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五章 委屈

艾麗斯單獨談談?德布斯家族是否涉嫌走私,跟艾麗麼用?明顯這個梅麗特是不懷好意。尼米茲也是經曆過風浪的,自然心中如明鏡似的。

尼米茲眼睛不由眯了起來,看向梅麗特。

而梅麗特卻愜意地躺在椅子上,甚至于閉上眼睛養神,看都不看尼米茲一眼。梅麗特的態度很明確——想要讓你家族洗刷冤屈,讓艾麗斯來跟我談。

尼米茲沉吟片刻,而後笑道:“梅麗特大人喜歡林雷大師的‘夢醒’石雕,想要跟艾麗斯談談也是可以理解的。行,我會回去跟艾麗斯說說的。”

一直閉眼養神的梅麗特聽到這話,不由睜開眼睛,笑看向旁邊的尼米茲:“哈哈,那尼米茲就先請回去吧。只要讓艾麗斯跟我好好單獨談談,我想,我會更加了解你們德布斯家族的。”

尼米茲當即站起,謙遜有禮道:“那梅麗特大人,我就先告辭了,我們德布斯家族就拜托大人了。”

梅麗特輕輕點了點頭。

尼米茲當即退去。

而整個客廳當中,此刻梅麗特公爵一個人。

梅麗特端著酒杯,口中卻是低聲喃喃道:“女神,艾麗斯……”他的臉上也有了一絲自得、向往。

梅麗特,身為芬萊王國的右相,又被封為公爵。地位之尊崇,在芬萊王國當中比他地位高的,一只手數得出來。

如他這般的人物,什麼樣的女人沒見識過。

梅麗特,的確是喜歡女人,而如今他雖然是七十幾歲,可相當于厲害戰士有兩三百歲的壽命。如今才七十幾歲的他,正是最強壯的時候。梅麗特單單公開的便有十二位妻子。可是貴族中有一個觀點比較流行地——

家里的妻子不如外面的情人,而外面的情人卻不如自己得不到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可是到了梅麗特這種地位。讓他得不到的女人已經很少了。能夠真正讓他心動的女人,也是稀少的很。

而艾麗斯,地確是其中一個。

自從石雕‘夢醒’出名之後,在許多人心中那石雕中的女人就是‘女神’!女神是高不可攀的,如梅麗特這種地位尊崇的,自然特別想要將艾麗斯這種女神弄到自己胯下。可是這件事情難度太大。

而這次,便是一個機會。

“艾麗斯,女神?”梅麗特臉上有了一抹難掩的笑意,旋即一仰首,便將杯中豔紅的紅酒給喝完了。

******

尼米茲坐在回去的馬車上。眉頭是深深地皺著地。

艾麗斯可是卡藍的未婚妻!

自己如果讓艾麗斯去單獨跟梅麗特見面,無疑是將艾麗斯推進火堆。將來面對卡藍的責問,他還好應付。可是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對于德布斯家族地影響就大了。

“唉,如果家族完蛋了,還提什麼聲譽!”尼米茲搖頭歎了一口氣。

現在德布斯家族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一旦德布斯家族被判定走私。那整個家族將會被滅掉,財產完全被克萊德國王給奪走。雖然德布斯家族已經在外面留下了根,使得家族不至于斷絕。

可是。德布斯家族幾乎所有產業都在芬萊王國。

一旦失敗,德布斯家族想要重現輝煌,那也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了。

和家族未來相比,一點風言***也算不了什麼了。畢竟貴族這個***里汙穢不堪的事情什麼時候少過?

“不過這件事情。必須要艾麗斯自己答應。”尼米茲有些擔心起來,“我總不能強行將艾麗斯送到右相府邸吧。”

艾麗斯的清白。尼米茲可沒有在乎過。一個女人而已!

