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神劍‘紫血’ 第十二章 憤怒

布斯家族的花園當中,艾麗斯正跟卡藍二人坐在一起禮的事情。

“艾麗斯。”卡藍臉上滿是興奮的笑容,“我已經跟我的父親談論過了,我們訂婚的日子就定在六月十八號,而我們大婚的日子則是明年一月一號,也就是明年的‘玉蘭節’那一天。”

艾麗斯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

“明年,明年不就是玉蘭曆10000了嗎?在玉蘭曆10000年的‘玉蘭節’舉行我們的婚禮,實在是……太,太美妙了。”艾麗斯說著說著也有些開心地笑了起來。

看著艾麗斯開心的笑容,卡藍心頭一陣滿足。

“艾麗斯,你盡快跟你的父親商量一下,將你家那一方的賓客名單交給我,好讓我盡快的安排。”卡藍催促道。

“恩。”艾麗斯輕聲點頭。

卡藍摸著艾麗斯的秀發,心中很是滿足。

可是一想到如今家族所處的困境,卡藍心中就有些焦慮。自從他跟艾麗斯走在一起之後不久,德布斯家族就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痛擊——道森商會拋棄了它!

德布斯家族能夠有如今的輝煌,跟道森商會是分不開的。

然而去年十二月份道森商會直接宣布撤除跟德布斯家族的合作,並且將在芬萊王國中的各種商業交于了芬萊王國另外一個家族,讓另外一個家族頂替了德布斯家族的位置。

而且……

不單單如此,道森商會甚至于還打壓德布斯家族,令德布斯家族的各處生意連連虧損。

“這道森商會,怎麼這麼壓迫我的家族呢?我們德布斯家族並沒有惹道森商會啊。”卡藍心頭也煩惱的很,作為家族的未來繼承人,卡藍自然非常關注這個。

也因為這事情是發生在他將艾麗斯跟自己的事情剛剛告訴家族之後,使得如今家族內部不少人認為‘艾麗斯’是個災星。

否則,合作了這麼多年的道森商會為何會拋棄他們?

不過幸虧這麼多年來。德布斯家族積累了巨大地財富,雖然如今損失巨大,可是德布斯家族至少根本還有。可是德布斯家族也明白,因為不清楚的原因導致道森商會的打壓,使得他們德布斯家族在‘商業’上已經沒有了任何希望。

沒有人願意為他們得罪道森商會這個一個超級巨頭的。

所以,他們德布斯家族只能另謀出路了。

甩了甩腦袋,將這些煩惱的事情拋到腦後,卡藍笑看向艾麗斯:“艾麗斯,聽說昨天普魯克斯會館新展覽了一件非常了不得的石雕作品,據說堪比那些宗師作品。看的人很多呢,我們是不是去看看呢?”

艾麗斯也覺得無聊:“好啊。”

******

卡藍跟艾麗斯便乘著馬車。前往普魯克斯會館。

“這件石雕據說非常的了得,這兩天我一直忙著准備有關我們訂婚以及大婚的各種事情。也沒有來得及帶你過來看。”卡藍首先跳出了馬車,而後非常紳士地牽著艾麗斯的手帶她下來。

艾麗斯和卡藍二人便並肩走入了普魯克斯會館。

“卡藍大哥,你看,人好多啊。”艾麗斯眼睛發亮指著前方。

在普魯克斯會館最深處地‘大師展廳’當中擠滿了人。不過‘大師展廳’中卻非常的有秩序,從一個門進入從另外一個門出去。每一個人都只允許停留三分鍾左右。

每三分鍾,大師展廳中地觀看者就必須離開。想要再進去看……

行,再次排隊!

“好長的隊伍。”卡藍也心中驚訝了起來,這麼多年他還沒見過普魯克斯會館如此人山人海過。

卡藍跟艾麗斯兩人也按照規矩排起了隊伍,他們兩人大概排了足足有二十分鍾。才輪到他們這一批人進入大師展廳當中。浩浩蕩蕩地這一批人進入大師展廳中。立即一個個朝最前面走去。

好奇中地艾麗斯跟卡藍自然也朝前面湧去。

可是當艾麗斯首先看到那石雕的模樣的時候。整個人宛如被定住了一樣,怔怔地看著眼前這一副巨型石雕。那美輪美奐的五個女人石雕,那每一個女人雕塑都蘊含著特殊地味道。

別人是沉浸在‘夢醒’石雕所蘊含的意蘊當中。

可是艾麗斯看到這幅石雕,腦海中卻不由自主地回憶起了自己跟林雷過去的一幕幕場景——

有第一次在絕望當中,林雷如天神一般的降臨。

有在那陽台上,兩人躲在陽台下聊了一夜的場景。

……

一幕幕場景地浮現,令艾麗斯完全傻住了。她真的沒有想到吸引那麼多人地,達到宗師水准地‘石雕’竟然是以自己為藍本地。

“林,林雷……”艾麗斯心情一下子複雜到了極點。

她看向旁邊貼著的介紹——

“這件石雕地作者‘林雷’,今年十七歲,畢業于恩斯特魔法學院,如今年僅十七歲的林雷已然是七級雙系魔法師,他是如今整個玉蘭大陸上的絕對的第一魔法天才,即使是玉蘭大陸的上萬年曆史當中,林雷也是曆史上第二魔法天才。”

“然而林雷不單單在魔法領域有如此成就,在石雕領域的成就更大,年經十七歲的他,這件‘夢醒’石雕……”

