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天翻地覆 第一章 生存的希望

聽到可惜了一個天才這麼一句話,克萊德心底不由大喜。

他已經明白光明教皇海廷斯的選擇了。

“你退下吧。”海廷斯一揮手,淡然說道。

“是,教皇陛下。”克萊德恭敬地躬身,而後便離開了這光明神殿的頂層,整個頂層的大廳當中也只剩下光明教皇海廷斯一個人。海廷斯走到窗戶前,俯視著下方芬萊城全城,一直保持著沉默。

許久——

“叩!”“叩!”“叩!”敲門聲響起。

“進來。”海廷斯平淡說道。

步入大廳的正是穿著紅色長袍的吉爾默,吉爾默看了一眼海廷斯的背影,他可以感覺到海廷斯心情應該不好,便恭敬低聲說道:“陛下,我們現在如何勸說林雷呢?”

“勸說?不了。”海廷斯淡然說道。

吉爾默不由驚訝地抬頭看向海廷斯,如果要讓林雷為己用,現在最起碼要勸說一下林雷啊。畢竟前不久海廷斯可是重傷了林雷呢。而且林雷還跟克萊德有大仇。

“吉爾默,你知道林雷的母親是誰嗎?”海廷斯轉過頭看向吉爾默。吉爾默一怔,疑惑道:“林雷的母親,不就是生林雷弟弟的時候就難產死了嗎?”

“不。”

海廷斯搖頭說道,“你們當初查林雷母親訊息的時候,並沒有查清楚事實真相,林雷母親實際上就是十二年前我們得到的那個女子。”

十二年前那個女子!

吉爾默一下子就想起來了,因為那個女子對光明神殿的高層影響很大。

“啊,他母親已經被我們殺死了,那?”吉爾默一下子就完全明白光明教皇心中地煩惱了。

林雷這種天才人物,的確很吸引人。可是未來,一旦林雷查到他母親的訊息。那對光明教廷威脅可就大了。

“吉爾默,本月28號,是光明之主榮光最耀眼的時候吧。”海廷斯很是突兀地說道。

“是的。”吉爾默有些疑惑海廷斯為什麼這麼說。

“准備一下,我准備在那天深夜時分,祈求主降臨下神寵。”海廷斯淡然說道。

“神寵?”吉爾默大驚。但是一下子他就明白海廷斯的想法了。心底也暗歎,“教皇陛下可能是要為那林雷施展神寵降臨了。雖然林雷將來成就受到限制,可是以其天賦,將來也不會差到哪兒去。只是有些可惜他地天賦了。”

神寵,實際上是光明之主本體一縷信仰之力的降臨。

光明之主。作為主神最巔峰的強者,其本體一縷信仰之力,可以完全洗滌一個人的靈魂,令這個人絕對地信仰、忠誠于光明之主。除非這個人的靈魂達到聖域級別,凝結成實質,才能抵禦信仰之力地洗滌。

否則……絕對抵抗不了!

可是,靈魂受到光明之主本身地信仰之力的洗滌,也會使得林雷的天賦受到影響。以後成就肯定要降低一些。

“可惜,可惜了一個天才。”海廷斯又低歎一聲。剛才他在克萊德面前。說可惜就是因為這麼一個原因。海廷斯也很放心,因為一旦受到信仰之力洗滌。林雷即使以後知道他母親的事情。也會依舊信仰、忠誠于光明之主的。

那信仰之力,可是深入靈魂地!

轉眼十幾天過去了。整個芬萊城還是和過去一般的甯靜,可是芬萊城的大貴族富豪們卻都感覺到一種壓抑的氣氛。比如克萊德陛下,這段時間脾氣非常不好,已經有好幾個貴族大臣觸了他的黴頭,被斬了。

香榭大道旁邊,一座奢華酒店的後面,一座幽靜的三層小樓中正聚集著一群人。

耶魯、雷諾、喬治三人都一直聚集在這。

自從知道林雷的事情,他們三人每一天都在為林雷而擔心,他們很清楚林雷這次惹地禍又多大——公開攻擊國王克萊德,殺死王國一千多精英戰士。甚至于惹得光明教皇最終親自出手。

“耶魯老大,你的人查到老三地消息了嗎?”喬治追問道,雷諾也看著林雷。

耶魯搖了搖頭。

他們三人臉色都很難看,他們和林雷是小時候一起長大的,在恩斯特魔法學院一起吃飯、一起睡覺,雖然不是親兄弟,可是卻勝似親兄弟。他們無法眼睜睜看著林雷就這麼被處死。

“我沒有辦法,我們根本接觸不到光明教廷上層人物。”耶魯有些焦急,“你們再等幾天,我父親他很快就到了。”

耶魯地父親-

門羅道森!

道森商會地會長,執掌著恐怖的道森家族,所擁有地財富甚至于連兩大同盟、四大帝國都眼饞。但是他們的商業網卻是遍布整個玉蘭大陸各個城市,已經完全可以影響一個國家經濟地繁榮和衰退。

三大商會,任何一個商會影響力都是恐怖的。

兩大同盟、四大帝國都不願意和三大商會撕破臉皮,因為一旦某個商會真的和某個帝國撕破臉皮,很可能令一個帝國經濟崩潰,在瞬間倒退數十年,令帝國內部都可能混亂起來。

“耶魯老大,你前兩天,也說只要等幾天。如果再等下去,恐怕……”雷諾有些急了。

耶魯也是無奈。

這次他的父親是在離芬萊王國不遠的一個王國當中游玩,他知道後就立即以最快速度傳消息給他父親。希望他父親立即趕往芬萊城,以他父親道森商會會長的身份,估計海廷斯需要親自出面接待的。

父親出面,救下林雷的可能性,可要大的多。

“少爺,少爺。”一個瘦高的青年快速跑了進來,興奮道,“少爺。會長大人到了。”

“父親!”

