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神劍‘紫血’ 第四章 石雕宗師?

恩斯特魔法學院剛剛開學不久,希爾曼就來到了魔法學院尋找林雷。

恩斯特魔法學院門口,希爾曼皺著眉頭來回走動著,顯然有著滿腹的心事。恩斯特學院管理還是很嚴格的,他一個無權無勢的外人是沒有資格直接進入學院內部的。

過了一會兒,都穿著天藍色長袍的耶魯跟雷諾走了過來。

“你是,林雷的希爾曼叔叔,對吧?我見過你。”耶魯熱情地開口說道。

希爾曼也曾經見到過林雷的三個兄弟,看到耶魯跟雷諾,立即走過去詢問到:“你們好,我知道你們跟林雷是同學,我想問問,林雷他這一次為什麼沒有回去過年呢?往年他可都是回去的。”

“這個?”耶魯跟雷諾相視一眼。

林雷失戀的事情可不是什麼好事,說給他的長輩聽也不好。

雷諾反應快,嬉笑道:“希爾曼叔叔啊,林雷他是一心苦修,早在去年年末檢測前就達到了六級魔法師。而後他又再次去魔獸山脈進行試煉了。嗨,他太著急修煉了,連年末檢測都沒參加。那個迪克西反而這一次測試達到了六級魔法師,別人還說迪克西超過林雷呢。”

“老三,不在乎那些虛的。對了,希爾曼叔叔,林雷他去年十二月中旬就去了魔獸山脈,估計過不了多久就回來了,你有什麼重要事情嗎?如果有就告訴我,我一定會第一時間轉告他的。”耶魯禮貌地說道。

希爾曼沉吟片刻,擠出一絲笑容笑著搖頭道:“不,沒什麼重要事情。只是過去幾年林雷都回去過年的。這一次沒回來,家里擔心他有什麼事情才過來問問的。既然知道林雷去魔獸山脈試煉了,也就行了。”

“希爾曼叔叔你放心,等老三回來,我肯定讓他早點回去讓你們放心地。”耶魯立即說道。

希爾曼卻搖頭道:“不用了,不用催林雷回來,讓他安心好好地修煉,等他有時間再回來不遲,反正我們在鄉下也沒什麼大事。那謝謝兩位了,我就先走了。”

耶魯、雷諾看著希爾曼離開。便笑著轉身就走了。

忽然——

“耶魯少爺,耶魯少爺。”老遠就響起熱情地聲音。

耶魯、雷諾二人轉過頭去看向學院外遠處。那里正有一輛馬車停著,旁邊還有四名身穿鎧甲的騎士。耶魯皺眉疑惑道:“誰在喊我?哦。是奧斯托尼。”耶魯看到了馬車窗戶露出的臉了。

奧斯托尼第一個從馬車中跳了下來,對著耶魯謙遜一笑,而後卻恭敬地侍奉在一旁,這個時候馬車門簾掀開,一名禿頂的老者拄著拐杖慢慢地走了下來。

耶魯、雷諾疑惑地相視一眼。

“這個老家伙是誰,挺有派頭的。”雷諾低聲說道。

耶魯搖了搖頭低聲說道:“我也不認識這個老家伙,不過看奧斯托尼的樣子。應該是某個大人物。奧斯托尼可是普魯克斯會館的上層管理人員。地位還是很高的。”

在奧斯托尼的陪同下,那名禿頂老者微笑地走了過來。


“小耶魯。你好。”禿頂老者微笑地跟耶魯打招呼,“前不久我跟你父親見面,你父親還跟我稱贊你呢。哈哈,道森他有你這麼一個魔法師兒子,也的確是值得自豪地事情。”

耶魯疑惑地看著禿頂老者。

還說認識自己父親?套近乎嗎?