……

一條條字眼完全將艾麗斯給震住了。

“是林雷,是林雷。”艾麗斯有些怔怔地看著那介紹,“七級雙系魔法師?他已經是七級雙系魔法師了?可,可去年他還只是

法師的。”

艾麗斯並不知道,在跟她分手之前,林雷已然是六級雙系魔法師了。只是林雷一直沒有機會告訴她而已。

“夢醒,這件石雕叫‘夢醒’。”艾麗斯看著石雕的五個人形雕塑,特別是最後一個那蘊含著絕情的雕塑,她忽然明白了林雷將這件石雕起名為‘夢醒’的真正含義。

“夢,醒了?”艾麗斯感到自己腦子很亂。

對于她第一個真正喜歡的男人,艾麗斯的心底始終有著林雷的位置。可是當她發現林雷將這件石雕起名為‘夢醒’的時候,她忽然感覺自己心里仿佛失去了什麼。



那種感覺,很難受。

艾麗斯忽然注意到旁邊地卡藍,卡藍的臉色極為的難看,雙拳更是緊緊握著,青筋暴突,臉陰沉的可怕。眼中閃爍著未明的光芒,死死盯著那一件石雕。

“卡藍大哥。”艾麗斯擔心地喊道。

卡藍根本沒有理睬艾麗斯。

“林雷,你,你太過分了。”卡藍心中盡是無盡的怒火。過去卡藍對林雷態度雖然很不錯,可是卡藍心底也是有些瞧不起林雷的。在卡藍看來。就是林雷一個人再努力,也很難跟他一個家族相比。

畢竟他的家族可是靠在道森商會這艘巨船上的。

可是這才多久?才五個月而已。

他德布斯家族被道森商會拋棄。而林雷呢?卻橫空出世,竟然以十七歲的年齡就踏入了七級雙系魔法師地領域。更是號稱如今整個玉蘭大陸的第一魔法天才。

就是玉蘭大陸記錄地曆史當中,也僅僅只有一人比林雷略微強些。

“年僅十七歲就七級雙系魔法師,而且還是堪比石雕宗師的人物。”卡藍感到了一陣無力。

對方太優秀了。

但是旋即。卡藍便是無盡地怒火。

因為這件石雕的藍本是他的未婚妻!

“咦,你們看,‘夢醒’石雕的女人跟這位很像呢?”‘大師展廳’當中忽然響起了一道聲音,一下子有十幾道目光朝艾麗斯看去,頓時一陣議論聲響起。

林雷地石雕雕刻能力太強了,已經將那種神韻完全發揮出來了。

那些觀看者在看到艾麗斯的第一眼的時候。就有種感覺……眼前的這個女孩。跟‘夢醒’石雕中的女人太像了。簡直可以算是一個人,那獨特的眼神。那略顯尖挺地鼻子。

“小姐,敢問你跟林雷大師有什麼關系呢?”一位頭發都有些花白,如今已經一百多歲地老者對著艾麗斯有禮地詢問道。

在石雕技藝當中,達者為師。

林雷地技藝,已經令這些研究石雕數十年過百年的收藏家們佩服地五體投地。稱之為‘大師’也是發自內心地。以這位老者研究石雕過百年的眼光,自然猜得出,石雕中的女人恐怕跟林雷大師有著一份糾葛的感情。

艾麗斯有些尷尬,不由看向旁邊的卡藍。

“哦,卡藍,你也在。”這位老者看向卡藍,年老成精,他自然看得出卡藍跟這艾麗斯關系匪淺,“卡藍,這位小姐是誰?”

卡藍雖然心底很不滿,可是依舊謙遜地躬身道:“伯納公爵大人,這位是艾麗斯小姐,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伯納公爵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卡藍跟艾麗斯,笑了笑便沒有多說。

******

卡藍拉著艾麗斯,快速地仿佛逃命一樣快速地逃回德布斯家族府邸當中。

德布斯家族的族長,卡藍的父親‘倫納德’正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兒子:“你說什麼?那在普魯克斯會館展覽的那件作品的藍本是艾麗斯?”

伯納德還是比較寵愛自己的兒子的。

當自己的兒子說要娶艾麗斯,伯納德並沒有否定。可是當自己的兒子跟艾麗斯關系確定後才幾天,那道森商會就無緣無故地拋棄了德布斯家族。對于這點,伯納德一直求見道森商會的上層人,尋求見面。

這幾個月來,伯納德一直忙著這件事情。甚至于昨天普魯克斯會館那件作品進行展覽,今天他都懶得沒有過去。

“艾麗斯,藍本是艾麗斯?”伯納德臉色一下子難看了。

卡藍點頭道:“是的,父親。如今我跟艾麗斯還沒有訂婚,可是一旦訂婚,艾麗斯被聖都的大量貴族們認識,那林雷的那件石雕作品‘夢醒’肯定會是我們家族最大的笑話。”

伯納德沉思片刻,皺眉看著卡藍詢問道:“很嚴重?這件石雕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嗎?”

“父親,林雷跟艾麗斯之間,有過一段……”卡藍模糊地說道,“而那件石雕作品,就是關于他跟艾麗斯的事情。”

伯納德不再言語,而是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片刻後,伯納德看向卡藍:“卡藍,如果我讓你放棄艾麗斯,你願意嗎?”卡藍堅決地搖了搖頭,畢竟他今年也才十八歲。

伯納德微微點頭:“艾麗斯,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來解決,你不要理會了。”

卡藍點了點頭,忽然卡藍一咬牙,看向自己父親說道:“父親,我跟艾麗斯在一起,那個林雷肯定對我很不滿,而且如今林雷的潛力太大了,我想……我們能不能想辦法殺了林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