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天翻地覆 第五章 毀滅之日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耶魯、雷諾、喬治三人真的有點蒙了,剛才還在參加人家的婚宴,可是一只聖域魔獸‘紫睛金毛猿’竟然就這麼地從天而降,而隨之的好像還有大量的魔獸。天空中那密密麻麻的翼鳥龍更是令人恐懼。

不單單耶魯三人蒙了,整個芬萊城的人都蒙了。

“快出去。”耶魯立即喝道。

耶魯、喬治、雷諾三人快速地沖出了德布斯家族的府邸,幸虧紫睛金毛猿沒有在意耶魯他們三人,因為整個芬萊城的人都太多了。值得紫睛金毛猿注意的,最起碼也是九級強者,或者是聖域強者。

“少爺。”道森商會的護衛們,大多都是在魔獸山脈磨練過的,看到大量魔獸降臨還能夠保持冷靜。

“快,到我父親那。”

耶魯立即喝道。

在道森商會這群護衛的保護下,耶魯、雷諾、喬治三人快速地朝自己家族的大本營跑去。這一路上,耶魯三人發現,此刻芬萊城中飛行魔獸居多,空中不單單有翼鳥龍,還有雙翼飛馬。

還有七級魔獸雷翼飛馬、碧眼雷鷹等各種魔獸,還有八級魔獸,如金陽雕,巨龍等。

整個芬萊城的上空,還有地面上,滿是這種巨型魔獸。整個芬萊城完全陷入了末日當中,無法抵擋。巨龍一般最弱的都是八級魔獸,過百只巨龍殺過來,誰敢抵擋?

就是光明神殿的王牌騎士團,估計過百只巨龍一個集體性的龍炎,就能夠消滅大半了。

“末日。末日!”

整個芬萊城完全陷入了水深火熱當中。可是芬萊城的居民並不知道,現在到來的魔獸還只是很少一部分,因為魔獸當中最多地還是地面上的魔獸。而論速度,地面魔獸速度要比飛行魔獸慢。

所以,飛行魔獸率先到來。

*******

芬萊城的城牆上,城牆的士兵們完全呆了,今天是萬年玉蘭節,中午的時候他們還為之慶祝好好喝了一頓,可現在就是無邊無際的魔獸了。特別是眼前——

“魔獸。好多,好多。”那些士兵們完全傻了。

地面震動,在芬萊城外面,密密麻麻數以十萬計的風狼群正火速地沖過來,數十萬的風狼群一種集體性地沖刺,可怕的程度,單單看一下,就會讓人膽寒了。

“魔法師呢,魔法師!!!”

“魔晶炮。快准備好!!!”

城衛軍官們一個個大聲地吼著,努力地讓軍隊做好准備。實際上他們知道拼命也沒用了,因為芬萊城內部都有大量地飛行魔獸降臨了。

“隊長,那是什麼?”忽然一個士兵呆呆看著上空。

那個隊長也看了過去,只見遠處上空,一只巨型地魔獸極速地飛了過來,這只巨型魔獸根本沒有翅膀,可是它卻這麼凌空飛行了過來,速度之快,駭人聽聞。

“凌空飛行。是,是聖域魔獸,聖域魔獸!”

那個隊長感到真地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吼~~~””

同時芬萊城遠處也傳來恐怖的吼叫聲,只見一個巨大的身影極速從風狼群後方跑了過來,這個巨大的身影跑的速度太快了,比風狼群快上十倍。恐怕不比空中的聖域魔獸慢上多少。

這是一頭足有三十米高的巨型魔獸。看模樣,完全是一個放大了的巨型獅子。只是,它的眼睛是血紅色地!

