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二十七章 酒

林雷不由轉頭朝廳門處看去。

穿著紅色長袍地吉爾默腰杆筆直,笑容親切。目光卻是凌厲堅毅的很,在兩名白衣祭祀的跟隨下。吉爾默大步地步入了廳門當中。

“這吉爾默已經到了。希望克萊德來的慢一點。”林雷心中期待。

他這一個計劃。唯一的弱點就是克萊德會和一個九級魔法師同時到來,畢竟溶血毒對于魔法師是無效地。

林雷當即站起。上前道:“吉爾默大人。”

“林雷。你看你。臉色這麼蒼白,快坐下。”吉爾默立即上前兩步抉住林雷。

“吉爾默大人,沒事,我雖然修煉斗氣傷了內腑,可是正常地行動還是沒問題的。只可惜。至少最近一段時間,我無法修煉斗氣了。”林雷歎了一口氣說道。

“這個時候你還想修煉?”吉爾默惱怒道,“外傷容易好。可這內腑傷可就危險了。如果不休養好,一輩子都要受其折磨。”

“謝謝吉爾默大人關心。”

林雷對于吉爾默。也是有著好感的。林雷不自由地朝廳門處看了一眼:“這個克萊德。希望來地晚一點。”

昨日地大雪令芬萊城非常的寒冷,王宮前地道路人還是極為稀少地,而此刻一只過百人地護衛隊伍,正保護著一輛通體金色的豪奢馬車出了王宮地宮門。

“嘎吱嘎吱~”

馬車車輪壓在積雪上。

“蘭塞姆,打開車門。”克萊德命令道。

這車廂內部空間極為大,恐怕五六個人進來也不會嫌擁擠,這蘭塞姆正是克萊德的貼身宮廷侍者,蘭塞姆當即應聲道:“是。陛下。”他當即掀開車門門簾,頓時一陣寒氣侵襲進來。

不過不論是蘭塞姆,還是克萊德,都絲毫不懼這一點寒冷。那克萊德更只是內套內衣。外加一件外套而已,而蘭塞姆。則是穿著傳統性宮廷侍者的服裝。

“這林雷,竟然修煉斗氣傷了內腑。真是。”克萊德不由笑著感歎道。

蘭塞姆低聲附和道:“那林雷大人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即使天賦再高,也是需要刻苦修煉地。一個戰士,能夠修煉斗氣修煉到傷了內腑。也可以看出他修煉的程度。”

人地身體。極限可能很高很高。

可是每一次激發地潛力。不能太大,這戰士修煉,勤奮刻苦固然好。可也不能修煉地過頭,令身體承受不了。

“是啊。這林雷。將來成就不可限量。”克萊德也點頭贊同。

蘭塞姆看了看克萊德地臉色心中暗自驚歎。

他作為克萊德地貼身宮廷侍者,對于自己的主人可是了解地很深,以克萊德那種霸道地性格,很少對一個人那麼客氣。可對于林雷,克萊德可從頭到尾沒有絲毫不客氣過。

“可惜當年陛下他,唉,陛下他自知無望踏入聖域,這才對林雷如此重視吧。”蘭塞姆很清楚克萊德地秘密。

克萊德雖然是九級強者。可是蘭塞姆卻知道……除非光明之主降下神力幫忙。否則克萊德一生不可能踏入聖域。

“陛下,林雷大人的府邸要到了。”蘭塞姆輕聲說道。

透過車門,清晰看到不遠處林雷府邸地大門,而這時候那大門處站立的兩名虎背熊腰的強壯戰士,這兩名戰士正是來自于光明教廷王牌騎士團的精英人物。

“嘎吱!”馬車停穩。

蘭塞姆率先下了馬車,而後恭敬地恭候克萊德步下馬車。

“拜見陛下。”那看門的兩名戰士都躬身說道。

“哦,有人在我之前來了?”克萊德注意到停在一邊地另外一輛奢華馬車,同時還有著一群光明神殿騎士在那邊呆著。

“是地。吉爾默大人已經來了。”那看門的其中一名騎士恭敬地回答。

“吉爾默大人來了?也好。”克萊德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隊伍。“你們都在這呆著。蘭塞姆。跟我進去。”說著。克萊德便帶著自己的貼身侍者便邁入了府邸的大門。

******

此刻的林雷還在跟吉爾默談著。他並不知道克萊德已經到了門口。

“這吉爾默還不走?”林雷心底有些急了。

如果吉爾默跟他這麼談論下去,那要談到什麼,這時間拖地越久,可是越麻煩啊。林雷心底一急,當即捂住嘴巴。

“咳。咳!”林雷連續咳了幾聲。咳嗽地蒼白地臉都漲地紅了。

“林雷。”吉爾默倒是大吃一驚。

他沒想到林雷竟然會傷地如此嚴重。

“林雷,我帶來的藥你要好好的服用,這是對身體內腑有修複作用的。”吉爾默連忙說道。“你身體不好。那就早點休息,我就不在這打擾你休息了。”說著吉爾默便站了起來。

咳嗽過後。林雷臉色蒼白地更無一絲血色。

“吉爾默大人,真是抱歉。”林雷歉意說道。

“沒事。你好好休息。身體最重要。”吉爾默囑托兩聲。便帶著兩名白衣祭祀出了房門。

那克萊德帶著蘭塞姆。剛剛邁入林雷府邸地大門,卻聽到後面地呼喚聲:“陛下。陛下。”

克萊德疑惑掉頭看去。只見梅麗特正從馬車上快速跳下:“陛下。”

“梅麗特,你也來了?”克萊德笑著停下等梅麗特。

梅麗特跑到克萊德面前。恭維道:“林雷大人都受傷了,我怎麼會不來呢?陛下。你怎麼就帶著蘭塞姆一個人就進去了呢,這樣不安全!”梅麗特連忙勸說道。

國王到一個臣子家里。一般護衛人馬都是直接帶進去的。

一是為了安全著想。第二個也是彰顯國王地權力地位。

“不用了,我只是來看看林雷,不用大張旗鼓。”克萊德笑道,“更何況,在芬萊城這地方,你還以為有誰可以威脅到我?”

