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神劍‘紫血’ 第十三章 老教官

“殺林雷?”伯納德看向自己的兒子,“卡藍,為什麼要殺這個林雷,他只是一個石雕大師,對我德布斯家族有影響嗎?”

林雷成為七級雙系魔法師的消息,在聖都芬萊城當中還沒有傳開,加上這段時間伯納德一直為自己家族的事情而煩心,所以伯納德根本不知道有關林雷的訊息。

卡藍點頭說道:“父親,這林雷今年才十七歲,而他卻已經雕刻出了宗師水平的石雕。最重要的是……他還是如今玉蘭大陸第一魔法天才,就是在玉蘭大陸的曆史上,他也是曆史第二天才,因為今年才十七歲的他,已經是七級雙系魔法師了。”

“十七歲的雙系魔法師?”

伯納德倒吸一口涼氣,憑他的直覺就感覺到這個林雷對自己家族的威脅。

“這個林雷,不能留。”伯納德直接說道。

卡藍聽到自己父親這麼說,臉上也不由有了笑容。然而伯納德僅僅一會兒眉頭就皺了起來:“不對,這曆史上第二魔法天才,以後魔法成就肯定十分驚人。這種的人物,光明教廷、黑暗教廷、四大帝國怎麼會放過。說不定,現在的林雷已經跟光明教廷有了關系。”

“卡藍,這個林雷,不能殺。”伯納德看著卡藍,鄭重說道。

“父親,他現在只是一個七級雙系魔法師而已。”卡藍滿臉急切,忽然卡藍聲音放低道,“父親,殺那個林雷也不需要我們動手,我們可以出錢請人啊。就和當初殺那位宮廷大臣一樣。”

伯納德沉吟片刻:“卡藍,這件事情你不要再管了,一切我來處理。”

這伯納德也不說是否殺林雷,這令卡藍心底煩躁難以定下心來。

******

黑夜,伯納德來到了一座酒店的已經預定好的雅間當中,而雅間內正有一位白胡子老頭。

“伯納德先生。”那位白胡子老頭看到伯納德,不由笑眯眯地打招呼。

伯納德點了點頭:“刺刀先生,這一次來見你,想拜托你兩件事情。”

“說,都老客戶了。”白胡子老頭依舊笑眯眯的。

伯納德直接說道:“兩件事情。第一件,我希望你能夠將正在普魯克斯會館進行展覽地作品'夢醒'給破壞掉。”伯納德也清楚。想要從普魯克斯會館當中將石雕'夢醒'給弄出來,幾乎不可能。

而將其破壞。難度則降低了很多。

“石雕'夢醒'給破壞掉?”白胡子老頭一怔。

“怎麼,你們'軍刀'組織連這個都做不到?”伯納德輕笑著說道。

玉蘭大陸四大殺手組織,這四大殺手組織都有著自己獨特的地方,而'軍刀'這個組織的實力便是極為的強悍。只要有足夠的金幣,他們連紅衣大主教都敢刺殺。


當然,如果要刺殺聖域強者,那難度就太高了。

“難不成。你們也怕得罪普魯克斯會館?”伯納德有些疑惑了。

“不。我們當然不會在乎一個普魯克斯會館,你先說下面一件事情吧。”白胡子老頭卻突然說道。

殺手組織做的事情本來就是得罪人的。連光明教廷他們都敢得罪,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伯納德忍住心頭的疑惑:“第二件事情,我希望你們能夠殺死林雷。”

白胡子老頭終于無奈笑了。對著伯納德搖頭說道:“伯納德先生,請恕我們無法接受你的兩個任務,真地抱歉。”

“不接受?”伯納德猛地站了起來,難以置信看著白胡子老頭,“刺刀先生,我知道你們的實力,你們什麼時候連這點小任務都不敢接受了?”伯納德根本無法相信自己進來來會是什麼一個結果。

畢竟對方四大帝國地大臣、紅衣大主教等人物都敢刺殺,一個林雷還不敢殺?

“不是因為不敢,而是我們不想接這個任務,至于原因,我們組織沒必要回答吧。”白胡子老頭臉色冷了下來。

伯納德連忙擠出一絲笑容:“刺刀先生,抱歉。既然你們不願意接受這個任務,那我就告辭了。”

白胡子老頭點了點頭。

待得伯納德離開,白胡子老頭才緩緩站了起來,自言自語道:“這個伯納德,什麼任務不好,非要毀掉一件石雕,還要殺死林雷,這事情我還是稟報一下老教官吧,今天拒絕了這個任務,老教官應該會很高興吧。”

白胡子老頭,在軍刀組織當中也是元老級別任務了。

不過正因為他太老了,所以他也就不做任務了,平時待在芬萊城這個超級大城享福,偶爾接待一些富豪貴族們。

至于他所謂的'老教官'.

在'軍刀'組織當中也屬于一個傳奇性人物了,就是如今軍刀組織地首腦見到這位老教官,也要非常有禮貌地稱呼一聲'教官'.整個軍刀組織當中恐怕還沒人比這個'老教官'資格更老。

……

普魯克斯會館,石雕'夢醒'展覽的第四天。

在'大師展廳'當中,有個非常怪異的現象,按照普魯克斯會館的規矩,大師展廳中的客人每經過三分鍾就必須離開,讓下一批客人進來。如果想要再看,必須再次排隊。

可是大師展廳當中,有一個客人,已經待在大師展廳中近兩個小時了。根本不符合規矩!

