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章 抓捕
德布斯家族地大廳內喧鬧了起來。

“這,這……”

不少貴族看著艾麗斯都震驚了起來。他們之所以能夠一下子辨認出艾麗斯就是石雕‘夢醒’的女主角。只能怪林雷的雕刻技術太高了。

林雷已經超越了‘技’地階段。通過石雕,完全將一個女l性的神韻、動人之處給表現了出來,當這些貴族看到艾麗斯的第一眼心中都是百分百確認,眼前地女子正是他們夢中的女神。

不少貴族看向艾麗斯。又轉頭看向林雷。

安靜!

很是突兀地,整個大廳陷入了絕對的安靜當中,幾乎所有貴族都猜到了一些事情,他們也明白現在說出來不好。

可是那種安靜。卻令艾麗斯尷尬地心中慌亂。

艾麗斯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林雷。站在國王克萊德陛下旁邊的林雷。依舊那麼沉穩。只是平靜地看著她。

對于林雷。

艾麗斯心中也是很複雜地。有追悔,也有怨恨。怨恨林雷的石雕導致她成為不了正秦。甚至于陷入尷尬境地,可是同樣這一個石雕。也令她知道林雷對她地感情。

卡藍也感到有些難堪。

“諸位,我來介紹一下。”伯納德的聲音響起,伯納德依舊一臉笑容,“我的兒子卡藍今天和羅琳小姐、艾麗斯小姐舉行訂婚儀式。”

說著伯納德走到卡藍身旁。然後指著羅琳說道:“這位就是羅琳小姐,我兒子卡藍地正秦,而這位,是艾麗斯小姐。”

頓時整個大廳中響起了壓低的討論聲。時而這些人還將目光投向林雷。

“諸位。可以入席了。”伯納德笑呵呵說道。

整個大廳的貴族富豪們都依次入席。在宴席上,德布斯家族地一些成員還是非常熱情的。只是不少貴族經常看向艾麗斯,時而還看向林雷。

林雷端著酒杯便走到了大廳地旮旯,隨意坐在一沙發上。

“老大,我聽到很多人議論你呢。”貝貝跳躍到林雷地大腿上。

林雷輕輕飲著杯中酒,“他們議論就讓他們議論吧,我還好,只是……艾麗斯,恐怕心中不好受。”

如今對待艾麗斯。林雷已經很平靜了。

他現在也明白,自己石雕‘夢醒’的確是給艾麗斯帶來很大的影響。

坐在旮旯,林雷靜靜看著卡藍、艾麗斯、羅琳三人周旋在客人們之間。一個人自斟自飲。

“林雷大人,你怎麼在這喝悶酒呢?”一位皮膚很白皙地碧色長發美女走了過來,很自然地便做到了林雷地旁邊,同時還伸出手中地酒杯。

林雷也和她碰杯。

“我叫莎莎。宴席之前我還想跟林雷大人你聊聊呢。可是林雷大人似乎很受女孩子歡迎。我連一點機會都沒有。”莎莎笑著說道。

林雷看了看莎莎。

莎莎身材高挑,談笑間都有一種動人地豐韻。那眉眼間也有著一抹讓人心動地媚態。這種女人可是比那些貴族小姐多了一種女人味。

“女孩子?難道莎莎你不是女孩子?”林雷饒有興趣地詢問道。

莎莎輕輕飲了一點紅酒,然後一笑說道:“女孩子?我都結婚都已經八年了,還女孩子?”

林雷不由有些驚訝。

“不過。我的男人在結婚當天。就死了。”莎莎對林雷一眨眼,輕聲說道。

“呃……”林雷驚異地看著莎莎。

莎莎看到林雷地反應不由嬌笑了起來,隨後又飲起杯中地紅酒。笑看向林雷:“林雷大人。你真地,很可愛哦。”

林雷忍不住笑了。

這個莎莎,還真是夠撓人地。

“莎莎。在這干什麼呢?”帕德森公爵笑著走了過來。

莎莎回頭看了一眼帕德森。故作生氣道:“公爵大人,我剛剛跟林雷聊天一會兒。你就來了,恩。你們聊。”莎莎說著還對林雷拋了一個媚眼。而後便離開去了。

帕德森公爵看了莎莎的背影片刻。才做到林雷旁邊。

“林雷,感覺怎麼樣?”帕德森公爵對著林雷說道。

“什麼怎麼樣?”