可是尼米茲明白……

“這個艾麗斯,跟林雷畢竟有著特殊關系。如果我強迫艾麗斯。被那林雷知道了。那……”尼米茲想想心中就有些害怕。

林雷,在芬萊王國中地地位很特殊。

雖然被封侯爵。可是林雷實際上是光明教廷的人,甚至于原先,克萊德還邀請林雷成為芬萊王國地貴族。還說彼此不論君臣。

很顯然,克萊德是希望拉攏林雷。

因為整個芬萊王國的貴族都明白,林雷只要願意,恐怕可以輕易成為光明教廷地白衣祭祀,而數十年後,林雷成為紅衣大主教也是很正常地。

紅衣大主教,論地位可是比國王還要高!

“不能強迫。”尼米茲有些頭疼,頭疼艾麗斯會不答應。他設身處地的從林雷地角度思考問題。

艾麗斯畢竟是林雷的初戀情人!他尼米茲如果逼迫艾麗斯去梅麗特那,失去了清白。林雷不暴怒才怪!

******

德布斯家族府邸當中。

客廳當中聚集了很多德布斯家族的族人,艾麗斯跟羅琳這兩人也呆在這。他們這一大群人都在等著尼米茲回來。

他們都在為德布斯家族的未來擔憂!

“二叔回來了,二叔回來了。”一個站在客廳門口,翹首盼望的中年人看到尼米茲的身影,立即喊道。

頓時整個客廳中的德布斯家族的人,一窩蜂地便朝尼米茲迎了過去。艾麗斯跟羅琳二人相視一眼,也立即起身朝外面迎了上去。

“二叔,怎麼樣了?”那中年人立即詢問道。

尼米茲看向眼前一群人,努力擠出一絲笑容:“現在情況還好。大家都先退回去吧,艾麗斯,你留一下,我還有事情要跟你談談。”

尼米茲在家族中還是很有影響力的,聽到他的話,一群人也只得一個個散去。

艾麗斯有些疑惑,疑惑尼米茲為什麼要單獨給自己談談。

“艾麗斯姐姐,那我先回房了啊。”羅琳跟艾麗斯握了握手,低聲說道。僅僅一會兒,整個客廳當中

艾麗斯一個人了。

尼米茲步入客廳當中。

“二爺爺,有什麼事情嗎?”艾麗斯有些忐忑地說道。

尼米茲看向艾麗斯,先是親切一笑:“艾麗斯,別緊張。你先坐下來,我們好好談談。”說著尼米茲就先坐了下來。

過去極為嚴肅,也不怎麼看不慣她的尼米茲,今天態度怎麼會這麼好?

艾麗斯心底有些疑惑。

“你坐啊。”尼米茲笑容顯得很和藹可親。

艾麗斯忐忑地坐到了一旁。

尼米茲低歎一口氣,眉宇間滿是愁意:“艾麗斯,你跟卡藍剛剛訂婚,沒想到我們德布斯家族就發生了這種事情。不知道是什麼人暗地里誣陷我德布斯家族,如果被我知道,我一定殺了他。”尼米茲臉上露出一絲煞氣,旋即委頓無奈道。“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洗刷我們德布斯家族的冤屈,將伯納德跟卡藍他們救出來。”

艾麗斯點了點頭。

只是艾麗斯心底疑惑了起來:“二爺爺怎麼跟我談這些呢?”

尼米茲看向艾麗斯,真誠說道:“艾麗斯,我有一件事情求你。”

“求我?”艾麗斯嚇得不由站了起來。

尼米茲在德布斯家族當中,連族長都對尼米茲很尊敬。現在尼米茲竟然說要‘求她’,艾麗斯如何不震驚。

“艾麗斯。我們德布斯家族涉嫌走私這件案子是右相‘梅麗特’大人查探審理的,而右相梅麗特大人對你很好奇,想要跟你單獨聊聊。”

尼米茲立即急切地勸說道:“艾麗斯。這是跟梅麗特大人搞好關系的難得機會啊。只要跟梅麗特大人關系搞好了,他才會幫助我們德布斯家族,艾麗斯,你是跟卡藍從小長大的。你終不會看著他身陷牢獄吧。”

艾麗斯愣住了。

單獨聊聊?

