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神劍‘紫血’ 第十五章 天價

那位金發中年人站著台上,繼續著高談闊論:“談到曆石雕,如今十大石雕中價格最低的一個是528金幣,最高的一個價格,是雕刻作品‘血睛鬃毛獅’,是前不久在玉蘭帝國的普魯克斯會館拍賣廳的新的交易價格,高達1300萬金幣!

下面的貴族、富豪們都安靜了下來。

這價格的確是非常恐怖的。

“血睛鬃毛獅,取材于聖域魔獸‘血睛鬃毛獅’,雕刻作品的作者是十萬年以前的雕刻宗師‘胡佛’。而最近一萬年來,我們玉蘭大陸也出現了兩位宗師級別人物,分別是普魯克斯大師和霍普金森大師。這兩位也達到了宗師的級別。”

金發中年人忽然笑了起來。

“然而,據我所知,曆史上任何一位宗師,別說宗師了,就是一般的大師級別人物,當他們被敬稱為大師的時候,絕大多數都是過百歲的。就是沒過百歲,也是七八十歲。有誰是三十歲前就成為大師的?”

金發中年人看向下方:“過去沒有,可是現在有了。”

“偉大的林雷大師,他是一個天才。十七歲,年僅十七歲的他竟然就是七級雙系魔法師了,在魔法領域,整個玉蘭大陸曆史上他也是排名第二的天才。而十七歲的他,雕刻的作品水准,大家也都知道了。”

說著,金發中年人轉身看向石雕‘夢醒’。

那兩個侍女當即上前,掀開了蒙布,露出了‘夢醒’石雕的真容。

“這,就是林雷大師的作品,根據我們會館的調查,這件作品完成于去年十二月天降大雪的那一段日子。也就是林雷大師十六歲那一年。”金發中年人笑著說道,“我一直很奇怪,去年的大雪為什麼那麼大,現在我想,恐怕也是因為林雷大師這件作品出世地原因吧。”

頓時下面的貴族、富豪們都笑了起來。

“好,閑話也就不多說了。”金發中年人指著‘夢醒’石雕,“這件石雕已經完全達到了宗師的水准,最難得的是,這件作品的體積非常大,說實話。這件作品完全可以分隔成五份來拍賣。”

下面的富豪貴族們都彼此笑著談論了起來。

“當然。我開玩笑的。這五個人形雕塑每一個擁有獨特的神韻,而五個結合了起來,更是如同一個美妙的愛情故事一樣。相信許多對石雕有研究的人們都能夠感受到這個淒美地愛情故事。”

金發中年人感歎道:“五個人形雕塑,每一個都有宗師水准,五個結合起來還可以讓人感受到那獨特地故事。這件石雕的價格,我根本無法猜測。”

“最重要的是,林雷大師完成這件作品的時候。才十六歲。十六歲啊。”金發中年人聲音都大了起來。“我沒有一刻如此感到自己語言的缺乏,我都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對林雷大師的崇拜。他,真是是一個天才!!!”

這一番話,也引起下方的貴族富豪們地共鳴。

十六歲,完成如此作品,根本就是一個奇跡。

而德布斯家族地包廂當中,則是一片沉寂。

“可惡的家伙。”卡藍對這個金發中年人很怨恨。因為經過他這麼一說。恐怕石雕‘夢醒’的價格會更高。

“我無法想象林雷大師以後的成就。而正因為此,林雷大師的第一件名震玉蘭大陸的作品更加難得。唉。可惜我沒有多少金錢,否則傾家蕩產也要買下。”金發中年人笑著說道,“好了,現在拍賣開始吧,底價一百萬金幣,大家沒意見吧。”

一百萬金幣!

還底價?

不少原本心存僥幸的貴族們一下子被震住了,不是大家族大富豪,連爭奪這件石雕‘夢醒’的念頭都沒有了。

“每一次加價,最起碼十萬金幣。”金發中年人補充了一句,“好,林雷大師地作品石雕‘夢醒’拍賣,正式開始。”

頓時整個拍賣大廳都安靜了下來。

“150萬金幣!”在第一層地一位貴族直接出價。

在第三層中地林雷仔細地聽著下面的報價,林雷懷中地‘貝貝’也伸出小腦袋朝下面看。

“老大,以後烤雞烤鴨,還有酒都可以任我吃了吧。”貝貝的聲音在林雷腦海中響起。

“沒有問題。”林雷摸了摸貝貝的腦袋。

對于自己而言,貝貝完全算是自己的兄弟了。

“耶,以後幸福了耶。”貝貝興奮地眼睛直發亮,伸長脖子朝下面看著,“嗚,兩百萬金幣了。再高一點,再高一點啊。”貝貝不斷地期盼著價格更高,林雷見貝貝這樣,不由笑了起來。

芬萊王國國王克萊德熱情地一拍林雷的肩膀:“林雷,我也為你捧捧。”

“奧斯托尼,五百萬金幣。”克萊德給奧斯托尼說了一聲。

奧斯托尼走到了一個發音的地方,朗聲說道:“克萊德陛下,出價五百萬金幣。”

“謝謝陛下。”林雷當即說道。

“哈哈,沒事。”克萊德很熱情地摟著林雷的肩膀,“林雷,有沒有興趣幫幫我,咱們也沒必要分什麼君臣。”克萊德很隨意地說道。

林雷對這克萊德也有了好感。

這的確是一個非常有魅力,有吸引力的領導者。

“陛下請原諒,我想回去跟我父親商量一下,如果沒有意外,我還是會留在芬萊王國的。”林雷微笑著說道。

“的確應該跟你父親商量一下。”克萊德眉頭微微一皺說道,“林雷,據我所知,你的父親好像離開了烏山鎮,我查過了,卻查不到你父親的蹤跡。好像……消失了。”

當林雷名聲大震後,克萊德為了讓林雷幫助自己,他去查探了一下林雷親人。

可霍格卻並不在烏山鎮。

“我父親不在烏山鎮?”林雷有些疑惑,

道。“我父親他有可能去其他地方了吧,父親他也在烏山鎮。”

“可能吧。”克萊德沒有繼續多說。

霍格的確隱藏的很深,否則一國國王要找一個人,豈會找不到?

