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天翻地覆 第二十二集 逝去

喝!”六名特級執事幾乎同時猛地一蹬大地,整個地光芒給貫穿了。剛剛竄入地底的‘貝貝’就撞擊到白色光芒,直接反彈了過來。

“呼!”

六名特級執事幾乎同時斜著極速退後,這白色六芒星范圍頓時極速擴大。而林雷一次跳躍也只能有數十米近百米的距離。他最終還是要降落的。

至于飛行術……

此刻的情況下,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念動飛行術魔法咒語。

“喝!”六名紫袍特級執事形成的地表白色光芒,貝貝根本不敢碰觸,使得貝貝只得跳了起來,這時候其中有五名特級執事竟然猛地蹬地都騰空飛了起來,這五人中的其中四人騰空高度跟林雷相當,只是最後一人卻是超過了林雷。

“呼!”一人在最上方,四人在半空將林雷包圍,還有一人在最下方。

這六人體表白色光芒流轉,彼此竟然形成了一個密封性的立體八面體,直接將林雷、貝貝給完全包裹了起來。

“這什麼玩意?”林雷有些發蒙。

德林柯沃特的聲音在林雷腦海中響起:“這宗教裁判所的特級執事使用這聯擊之法,消耗的光明斗氣是很驚人的。不過他們也可能身上帶有什麼光明神殿的秘寶。在五千多年前,光明神殿還沒有如此神奇、靈活的聯擊之法。”

即使同時修煉同一種斗氣。

可是每個人的斗氣都是有著細微的區別,要像這六名特級執事一樣斗氣完全聯合起來,甚至于發生量變發生質變,威力大大提升。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不過光明神殿卻是做到了。

“呼。”

上下,前後左右六個方向的特級執事同時朝林雷極速飛了過來,他們每人的手中都出現了一柄細長地長劍。

無處可躲!

“老大。”貝貝也急了。林雷直接傳音吼道,“貝貝,下方的那個,我們兩個去拼他。殺死一個,這個聯擊陣法就破了。”

“知道。”

林雷、貝貝一人一獸都加速朝下方墜落下去,同時朝下方那名九級強者圍攻過去。而下方那名九級強者不但沒有一絲膽怯,反而嘴角微微上翹,有了一絲不屑的笑意。

“嗡——”

白色光芒極速流轉,另外五人體表的白色光芒開始暗淡下去。而下方的那名特級執事卻如同太陽一般耀眼,這名特級執事一蹬地面,手持著那柄長劍極速的朝林雷、貝貝劈了過來。

“啊。”林雷的龍尾忽然一甩,不顧一切直接將這特級執事給捆縛住了。

“噗哧。”那柄長劍直接劈在林雷的胸膛上,林雷只感覺到無比的刺痛感,體表地鱗甲頓時碎裂開來,就如同燒得發紅的鐵棍燙在皮膚表面一樣,疼痛地林雷身體都抽搐了起來,只是林雷的龍尾依舊死死地捆住對方。傷口處鮮血開始滲透開來。

傳之于棘背鐵甲龍的防禦鱗甲竟然擋不住這一劍。

“這一劍,威力比之聖域高手也只是差一點。”德林柯沃特也震驚到。六名特級執事經過聯擊後,這攻擊力前所未有的恐怖。

按照光明神殿的觀點,對付聖域之下,此聯擊之法必勝無疑。

“啊~~”捆縛住對方身體的龍尾,卻受到強大的光明斗氣地沖擊,林雷感到自己的龍尾劇烈地疼痛,只是林雷依舊拼命地用力,想要勒死對方。那雙暗金色瞳孔更是死死盯著對方。

“哼。”那特級執事冷笑一聲。

“蓬。”

