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名震天下 第二十九章 十年後的見面

林雷跟黑德森?”旁邊的隆爾斯大師也驚異道。

基弗侯爵連點頭道:“是的,就在前兩天那個深夜,奧利維亞被黑德森大人重傷的至今昏迷。黑德森大人就緊接著約戰林雷大師了。”

基弗侯爵、斯科特二人話語中,其實都惡意地認為黑德森太過分。

“這黑德森,號稱聖域第一強者。能將奧利維亞重傷的昏迷不醒,這實力絕對不是虛的。林雷再天才,也才二十七歲……”隆爾斯大師也有些不滿。

他知道他的弟子迪莉婭喜歡林雷,自然也對林雷愛屋及烏了。

“奧利維亞重傷昏迷?”迪莉婭目光灼灼,“有光明治療魔法,怎麼會昏迷?”

肉體再重的傷,光明治療魔法都可以輕松完全治愈。而且論治療能力,其實還有一種魔法,比光明治療魔法還厲害——生命魔法!

三大上等魔法——亡靈魔法、大預言術、生命魔法。

只要不死,即使是靈魂重傷,生命魔法都可以修複。

“好像是靈魂的原因。”斯科特作為皇子,也是知道許多訊息的。

“靈魂?”旁邊的隆爾斯大師眉頭一皺,“難道這黑德森,擁有靈魂攻擊的能力?”其實聖魔導是最擅長靈魂攻擊的人。

一般他們領悟了法則後,以他們可怕的精神力,領悟靈魂攻擊並不難。

“你們認為,林雷跟黑德森一戰。有希望贏嗎?”迪莉婭突兀問道。

“當然沒希望。”斯科特直接道,“黑德森大人成名數百年,還沒發現誰能擊敗他呢!而且林雷大師前段日子跟奧利維亞大人比過,兩人應該差不多。黑德森大人能將奧利維亞打成那樣,將林雷打成重傷甚至于殺死,都有可能。”

迪莉婭再冷靜,現在也為林雷擔心了。

如果林雷被殺死?

迪莉婭真的不敢想象。

“黑德森會下重手?這麼不留情?”迪莉婭表面上還算冷靜。

“迪莉婭小姐,前兩天,黑德森大人跟奧利維亞大戰。都對奧利維亞大人下那麼重地手了。對林雷大師,怎麼會留手呢?”基弗侯爵說道。

隆爾斯大師也搖頭道:“聖域強者對戰,除非實力差距太大,否則不敢留手的。你留手,別人下狠手,你就可能死掉。”

迪莉婭沉默片刻。

“迪莉婭小姐?”基弗侯爵、斯科特低聲喊道。

“沒什麼,我們走吧。”迪莉婭臉上又恢複了公式化的笑容,只是這笑容卻有著一絲僵化。

基弗侯爵、斯科特二人點頭。

******

伯爵府門前。

“迪莉婭小姐。我可說過了,能不能見到林雷大師可不一定啊。”基弗侯爵笑道,隨即基弗侯爵對著那守衛便隨意說道:“你去通報一下,就說八皇子、基弗侯爵,還有玉蘭帝國特使來拜訪沃頓伯爵。”

“是,請各位稍等。”

伯爵府其中一名守衛立即跑進去通報了。

迪莉婭等人也知道,以如今林雷身份,要見他很難。現在只能先見到沃頓。然後間接要求見林雷。

“各位大人請。”

迪莉婭、隆爾斯大師、基弗侯爵、斯科特等人都步入了伯爵府。

……

伯爵府客廳中。

“沃頓。”斯科特大步地走入客廳,非常熟稔地笑道,“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美麗的小姐正是玉蘭帝國的特使迪莉婭小姐。”

斯科特是帝國八皇子,而尼娜是七公主。斯科特跟沃頓自然熟悉的很。

“玉蘭帝國特使?怎麼到我這了?”沃頓雖然心中驚訝,可是臉上依舊露出笑容,微笑著行禮道:“迪莉婭小姐,很榮幸見到你。”