耶魯驚喜的一下子站了起來,連雷諾和喬治眼中也有了一絲希望。

光明神殿專門迎接貴賓地客廳當中。

身高足有兩米,腆著一個大肚子的光頭胖子笑眯眯地步入了客廳當中。這個光頭大胖子,以其兩米的身高,以及那恐怖的腰圍。恐怕體重足有三四百斤。

這。正是道森商會的會長——門羅道森中走入了光明教皇——海廷斯。

海廷斯。身高也是有兩米,可是海廷斯瘦長。這兩個人,一個大胖子,一個瘦高,而且都還是光頭。對比起來地確很有意思。

在門羅道森地身後。是兩個中年人,一個是有著一雙冷漠鷹眼的金發男子,另外一個是強壯的紅發男子。這兩名男子正肅穆地站在門羅道森身後。毫無疑問,這二人都是九級強者!

而在海廷斯身後,則是兩名紅衣大主教,一男一女。分別是吉爾默和瑪麗娜。

“哦,教皇陛下。”

門羅道森誇張地喊了一聲,然後努力地一個鞠躬。可是以門羅道森那大肚子。彎腰的確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門羅,請坐。”海廷斯說地還是很親切地。

門羅道森當即便入座。海廷斯也入座了。

門羅道森那大屁股真的太大了,一般的椅子還真不好坐。幸虧光明教廷事先有准備。門羅一屁股坐下。便滿意地摸了摸自己的長長的八字胡,哈哈笑道:“教皇陛下。我這次本是在青石湖游玩的,誰想我那個兒子非要讓我趕過來。唉,你也知道,我這個當父親的,也是沒有辦法啊。”

“門羅,你的確是很寵愛小耶魯。”海廷斯淡笑著說道。

門羅道森無奈點頭道:“呵呵,那個小家伙。不過聽耶魯跟我說過他有一個非常了不得地好兄弟,叫林雷的。不但是石雕大師,還是魔法天才,又是強大地戰士。我聽了,心中也贊歎的很吶。只是聽耶魯說,這個林雷被關押到你們光明神殿地。”

“是有這麼一回事。”海廷斯點頭承認。

門羅道森笑嘻嘻道:“教皇陛下,給我一個面子,放了這個林雷嘛。年輕人嘛,誰不會沖動?雖然我也知道他要刺殺那個克萊德,可克萊德不是沒死嘛。這件小事,想必教皇陛下也不會太在意地吧。”

門羅道森說的輕描淡寫。

可是海廷斯卻不能隨意地回答。

這個門羅道森,都說讓海廷斯給他一個面子了。如果海廷斯直接拒絕,不是正面不給門羅道森面子嗎?別看門羅道森笑眯眯地,可是海廷斯卻很清楚這個光頭大胖子背後道森商會驚人的實力。

“門羅。”海廷斯搖頭道,“不是我不給你面子,而是我實在不好放了他。因為……林雷,還殺了宗教裁判所的人,特別其中還有烏森諾的弟子,烏森諾這次非常生氣啊。”

“烏森諾?”門羅道森眉頭一皺。

烏森諾,正是光明教廷的另外一個巨頭——宗教裁判所的裁判長。

實質上,光明教廷應該有兩個首領人物,一個是明面上的光明教皇,還有一個是進行殺戮,處決一切異教徒的首領人物——宗教裁判所的裁判長。

“有些麻煩了。”門羅道森心頭知道不妙。

這個海廷斯,可能還會顧及他的身份,可是烏森諾那個陰冷的家伙,根本就是一個殺戮的瘋子。

不過門羅道森也猜的出來。

“這林雷殺烏森諾的弟子?這話還不是這海廷斯亂編,我也沒法去詢問烏森諾。”門羅道森心頭無奈,他也明白,海廷斯很顯然是不想輕易放走林雷。

門羅道森的確是很眼饞林雷。

特別知道,林雷竟然已經可以變成龍血戰士。這個林雷無論魔法,還是戰士方面,潛力都太大了。一旦他道森商會得到林雷,等林雷踏入聖域。那道森商會影響力可能會一舉超過另外兩大商會。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門羅道森直接站了起來。

海廷斯淡笑道:“真是抱歉,門羅,現在光明教廷內部對林雷的處罰還沒有確定,等我們光明教廷內部處罰確定下來,我會派人告訴你的。”

“行,我這段時間就一直呆在芬萊城,我可是還想看看不久之後的玉蘭節,玉蘭曆10000年的玉蘭節如此盛大的節日,一輩子恐怕只能看到一次呢。”門羅道森笑呵呵說道。

說著,門羅道森,便帶著兩名護衛離開了。

海廷斯淡然看著門羅的離開,旁邊的吉爾默卻是低聲說著:“教皇陛下,門羅那個死胖子還妄圖得到林雷呢,等到過了二十八號,這個門羅再打任何主意也沒用了。”

海廷斯回頭看了吉爾默一眼,微微一笑,也離開了這迎客大廳。

現在,只等1月28號那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