那特級執事體表白色光芒猛然漲開,林雷地龍尾完全不受林雷控制地被直接膨脹地散開了。林雷的束縛力根本不及對方的反抗力。

而這時候。上方的五名特級執事也沖向林雷。

“老大。”貝貝在林雷肩膀上一蹬,直接朝上方的五名特級執事沖了過去。可是只是一次交擊,貝貝幾乎同時被五柄長劍劈中了,貝貝身體直接被反彈摔落下來。

“貝貝。”林雷擔心道。

“老大,我沒事。”貝貝一個翻滾有站了起來,只是他那堅韌的皮膚也滲透了細微的血跡。不過貝貝的防禦果真變態。毛皮卻沒太大損傷。

這六名特級執事驚異地看了貝貝一眼。

這樣都沒有破開眼前這只影鼠的皮毛,太變態了。在六名特級執事看來,聯擊之下,就是九級魔獸也要被破開防禦。

如林雷防禦如此變態的,胸口鱗甲也是被一劍劈地碎裂開來。

“目標是林雷!”那六人卻明白,殺死這個變態影鼠可能需要一些力氣。可是殺死林雷卻簡單的多。

一劍就破開防禦,只需要幾次攻擊就足以殺死林雷。

“怎麼回事,他們的光明斗氣就消耗不完嗎!”林雷心底怒吼,那雙利爪瘋狂地攻擊向攻擊來的特級執事們。

“呦~~”貝貝也尖銳地鳴叫起來——

六名全身籠罩在白色光芒下的特級執事,夾擊向林雷、貝貝。而林雷和貝貝不顧一起的反抗。

“蓬——”

一陣混亂地交擊。雙方都是不顧防禦只顧攻擊。

六名特級執事飛退開來。

而林雷體表黑色鱗甲碎裂了大半,一個個傷口都翻開,鮮血都不斷地滲透出來。甚至于連林雷地龍尾的鱗甲都碎裂了部分。

“噗。”林雷壓制不住湧到喉嚨口的鮮血,一口噴了出來。

“他們的防禦。”林雷真的氣急。

他終于遇到防禦比他還變態的人物了,這六個特級執事完全是將光明斗氣浪費一般的使用。這六人的光明斗氣聯合之下,不但攻擊力恐怖,連防禦也恐怖的驚人,林雷的攻擊竟然傷不了對方一絲。

“老大,你怎麼樣了?”貝貝驚恐道。那雙烏溜溜地小眼睛擔憂地看著林雷。

貝貝地情況比林

多。那六名特級執事主要目標是林雷。加上貝貝的比林雷還要變態一些,貝貝只是體表滲透出血跡而已。

“沒,沒事。”林雷一擦嘴邊的血跡。

“這是第一次。”

站在遠處房屋上的一名紫袍特級執事淡然說道,“防禦不錯嘛,我看你能夠撐過我們幾次合擊。”

“維特斯,別浪費時間了。”站在令一個屋頂的特級執事冷然說道。

“動手。”站在小巷子一處的特級執事喝道。

此刻周圍的房屋已經倒塌了很多,那厮殺地動靜更是引得一些強大地戰士在遠處觀望。可是看到如此規模動彈場景,他們根本不敢靠近。

單單那散發地恐怖的光明斗氣氣息。就令他們畏懼了。

“咻!”六名特級執事幾乎同時,化作六道白色流光朝林雷沖去。在立體八面體的密封包裹下,林雷根本無處可逃。

林雷牙根緊咬。

“吼~~”林雷怒吼一聲,直接從背後拔出了那柄黑鈺重劍。瘋狂地朝六名特級執事斬了過去。

“哐。”林雷的黑鈺重劍狠狠地劈在了根本不閃躲的一名紫袍特級執事身上。那名紫袍特級執事只是感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傳了過來。

“恩?”這名紫袍特級執事被劈的飛退開來。不過在光明斗氣防禦之下,他卻沒受什麼重傷。

只有這種重劍,才能發揮龍血戰士那驚人的蠻力。

“噗哧!”

