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二十二章 巨額的罰金

“這個坎特&德布斯,應該就是德布斯家族的老三了。”克萊德對著旁邊的林雷輕聲笑著說道,林雷也是陪著點了點頭。林雷跟克萊德他們只是看著事情發生,而德布斯家族的族人們卻感到了驚恐。

那旁聽席的那群德布斯家族族人們不少人都緊張地顫抖了起來。

“哐!”

鎖鏈撞擊聲響起,在兩名軍士地押解下,一名臉色蒼白的消瘦的金發中年人步入了審判庭當中。整個審判庭中的人目光都聚集向他,包括伯納德、卡藍、尼米茲等人。

看到金發中年人出現,伯納德低歎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果然是德布斯家族的老三,坎特!”旁聽席上傳來一陣議論聲,作為德布斯家族的老三,芬萊城的貴族們大多都是認識坎特&德布斯的。

到了這個份上,德布斯家族再狡辯也沒用了。

坐在審判主位上的梅麗特看向克萊德,克萊德微微點了點頭。

“伯納德。”梅麗特看向伯納德,“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說的嗎?”

伯納德卻沒有看向梅麗特,而是轉頭看向他的三弟‘坎特’,目光灼灼地盯著坎特。坎特也同樣凝視著他的哥哥‘伯納德’,兩兄弟就這麼地相互凝視著。

“老三,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伯納德眼中有著難以置信,痛苦憤怒地全身都發顫了起來。

“對不起。”坎特輕聲說道。

伯納德苦笑,搖了搖頭,鄭重道:“你不是對不起我,而是對不起整個德布斯家族。我德布斯家族這麼多年來。經曆了多少代的先輩地努力經營,才有今日的成就。然而你,你……”伯納德痛苦地說不出話來了。

“砰!”

坎特在審判庭中重重地跪了下來,兩行眼淚流了出來。

“大哥,我該死!!!”

那帶著鎖鏈的手狠狠地抽在自己臉上,痛哭流涕道:“大哥,對不起,是我地錯。是我貪心不足,是我不滿足于自己在家族中那點點權利,點點財富。所以才挪用家族的金錢去進行走私。是我的錯,大哥。都是我的錯!”

這一幕,倒是令旁聽席中的眾人一怔。

林雷跟克萊德也是眉毛一掀。連審判主位上的梅麗特也眉頭一皺。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伯納德仰頭說道,強忍住眼淚不流下,整個人顯得那麼的蕭索,“老三,現在已經談不上是誰的錯了。你所做的,已經讓我們整個家族陷入了空前的危機當中,我伯納德&德布斯。身為家族這一代地族長。即使是死了,也無法面對曆代先輩。”

說著說著。伯納德眼淚依舊是滑落了下來。

伯納德忽然看向克萊德,朝克萊德方向直接跪了下去,痛苦流涕道:“陛下。我德布斯家族出了這麼一個背叛王國的小人,是我德布斯家族地不幸。我伯納德身為族長,無法擺脫罪責。我伯納德願意一死,以求陛下能夠保全我們德布斯家族。畢竟我們家族中絕大多數人都是無罪的啊!”

克萊德看著伯納德。

隨即看向梅麗特,對梅麗特微微點頭。

梅麗特知道克萊德地意思,當即朗聲道:“現在休庭,十五分鍾之後,做最後宣判!”

……所有旁聽的貴族們都必須一個個離開審判庭,只有等到十五分鍾後才能再次進入審判庭。現在情勢已經很清楚了,德布斯家族涉嫌走私的這一罪,到底如何判罰,完全由克萊德決定。

如此走私大罪,完全可以由個人牽連整個家族。即使滅掉德布斯家族,也是合理的。

當然,克萊德也可以有人情味一點,只是懲罰德布斯家族一下,至少讓德布斯家族保全。

結果如何,一切由克萊德決定。

*******審判庭外,伯納公爵正跟林雷在一起,相互談論著。

“林雷,你看到了嗎?這德布斯家族的嫡系子弟真的很不錯。那個坎特,實際上前些日子就已經被抓住了,那坎特他也不自殺,一直等到上了審判庭才演出這一幕出來。”伯納公爵笑著說道。

林雷也點頭贊同。

“如果那坎特自殺了,恐怕德布斯家族局面就更被動了。”林雷笑著說道。

坎特自殺,那憑借坎特尸體,就可以說明德布斯家族涉嫌走私。而德布斯家族還無法辯解,而現在坎特自己承認是他一個人搞的。這倒是令德布斯家族有一線生機。

當然,是否是生,最終取決于克萊德陛下。

“殺了,全部殺了。”在林雷肩膀上地貝貝齜牙咧嘴,還跟林雷靈魂傳音道,“這個德布斯家族,太會演戲了。我貝貝看了都受不了了。”

林雷聽了不由一笑。

“吱呀~~~”

審判庭地大門開啟了,十五分鍾已經到了,外面的貴族們便魚貫入內,一個個又安然地在旁聽席上坐了下來。剛才休庭過程中,也只有克萊德陛下、梅麗特等少數幾個人呆在審判庭當中。

“林雷,你猜,我是怎麼判罰地?”克萊德對林雷一笑。

“我猜不到。”林雷干脆回答道。

克萊德神秘一笑。

“起立!”

