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七章 死傷慘重

泉水翻滾,而林雷此刻正在泉水水底。

這溫泉水池並不深,最深處也只有近兩米左右,林雷這個時候整個人都緊貼著水池的底部,泉水清澈,透過泉水林雷能夠模糊看到外面的情景。

“這些人都是什麼人,怎麼外面的光明教廷的戰士那麼不堪一擊?”林雷心中有著滿腹的疑惑,外面守衛的光明教廷戰士不管如何,最低的都是五級戰士。每一個人都擁有斗氣。

難道這些戰士不可以使用“斗氣罩”抵擋住那黑色迷霧?

林雷想不明白,所以一時間也不敢直接冒出來抵抗那黑色迷霧!

“林雷,那黑色迷霧應該是黑暗魔法當中比較普通的‘腐蝕毒霧’。使用斗氣罩肯定可以抵禦的。”德林柯沃特的聲音在林雷腦海中響起。

“可是那些光明教廷的戰士……”

“他們應該還中了其他類似于迷惑心智的魔法,沒來得及使用斗氣來擋住那些腐蝕毒霧。”德林柯沃特根據自己的猜測說道。

“汩汩……”

林雷體表彌漫出一道氣流朝外面彌漫開去,正式風系魔法——探知之風。外面的一切動靜林雷完全可以感受得到。

快,不惜一切抓緊時間殺死林雷。為首的黑袍人冷聲說道。

其他五個黑袍人都點頭飛速地朝水池旁靠近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

“嘭!”

林雷整個人如同利箭一樣直接竄出了水面,水花不由四濺開來。而林雷整個人從高處猛然襲下猶如下山之猛虎,那五指成爪狀,狠狠地朝其中一個黑袍人當頭抓去。

“哼。”那黑袍人微微一斜身。准備用左臂硬抗林雷的一爪,同時手中的短刃立即極速刺出。

林雷臉上露出了一絲殘酷的笑容。

林雷那爪狀的右手表面浮現出一層青黑色的龍血斗氣。薄薄一層龍血斗氣,加上周圍都是黑色的腐蝕毒霧。所以龍血斗氣根本不起眼……最重要的是。林雷的右手指尖竟然冒出了黑色的尖刺。

“噗嗤!”林雷的右手輕易地刺穿了黑袍人的左肩胛。同時林雷的右手再一次用力,狠狠的一攪。

“嘭!”

黑袍人整個左胸都包裂開來,鮮血四濺。這黑袍人當場慘死。只是他臨死都難以瞑目,因為他的一刀刺在林雷的身上竟然傷不了林雷一點。

“地系七級,可是玉石鎧甲了,玉石鎧甲豈是那麼容易破的?”林雷心中暗道,“更何況。除了表面一層玉石鎧甲,我身體的皮膚還可以瞬間變幻成‘龍血戰士’形態。”

如今林雷龍血戰士形態,已然初入八級戰士級別。

林雷的“龍化”狀態,也繼承了棘背鐵甲龍的有點——防禦高。林雷的黑色鱗甲,可比玉石鎧甲都要強的多。這個黑袍殺手的一刀,看威力,這個黑袍殺手應該是七級高手。

可惜七級高手的防禦,在林雷指尖冒出尖刺後,根本擋不住。那可是龍化後的龍爪爪尖。林雷剛才只是半龍化而已。

“怎麼可能?”另外四個黑袍人怔住了。

根據他們的信息。林雷是一個七級雙系魔法師,至于戰士力量要弱得多。他們想不到一個七級殺手竟然一個照面就直接被殺死了。

“情報有誤!”在最後面的黑袍人領袖心中暗罵。

林雷心中卻是暗自點頭:“看來,部分身體進行龍化,反而可以在敵人沒有察覺的時候,令對方吃一個大虧。”

“黑暗教廷的混蛋

忽然一聲怒吼從遠處傳來,只聽得憤怒的怒吼聲極速朝泉水園沖了過來。林雷心中明白,保護自己的那支騎士小隊的另外人馬都趕過來了,剛才被殺的只有十幾個人。實際上總共有過百人的。

為首的黑袍人臉色一變。

“不惜一切。殺死林雷。”黑袍人首領喝道。

隨後這個黑袍人,立即帶著另外四個黑袍人直接朝林雷圍攻了過來,這五個黑袍人手中的黑色短刃都有黑色流光交替,這一刻他們將自己的力量幾乎完全注入了武器中。

舍生忘死的攻擊!

七級戰士,對嗎?

林雷看著這五個黑袍人圍攻過來,卻根本不躲藏。林雷的右手輕輕地一摸腰間,陡然--

一條淒厲耀眼的紫色廣聯閃爍。

林雷真個人同時急速朝後方飛躍開去,而攻擊林雷的五個黑袍人,有四個黑袍人定在了原地,至于那個為首的黑袍人卻是急速後退。

“噗嗤!”