艾麗斯也算是生活在貴族家庭,對于貴族內部汙穢不堪的一幕是非常清楚地。她猜測得到。跟梅麗特大人見面,絕對不會那麼簡單。

“我。我……”艾麗斯有些結巴。

尼米茲懇求道:“艾麗斯。我們德布斯家族就看你了,我甚至于可以保證。只要你能夠跟梅麗特大人搞好關系,你可以當卡藍的正妻。”

艾麗斯這個時候感到自己腦子一片糨糊。

艾麗斯還是很潔身自好的。

無論是林雷,還是卡藍,她終究是守住最後一關。即使跟卡藍訂婚,艾麗斯也硬要等到大婚之後才肯同房。

現在要讓她去應付梅麗特……

“艾麗斯,就算我求你了。”尼米茲一咬牙,直接從椅子上一下子跪了下來,懇求道,“艾麗斯,卡藍的生死就看你的了。”

“卡藍的生死?”艾麗斯一震。

卡藍是她跟從小一起長大,特別是最近這些日子在德布斯家族經常受風言***,也是卡藍一直護著她。

“好,我答應。”艾麗斯一咬牙說道。

尼米茲臉上不由有了一抹驚喜,而後連忙說道:“那好,這樣,明天傍晚時分,我就安排你去梅麗特大人府上。”

可是艾麗斯此刻臉色卻是蒼白的很,根本沒有回應。

******

第二天傍晚。

一輛馬車在十二名騎士的護衛下出了德布斯家族府邸,正朝梅麗特大人府上緩緩行駛而去。而在馬車內部,只有艾麗斯一人。

艾麗斯靜靜坐在馬車內,抿著嘴唇,緊張地一雙手緊緊抓著長裙。

馬車不斷前進,很快就來到了梅麗特公爵大人府邸門口。

“艾麗斯小姐,到了。”外面傳來車夫的聲音。

艾麗斯聽了不由心底一震,右手不由地摸了一下腰間,腰間匕首的堅硬令艾麗斯心中略微定了定。

深吸一口氣,艾麗斯便推開了車門下了馬車。

……

梅麗特公爵府邸客廳內。

下身穿著長裙,上身披著外套地艾麗斯穿的也算是嚴實。踏著步子,艾麗斯還算冷靜地步入了客廳當中,艾麗斯四處環顧,可客廳當中竟然空無一人。

“恩?”艾麗斯眉頭不由蹙起。

這個時候一名女性侍者跑了過來,恭敬說道:“艾麗斯小姐,公爵大人他正在書房中,還請艾麗斯小姐到書房中。”

“書房?”艾麗斯微微一頓。

不過在侍者的目光催促下,艾麗斯還是邁出了腳步。

書房很偏僻、幽靜。這里連下人都極為的少。走到書房門口,艾麗斯就看到了一位貌似金發中年人正走在書桌前看著一些紙張。

“這就是梅麗特?”艾麗斯看到梅麗特的第一眼,感覺梅麗特應該是一個很精悍的人。連坐在書桌前的時候,腰杆都是筆直,目光都那麼凌厲。

“公爵大人,艾麗斯小姐來了。”那侍女恭敬道。

梅麗特這時候才抬起頭,看到艾麗斯立即興奮地站了起來:“哈哈,艾麗斯小姐來了?我已經等了很久了,來,艾麗斯小姐,先請坐。”說著梅麗特就站了起來,朝艾麗斯走了過去。

艾麗斯便邁入了書房當中。

艾麗斯四處一看,這書房地右邊有著書架,上面有著密密麻麻的書籍。而在書房的左邊則是有著一張床。

“平常我看書,或者處理政務累了,都會在這歇息地。”梅麗特公爵微笑著說道,同時走到門前關閉了書房的房門。

看到書房房門關閉,內部只剩下梅麗特跟她兩個人,艾麗斯不由一驚。

“梅麗特大人,房門還是打開了好啊。我不習慣太暗的環境。”艾麗斯連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