“沃頓伯爵。”迪莉婭微笑著道。“這位是我的老師,風系聖魔導隆爾斯大師。”

沃頓一怔,就是他身後的管家希里也震驚了。

在奧布萊恩帝國。聖域戰士好見到,可是聖魔導,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畢竟帝國中魔法師數量非常的少。

“沃頓,帝國特使來了?”一道大大咧咧地聲音響起,正是巴克五兄弟中的蓋茨。

剛才沃頓是跟巴克五兄弟一起修煉的,聽到手下稟報,才停下修煉來這接待幾人。蓋茨也好奇跟了過來。

“嗚,好美麗的姑娘。”蓋茨眼睛一亮說道。

“蓋茨,這位就是帝國特使迪莉婭小姐,這位是風系聖魔導隆爾斯大師。”沃頓立即介紹,他可擔心蓋茨惹什麼禍。

蓋茨注意力立即轉移到隆爾斯大師身上。

“哇——聖魔導!”蓋茨眼睛瞪得如牛眼一樣。

隆爾斯大師心底暗歎,老天,都什麼人,沃頓那高大的身材就足以讓隆爾斯心中驚歎了。不過沃頓還好,畢竟算得上是俊美。可是這蓋茨就不同了,那腰部也粗的驚人,整個人就好像一頭大熊。

“離我主人遠點。”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

在隆爾斯大師身後那頭大熊身高急劇增長,原本只有兩米高,一下子變成三米高。大地之熊低頭看著蓋茨,眼中有著一絲得意。

“聖域魔獸?”蓋茨仰頭看著大地之熊。

迪莉婭卻是立即開門見山道:“沃頓伯爵,這次我跟我的老師一同前來,是要見林雷大師地。”

“見我哥——”沃頓眉頭一皺。

對方身份不低,而且還帶著聖魔導。不過在沃頓心中,他大哥修煉最重要,畢竟兩個多月後,就是一場大戰了。

“抱歉,我哥在專心准備跟那黑德森的戰斗,不能被分心。”沃頓說道。提到黑德森。沃頓沒有絲毫敬意。

迪莉婭一聽,也認為林雷准備那

戰很重要,沉默一會兒,說道:“那……我不打擾了

旁邊地隆爾斯心中暗歎,當即朗聲說道:“沃頓伯爵,我的弟子迪莉婭當年也是恩斯特魔法學院學員,跟你的大哥是非常要好的同學,他們也是十年沒見面了。”

“恩斯特魔法學院學員?”沃頓心中一動。

其實林雷每天都是要吃飯、休息什麼的。畢竟不是時刻都像領悟‘脈動防禦’那般不停歇的。停止一會兒接待客人,也沒什麼地。

如果是不認識的人。沃頓就拒絕了。

可是是自己大哥的老同學。

“那,你們跟我來吧。”沃頓點頭道。

迪莉婭拳頭微微握緊,旋即呼出一口氣讓自己放松下來。旁邊地隆爾斯大師笑著拍拍迪莉婭肩膀:“放松點。”

“老同學?”斯科特、基弗侯爵二人心底都驚訝了。

不過這時候的迪莉婭走在前面,根本不看他們二人,斯科特二人也識趣地跟在後面保持沉默。

當走了一會兒——

“迪莉婭小姐,我哥就在前面庭院中修煉。”沃頓笑道,旁邊蓋茨連道:“我去通知大人。”

迪莉婭感到自己呼吸有些急促。

十年了!