那四個黑袍人同時攔腰斷掉。大腸小腸灑地一地,鮮血噴灑開來。

“好快。還鋒利。”那個黑袍人首領震驚的看著林雷。

一劍殺死四個七級戰士,這為例的確太可怕了。

林雷是非常清楚的,神劍‘紫血’是很鋒利,單憑‘紫血’本身地鋒利是難以攻破七級魔獸的防禦地。如果七級戰士用斗氣護體,林雷最多重傷對方,卻難以殺死對方。

可是,剛此案這四個黑袍人都是全力攻擊!

他們沒想到林雷還有一柄劍。

“要提高紫血的攻擊力,只能注入龍血斗氣。可注入龍血斗氣,速度卻是不如灌入風系魔法力快。”林雷這個時候卻在評價這得失。

剛才林雷的卻是一劍殺死了四人。

靠得就是驚人的速度,讓人無法放映的速度!

可是單靠速度,單靠神劍本身的鋒利,一般只能殺死六級戰士,重傷七級戰士。除非這名七級戰士跟這四個殺手一樣,不顧自身安危,將斗氣幾乎都用來攻擊而不防禦。

“可是這個首領。卻沒受什麼重傷。”林雷看向黑袍人首領。

黑袍人首領實力應該超過了七級。

注入風系魔法力,只會使‘紫血’速度更快,使得‘紫血’軌跡飄忽。卻不會增加單體攻擊力!而注入龍血斗氣。只會令‘紫血’攻擊力增加,而無法令‘紫血’速度增加。

“雜碎!

泉水園門外傳來的暴怒的聲音,很顯然光明教廷那一群騎士們看到了自己伙伴們死去的場景,一個個都憤怒了。

“林雷,你比我們想象地還厲害,可惜,你投靠光明教廷,所以。。。。”黑袍人首領絲毫不在乎外面的人。依舊輕聲說道。

黑袍人說話的聲音有著非常特殊地旋律,林雷一開始沒注意,可是等黑袍人說到一半的時候,林雷卻感到自己心神一陣恍惚,注意力竟然沒有集中。

“你必須死!”

黑袍人的黑色短刃瞬間就到了林雷身前。

“林雷!”德林柯沃特的大喝聲在林雷腦海中想起,令林雷瞬間驚醒過來。

“咔嚓!”

黑袍人首領愣愣地看著自己腰部,此刻自己的腰部完全被咬掉了一半,鮮紅的肌肉還在發顫,鮮血不斷地朝外面湧出。黑袍人首領明顯感到全身一陣無力。生機迅速消逝。

“這個影鼠。。。

黑袍人首領呆呆看著林雷旁邊的黑色影鼠。

黑色影鼠,那只是三級、四級的魔獸而已。對于黑袍人首領而言,以他八級戰士的實力,黑色影鼠根本傷不了他一點。所以黑袍人首領根本就沒有在意這個黑色影鼠。

可是。。。

剛才黑色影鼠從旁邊一個飛串,然後嘴巴急速擴大,那嘴巴對這他的腰部

“教皇陛下。”穿著紅色長袍的吉爾默恭敬地彎身。

“嗯?”光明教皇眼皮一掀,看向吉爾默。

被光明教皇注視著,就猶如被萬鈞巨石給壓著一樣,吉爾默恭敬地說道:“教皇陛下,就在剛才黑暗教廷對林雷采取了暗殺手段,不過幸虧林雷戰士實力不低,將敵人全部殺死了,自己只是受了一點輕傷。”

“殺死?

光明教皇那碧綠的眼睛看向吉爾默,輕笑著說道:“吉爾默,黑暗教廷知道林雷是七級雙系魔法師,他們排出的人手會沒有足夠的把握?

“教皇陛下,這一批殺手實力很強的,為首的殺手,應該還擅長類似于迷惑心智的黑暗魔法。”吉爾默連忙說道。

光明教皇沒有多說,只是淺笑著看了吉爾默一眼。

“吉爾默,你是想要?

吉爾默點了點頭道:“是的,林雷是我們光明教廷重要的培養對象,最重要的是,林雷不但天賦很高,而且自身還非常的刻苦。我相信,只要再過五十年,林雷很可能成為聖域強者。而在過百年...林雷便能成為整個玉蘭大陸有數的強者。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都有著極為悠久的曆史,在玉蘭帝國一統整個玉蘭大陸的時候,它們就存在了。

他們之所以一直存在。因為他們明白——培養人才!

不斷的發展,不斷的增加信徒,不斷的培養人才。

林雷現在實力可能不強,可是一百年後呢?說不定就是一位堪比光明教皇的人物了。一百年的時間而已,對于聖域強者而言,那並算不了什麼。

”所以,我想林雷收到更好的教導,並且得到更好的庇護。也就是說。我想林雷,去跟隨’落葉‘大人修練。“吉爾默說道。

“落葉?”

光明教皇怔了一下,而後點了點頭,那好吧,不過你先去征求一下他的意見,我可無法為落葉做主。

”是,教皇陛下。

吉爾默而後邊告退開來了。

光明教皇那碧綠的眼睛看了一眼吉爾默,而後便投向窗戶外的天空:“殺死所有殺手?巴魯克,巴魯克...嗯,好像巴魯克家族,就是四大終極戰士家族之一的龍血戰士家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