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天翻地覆 第二十一章 命運

克萊德說著,林雷一直沉默著。

“哈哈,林雷你應該知道你真正的敵人是誰了吧。可是你對付得了光明神殿嗎?”克萊德猖狂笑道,有點歇斯底里。克萊德自知自己必死,到了這時候他反而想要這世界愈加地混亂愈好。

“你說的是真的?”林雷聲音低沉道。

其實林雷已經相信克萊德說的話了,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解釋光明教廷為什麼能夠賜予一件聖域魔法卷軸給克萊德。

“真的,假的,你自己還不知道。”克萊德狂笑道。

林雷沉默了。

“林雷,你也不想想你這個魔法天才人物,又是龍血戰士。在光明教廷眼中,你可比我這個利用秘法提升出來的九級戰士有潛力的多。未來的你,可是聖域終極戰士,又是聖域魔導師。如果不是這個原因,恐怕就是你殺了我,光明教廷也不會舍得殺你吧。”克萊德哈哈笑道。

林雷也明白這個道理。

“這個克萊德說的應該是真的。”德林柯沃特的聲音在林雷腦海中響起,以德林柯沃特的世故,判斷對方說話真假可比林雷厲害的多。

林雷很信任德林柯沃特。

*******

而這時候赫斯城克炎街上正有六名紫袍冷酷的男子走在街道上,這六名紫袍男子自然散發的高手冷漠氣勢,就讓周圍的人不自覺的避讓開來。

這六人直接朝克萊德的府邸走了過來。

他們此刻根本不知道克萊德府邸發生的事情。

“維特斯,苦修者們是在前面嗎?”其中一名紫袍人低聲說道。

領頭地紫袍金發男子點頭說道:“是的,據我所知,苦修者們是跟那個克萊德居住在這的。這一次任務非常重要,我們還是跟苦修者們一起出發比較好。”

這六人。是宗教裁判所的六名特級執事。

他們也是剛剛從外地趕到赫斯城,他們也只是知道這個地址。卻不知道就在幾分鍾前苦修者們已經出發了,他們只是差了一會兒。

“恩,怎麼沒人?”

當這六人步入克萊德的府邸當中,不由疑惑了起來。其他五名特級執事都看向維特斯,維特斯是這次行動的領隊。

“到里面看看。”維特斯淡漠說道,這六人便直接朝府邸內部走去。可是這府邸中完全是空無一人。

“林雷,放了我父王吧,我父王一切都告訴你了。”一道聲音從後院門口方向傳來。頓時使得這六名特級執事同時朝後院方向看去。

六人臉色都肅穆了起來。

“林雷?”

六人彼此相視。

“林雷?名列裁決紅榜名單。見之必殺無疑。”這六名特級執事當即直接悄悄朝後院後門趕了過去。

宗教裁判所中是有兩個榜單的,一個是紅榜,一個是黑榜。

其中紅榜名單中的人,遇到必須殺。但是不必為這個目標耗費太大的力氣。至于黑榜——則是不惜代價必須殺死地。

其實按照林雷的潛力,未來對光明教廷的威脅應該可以名列黑榜的。只是教廷內部逃亡路途中認為,林雷既然不在教廷內部,查到他的母親是光明教廷殺死的可能性很低。所以就將林雷列在了紅榜。

光明教廷宗教裁判所的特級執事,實力驚人,這六名特級執事都是九級強者。六人悄悄地朝林雷圍了過去。

*******

府邸後院後面的小巷中。

林雷的鋼鐵長鞭般地龍尾僅僅地捆住克萊德。

“放了你父王?”林雷盯著沙克。冷然笑了起來,“我放了你父王,可是誰放我的父親我的母親,我的母親雖然是光明教廷殺死的。可是最起碼有大半責任要算在你父親身上。而我父親的死,大半責任也要算在你父親身上。”

林雷說著,龍尾就愈加用力地束縛了。

“嘎嘎~~”各種怪異地聲音從克萊德的身體內傳來,克萊德被龍尾勒地痛苦地掙紮了起來。

“啊啊,林雷,直接一招殺死我吧。”克萊德痛苦地呻吟著。

“咔嚓——”

克萊德被勒著的雙臂竟然斷裂了開來,此刻克萊德被勒著的腰部竟然被林雷的龍尾硬是勒地如女人地小蠻腰一樣。

“死吧。”

林雷看著克萊德。龍尾再加一把力。

“噗!”克萊德被勒地口中噴出大量的鮮血,整個人臉漲的通紅,在噴出鮮血的同時不斷的咳嗽,一些碎裂地腎髒也噴了出來。

此刻——

克萊德的腰部被勒地完全斷掉了,包括脊椎柱都斷掉了,上半身和下半身地腰部只剩下一層紅通通的肉皮連著。

克萊德本人口中“啊啊——”的呻吟了幾聲。臉漲的通紅,只是幾秒鍾他完全就斷氣了。靈魂直接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此刻林雷沒有感覺到絲毫快感。

他有的只是深深的悲痛、傷感。

“父親、母親,你們看到了嗎?”林雷心中說道。

沙克、凱撒、公主、狂雷小隊等成員都看著林雷,許多人心底都驚恐著。看到克萊德如此死去,他們卻不敢報仇。只能企求林雷能夠離開。

林雷暗金色地瞳孔看向眼前這一群人。

“咕。”沙克咽了咽干涸的喉嚨,汗珠從額頭滲透了出來。他父親死了,可是他不想死啊。

林雷龍尾舞動了一下,整個人便驟然轉身。

“貝貝,我們走。

傳音道。

一直在旁邊的貝貝剛要竄走,可是他全身毛發突然豎了起來。而林雷也緊接著感到了一種危機感,這種危險的感覺是從四面八方傳過來的。

“呼。”

