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二十章 毒藥

林雷的腦海中深深記住了那一幕。

面對希塞的詢問,林雷點了點頭:“是很有魅力,剛才那一幕我已經記住了。只是,我想我雕刻出來的石雕水准,恐怕很難再達到夢醒的級別。”

一件神作的出世,那可是非常艱難的。

當初的林雷是傷心到極致,將所有感情全部融入其中,忘卻了一切,達到最玄妙的狀態,才最終完成。而現在為雕刻而雕刻,要達到那種水准,幾乎是不可能的。

“只要是林雷大師你雕刻出來的,就行了。我不求達到夢醒的級別,能夠達到一般大師的水准就足夠了。”希塞笑著說道。

林雷點了點頭。

如果是這樣,林雷倒是有十足把握。

“希塞先生,這樣,你要求的石雕,一個月後來取,怎麼樣?”林雷其實只需要三天就足夠了,只是林雷也是為了讓自己有足夠空余的時間。

希塞點了點頭:“好,一個月,很短啊,我不急,我有的是時間。哈哈。”

“林雷大師,你有什麼事情,盡管說,如果我能夠辦到的,一定會給你辦的。”希塞豪爽說道。

林雷心底不由有些緊張。

如今帕德森已經被他殺死了,林雷心中唯一的目標就是克萊德了。要殺或者抓住克萊德。都不是如今林雷所能做到地。

可殺戮之王希塞絕對可以做到!

“希塞先生,如果我請你幫我抓神聖同盟中的一位國王,你答應嗎?”林雷忍住沖動,先探測一番。

希塞一怔,驚疑地抬頭看向林雷:“抓一位國王?”

“恩。”林雷重重點頭。

希塞眉頭皺了起來。沉吟片刻看向林雷說道:“這樣,我想問問你,我如果幫你抓來了這位國王。你會不會殺了他?”

“應該會!”林雷老實回答道。

欺騙一位殺戮之王,是很不明智的。至于殺克萊德,如果自己母親真的被他殺了,林雷怎麼可能不報仇?

林雷心底也有些預感,母親這麼多年一點音訊都沒有。十有八九已經死了,或者被束縛在某地。無論是哪一種情況,他都要為母親報仇。

“殺一位國王?”希塞看了看林雷。

林雷期盼看著希塞。

希塞心底卻很清楚。雖然論地位,紅衣大主教要比一個王國的國王高一點,可是殺國王地影響力,卻是比殺紅衣大主教要高的。

紅衣大主教死了,教廷可以立即有人頂替。

可是一個國王死了,恐怕一個王國內部就會發生奪位之戰。同時光明教廷也會因為這個再次對他不滿。

“你這個要求,請恕我不能答應。”希塞鄭重看著林雷,“林雷,殺一個國王,影響力太大。而且那光明教廷對我態度很不錯。我不想因為一件石雕,而使得光明教廷和我的軍刀組織對立起來。”

殺戮之王希塞,背後自然就是四大殺手組織之一的軍刀了。

希塞,知道輕重之分。

一件石雕而已,不值得讓他跟光明教廷友好的關系產生裂痕。這麼些年,光明教廷對他的禮待,希塞心里也是清楚的。他不是白眼狼,人家對他這麼禮待,他還對人家神聖同盟的國王下手。

“換一個要求吧。”希塞抱歉道。

林雷心中一陣無力。克萊德的實力可能沒放在希塞心上,可克萊德地身份卻是使得希塞不會出手。

林雷努力讓自己平靜。

“希塞先生,我想問問,有沒有辦法。讓我一個七級魔法師,殺死一位九級強者。”林雷詢問道。

希塞看了林雷一眼。沉吟片刻道:“論殺人手段,我有很多。不過要讓一位七級魔法師殺死一位九級強者,這。倒是有點難度。”說著,希塞腦中也不斷地思考著。這位已經很久沒殺人的殺戮之王腦中極速地閃過一種種殺人方法。

林雷不敢打攪希塞的思考,在一旁靜靜等待著。

忽然,希塞轉頭看向林雷:“你說的九級強者是魔法師,還是戰士,如果是魔法師,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戰士。”林雷立即回答道。

對付戰士跟魔法師,完全是不同的暗殺手段。聽到林雷說是九級戰士,希塞不由頭痛了起來。

林雷只能在一旁焦急地等待著。

“啊,我想到了一個。”希塞忽然眼睛一亮看向林雷,“哈哈,當初我也只是無意中記住的一個辦法,沒想到都八百年過去了,我還記得。”

“什麼辦法!”林雷心底激動了起來。

老天!

沒想到這位殺戮之王,竟然真的有讓七級魔法師殺死九級強者的辦法。

“殺戮之王,暗殺手段最多,果然知道的比我多啊,不過,如果我多活五千多年,恐怕知道的比他還多。”德林柯沃特地聲音在林雷腦海中響起。

林雷苦笑,德林爺爺總是不服輸。

“方法就是……”希塞笑看向林雷,“用毒啊!”

“用毒?”

林雷一怔,他還以為是什麼好辦法,一位國王的飲食等等,都是會有人檢查的。用毒豈會那麼簡單?

“林雷大師,別小瞧用毒。用毒是一門非常高深的暗殺藝術,世間各種材料無數。毒藥萬萬千,誰有敢說,他知道世間所有毒藥?他能夠檢測出所有毒藥?”