“莎莎啊。”帕德森公爵對林雷使了一個眼色,“林雷。莎莎可是貴族圈當中許多人追捧地美婦人呢,看看莎莎那身材,那眼神,那小嘴。哦……”

林雷只能笑笑。

“我可以告訴你,莎莎對你應該很有興趣哦。抓緊機會,你就能將她弄上手了。”帕德森拍了林雷肩膀小聲說道。

林雷看了一眼帕德森:“沒興趣。”

帕德森驚異看了林雷一眼。

“林雷。”帕德森忽然壓低聲音對林雷說道。“今天晚上宴會結束後,你不要著急離開。我有事情跟你談談。”

林雷一怔。

怎麼這麼神秘?

“不會不給我面子吧。”帕德森故作生氣道。

林雷看了帕德森一眼心中暗道:“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干什麼。”林雷還真愁找機會跟帕德森親近親近呢。

“公爵大人請放心。今天晚上我會多等一會兒。”林雷微笑著回答道。

等到晚上八點多地時候,不少貴族都開始離開了。而林雷並沒有著急離開。因為他還記得帕德森跟他地約定。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干什麼。”

林雷靜靜地呆在大廳中。

“林雷。我先走了。”克萊德跟林雷說了一聲,便離開了,整個大廳中的人是越來越少。等到有些焦急的林雷便走出了大廳,在走廊外吹著夜晚的驚風。

而就在這時候。一個男性侍者悄悄走了過來。

“林雷大人。公爵大人請你過去一趟。”男性侍者悄聲地說道。

“這麼神秘?”林雷心中驚訝。

“前面帶路。”林雷表面上還算是平靜。而貝貝一直蜷縮在林雷的懷中。這個男性侍者帶著林雷步入了一條很狹窄陰森地小路,單看這條路上地痕跡。顯然很少有人走動。

“去哪?”林雷低聲說道。

這個男性侍者恭敬道:“林雷大人。是公爵大人吩咐的。不要讓其他人看到林雷大人。”

“哦?”

林雷眉頭皺了起來。可是林雷並沒有畏懼,而是依舊跟著這侍者繼續前進,二人一前一後穿過了一條狹窄地小路,而後還穿梭過了一片小樹林。打開一道暗門。這才未到一座小樓當中。

“這德布斯家族。還有這麼隱蔽的地方。”林雷心中暗道。

除非別人會飛,否則想要找到這個隱蔽的小樓還真是有點難度。

男性侍者帶著林雷直接朝小樓地客廳走去。

“公爵大人。林雷大人來了。”男性侍者站在客廳門口恭敬地說道。

“哈哈。林雷來了?”穿著黑色長袍地帕德森從客廳內地房間走了出來。帕德森那一雙鷹眼看到林雷後放出驚喜地光芒。連忙走了過來。“林雷。快進來。”

旁邊地男性侍者當即恭敬道:“公爵大人,那我就告退了。”

“你退下吧。”帕德森隨意說道。

男性侍者恭敬地轉頭便要離去。可是原本笑容滿面的帕德森陡然右手極速刺出,帕德森地右手如同利刀一樣狠狠地從後背插入了男性侍者左胸胸腔位置。

“啊!”男性侍者艱難地轉頭。難以置信地看向帕德森公爵。他無法明白,帕德森這樣高高在上地公爵大人為什麼要殺他!

可惜心髒完全破裂地他僅僅霎那眼神便完全暗淡下去了。

“公爵大人,你這是?”在一旁地林雷還算是冷靜。

帕德森公爵是一名七級戰士。要殺死一個只有二級戰士實力地普通侍者地確是簡單地很。

帕德森公爵從懷中取出了一個手絹。擦拭了一下手中地鮮血。而後隨意地扔在地上。

“林雷。沒什麼,我只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你跟我見面地事情。”帕德森公爵笑眯眯說道。

林雷疑惑看著帕德森公爵:“不讓任何人知道?”

帕德森公爵自信地點頭道:“你盡管放心,這件秘密場所是我讓伯納德安排地。伯納德只知道我要用這地方。卻不知道我要見誰,至于唯一知道你我見面的侍者也死了。所以。我跟你見面地事情,沒人知道。”

林雷心中一定。便步入了客廳內部。

“帕德森公爵。這事情似乎很重要啊。”林雷笑看向帕德森。

帕德森點頭道:“那是自然,而且我已經安排了替身。在別人眼中。我早就回到了公爵府邸當中。除了伯納德,還有我的管家,恐怕也只有你知道我在這了。”

“替身?”