這個客人看起來三四十歲的模樣,穿著寬松的長袍,雙手插在長袖當中環抱于胸前,那一頭黑色長發隨意地披散開來,整個人似乎很享受地看著被展覽地'夢醒'石雕。


而此刻站在'夢醒'石雕前面地幾個實力極強的護衛,卻都低聲談論著這個黑發男子。

“這人跟奧斯托尼先生什麼關系,竟然囑托我們不要攆走這人。這麼長時間總待在大師展廳,已經違反規矩了。”

“別管了。我們還是安心保護好這件石雕吧。”

“怕什麼,會館中可是在石雕周圍布置上魔法陣地,想要搶奪走石雕根本是不可能地事情,畢竟這個石雕這麼大,誰能夠在會館眼皮底下,將這麼大的石雕弄走?”

保護石雕地護衛們心情還是很輕松的。

畢竟那麼大的石雕想搶走都是非常難的,而破壞石雕是損人不利己的,誰會干呢?

“嗚,很不錯的石雕呢,真的是有滋味。”那個三四十歲的男人眉頭蹙起。仔細地看著石雕'夢醒',而後掃了一眼旁邊貼著地介紹。“一個才十七歲的小毛孩子,真地很讓人期待。”

時間流逝。大師展廳中的客人換了一批又一批。

而這個男人卻是一直待在這里,仔細地觀看著、欣賞著這件'夢醒'石雕。

“多麼流暢地線條、紋痕,干脆利落,沒有絲毫遲疑。”這男人臉上有著一絲陶醉,“真的很迷人,還有這個女子,那種獨特的神韻完全被雕刻出來了。甚至于比真正的女人還吸引人。”

大師展廳中。一批批進來客人。

不少客人是排隊了一次又一次。參觀了一次又一次。像這種宗師級別的大師作品,對于那些熱愛石雕的人而言。就是觀賞整整一天都沒什麼的。

“時間到,下一批!”普魯克斯會館地人員大聲地喊道,頓時內部的這一批客人都要按照規矩從另外一個門出去了。而排隊地一批人則是從前面進來,就在這個最混亂的時候——

“蓬!”“蓬!”“蓬!”……

連續的數聲爆炸聲,頓時整個大師展廳便被一層濃霧給覆蓋了起來,而原本地客人門頓時完全混亂了起來,恐懼的尖叫聲,憤怒地咒罵聲頓時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而保護石雕的護衛們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不好。”護衛們看到這一幕,自然知道要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丫胚的。”

那個穿著寬松長袍的男人眉頭一皺,不耐煩地罵了一聲,而原本惺忪的眼睛朝前方隨意掃了一眼。這個時候實際上正有四個身影極速地沖向'夢醒'石雕。

這四個身影極速地沖出,那幾個護衛都已經拔出了武器,同時整個普魯克斯會館的不少暗中的高手都立即趕過來。如果這一次大師展廳中的展覽品被破壞掉,那事情可就真的大了。

“呼!”


四個身影當中有一個白色身影,非常詭異地,如同一張紙片一樣詭異地飄了一下便輕易地躲過了護衛的阻礙。同時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匕首,直接刺向石雕。

以其攻擊力,一匕首下去,整個石雕都會崩碎掉的。

“蓬!”夢醒石雕前面浮起了一層光罩,匕首刺在了光罩上並沒有刺破。

“光之守護?”白色身影低聲喃喃道,而後手中的匕首表面一抹鮮紅流淌了起來,那柄匕首再次狠狠地刺在了那層光罩上。頓時光罩'砰'的一聲就完全碎掉了。

“不好。”護衛們立即緊張了起來,連七級光明系魔法師的防禦魔法都輕易地破掉。而因為周圍太混亂了,會館的許多高手根本來不及來阻攔。

而這幾個護衛,卻被另外三人給擋住了。

從一開始就一動沒動的穿著寬松長袍的男人,那惺忪的眼睛目光陡然凌厲了起來。

“咻!”——

極為輕微的聲音響起,同時那白色身影整個人一頓,而後“嘩”的整個人就直接一分為二,鮮紅地大腸五髒六腑什麼的流的一地,甚至于那阻攔護衛的三人身體也同時被一分為二,死的不能再死了。

******

片刻後,普魯克斯會館恢複了平靜,而那個穿著寬松長袍的男人卻是慢吞吞地離開了普魯克斯會館,在普魯克斯會館之外正停著一輛馬車,馬車旁邊站著一人。

正是當初卡藍的父親伯納德稱之為'刺刀先生'的老人。

這個頭發花白的老人,走到周圍三四十歲模樣男人的面前,略顯恭敬地低聲說道:“老教官。”

“恩,這次你做的不錯。”這個三四十歲模樣的男人笑著誇贊道,而後不滿地低聲道,“沒想到'血梅花'也墮落到這個地步了,難道他們不知道,破壞那麼珍貴的藝術品,是多麼大的罪嗎?”

血梅花,跟'軍刀'同為四大殺手組織之一。

“老教官,今天我們去哪?”這位刺刀先生詢問道。

這男人想了想說道:“有一兩年沒去碧水天堂了,過去都是讓那里的姑娘去我那,這次……我就親自去碧水天堂吧,跟年輕的姑娘在一起,我的心才會更年輕啊,哈哈……”說著這男人又笑了起來。

“是,老教官。”頭發花白的老頭恭敬道,刺刀先生心中有一個很大謎團,那就是這位老教官的年齡到底有多大了。因為老教官為'軍刀'組織訓練的殺手當中,刺刀先生這一批殺手,是'老教官'訓練的最後一批了。

至于'老教官'訓練的第一批殺手,估計即使沒被人殺死,也因為時間太長而老死了!

“想什麼呢,快點。”馬車中傳來那男人的聲音。

刺刀先生立即駕馭馬車,朝碧水天堂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