只聽得幾道勁風聲響起,六個紫袍身影便出現在林雷四周地六個方位。將林雷、貝貝給直接包圍了起來。這六人,四個人站在房屋上。而兩個人站在小巷子的兩端。林雷根本是無處可逃。

“宗教裁判所地特級執事。”林雷看到這六個人的打扮。便明白對方的身份。

沙克以及狂雷小隊成員一看到這陣勢臉色立即白了。這六個特級執事不單單將林雷、貝貝給圍了起來。也是將他們一群人包圍起來啊。

“諸位大人,我是芬萊王族的二王子,你們讓我們先離開吧。”沙克立即懇求道。

凱撒是認識特級執事的裝束的,也立即說道:“諸位特級執事大人,我是凱撒。也是隸屬于光明教廷的。我可以先離開嗎?”凱撒很清楚宗教裁判所特級執事地一些特殊手段。他在這,不但絲毫忙幫不上。反而會干擾到特級執事。

“凱撒,你走。”

站在小巷子一端的紫袍金發男子冷漠說道。

“是。”凱撒整個人立即朝小巷子一端跑去。六個紫袍人根本不阻攔,任憑凱撒逃離了開去。凱撒雖然是芬萊王國地高手,可也是光明教廷的神聖騎士。

“諸位大人,我們呢?”沙克立即說道。

“特級執事大人。”那公主也立即懇求地看向諸位特級執事。

可是六名特級執事根本看都不看他們一眼,六名特級執事非常清楚。凱撒一人離開,加上凱撒是九級強者。林雷絕對不可能找到機會一同離開。可是如果沙克一群人離開,這一大群人離開,以林雷的實力完全可以在關鍵時刻趁亂逃逸。

林雷冷漠看著這六人。

“你們要殺我?”林雷淡然說道,他的心中有著絕對的自信。當初被眾多龍族圍攻。林雷都可以逃得性命。

這六個特級執事,想要殺他跟貝貝可不是簡單的事情,林雷身上的防禦鱗甲可不是開玩笑的。

“名列紅榜,遇到必殺無疑。”為首的維特斯冷笑著說道。

六名特級執事也是目不轉睛地看著林雷和貝貝,作為宗教裁判所地高層人物,他們自然知道林雷是龍血戰士,這龍血戰士可是終極戰士,他們也不敢小覷。

“哦?必殺無疑?”林雷的龍尾輕輕晃蕩了起來。

“嗤嗤——”龍尾如同鋼鐵戰刀一樣,隨意地揮過地面都使得地面被深深犁出了一道道深溝。林雷暗金色瞳孔注意著眼前一群人。

“特級執事大人。”沙克等一群人真的害怕了。

“走。”其中一個狂雷小隊成員低吼一聲,頓時一群狂雷小隊成員沖向了小巷的一個方向。這狂雷小隊成員中可是有超過十個是八級強者。他們這般沖刺起來,就是九級強者也休想輕易阻攔。

林雷眼睛一亮。

林雷整個人直接朝左方的牆壁沖了過去,整個人根本無視眼前的牆壁,如同一個重型魔獸一樣狠狠地撞擊在牆壁上。

“蓬!”林雷直接將牆壁給撞擊的倒塌,同時極速朝北方沖了過去。

“呼。”

六名特級執事去全身突然冒出了熾熱的白光,這六人身上的白光更是完全連接了起來。竟然形成了一個詭異地六芒星形狀。

林雷剛好撞擊在六芒星其中的一條邊上。

“蓬!”

林雷感到自己就如同被紫紋黑熊地熊掌拍中一樣,整個人發顫地飛退開去。依舊陷入六人的包圍當中。

“啊——”

而那些狂雷小隊成員撞擊在那白色六芒星邊緣上,一個個卻是直接身體爆裂開來,鮮血飛濺。凡是碰觸到白色六芒星的狂雷小隊成員全部死去。

“這是什麼?”林雷震驚了。

“林雷,快,拼死逃出去。這應該是宗教裁判所的聯擊之法。”德林柯沃特一下子就看出了林雷跟貝貝的危機。如果被這麼包圍著。林雷跟貝貝恐怕根本逃不掉。

那六名紫袍特級執事卻是很熟練地直接朝林雷、貝貝沖了過來。隨著六人朝林雷靠近,這六芒星體積也開始急劇縮小。

“啊!”“啊!”“啊!”“啊!”……

原本沒有撞擊到白色六芒星的沙克等十幾個人,因為六名紫袍特級執事快速聚集過來,他們根本無法逃脫。只見一個個避之不及碰觸到那白色六芒星,凡是碰觸到身體就劇烈顫起來而後就爆裂開來。

眨眼功夫。沙克等一群人全部死光。

而林雷、貝貝一下子就被包圍地只剩下很小地空間。

“老大,那個白色的玩意威力好大,我們怎麼辦?”貝貝著急道。

林雷感到也感覺到白色六芒星的威力了,那襲擊在身上的一下,連他的防禦都感到劇烈地疼痛,體內血液都沸騰了。

“貝貝,你從地底,我從空中,逃!”林雷直接靈魂傳音道。

林雷這個全身覆蓋黑色鱗甲的怪物跟黑色影鼠。幾乎同時,一個如同離弦之箭朝空中急沖。一個一下子竄入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