林雷不由點頭。

這點他相信,比如德林柯沃特就知道,藍心草可以中和龍血地霸道。

“我所說的這種毒藥。是專門對付戰士的。只要沒有達到聖域,中了這種毒藥,實力將十不存一。而且中了這種毒藥,至今沒有解藥,只有花費一年半載的時間,慢慢地用斗氣消耗掉這種毒藥。”希塞顯然對這種毒藥記憶的很清楚,“而且這種毒藥無色無味,至今還沒有辦法檢測出來,只有中了。才會發現自己中了這種毒。”

十不存一?無法檢測?

林雷眼睛一亮。

那克萊德不過是九級強者,一旦中了這種毒藥,以自己如今地實力,還不是任自己蹂躪?

“這種毒藥,希塞先生有嗎?”林雷追問道。

林雷猜想得到,這種毒藥肯定非常珍貴。這種問題想都不需要多想,對聖域下所有戰士都有效果,而且還無色無味,至今無法檢測。如此毒藥,如果不珍貴。天下戰士都要死絕了。“林雷大師,你沒聽到我剛才說嘛,我是在八百年前隨意記住的,當初對那個毒藥藥方我只是簡略看一眼,畢竟對我沒威脅,我沒在意。”希塞皺眉說道,“我只知道,那毒藥藥方上寫了那毒藥,主要由八種材料組成。至于哪八種,我倒是不清楚了。”

“不清楚?”林雷急得要殺人了。

希塞笑看向林雷:“林雷大師,你放心,我雖然不清楚。可是這份藥方。早我們組織基地中是有收藏的,我可以派人將那份藥方抄襲一份帶過來。不過我們軍刀組織的基地,都是在人煙稀少處,要取過來。估計一兩個月地時間。”

一兩個月,等得及!

林雷對希塞點了點頭:“希塞先生,不知道你們組織有沒有現成的那種毒藥呢?”林雷可不想浪費時間尋找各種材料,來配毒藥。

“我們沒有。”希塞搖頭道,“這個世上,恐怕只有死神之手組織當中才會有。”

“死神之手?”

林雷過去跟耶魯聊天地時候,耶魯談到過四大殺手組織,分別是——軍刀血梅花紅月死神之手。每一個殺手組織都有其特殊性。其中死神之手便是以各種特殊詭異地殺手手段出名。

“對,當初如果不是死神之手有求于我,恐怕不會舍得將這份極為珍貴的藥方,給我們組織。”希塞點了點頭。

對聖域以下,幾乎可以絕殺。如此毒藥,珍貴性可想而知。

“那,我不能給死神之手購買這份毒藥呢?”林雷期盼道。

“不可能。”希塞笑道,“死神之手的最頂尖地十種毒藥是從來不給其他組織的,他們給我這份毒藥藥方,也是猜到我們不會去配這種毒藥。”

“不會去配?”林雷疑惑看向希塞。

“因為,代價太高昂。不值得。”希塞笑道,“特別是其中兩種稀有材料,早被死神之手給壟斷了,配一份毒藥花費的金錢,恐怕都超過了傭金。”

林雷恍然。

可是對于林雷而言,花再多金錢也不會在意的。

“那這樣,我現在就回去,安排人去將那份藥方帶過來給你。不過林雷大師,一個月後,你可要給我石雕哦。”希塞笑對著林雷說道。

“那是一定。”林雷心底一陣輕松。

送走了希塞,長期苦惱如何對付克萊德的林雷終于放心了,當天晚上他也難得的有了一個香甜的美夢。

第二天下午。

林雷正安心的盤膝坐在草地上,修煉著龍血斗氣。體內青黑色的龍血斗氣不斷地鼓蕩著,龍血血脈特有的能量不斷地融入到林雷地骨骼、經脈、肌肉深處,令林雷的體質緩緩提升著。

林雷相信,如此繼續下去,終有一天,林雷的身軀足以趕上聖域龍族,重現龍血戰士的榮耀。

“林雷大人。”外面的侍女聲音響起。

林雷深吸一口氣,龍血斗氣回歸到丹田當中。

“進來。”林雷淡然說道。

這時候侍女才走了進來,恭敬道:“林雷大人,德布斯家族有幾位客人正在門外,說是來感謝林雷大人的。”

“感謝?”林雷一頓。

瞬間林雷明白,那克萊德很給自己面子,已經將德布斯家族的卡藍給放了。

“感謝?恐怕不單單是感謝。”林雷心中暗道。

這德布斯家族的人,十有八九是見林雷幫忙,便登鼻子上臉,想要請林雷再幫幫忙努力保住德布斯家族了。

“讓他們進來。”林雷知道,有那毒藥藥方存在,心底有了把握。自然心中定了下來,也有一份閑心關心德布斯家族的事情了。

“德布斯家族?不是滅族,也要完全衰弱下去。”林雷已經完全可以預見德布斯家族地未來了。客廳當中。

尼米茲為首,卡藍的兩位叔叔,還有卡藍、羅琳、艾麗斯,一共來了六個人。尼米茲幾人一個都不敢坐,都是站著恭候。

看到林雷從遠處走了過來,尼米茲幾人立即浮起笑容,尼米茲更是拱手道:“林雷大人。”

“我剛剛修煉回來,你們稍等一下,我先沖洗一下,換一下衣服。”林雷淡笑著說道,隨即便不再理會這恭敬要行禮的尼米茲幾個人,直接朝沿著走廊朝另外的房間走了過去。

這尼米茲幾人愣了愣,只能努力擠出一絲笑容,站在原地,靜靜恭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