另外五柄長劍再次落在了林雷身上,林雷地龍爪、尖刺、龍尾瘋狂朝四周攻擊。這五名特級執事再次飛退開去。

林雷落在地上半跪了下來。

此刻林雷身上黑色鱗甲大半碎裂了,那胸膛原本的傷口再次被劃開,一道深的可以見到骨頭的傷口不斷朝外滲透出鮮血。

只是龍血戰士的血脈。使得林雷恢複能力特強。

林雷的肌肉不斷地抽搐、伸縮,努力地想要愈合起來,可是傷口實在太大了,只能令林雷的傷口不斷縮小。可是林雷失去的大量鮮血卻使得林雷感到一陣頭暈。

“下一次,就是你身死之時。”

那六名特級執事其中的一人傲然說道,貝貝更是擔憂地靠在林雷的身旁。無論是貝貝還是林雷,都感覺到了一陣絕望。

“哼。”林雷猛地甩了甩腦袋,努力讓自己清醒一點。

可失血過多,使得林雷看周圍場景都有些模糊,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如同夢幻地白色光芒飛了出來最後化為了一襲月白色長袍的白發白須老者。

“德林爺爺。”林雷一怔。他不明白德林爺爺這個時候冒出來干什麼。

德林柯沃特此刻的模樣,跟林雷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一模一樣。德林柯沃特微笑著撫摸了一下林雷的腦袋。

“林雷,以後就要靠你自己了。”德林柯沃特微笑著寵溺說道。

“德林爺爺,你要……”林雷怔住了。

德林柯沃特的靈魂忽然懸浮起來,離地一米左右地距離,而後雙手張開。一股恐怖的精神力以德林柯沃特為中心散發開來。

德林柯沃特此刻心中是平靜的。

“我當年在普昂帝國的時候,只是修煉爭斗厮殺,我在普昂帝國的時候是非常高傲的,不容別人親近的,也沒有什麼子孫。在盤龍之戒中待了五千多年,我的心性改變了。而後見到了你,林雷。”

懸浮著的德林柯沃特依舊看著林雷。

“德林爺爺,你要干什麼?”林雷有著不好的預感。

“我看著你長大,一步步地成長起來,我心中也是很有成就感的。我甚至于將你當成我的孫子。”德林柯沃特發散出的精神力愈加恐怖。

這種恐怖的程度,別說林雷、特級執事這些強者了,就是遠處的戰士也感覺到了。那六名特級執事已經驚咦起來。

“林雷,別傷心。其實我呆在盤龍之戒中也是沒什麼未來,這一次,就再展示一次我的實力吧。”德林柯沃特笑容燦爛。

可是林雷卻驚顫了起來。

“怎麼回事?”六名特級執事都驚恐了起來,那精神力太強了,強大到他們都驚顫起來。

一個聖域巔峰強者燃燒靈魂的精神力,就是一般聖域巔峰強者都遠遠不及。

“呼!”整個赫斯城周圍的地系元素瘋狂地朝德林柯沃特聚集過來。在德林柯沃特那可怕精神力地束縛下,所有地地系元素瘋狂聚集。

沒有魔法力。單純靠精神力控制地系元素施展魔法!

正常情況下,地系魔法威力會非常小。可是此刻的德林柯沃特施展地魔法,威力卻是讓人驚顫。

“隕石天降!”

德林柯沃特那靈魂體開始模糊了起來,可是他的聲音依舊如天神一般冷漠,只見六道土黃色的巨型隕石直接朝六名特級執事砸了過去。

“呦——”那六塊足有房屋大小的完全由地系元素構成的巨型隕石,速度之快撕裂了空間直接砸向了這六人。

這六名特級執事驚呼著逃逸,可是這六塊巨型隕石卻是跟著他們。

“林雷。”德林柯沃特看著林雷,“再見了。”

林雷仰頭看著一襲月白色白須白發的德林爺爺。

“記住,好好活著。”德林柯沃特臉上露出招牌式的笑容,而後已經很虛幻的靈魂宛如煙霧被風吹散一樣,直接消失了。

林雷張了張嘴巴,卻感覺自己如同啞了一樣說出任何聲音,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

“啊,啊——”林雷如同一個啞了一樣嘶吼了起來,眼淚不斷流了出來。

(第二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