******

拍賣廳第二層包廂當中。

“五百萬金幣,狗屎!”卡藍難得地咒罵了一聲。

旁邊一直陰沉著臉的德布斯家族的族長伯納德低聲說道:“卡藍,家族地情況你也應該知道,如今家族未來情況不明,我們是不能將太多的金錢浪費在上面的。根據家族的商議,我們最多拿出八百萬金幣給你。這已經是底線了。”

卡藍點了點頭。

卡藍很清楚,整個家族的產業加起來的確有足足有一億金幣。然而一億金幣大多是固定資產。流動的資產也就兩千萬金幣左右。可是家族總不能將金錢都浪費在一個石雕上。

家族沒有逼迫卡藍跟艾麗斯分開,已經很難得了。

“530金幣!”第二層包廂中又有人報價了。

那位主持人金發中年人立即興奮了起來:“五百三十萬金幣了,過去的十大石雕最低價格是528金幣,而如今十大石雕的價格已經改變了,我可以宣布,石雕‘夢醒’已經名列十大石雕了。”

“道森商會耶魯少爺報價600金幣!”拍賣廳第三層當中傳來奧斯托尼的聲音。

小雨不是人

聽到這個價格,卡藍地臉又黑了。

價格這麼快就到了六百萬金幣。這實在是超乎了卡藍地預料。按照卡藍的預料。十大石雕中最後一個才528金幣,自己准備八百萬金幣應該沒有問題才是。

可是……

卡藍不是真正的收藏家,對于石雕沒有真正的研究。

那種真正的收藏家,完全可以感受到‘夢醒’石雕讓人心動的地方,特別五個人形石雕聯合起來,那更是極為難得。整個玉蘭大陸曆史上都沒有出現過這種五個人形石雕聯合起來的,而且還能夠讓人感受到一段淒美地感情。

特別雕刻者,當年雕刻地時候才十六歲。更是超級魔法天才。

“不能讓價格一步步升上去。”卡藍眉頭一皺。

他明白讓價格慢吞吞升上去。自己的報價成功率就會很低了。

“八百萬金幣!”卡藍大聲地報出了自己的價格。

從六百萬金幣直接到八百萬金幣。一下子上升了兩百萬金幣。這種劇烈增長的幅度的確是將很多人給震住了。畢竟十大石雕才那麼樣的價格,就是普魯克斯的三件最珍貴作品。也有一件才七百多萬金幣而已。

收藏家,並不是盲目收藏,也是看價值的。

否則盲目攀比,那是敗家子地行為。

金發中年人立即大聲喊起來:“德布斯家族出價八百萬金幣,如此乾淨利落地出價八百萬金幣,可以看出他們對這石雕地勢在必得。我可以想象,將來林雷大師成為了聖域強者,這件作品地價格將不是八百萬金幣,而更可能是一千六百萬金幣。”

這個金發中年人鼓吹能力的確很強。

可下面地人,也沒幾個白癡。他們也都在思考……畢竟再有錢,也要用的有價值。

……

拍賣大廳的第三層,林雷、耶魯、克萊德陛下、吉爾默紅衣大主教、蘭普森紅衣大主教等人都看著下方,隨意地談笑著。

“老三,那個卡藍報價了。”耶魯低聲說道。

林雷不由將目光投向那個包廂,他可以清晰看到,在包廂當中卡藍跟艾麗斯正手握著手,看卡藍的表情顯然是非常的緊張。

“老三,要不我壓他一下,不管如何,你的石雕也不能落到他手里。”耶魯在林雷耳邊輕聲說道。

“不用。”林雷緩緩搖頭。

林雷正凝視著艾麗斯,此刻在包廂當中的艾麗斯,就如果一個可憐的受到委屈的小姑娘一樣,德布斯家族的其他人看向艾麗斯的目光都帶著一絲不滿。畢竟他們家族要為艾麗斯花費大量金錢。

“如果他們真的想要,就給他們是了。”林雷冷然說道。

旁邊的吉爾默跟蘭普森卻彼此相視一眼,笑了笑。

*****

包廂當中。

德布斯家族的人都是比較緊張的,最緊張的還是卡藍跟艾麗斯。

“放心,艾麗斯。八百萬金幣已經是極為高的價格了。不會更高了。”卡藍安慰著艾麗斯,但是這何嘗不是安慰他自己呢?因為家族只是授權給他八百萬金幣而已。

而那個金發中年人也舉起了小錘:“德布斯家族出價八百萬金幣,有沒有出價更高的?那……我可要倒數了。”

“一千萬金幣。”

一道懶散的聲音從第一層大廳的座位中響起,實際上石雕‘夢醒’後面的報價,幾乎都是上面包廂中的那些超級大貴族的爭奪了。下面的貴族富豪們只是在看戲,沒想到現在第一層大廳也有人報價。

“真是沒眼光,我看,這件‘夢醒’簡直是開辟了一個新的流派,雕刻風格和其他石雕完全迥異,加上足有五個不同神韻的人形,一千萬金幣,還是值的。”那個報出‘一千萬金幣’的男子隨意地說道。

這個看似三四十歲的男子,穿著寬松的長袍,那懶散的意蘊誰都感覺得到。

“一千萬金幣?”

包廂當中的卡藍跟艾麗斯都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