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九章 殺戮之王

希塞一臉疑惑地看著林雷:“怎麼?難道那個萊恩家族的小姑娘不是你的未婚妻嗎?”

“未婚妻?”林雷張口結舌。

希塞看到林雷的反應,似乎也反應過來了,不由笑了起來:“哈哈,有趣,有趣,林雷大師啊,我說,那位萊恩家族的迪莉婭小姑娘對你可是真的費了心思了。花費心思,花費金錢拍賣下你的‘夢醒’石雕。”

林雷疑惑看著希塞:“希塞先生,你能否告訴我?你說迪莉婭是我的未婚妻,說我跟迪莉婭要結婚,這個消息是哪里來的嗎?”

希塞摸了摸小胡子,自得道:“不可說,不可說。”

希塞心中卻不禁回憶起迪莉婭當初派人送給他的那張紙條上的內容,心中不由暗道:“一個姑娘,有膽氣這麼做,也算對林雷是真的用心了。還是別說出去,以免讓迪莉婭那個小姑娘難堪。”

希塞明白,一個女孩子家自己說那種事情,自己再傳出去,道德上有點說不過去。他希塞……可是一位很有道德的人啊。

林雷埋下心中疑惑,希塞稱迪莉婭是他未婚妻,這倒是小事。眼前這位生活了足有六千年的老怪物來到自己這,這才是真正的大事。

“希塞先生,手持光明教廷的令牌來我這,難道希塞先生是教廷的人嗎?”林雷故意探對方的底。

希塞大大咧咧坐下,搖頭道:“光明教廷?你可別將我跟光明教廷搞在一起。”

“那這個令牌?”林雷疑惑看著希塞。

希塞隨意道:“哦,就是當初殺了一位紅衣大主教,知道這塊令牌還有些用處。就順手取了他身上的令牌。時而拿出來用用,還別說,這塊令牌效果還真好用。”

“殺了紅衣大主教,順手取了令牌?”林雷心底一陣,不由一陣冷汗。

眼前這位希塞,還真是一個超級猛人。

德林柯沃特的聲音在林雷腦海中響起:“林雷,當初我在世的時候,希塞已經踏入聖域。那個時候光明教廷還很一般。五千多年下來,希塞實力肯定達到一個極為恐怖地地步。不過殺了一個紅衣大主教,光明教廷還不會得罪他。”

“畢竟……希塞。是一個善于暗殺的聖域強者。這樣的聖域強者,可比一般的聖域強者可怕的多。而這位善于暗殺的強者。達到聖域巔峰,那就更可怕了。”

聽到德林柯沃特的話。林雷心中也明白。

當初在魔獸山脈中遇到那種潛伏、攻擊他的殺手。林雷很清楚,同是六級高手,可擅長暗殺的六級戰士,比一般的六級戰士要可怕地多。

因為殺手善于‘潛伏’,善于‘一擊必殺’,甚至于殺手是不會要面子的。

而一般聖域強者,是非常看重面子地。

一個不看重面子的聖域巔峰強者。而且還是殺手。那他威懾力可就恐怖了。

“這也是希塞得到這塊令牌。光明教廷一直不討要地原因。這也是希塞敢光明正大生活在芬萊城這座‘聖都’的原因。”德林柯沃特感歎道,“這希塞。日子過的還真是夠逍遙的。”

聽德林柯沃特這麼一說,林雷心中也有些欽佩希塞了。

“怎麼,害怕了?”希塞看到林雷沉默。不由笑看向林雷,“放心,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怎麼殺人了。”

很長一段時間?到底多長?想到眼前人是一個六千歲的老怪物,林雷心底也沒譜了。

“沒什麼,只是驚異希塞先生的強大,竟然可以殺了紅衣大主教,還可以正大光明地生活在聖都。”林雷笑著說道。

希塞眼睛一亮,拍了拍林雷肩膀,點頭道:“不錯,不錯,不愧是石雕大師,心性比一般人要高地多,知道我地實力竟然絲毫不害怕。”

“林雷大師,這次來呢,我是有事求你。”希塞看向林雷,真誠地說道。

林雷當即說道:“希塞先生,請說,只要我能夠做到的,一定幫忙。”

希塞卻板起了臉,說道:“林雷大師,我希塞從來不喜歡欠人家地人情,我請你做事,自然也會幫你做一件事情。”

林雷心底一喜。

一位五千多年前就是聖域的殺手強者,這樣強者的一個人情,那可是無價地。這時候林雷腦海中也是靈光一閃——克萊德!

這段日子林雷一直苦惱如果殺克萊德,或者說如何將克萊德抓過來刑罰責問。母親的蹤跡,林雷是必須要知道的。可是克萊德無論自身實力,還是麾下人馬都比林雷強太多了。他沒有一點辦法。

可現在林雷有辦法了。

“如果請眼前這位希塞去將那克萊德綁過來,應該不難吧。”林雷心底不由激動了起來,困擾他這麼久的問題,似乎可以解決了。

“希塞先生,有事情請說。”林雷鄭重說道。

希塞這時候豪爽說道:“好,那我就先說了。”

希塞摸了摸小胡子,就好像跟好朋友聊天一樣:“我這個人,沒有太多愛好。女人是一個愛好,過去殺人也是我的愛好。可是當厭倦殺人了以後,我喜歡上了藝術,自然也最癡迷藝術中最高貴的‘石雕藝術’。林雷大師……上一次你的‘夢醒’石雕,我沒有拍賣到我很是遺憾。回去睡覺都睡不好,想來想去,還是親自上門拜訪你了。”

“希塞先生你的意思是?”林雷眉頭一皺。

石雕‘夢醒’可是已經拍賣出去了,就是迪莉婭購買的。

“我想請林雷大師,幫忙為我雕刻出一件石雕。”希塞期待看向林雷。

“這簡單。”林雷快速地准許道,自己每天都進行石雕雕刻訓練,為希塞順便雕刻一件出來根本是非常輕松的。

“我對這個石雕。還有些附加條件。”希塞站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不好意思!