芬萊城上的一個魔法師驚叫了起來:“聖域魔獸‘血睛鬃毛獅’,天啊,又是一個聖域魔獸。血睛鬃毛獅啊,比蒙巨獸一族中只有黃金比蒙才能跟他相比啊。”

所有人都傻了。

實力完全不成對比了。

“哈哈,阿血,你一個聖域魔獸在地上跑干什麼?”空中那個極速飛來的巨型魔獸發出宛如雷聲轟鳴般的聲音。

下方的不少士兵都不由咽了一口口水。

“口吐人言,聖域魔獸口吐人言,果然是真的。”場上幾乎所有人都是這一輩子第一次見到聖域魔獸。特別還是一次性見到兩頭聖域魔獸。他們此刻也發現空中那頭聖域魔獸的模樣了。

空中聖域魔獸,全身黝黑如岩石,模樣宛如龍族,可是卻沒有翅膀。

“是聖域魔獸‘霸王龍’,龍族的霸者!”一個魔法師驚恐的大叫了起來。

龍族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那種有翅膀的龍族,如八級龍族綠龍、紅龍,如九級龍族銀龍、黑龍、冰霜巨龍等,還有聖域地黃金龍、七彩神龍。血玉水晶龍等等。

還有一類是沒有翅膀的,如八級魔獸迅猛龍。如九級魔獸棘背鐵甲龍,劍背龍等,還有聖域的雷龍、霸王龍、三角戟龍等。

有翅膀的,跟沒有翅膀的兩類,區別主要是肉體能力。

沒有翅膀的龍族,肉體能力非常可怕。無論是棘背鐵甲龍、劍背龍,還是雷龍、霸王龍。他們地身體防禦,比同等級的有翅膀的龍族都要強上一些。

“哼,別廢話,我們比比,誰殺的人更多。”血睛鬃毛獅那恐怖的嗓門也響起,聲音也在天地間回蕩。

“好。”霸王龍大吼一聲。

頓時霸王龍那近百米長的恐怖身軀從天空極速斜著沖下,直接朝城牆沖去。芬萊城的城牆可是非常堅硬的,而且還有著巨型魔法陣防禦。可是如今因為飛行魔獸太多,巨型魔法陣無法啟動。

“你跑的過我?”血睛鬃毛獅也怒吼一聲,速度更快。

這兩個可怕的巨型魔獸一從空中,一從地面都極速朝城牆沖去。芬萊城地城牆厚度足有十余米,十余米厚度的城牆,對抗軍隊都是很有把握的。可是面對這兩個可怕的魔獸……

畢竟,無論是霸王龍。還是血睛鬃毛獅。最起碼要達到聖域巔峰地強者才能對付得了。

“轟!”

血睛鬃毛獅跟霸王龍幾乎同時撞擊在城牆上,那有十幾米厚的城牆牆壁在這兩頭巨型魔獸的撞擊下,只是微微令兩頭巨型魔獸移動速度停滯一下,而後城牆就被沖擊地完全崩潰了。

“蓬!”

城牆的兩個地方立即完全崩潰了,石頭被沖擊地四處亂飛,單單那些亂飛的石頭就砸死了不少人。





血睛鬃毛獅跟霸王龍都在興奮地在芬萊城中奔騰著,以他們驚人地速度,一般人根本無法躲避他們的踐踏。再加上他們地恐怖體重,這踐踏的力量就是九級強者恐怕都要重傷若死。八級強者則是必死無疑。

“嗷~~”

數十萬地風狼,一眼看下去是無邊無際,這些風狼瘋狂地從缺口沖了進來,甚至于許多風狼直接跳躍了起來,風狼的跳躍能力太可怕了,一下子可以挑起二三十米。城牆根本無法成為阻礙。

數十萬風狼湧入芬萊城……

“咚,咚,咚……”

後面還有快速奔跑的聲音,在風狼之後還有著各種各樣的密密麻麻的巨型魔獸。如猛犸象等比風狼更加可怕的魔獸。一些幸存的士兵看到遠處密密麻麻的魔獸,已經絕望了。

“聖都,完蛋了。”一個躲在城牆凹處的士兵透過嘹望口看出遠處,絕望地說道。

“咔嚓。”

一頭風狼突兀地出現在他身旁,直接一口將他地腦袋給咬個粉碎。

******

光明神殿第九層密室當中。

“怎麼回事?”林雷一骨碌爬了起來,他聽得到外面各種劇烈地震動聲,恐怖的轟鳴聲,還有慘叫聲,吼叫聲。對于在魔獸山脈呆過許久的林雷而言,他甚至于從吼叫聲中就可以判斷出一些魔獸的種類。

“怎麼這麼多魔獸。好像四面八方各處都有。”林雷完全愣住了。

“蓬!”

