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行萬里路 第五十八章 布魯默的請求

雷一行眾人上了岸,出發前往帝都。只是這個岸口行省中部,從西南行省中部到奧布萊恩行省中部,加上路途曲折,也近四千里。

如此遠的距離,即使快馬加鞭,也需要十天半月才能趕到。

在林雷一群人趕路的時候,帝都赤炎城中,絕大多數人都在談論著近期最耀眼的新星——布魯默&阿奇

“聽說成為武神的親傳弟子,就可能達到聖域了。這個布魯默真是幸運啊。”

“什麼可能?那是一定。”

在帝都的一所很普通的酒館中,那些喝酒的男人們大聲地談論了起來:“那天宣布親傳弟子的時候,我可是去了現場。武神的親傳弟子一共來了三個,而這三個都是聖域強者。”

“這可說不定,武神如今有了27位親傳弟子,第一位弟多年前的了,說不定都死了。還有,另外那些沒出現的親傳弟子,誰知道是不是聖域呢?”旁邊有人反駁。

“你不相信武神的實力?”

“武神我當然相信,可他的親傳弟子難道個個都厲害?”那人撇嘴說道,“這修煉是看天賦的,你看天才劍聖奧利維亞大人,獨自一人修煉,都那麼厲害。你說武神的弟子,能有幾個趕上奧利維亞大人的?”

“你也不是奧利維亞,有什麼資格說布魯默。而且奧利維亞大人跟布魯默大人,是親兄弟!”

酒館中人立即談起了這一對傳奇兄弟。

當年奧利維亞初入聖域。就輕易擊敗了星空劍聖‘蒂隆’。所有人認為奧利維亞已然擁有跟聖域巔峰強者戰斗的實力。

蒂隆雖然是聖域中階,可是若不是聖域巔峰級別,豈能如此輕易就擊敗他?

“聽說明天皇帝陛下,要親自召見布魯默,為布魯默封爵呢。”忽然有人說道。

“這我也聽說了,明天帝都不少貴族都去那‘武功殿’地。”

奧布萊恩帝國是一個重視武力,重視軍工的帝國,帝國開國皇帝就是武神,引起這種風氣也是很自然的。帝國皇帝早朝召見帝國臣子的地方。便是武功殿。

武功殿,也是武神當年命名的。

第二天。

帝都不少上層的貴族們都起得大早,穿的筆挺,一個個都乘著馬車出發前往皇宮,這一天皇帝要封布魯默,這可是一件大事。

武神的每一位親傳弟子,皇帝都會封的。

一代皇帝,能夠有機會封一次就很不錯了。畢竟五千多年來,帝國地皇帝已經換了一百多位,可親傳弟子這才第27位。

爵位也是固定的,並不是最高的公爵,而是侯爵。

“成為了武神的親傳弟子,這恩賜要比賜予我的那次高的多吧。”沃頓坐在馬車中,心中隨意想到。

親傳弟子地位尊崇,畢竟能夠被收為親傳弟子。幾乎都能踏入聖域了。

加上親傳弟子背後還有武神,自然沒人敢惹他們。你得罪了一個親傳弟子,其他親傳弟子可能就冒出來了。

到了皇宮宮門口。沃頓下了馬車,便隨著其他貴族一同朝里面走去。

……

武功殿,過去早朝的時候大臣也就一百名左右,而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許多平常不參加早朝地貴族們都趕過來了。人出奇的多。

普通的帝國貴族是沒有資格參加的,能參加的都是有地位有權利的上等人。而沃頓,這個陛下親自賜封的伯爵。還是有資格參加的。

武功殿,原本顯得極為空曠,當近八百名貴族、大臣聚集在武功殿地時候,卻不再空曠了,整個大殿都是人。

“布魯默,恭喜,恭喜啊。”

在大殿中央,不少人都圍著布魯默熱情地打招呼。人家布魯默的哥哥就是聖域強者了。而且布魯默以後不出意外也會是聖域強者。再強大的家族也不會愚蠢地得罪聖域強者地。

布魯默淡然地只是跟眾多貴族微微點頭。

“世俗權力?”布魯默對這些看不上。

在他的心底,他最崇拜是他的哥哥奧利維亞,即使他布魯默所修煉的劍法,也是他哥哥領悟後傳給他的。

從小,奧利維亞就展現了驚人地才華,同時也維護著布魯默。有人欺負布魯默,奧利維亞絕對會去為自己弟弟報仇。

“大哥他在那孤山上修煉,不知道會達到什麼地步。”布魯默心底暗道。

近九年前,他的大哥初入聖域,便輕易擊敗了星空劍聖‘蒂隆’,而那時候便有人認為奧利維亞擁有了跟聖域巔峰強者挑戰的實力。

奧利維亞沒有接受物質享受,而是孤獨一個人出去流浪苦修。

在三年前,奧利維亞更是在帝都外地一座荒山上進行了單獨的苦修。誰也不知道,九年前就擁有跟聖域巔峰高手挑戰的奧利維亞,如今的實力達到什麼地步。

“或許有一天,大哥他也會達到神級吧。”在布魯默心中,他的大哥就是最耀眼的天才,沒有他的大哥做不到的。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

奧利維亞,的確是一個絕世天才,連武神都為之贊歎,想要收他為徒。

“陛下來了。”不少貴族都發現了陛下的到來,立即迅速地站回到自己的位置,排列成整齊的隊列,恭敬地迎接皇帝陛下。

奧布萊恩帝國當代皇帝‘喬安&奧布萊恩’,也算一個英明的陛下,除了有護短這個小毛病外。

喬安個子也算比較高,足有一米九,他繼承了帝國皇帝修煉斗氣的特點,整個人也比較魁梧。穿著皇袍坐于皇座之上。

“哈哈,布魯默在哪?”皇帝喬安大笑著朝下面看去,喬安今天格外地高興,他的父親以及爺爺,可都沒有給武神

子封爵過。他卻有這個機會。

這種機會,一輩子可能只有一次啊。

下方近八百人,喬安一時間也找不到布魯默。布魯默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站在大殿中央,恭敬地彎身道:“布魯默拜見皇帝陛下!”