林雷父親身死那一年,迪莉婭跟林雷分別。一轉眼……已然整整十年。迪莉婭眼睛微微閉上,再睜開,已然冷靜很多。

“貝貝讓開,我有重要事情。”蓋茨大嗓門在庭院中響起。

“大人,外面有一個叫迪莉婭的,說是你的老同學,要見你。”

“迪莉婭?”淡漠的卻蘊含一絲驚訝地聲音在庭院中響起,這聲音並不大。可是對于迪莉婭而言,這道聲音卻仿佛是閃電劈中了她一般。

即使心理素質再好,牽掛了十年的人。要再次見面,她也忍不住心顫了起來。

“呼!”微風吹來,吹動周圍矮壯大樹的枝條,也吹動了迪莉婭地金色長發,顯得愈發的飄逸。

風吹迷了眼。迪莉婭不由眼睛眯了起來。

而這時候,一道夢境中出現過千百次的身影出現在了庭院門前,他穿著樸素的淡藍色長袍。原本的短發已經變成了長發。

迪莉婭仔細看著他。

“比過去更高了些,也比過去成熟了很多。”迪莉婭看著魂牽夢繞的人兒,卻一時間一句話都說不出。

“迪莉婭,竟然真的是你。”林雷略顯驚喜的聲音響起。

“是我。”迪莉婭這時候也順著開口了。

林雷雙眸幽深如海,一下子就注意到迪莉婭旁邊地隆爾斯大師跟大地之熊:“聖域魔獸,大地之熊?”

“林雷,這位是我的老師,風系聖魔導隆爾斯大師。大地之熊是他的魔獸。”迪莉婭這個時候腦子也完全清醒了。

“進來吧。”林雷微笑說道。

迪莉婭看到林雷地笑容,心中不知道怎麼回事,湧現出一種熱流。“這種感覺,是叫幸福嗎?”迪莉婭感到眼睛都發熱了。

……

“沃頓,他們二人你就去接待一下吧。”林雷看了斯科特、基弗侯爵二人一眼,便不再多說了。

斯科特、基弗侯爵也絲毫不生氣,當即恭敬離開。畢竟人家是聖域強者,連皇帝陛下都要禮待,豈會在乎這些貴族紈绔?

在庭院石桌周圍。

林雷、迪莉婭、隆爾斯三人圍坐了下來。

“看什麼看?”大地之熊對著黑紋云豹‘黑魯’瞪了一眼,身為聖域魔獸,大地之熊可是非常驕傲的。

“你這頭笨熊。”黑魯卻冷哼一聲。

“聖域魔獸?”隆爾斯、迪莉婭聽到黑魯說話,都驚異看向林雷。

“黑魯,不要吵了。”林雷對著黑魯看了一眼,黑魯旋即趴下不再理會大地之熊,黑魯其實也知道,他不是大地之熊的對手。可是黑魯也不怕……因為大地之熊的速度,是不如他的。

貝貝卻對著大地之熊故意揮爪子示威。

“貝貝。”迪莉婭興奮道,“過來。”

貝貝非常乖巧地一躍,直接跳到了迪莉婭懷里。

“貝貝,好久不見了。”迪莉婭寵溺地摸著貝貝光滑地毛發,貝貝也享受地眯起了小眼睛。

雖然撫摸著貝貝,可是迪莉婭卻在想著林雷。

當年的林雷是那般的堅毅、冷酷,而如今地林雷則是多了一分溫和,就是舉手投足間都那般的自然。

“林雷大師,聽說你要跟黑德森決戰?”隆爾斯率先挑起話題。

“是的。”林雷微笑點頭。

迪莉婭這個時候抬頭看向林雷說道:“林雷,你難道有贏那個黑德森的把握?”

“沒有。”林雷老實回答,迪莉婭是林雷在恩斯特魔法學院為數極少的朋友,除了耶魯、雷諾、喬治三人外,恐怕就是跟迪莉婭最熟悉了。

看到迪莉婭,林雷不由回憶起十年前的分別。

那一次……

迪莉婭深夜來見林雷,說是要離開神聖同盟了。說是在離別之前,擁抱一下。可是誰想原本的擁抱分別,卻變成了吻別。

那一吻,當時的確是驚呆了林雷。

即使現在,林雷見到迪莉婭,也忍不住想到那一夜。

“沒有把握?”迪莉婭搖了一下嘴唇,詢問道,“那,林雷,那能不能推辭了那戰斗,不跟他比了?”

隆爾斯大師搖頭道:“迪莉婭,你怎麼說出這麼蠢的話。聖域強者的對戰,既然答應了,怎麼又推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