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天翻地覆 第三章 必死無疑?

個神殿頂層的強者們都疑惑了,林雷的靈魂距離凝結的很遠,林雷如今不過才是七級魔法師而已,別說是七級魔法師,就是九級大魔導都不可能抵抗‘光明之主’信仰之力的淨化。

“怎麼可能?”場上的苦修者、特級執事們、副裁判長們都自言自語呢喃著,無法相信這一切。

“竟然失敗了,神寵降臨竟然沒有成功造就一個神寵者。那,這個林雷該如何處理呢?”海廷斯看向半空中懸浮的林雷,“如此天賦的人物,一百年的時間,絕對可以讓他成為一個聖域巔峰強者。可能比我還強。到時候我光明之主的榮光,定能照耀到更廣闊的地方。”

海廷斯真的舍不得殺林雷。

“陛下?”吉爾默輕聲喊道。

海廷斯有些迷茫、疑惑的眼睛瞬間恢複了清明,他已然做出了決定。

“陛下,林雷他沒有成為神寵者,那我們?”吉爾默詢問道。

海廷斯看向林雷,林雷的身體在他的控制下也緩緩漂浮到地面上,這個時候林雷單手一撐便直接站了起來。此刻林雷身上沒有一點傷勢,不得不說神寵降臨也是有點好處的。

林雷看著周圍一大圈的強者。

“這一群人,最起碼都是九級強者。我如果反抗,恐怕一點機會都沒有。”林雷冷視著海廷斯等一群人,出聲說道,“教皇陛下,你們到底要對我做什麼?”

海廷斯臉上忽然浮現了笑容:“不要多問,幾位執事,你們將林雷再押回密室中去。”

“是,陛下。”那六名特級執事點頭道。

隨即也不給林雷任何發問的機會。六名特級執事便直接朝林雷走了過來,其中一個更是直接呵斥道:“快走。難道要我們押著你走?”

形勢逼人啊,林雷沒得選擇。

“好。”林雷直接打開大門,直接朝下面走去。而這六名特級執事直接跟在林雷身後,林雷一層樓一層樓地朝下方前進,凡是過處的看守者看到六名特級執事,態度都恭敬的很。

這六名特級執事,都是一襲藍色長袍,那看向林雷的冰冷目光讓林雷感覺到……自己一旦有什麼不軌行為。恐怕這六個人會直接將自己殺死。

******

當六名特級執事脅迫著林雷離開後,另外一名女性紅衣大主教瑪麗娜詢問道:“陛下,那林雷沒有成為神寵者,雖然我們不明白原因,可是現在我們必須要做出決定,該如何處理這個林雷。”

吉爾默等人都看向海廷斯。

林雷是天才,他們都知道,可是林雷沒有成為神寵者,加上林雷的母親是他們光明教廷殺死地。教廷必須做出決定——是冒險收容林雷。將林雷母親的消息給隱藏。還是直接殺死林雷。

隱藏林雷母親的消息,可隱藏的一時,可以後林雷成為光明教廷絕對的高層,恐怕就無法隱藏了。

海廷斯面容淡漠,冷聲說道:“殺。”

吉爾默等人心底不由一顫。

“再過兩天就是萬年才有一次的玉蘭節了,殺林雷,就定在玉蘭節之後吧。”海廷斯直接宣布道。

跟林雷接觸比較深的吉爾默心底也是暗歎。

一個天才人物,原本可以縱橫玉蘭大陸的,可現在命運已經被決定了。吉爾默很清楚,此刻林雷是被關押在光明神殿中的。林雷根本沒有可能逃出去,連逃出密室地機會都沒有。

“那個‘希塞’跟這林雷有些關系,不過就是希塞,也沒有能力闖入光明神殿救走林雷。”吉爾默暗歎。

林雷是必死無疑了。

……

光明神殿第九層的密室當中。

“進去。”

等林雷進入密室,六名特級執事直接再次關閉了密室。

當六名特級執事轉身要走的時候,其中一名銀發的中年人轉過頭來看向林雷:“小子。提醒你一下,你的實力雖然恢複了,可是你別妄圖破開這密室逃出去。”

其他五名特級執事也都停了下來,一名禿頂老者淡笑道:“破開密室?小子,你能夠破開這密室,說明你的實力至少達到教皇陛下級別了。”

“什麼意思?”林雷出聲說道。

林雷自己根本看不出這個密室有什麼特殊的,以他龍化後九級戰士的力量,一般的石質建築就好像紙張一般可以輕易戳破。

“光明神殿是我們光明教廷最偉大地建築,整個神殿本身就蘊藏了一個巨型的魔法陣,名為‘光明之主的榮光’。不管是從光明神殿的外面。還是從內部,都不可能破壞神殿一絲一毫。”那名銀發中年人自豪說道,“小子,我可以告訴你,你唯一破開這件密室逃出去的方法,就是破壞掉那條鎖住大門的鎖鏈,我還可以告訴你,這條鎖鏈其中便摻雜有‘黑鈺’。”

說完,這六名特級執事彼此大笑著便離開了。

林雷卻是沉默了。

聽到‘黑鈺’的名字。林雷心中就明白,自己估計是破開不了。

“黑鈺。傳說中地系魔法‘大地守護聖鎧’達到神級的時候,守護聖鎧便是由‘黑鈺’構成的。防禦之強,足以抗住神級強者數次攻擊。至于聖域強者根本不可能攻破。”