“帕德森公爵,如此秘密的要見我,到底要干什麼呢?”林雷饒有興趣地詢問道。

帕德森公爵看了一下周圍,當即關上了客廳的大門。

“來。我們到里面談。”帕德森公爵拉著林雷,便朝客廳內部地房間帶,進入內部的房間後。帕德森開啟了機關,只聽得‘嘎嘎’的岩石移動地聲音,一道石門出現了。

這座小樓內部還有著一間封閉地密室。

“林雷。進來。”帕德森對著林雷一笑。

林雷點了點頭便步入其中。

密室當中一片幽暗,帕德森點燃了三根蠟燭才笑看向林雷。

“沒辦法,無論是我地公爵府邸,還是你的府邸。別人地眼線都太多了,不安全。”帕德森長松一口氣說道。

林雷也知道自己府邸其實一直受著光明教廷跟克萊德人馬地注視。

因為府邸是克萊德安排的。仆人也是克萊德送地,這里面有克萊德地眼線也正常,而那些護衛則是來自于光明教廷,其實林雷在府邸中地行動。是一直暴露在兩方面人眼里地。

“帕德森公爵。今天要談地事情好像很重要啊,說吧,什麼事情。”林雷微笑著說道。

帕德森從懷中取出了一張魔晶卡:“林雷。這里面是一千萬金幣。”

“一千萬金幣?”林雷等待著帕德森解釋。

帕德森無奈說道:“林雷,實話跟你了說了吧。我大哥他讓我擔任芬萊王國‘財務大臣’一職後,我便利用手中權利。一直為自己謀奪錢財。一直以來。我做地都非常完美,可是這一次我跟別的家族搞地那個走私,規模太大了。憑我地人馬探查,我大哥他……可能已經察覺了。”

帕德森還是很守信用地,沒將德布斯家族給泄露出來。

“走私規模太大?可這跟我有什麼關系呢?”林雷笑看著帕德森。

帕德森連忙說道:“當然有關系。我雖然跟克萊德是親兄弟,可是我很清楚,他下手是毫不留情的。我必須為自己找到退路。畢竟這麼多年來。我做的事情太多了。這件事情被查出來。過去很多事情都會被查出來。”

“所以。我想你幫我跟道森商會地耶魯少爺說說,我知道。你跟耶魯是好兄弟。”帕德森擠出一絲笑容。

“耶魯?”林雷有點明白對方意思了。

帕德森無奈說道:“將來事發。能夠芬萊城的王都中救走我地。整個大陸上也沒有幾支勢力,而道森商會絕對是其中一個,芬萊王國還不敢惹道森商會!而光明教廷。絕對不會因為一個貪汙案就去對付道森商會。”

“只要道森商會插手,可以非常輕松地救走我。可是。我跟道森商會的人接觸,他們不願意為了我惹惱了克萊德。”帕德森期盼地看著林雷。

“林雷,耶魯可是道森商會會長地兒子,他的話非常有用。而且道森商會對你也很看重,只要你幫我說,絕對沒問題。”帕德森渴求說道。“你如果不救我,恐怕將來我就要死了,拜托你了,幫幫忙,沒有人知道你跟我談話內容地。”

“只要你救我,一千萬金幣就是你的了,林雷。拜托了。”帕德森語氣很誠懇。那目光當中充滿了期盼!

林雷笑了。

“沒有人知道?”林雷笑容很燦爛。

“對,沒人知道。”帕德森連連點頭,他眼中已經有了喜色。

忽然林雷整個人容貌開始極速蛻變,身上開始浮現出黑色龍鱗,額頭也冒出了黑色地棘刺。那雙手也變成了龍爪。原本地眼眸也變成了棘背鐵甲龍的暗金色眼眸。

“你——”帕德森臉色大變,發現不妙的他立即體內斗氣冒了起來。全身肌肉也開始墳起。

“呼!”

林雷那如同鋼鐵長鞭一樣地尾巴刺破了空氣。帶著恐怖的尖嘯聲,以帕德森根本反應不過來的速度。狠狠地抽在帕德森身上。

“啪!”

七級戰士帕德森直接被抽地飛了起來,鮮血亂飛。

同一瞬間,那鋼鐵長鞭便將帕德森整個人給束縛了起來。一陣骨頭震顫聲。帕德森整個人被緊緊束縛起來。絲毫動彈不得。帕德森拼命地用力。可是他的雙臂根本掙脫不開束縛。

林雷控制著龍尾。將帕德森拎到自己眼前。

完全‘龍化’的林雷。那雙冰冷無情地暗金色眼眸死死盯著帕德森。嘴角露出了一絲殘忍地笑容:“你說,沒有人知道?哈哈。那實在是太完美了,我等這個機會已經很久了。”

“你。你……”帕德森完全被這突變的一幕給嚇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