓抑了起來。

“我現在就是想要知道,老四他到底是怎麼死的?是不是所謂的尼爾城軍士救援不及,才戰死的!”林雷目光停留在尼恩&鄧斯坦身上。

尼恩&鄧斯坦苦澀歎氣道:“林雷,雷諾是我的兒子,他死了我非常的難受。可是沒辦法,戰爭會死人的。總不能因為死的是我兒子,我鄧斯坦家族就大喊大鬧,我們鄧斯坦家族是軍人家族,當初決定每一個子弟都必須服十年兵役,就有讓子弟為帝國戰死地准備。不經過磨練,他們如何成才?”“這點我明白。”

林雷淡然看著尼恩&鄧斯坦,“為祖國犧牲,這點無可厚非。不過……我總覺得,雷諾竟然會死在尼爾城下,這點讓我不太相信。尼爾城,難道沒高手?直接從城牆上跳下,救人難道不行?”

“尼恩叔叔!”林雷凝視著尼恩&鄧斯坦,“你要明白,我兄弟死了,如果他是光榮地戰死。我會為他自豪!可是,如果他是毫無價值的,或者有其他原因導致死去的。我一定要為我地好兄弟,弄清楚一切!”

“如果其中牽扯到一些人,故意導致我兄弟死的。那,我也要他死!!!”林雷目光如刀。

尼恩等一批人都感到心中一顫。

“尼恩叔叔!”林雷的稱呼,也令尼恩感到心底震顫“你告訴我,你的兒子,我的好兄弟雷諾,死的冤不冤?”林雷凝視著尼恩&鄧斯坦,等著他的回答。

尼恩&鄧斯坦表情複雜,而後直視著林雷,鏗鏘有力地回答道:“林雷大師,非常感謝你。不過,我的兒子,他是光榮戰死的。不冤!!!”

林雷目光掃了眾人一眼。

“那,我告辭了。”林雷轉身,便直接離開了鄧斯坦家族。

看著林雷離去的背影,尼恩&鄧斯坦等人都暗松一口氣,旋即尼恩&鄧斯坦朗聲道:“大家都各忙各的去吧。”

說完,尼恩&鄧斯坦便直接離開客廳,朝自己的書房走去。

“雷諾……原諒父親!”走著走著,尼恩的眼睛就紅了。

以鄧斯坦家族在軍隊中的影響力、實力,自然知道了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的兒子,在尼爾城下,和敵人苦戰好一會兒,才被殺死。而那玉林親王卻下令,不允許任何人開城門救人。

死的冤!

尼恩心中苦澀:“林雷大師,可能會為你報仇,殺了那玉林親王。可是陛下是很寵溺玉林親王的。他不敢報複林雷大師,卻是敢報複我們鄧斯坦家族的啊。”

沒法子!

人死了就死了,一切都要為了活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