林雷本身就是地系魔法師,自然知道‘大地守護聖鎧’最巔峰的傳說。

達到聖域魔導師,大地守護聖鎧便是‘鑽石’級別,突破聖域達到神級,便是‘黑鈺’聖鎧了。

“林雷,據我估計,這里應該是光明教廷關押九級強者,乃至聖域強者地密室。”德林柯沃特說道,“雖然那

只是摻雜了黑鈺,不是完全有黑鈺構成。可要弄斷強者恐怕都很難做到。”

林雷點了點頭。

他已經明白那特級執事說那的那句話了‘你能夠破開這密室,說明你的實力至少達到了教皇陛下級別了。’

******

第二天的上午。

門羅&道森。以及耶魯、雷諾、喬治等人正圍坐在餐桌上一同吃早餐,這段時間,耶魯、雷諾、喬治三人一直擔心著林雷的事情,可是連門羅&道森出馬都沒用,他們還能

闖光明神殿救林雷嗎?就是門羅&道森也不敢做。

“耶魯,後天就是玉蘭節了,這一次地玉蘭節是萬年玉蘭節,恐怕我們一輩子也只能遇到這麼一次。你們三個小家伙可要好好熱熱鬧鬧地玩玩啊。”門羅&道森笑呵呵說道。

門羅&道森,對耶魯的幾個好兄

因為耶魯的三個好兄弟。林雷、雷諾、喬治三人都非同一般,雷諾的家族在奧布萊恩帝國軍方也有著驚人的實力,喬治背後的家族在玉蘭帝國的影響力,並不比萊恩家族弱多少。

而林雷地家族雖然衰敗,可也是龍血戰士家族。而林雷本人潛力更是無限。

忽然腳步聲響起。

“會長大人,光明教廷的人正在外面。”一名仆人恭敬道。

耶魯、喬治、雷諾三人一聽到‘光明教廷’四個字都眼睛亮了,都朝這個仆人看去。門羅&道森明白自己兒子等三人心中所想,當即笑吩咐道:“讓他進來。”

“是。”

僅僅一會兒,一名白衣祭祀來了。略顯恭敬地說道:“道森會長,教皇陛下吩咐我給道森會長帶來一封信。”說著,這名白衣祭祀從懷中取出了裝飾精美地一封信。

當即有仆人接過這封信,最終送到門羅&道森面前。

門羅&道森直接打開了信封,可直接冷然說道:“你可以走了。”

那白衣祭祀微一行禮也就離開了。

“父親,那信上寫的是什麼?”耶魯立即著急地詢問道,“是不是跟老三有關?”雷諾、喬治二人也期待看向門羅&道森。

門羅&道森點了點頭。

“光明教廷告訴我,他們光明教廷內部已經做了決定,將會秘密處死林雷。”門羅&道森的話如同響雷一般震得耶魯、雷諾、喬治三人色刷的就白了起來。

耶魯三人愣了好一會兒。

“不。不可能。”

耶魯第一個叫了起來,一把就從自己父親手中奪過了這封信,顫抖著捧著信看著。旁邊的雷諾、喬治二人也立即伸頭來看。可是當他們三人看到內容後,卻是急得快瘋了。

“不!!!”

耶魯直接從座位上沖了出來,他就想要朝大廳之外沖去。

“耶魯。”門羅&道森眉頭一皺冷喝道。

“攔住他。”門羅&道森直接吩咐道。

耶魯轉頭看向他的父親,焦急道:“父親。我求求你,快帶人去救林雷,大不了放棄商會地一些利益,我就不相信那光明教廷就一點不顧及我們商會。父親,我求求你了。”

“哼,你知道什麼?如果真的有條件可以談,那教皇早就跟我談了。林雷跟光明教廷地恩怨,肯定不是我們了解的一樣。否則光明教廷不會要處死一個天才人物地。好了,來人,將少爺給押回房間。讓他好好冷靜一段時間。”

當即有護衛將耶魯給押了回去。任憑耶魯如何憤怒焦急地大喊大叫也沒用。

而雷諾、喬治二人只能保持沉默。

他們畢竟跟門羅&道森沒什麼關急。

******

玉蘭曆9999年1230中午,林雷密室外來了一位紅衣大主教,正是吉爾默。

“吉爾默。”林雷有些驚訝地看向吉爾默。

吉爾默帶來了極為豐盛的菜肴,從小洞口一一遞送了進來。

吉爾默看著林雷,低歎了一口氣:“林雷,我可是非常看好你的。可是,唉……可能注定了你不可能成為我們光明教廷的一員吧。好了,你好好吃吧。你也沒有幾天吃的了。”

聽到這話,林雷一怔。

“吉爾默大人。你這話什麼意思?”林雷看向吉爾默。

吉爾默歎了一口氣:“後天,也就是1月2日那一天,就間的最後一天了。”吉爾默還是很喜歡林雷這個年輕人地,特別是知道林雷為什麼要殺克萊德後,他更是為林雷命運而感歎。

原本可以有光明的前途,可為了父母之仇,依舊可以舍棄一切去複仇。

雖然,他吉爾默可能不會這麼做,可無妨他心底有些佩服林雷。

“1月2日?”

林雷臉色變幻數次,最後緩緩閉上眼睛。他已經完全明白了,很顯然,後天就是他被處死的那一天了。

“謝謝你,吉爾默大人,如果不是你,恐怕我還以為有生還的希望。”林雷淡淡一笑。

吉爾默看了林雷一眼,低歎著搖了搖頭,便轉頭離開了。只剩下林雷獨自一人在這密室當中。

“1月2日,非要等到玉蘭節後才處死我,明天是玉蘭節是卡藍跟艾麗斯大婚的日子吧。”自知必死的林雷,此刻心態卻是前所未有地平靜、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