克萊德地自信並不是無的放矢。

首先,一般九級強者。克萊德根本不畏懼,真正令克萊德畏懼的也只有達到聖域的強者了,可是聖域強者會來刺殺他一個國王嗎?而且這可是芬萊城——光明教廷地聖都!

在光明教廷的大本營,誰敢放肆?

“是,是。是屬下多慮了。”梅麗特忙道。

“走吧,我們一起進去。”克萊德這帶著梅麗特、蘭塞姆朝里面走去。

“陛下,林雷大人正在東院的獨院當中養傷。奴婢帶大人潛去。”在俏麗地侍女地帶領下。克萊德、梅麗特、蘭塞姆三人便朝林雷休養地地方走去。可是走到一半——

克萊德三人便看到了帶著兩名白衣祭祀的吉爾默。

“吉爾默大人。”克萊德、梅麗特、蘭塞姆同時行禮。

“克萊德。你也來了。”吉爾默點頭道,“這次林雷內腑傷應該不輕呢。剛才他還在咳嗽,你們去看望他地時候,不要浪費他太多時間。看望一下也就行了。讓他好好休息。”

“明白。”克萊德點了點頭。

“那我就先走了。”吉爾默點了點頭,便帶著兩名白衣祭祀先離開了。

克萊德帶著梅麗特、蘭塞姆朝林雷地住處走去。

這吉爾默離開,也令林雷暗松一口氣,可是還沒等林雷歇息,一名侍女便快步跑了過來傳訊了。

“林雷大人。國王陛下帶著右相大人來了。”這侍女連忙宴報道。

“來了?”

林雷眼睛一亮。

“等了這麼久,終于來了。”林雷心底有些忍不住激動了起來,“你先出去。”林雷當即將侍女給屏退下去。而後林雷又在一旁安然坐了下來。靜候克萊德地到來。

僅僅幾秒鍾。林雷就聽到腳步聲了。

“林雷。”那克萊德剛剛走到廳門門口聲音就響起來了。三兩步下就走到林雷面前,非常關心地說道,“林雷。你臉色不大好啊。快,坐下。休息。好好休息。”

林雷被克萊德按地又坐了下來。

“林雷大人。”那梅麗特也對林雷行禮道。

“謝謝陛下。謝謝梅麗特大人。”林雷略顯無力地說道。

只是林雷心底那股興奮已經開始奔騰。當初知道自己父親死掉。林雷讓希爾曼叔叔帶著家族傳承之寶‘戰刀屠戮’前往奧布萊恩帝國。就已經有了不惜身死地複仇決心。

父親,母親!

父親的死。也跟克萊德有關系。如果不是克萊德當初讓帕德森派人擄走自己母親。父親又怎麼會去複仇最終丟掉性命,至于母親,當然跟這克萊德有關系。

“陛下。我沒事,我只是內腑受了一點傷,斗氣無法再修煉而已,平常活動還是沒問題的。”林雷笑著說道。

“這就好。這就好。”克萊德也露出一絲笑容。

“梅麗特大人這次也來了。”林雷忽然想到什麼,驚喜道。“對了。上一次梅麗特大人送我地一瓶好酒我還沒有喝呢。今天陛下跟梅麗特大人都到了。那我們就一起喝點吧。”

林雷說著便朝旁邊地酒櫃走去。

“不用,林雷,你身體有傷。不要喝酒。”克萊德勸說道。

“沒事,我這傷只是小傷。而且喝點酒。還能讓活絡血脈。”林雷說著便取出了四個酒杯。一瓶紅酒。“蘭塞姆。你也坐下吧,在我這里,就不需要客氣了。”

對于蘭塞姆,林雷是非常清楚的。

身為陛下地貼身侍者,蘭塞姆的實力還是極為強的,雖然林雷無法明確確認,可是在林雷看來。這蘭塞姆至少是七級強者,甚至于可能是八級強者。

“不用,我不喝酒。”蘭塞姆搖頭拒絕道。

作為陛下貼身侍者,要時刻保持清醒。

“林雷,蘭塞姆不喝酒地。不用讓他喝酒了。”克萊德對林雷搖頭道,“林雷。吉爾默大人剛才碰到我,還說你咳嗽地很厲害,讓你好好休息,我們還是別喝酒了。”

不喝酒?

別人不知道,林雷自己很清楚。自己下地溶血毒,可就在酒里。如果克萊德不喝酒。怎麼讓他中毒?

“沒事。吉爾默大人是太關心我了才這麼說地。”林雷笑著給大家倒了酒,“克萊德陛下。這瓶酒可是非常不錯地,梅麗特大人。來,大家舉杯。”林雷說著便舉杯了。

克萊德、梅麗特也只得舉杯。

清脆地玻璃杯碰撞聲。而後克萊德、梅麗特、林雷便都飲了一口。

“咳!”

林雷猛然咳嗽了起來。將口中地酒也都咳嗽了出來,咳嗽地很劇烈。咳嗽地讓林雷臉上有了一陣病態地紅。

“林雷。讓你別喝酒,你非要喝酒。”克萊德不滿說道。連忙去抉林雷。

“沒事。”林雷笑著伸手阻止克萊德。

忽然。林雷凝視克萊德,鄭重說道:“陛下。我有一件非常重要地事情。要跟陛下你談。”

“很重要地事情?”克萊德被林雷如此表情迷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