喬安仔細看了一眼布魯默。贊歎道:“果然了不得,阿奇索倫家族沒想到一下子出了兩個天才人物,你可不比你哥哥差啊。”

布魯默臉上也有了一絲笑容。

別人能夠將他跟他哥哥相提並論,布魯默便感到很自豪。

“你能夠成為武神的親傳弟子,本皇也很是高興,現本皇便賜予你世襲罔替、侯爵爵位,阜石路府邸一座,護衛、侍女各百名。金幣十萬。”喬安大聲地說道。

周圍的人都羨慕地看著喬安。

一般貴族的爵位。每過一代,爵位是要降等的。如果後人太過窩囊,過不了幾代,便會成為平民。

而世襲罔替就不同了,那可是絕對不降等的。一個世襲罔替侯爵爵位,比一些普通的公爵爵位都要重的多。帝國地公爵是很多的,逾百位。可大多都不是世襲罔替的。

“謝陛下。”布魯默恭敬地道。

喬安滿意地點了點頭,其實這種賜予是制式的。每一個武神的親傳弟子,都是侯爵,且都是世襲罔替。

沃頓站在貴族、大臣群中。看著孤傲在中央的布魯默。

上一次武神門選記名弟子,自己就敗在布魯默手上。而就談皇帝陛下的恩賜,賜予自己的是世襲罔替伯爵,侍衛、侍女都是五十名,金幣也是五萬。那布魯默得到地明顯比自己高一等。

對于物質。沃頓並不在乎。

可是在心中,沃頓已經將這布魯默當成一個對手了:“他雖然比我長近十歲,可是他只是普通人。我是龍血戰士。這兩相抵消,無論如何,我也不能弱于他。”沃頓非常的好強。

這種好強只是放在心底。

“布魯默,今天本皇心情非常的好,這是本皇繼位以來第一次為武神親傳弟子封爵,哈哈,你說,你還要什麼,只要合理,本皇定會答應。”喬安的聲音響徹整個武功殿。

而武功殿中眾人目光不由聚集在布魯默身上。

其實喬安這話只是一種面子話,曆史上大多親傳弟子,都會說謝陛下恩德,都不會再提要求。

“陛下,臣的確有一件事情想求陛下。”布魯默卻如此說道。

沃頓也略顯驚訝地看向布魯默。

“說。”喬安豪氣地揮手說道。

布魯默先是一躬身,然後說道:“陛下,臣曾經見過陛下的七公主,一見傾心,臣懇請陛下將七公主下嫁給臣。”

布魯默的話響徹整個大殿,所有人都完全愣住了。

求親!

這布魯默竟然求親。

沃頓聽到這話,只感到整個人腦袋都發暈,他甩甩頭,那目光死死盯著在大殿中央的布魯默。

布魯默卻只是看著皇帝陛下。

“懇請陛下答應臣地請求。”布魯默再次說道。

周圍的貴族、大臣幾乎絕大部分都反而看向了沃頓,整個帝都誰不知道沃頓跟尼娜的事情?而前一段時間,帝國左相地兒子凱蘭更是親自跟皇帝說,放棄追求七公主。

許多人都認為,尼娜跟沃頓,肯定是一對。

連皇帝喬安,心底都准備選一個日子,讓沃頓跟尼娜訂婚了。可是布魯默的這個請求,卻是讓喬安心動了。

喬安看了在人群中非常顯眼的沃頓一眼,沃頓個子兩米二,是貴族、大臣中最高的一個。

喬安笑著說道:“布魯默,你的要求本皇也很想答應,不過,本皇也是必須去詢問一下尼娜自己地主意的。你先別著急。哈哈……”

“是,陛下。”布魯默並沒有再多說。

……

待得散朝,沃頓只是跟布魯默遠遠相視一眼,二人便都離開了武功殿。布魯默突然玩這麼一出,的確是讓沃頓措手不及。

帝國皇帝‘喬安’走在花園中,心情很是暢快。

“那奧利維亞無視名利,我想招攬他都難。原本還想如何拉攏這個阿奇索倫家族呢。沒想到,沒想到……”

在喬安心中,初入聖域便輕易戰勝‘星空劍聖’蒂隆地奧利維亞,的確是一個值得拉攏的人物。

而他的弟弟又是武神親傳弟子。

這個阿奇索倫家族,可以說未來將有兩大聖域。

“奧利維亞初入聖域就那麼厲害,將來成就肯定更加驚人。而且,我也不能不給武神親傳弟子面子。”喬安眉頭皺起,“可是,那個沃頓……”

這也是喬安在大殿上沒有立即應允的原因。

沃頓跟尼娜,是兩情相悅。

“沃頓背後只是衰退的龍血戰士家族,而布魯默,背後則是武神以及奧利維亞。”

武神親傳弟子,這個身份,真的讓喬安比較在意。

“先拖拖,不急。”喬安決定,繼續使用對付沃頓、凱蘭爭奪事情的策略。只是在心底,他其實已經側重布魯默了。

而此刻,帝都赤炎城中的貴族卻不知曉,林雷這一群擁有六大聖域的小隊正在趕往帝都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