對,這個六千歲的老妖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

“希塞先生,盡管說。”林雷好奇看著希塞。

希塞嘿嘿一笑:“林雷大師,我想,你的石雕能不能以我為模型,要將我那特有地神韻給雕刻出來。”

“以希塞先生為模型?特有的神韻?”林雷一怔。

見到林雷表情,希塞連忙道:“怎麼,很難嗎?”

“不。不是。”林雷搖頭皺眉道,“你讓我以你為模型。這很簡單。我只要看你一眼,就能夠記住你的模樣。完全可以雕刻出來。可是要將你的神韻雕刻出來,那就有些麻煩了。因為一個人,在不同的時候有著不同的神韻,如憤怒的時候,如高興的時候,如傷感的時候,如哀傷的時候。如悲憤地時候……”

希塞立即笑了:“這簡單。我特有的神韻,就是……我最有男人魅力地時候。”

“最有男人魅力?”林雷疑惑看著希塞。“那希塞先生你認為,你什麼時候是最有男人魅力的呢?”

林雷感覺,一位活了六千歲地老變態。是不是精神有點問題呢?

希塞自信道:“我認為,我最有魅力的時候,就是我殺人的時候!

我的外號‘殺戮之王’可不是亂叫的。“

殺戮之王‘希塞’!

這在玉蘭大陸上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名字,不管是四大帝國還是兩大同盟,都不想輕易得罪這個人物。就是四大殺手組織當中,如果推出一個最巔峰的人物,無疑是這位縱橫玉蘭大陸五千多年地殺戮之王‘希塞’。

聖域巔峰強者,而且最擅長暗殺!其暗殺手段之多之複雜,已經到了一種技藝地巔峰的地步。甚至于受到‘希塞’教導地人說希塞殺人,根本就是一種藝術。

最強的殺手,殺戮之王!

雖然在玉蘭大陸上,達到聖域巔峰的有好幾個,如光明教皇,如黑暗教皇,如光明教廷地那位落葉大人,還有四大帝國的一些巔峰強者。

可是這些強者,無一不對殺戮之王‘希塞’很是忌憚。

因為論暗殺手段,誰也不如希塞。

聖域巔峰強者的‘殺戮之王’,那威懾力太恐怖了。連四大帝國、兩大同盟都抱著‘不得罪就盡量不得罪’的信條,就更別說玉蘭大陸上那些大家族了。

當初拍賣會上,吉爾默、蘭普森兩位紅衣大主教原本准備報個高價,施恩于林雷的。可見到希塞報價,就是被嚇住不敢報價。連萊恩家族的那位老仆人‘休’看到‘殺戮之王’希塞也是被嚇住了。後來還是迪莉婭寫了字條,得到希塞的同意,迪莉婭才敢繼續報價。

殺戮之王‘希塞’的威懾力,可見一斑。

得到紅衣大主教令牌,光明教廷那麼多年也不索取,任憑希塞‘狐假虎威’地使用這塊令牌也不吭聲。這也是對‘希塞’的示好。至于被希塞殺死的紅衣大主教,只能算是白死了。

“殺人的時候?”林雷搖頭道,“希塞先生,我沒看過你殺人,怎麼知道你殺人時候的模樣呢?”

如今的林雷,對于玉蘭大陸上聖域強者的名字,知道的還是極為稀少的。連‘殺戮之王’希塞的大名也是不知道。

“這簡單,我現在就在這給你看看,什麼叫殺人,你看好了。”希塞氣勢當即一變。

“停。”林雷驚地連忙喊道,“希塞先生,你可別在我這殺人。”

“誰說我要殺人的?我只是略微表現一下殺人的時候感覺罷了。”

希塞沒好氣地看了林雷一眼。

林雷尷尬一笑。

他是心底對這位殺戮之王‘希塞’太過忌憚了些,聽說他要表演殺人,頓時嚇得要阻止。

“看清楚了,假使我的目標就是前方的花瓶。”希塞淡然說道。

原本希塞的氣勢完全變了,變得平淡。眨眼的功夫,原本慵懶的希塞氣質完全變了,他整個人變得無一絲氣息,無一絲氣勢,無一絲表情。

冷漠,平淡。

林雷眼睛根本沒看到,只是感覺空氣中一陣抖動,旋即那個花瓶就在林雷面前,一寸寸地化為了虛無。

是的,就是清晰的,一寸寸化為虛無!

這種視覺感,令林雷完全被震住了。

“這就是是殺戮之王嗎?”林雷腦海中完全記住了這一刻,在動手的時候,希塞情緒沒有絲毫變化,此刻的希塞好像沒有了情感波動,他冷漠地俯視一切。似乎生命在他眼前根本就如稻草一般。

殺人,就如割草一般簡單。

可是林雷有種感覺,在動手的時候,希塞注意力卻完全在花瓶上。

似乎那個時候世界上只剩下花瓶一般。

那種詭異的感覺,令林雷感到吐血。

“看到了嗎?”希塞忽然又變得大大咧咧地,隨意地坐下,翹起二郎腿看著林雷,“怎麼樣,那是不是我最有男人魅力的時候?我可是靠這招虜獲不少女人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