梅麗特站了起來嚴肅說道,頓時整個審判庭中的人都站了起來,梅麗特昂著頭顱,嚴肅朗聲說道,“本審判庭宣判:德布斯家族成員‘坎特&德布斯’公然進行大規模的走私水玉礦石,數額極為地大。判其絞刑,于10月11日執行。

“此次走私水玉礦石價值近四千萬金幣,則判德布斯家族罰金雙倍,為八千萬金幣,而伯納德&德布斯。當庭釋放。宣判完畢”梅麗特此話一出,伯納德、尼米茲、卡藍等一批德布斯家族的人暗松了一口氣,可他們心中同時也都無奈的很。

八千萬金幣!

多麼恐怖的一個數字!

整個德布斯家族地財產也就在一億金幣左右。這還是加上所有固定資產的。而這一次要交巨額罰金,肯定要賣掉眾多固定資產。這種大規模的賣掉,肯定會遭遇對方的砍價。

固定資產一共近八千萬金幣,可最後是否能夠賣到八千萬金幣,那可能性太低了。

“林雷,怎麼樣?”克萊德看向林雷。

林雷笑著點頭道:“佩服,佩服。”

這個克萊德的罰金數目設定是非常巧的。因為德布斯家族固定資產也就八千萬金幣左右。如果克萊德真的判罰‘滅族’,那百分之百的。

德布斯家族的流動資金,克萊德是一塊金幣都得不到。

而罰金如果判罰的太高了。恐怕德布斯家族拼著族人死去,也不會肯繳納罰金。

這八千萬金幣,不多不少,剛剛好。

“父親。”卡藍等幾人立即來扶起伯納德。

伯納德卻是看向他地三弟‘坎特&德布斯’,坎特此刻臉色暗淡,只是跟伯納德點了點頭。自從走私事情曝光後,坎特就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而現在他為家族而死。以後家族恐怕還會善待他的兒子還有妻子。

伯納德也對坎特點了點頭。

兩兄弟。僅僅憑借目光就明白彼此心中所想了。

“我們,回去吧。”伯納德歎氣說道。

經過這一件事情。德布斯家族元氣大傷,經濟實力能夠剩下一成就不錯了。自此……德布斯家族,從芬萊王國頂尖豪族地層次中衰落下來。只能算是一般比較富裕的家族罷了。

******林雷府邸當中,泉水園。

林雷正坐在椅子上,一個人靜靜發呆。

“林雷,想什麼呢?”德林柯沃特從盤龍之戒中冒了出來。

林雷看了德林柯沃特一眼,歎息道:“今天看了德布斯家族案子地審判,我忽然想到了我的家族。我的家族原先可是縱橫玉蘭大陸,而如今,一代代的人死去,我的父親死了,我的母親也不知生死。小沃頓如今在奧布萊恩帝國,如今整個神聖同盟中,我卻是舉目無親。”

林雷有種很強烈地孤獨感。

父母都不在了,而自己現在正在進行不能見光的事情——複仇!

複仇道路上,林雷每一天心弦都是緊緊繃著地,不敢有一絲地放松。

德林柯沃特看著林雷,心中有著一絲疼惜,別看林雷表面上已經成熟了,跟那些大貴族打交道是絲毫不怯場。可是……林雷也才十七歲而已啊,才剛剛走出魔法學院不久啊。

“林雷,放松。不要給自己太大負擔,你有足夠的時間。”德林柯沃特安慰道。

林雷看向德林柯沃特,這條孤獨地道路上,幸虧有德林爺爺,還有嬉鬧頑皮的貝貝陪著。

“德林爺爺,謝謝。”林雷感激道。

德林柯沃特笑了起來。

“我真的想早點知道母親地消息,早點殺了那克萊德。”不提克萊德當初為什麼擄走自己母親,可單單讓自己母親跟自己一家分隔十幾年,最終導致自己父親死去。單單這一點,就足以判其死刑了。

“也不知道那殺戮之王‘希塞’,什麼時候將那毒藥藥方送過來。”林雷心底有些急切。

……林雷每天都期盼著殺戮之王‘希塞’的到來,可是一天天過去,希塞一直沒有來。轉眼,已經進入十月了。這近一個月的時間,芬萊王國還算是平靜。主要就是德布斯家族在大規模的賣掉家族的產業。

不少家族趁機砍價,不過德布斯家族的固定資產價值的確挺高,也有不少家族需求。所以賣出的價格不算太低。原本計算有八千萬金幣的固定資產,最終賣出了過七千萬金幣的資金。

付出了八千萬金幣的罰金,德布斯家族總算是逃過了大劫。

可經過這一次,德布斯家族的財富近乎縮水九成。

……10月10號這一天,明天就是坎特絞刑的日子了。這一天林雷照常在泉水園當中修煉著。

“林雷大人,希塞大人來了!”侍女在外面立即高聲喊道。

林雷吩咐過,希塞一旦到來,需要立即告訴他。

“希塞來了?”林雷立即一套外套,直接朝泉水園外沖去。以林雷的速度,十秒鍾不到的時間,林雷就來到了客廳外。而此刻依舊穿著寬松長袍的希塞正翹著二郎腿,在客廳中喝茶呢。

“希塞先生。”林雷老遠便喊道了,三兩步下,林雷就進入了客廳。

希塞一看到林雷到來,不由眼睛一亮,立即站了起來:“林雷大師,真是抱歉啊,到今天才過來。”說著,希塞便從懷中取出了一個信封,“林雷,這就是我說的那個藥方,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