一股恐怖的力量攻擊在光明神殿上,光明神殿所有牆壁立即浮現出光芒。承受了這麼一擊,光明神殿卻是撐住了。

“這光明神殿,防禦還真是夠強的啊。”一道渾厚低沉的聲音在外面響起,那聲音實在太大了,林雷就是在密室當中都可以清晰聽到了。

“有人攻擊光明神殿?”

林雷有些難以置信。神聖同盟作為大陸六大勢力之一,光明神殿屹立五千多年,還沒人敢這麼攻擊光明神殿呢。可是剛才的攻擊,還有這大嗓門,無疑是有人在攻擊光明神殿。

“王!”

忽然,整齊的大嗓門聲音響起,那種大嗓門聲音絕對不止一個。

“住手!”一道怒吼聲響起。

“是教皇的聲音。”林雷清晰聽到了,可是在教皇聲音之後,緊接著地便是——

“轟!”

一道更加恐怖的攻擊降臨在光明神殿上,甚至于光明神殿整個都劇烈晃動了起來。那在光明神殿牆壁上的各種繁複的魔法紋痕表面光芒都不斷震顫了起來,同時在牆壁上還出現了一條條裂痕。

“太可怕了。”德林柯沃特驚歎道,“僅僅一擊,就差點讓光明神殿倒塌。”

“轟!”

又是恐怖的一擊,這一次光明神殿所有的巨型防禦魔法陣‘光明之主地榮光’再也無法抵擋了,只聽到一陣‘咔嚓聲’,整個光明神殿從腰部直接斷裂了開來,光明神殿上面的八層直接倒塌了。

“那防禦魔法陣毀掉了。”林雷感到整個密室都轉動了起來,朝下方墜落了下去。

林雷卻是驚喜了起來。原本密室的牆壁可能防禦很可怕,因為攻擊這牆壁的力量會被整個防禦魔法陣給卸掉。可現在那防禦魔法陣已經被毀掉了。林雷的雙手化為龍爪。極速的五六拳將牆壁給砸出了大洞口。

林雷整個人直接從洞窟穿了出去。

“紫血神劍。”林雷當初被抓獲的時候,紫血神劍早就被光明教廷給弄了過去。不過紫血神劍林雷早就已經認主,林雷心意一動,那紫血神劍立即朝林雷飛了過來,一會兒便到了林雷手上。

這個時候,光明神殿早就亂了,沒人會去管林雷的事情了。

腳下一點,林雷整個人就竄行到廣場當中,此刻光明神殿的廣場上滿是尸體,死的人太多了。還有更多地人跟魔獸厮殺著。

“好多人。”

林雷真的震撼了。

天空中有著各種各樣的飛行魔獸——翼鳥龍、青風雕、雙翼飛馬、雷翼飛馬、綠龍、火龍、黑龍……等各種龍族。那種密密麻麻遍布天空的場景,令人心底發顫。

地面上的魔獸更是多的驚人。

“那是?”

林雷朝光明神殿方向看去,只見在光明神殿的上空更是聚集著十幾個巨型的魔獸。

“大地暴熊,血睛鬃毛獅,奔雷流電豹。雷翼白虎,雷龍,霸王龍……”林雷看著天空中的一個個傳說中地聖域魔獸,完全傻眼了,竟然有這麼多的聖域魔獸出現。

而在這群聖域魔獸,為首地好像是一個凌空而立的人類。

那是一個妖異的青年,一襲暗金色長袍獵獵作響,他的額頭還有著一道豎著的紋痕。這個妖異青年正淡然冷視著以海廷斯為首的教廷的一群人馬,海廷斯、落葉先生等七個聖域強者正凌空而立看著他。可是很明顯,光明教廷一方有些狼狽。

“你……”海廷斯等一群人氣急

“玉蘭節打擾你們,很不好意思,不過我要通知你們一下。”這個妖異青年淡然說道,“你們光明教廷,另外去尋一個聖都吧。”

林雷清晰聽到那一句話,不由暗驚這個妖異青年的可怕。

“老大,老大。”林雷忽然聽到貝貝在腦海中響起的聲音,林雷感應到貝貝的位置,不由掉頭看去,只見一道黑影竄行在人群、魔獸群當中,僅僅一會兒就沖了過來,直接跳躍到林雷的懷抱中。

“貝貝。”林雷心底激動地很。

“老大。”貝貝在林雷懷里,也激動地小眼睛都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