奧斯托尼立即在一旁說道:“耶魯少爺,這位就是我們普魯克斯會館的總館長,你可以稱呼他邁亞館長。”

“不用,你稱呼我邁亞伯伯就是,我跟你父親也有數十年地交情了。”禿頂老者和煦地笑著說道。

耶魯心底暗驚。

普魯克斯會館,這是一個藝術聖地。在整個玉蘭大陸的幾個超級大城當中都是有分館地。別看其他地方,單單看芬萊城當中的普魯克斯會館,那個會館中的石雕作品,所有石雕作品加起來價值便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這還只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地位,作為一個藝術聖地的總館長,邁亞館長結交地都是玉蘭大陸最頂層地人物,甚至于許多聖域高手都跟他有交情。這樣的人物怎麼能夠小覷?

而且普魯克斯會館本身地武裝力量也非常的強,否則怎麼保護那麼多的珍貴石雕?

“邁亞伯伯。”耶魯謙遜地說道。

禿頂地邁亞館長看向旁邊的雷諾:“這位是?”

“這位是我的好兄弟'雷諾'.”耶魯立即介紹道,雷諾也彬彬有禮地道:“見過邁亞館長。”

邁亞館長微微點頭,從雷諾的一舉一動他可以感受到雷諾從小就受過很好的教導。

“邁亞伯伯,不知道你這次來是?”耶魯詢問道。

雖然是詢問,可是耶魯心中也有所猜測了:“八成是為了老三的那件石雕作品'夢醒'的。”上一次在恩斯特學院放假前,因為林雷有一段時間沒有送石雕作品過去。奧斯托尼便過來詢問一下。

而來到林雷宿舍的奧斯托尼,剛好看到了拜訪在宿舍內的那件石雕作品。

這一看,奧斯托尼驚呆了。

奧斯托尼作為普魯克斯會館高層管理人員,眼光可是很毒辣的,他一眼就認定了,林雷的這一件作品絕對是石雕界最巔峰的一件作品,絕對有資格名列石雕界'十大石雕'之一。

最重要的是,林雷的這一件石雕體積很大,一件堪比別人作品五件。

和油畫一樣,石雕的價格跟體積也是有關的。畢竟如此巨大體積的作品耗費的心血肯定要高的多,那連續五個恍若真人的石雕人物,已經到了蘊含獨特靈魂地境界。


看到石雕,就宛如看到五個真人美女。

放眼整個玉蘭大陸。石雕大師也是極為稀少的。而林雷的這件石雕'作品',已經超越了一般的大師,有資格跟曆史上最巔峰的那麼幾位石雕宗師並列了——如普魯克斯、霍普金森、胡佛。

如今被認同的'石雕大師',作品的確非常的好,也有了獨特的神韻,震撼心靈。

可是他們的作品,跟普魯克斯、霍普金森這種堪稱'宗師'地人物相比,還是略差一籌。雖然只是那麼一點差距,卻決定了身份的區別。

石雕地曆史已然數十萬年,數十萬年前的石雕作品大多都隨著時間長河流淌而湮滅了。只有絕少數特殊石質地作品才能流傳到現在。所以,被評為'十大石雕宗師'的有九個在十萬年以內。

而自從玉蘭帝國一統大陸。從玉蘭曆001年到如今,能夠和前人並列的只有兩位——普魯克斯、霍普金森。

而胡佛。那是十萬年前的大師,一件作品'血睛鬃毛獅',那特殊的材質使得這件作品一直流傳下來,也奠定了胡佛永久的名聲。

近一萬年來,才有兩位石雕宗師誕生。當然普魯克斯是古往今來最厲害的一個,一個人就有三件作品名列'十大石雕'.'十大石雕宗師'並不是每人都有作品名列'十大石雕'地。

這只是後來人評定,他們地石雕作品藝術層次。跟十大石雕差不多。

一位新的石雕宗師誕生。而且還只是一位年僅十七歲地少年!

這是多麼駭人的事情,這也使得普魯克斯會館總館長從黑暗同盟的普魯克斯會館趕了過來。

“不急。我們到酒店中找一個包間,安安靜靜地好好談一談。”邁亞館長倒是不太著急。

石雕宗師?

笑話!

奧斯托尼的眼光是不錯,可是石雕這擁有著悠久曆史的藝術是需要很毒辣的眼光才能完全評定的。比如石雕大師的代表作跟石雕宗師的代表作。都達到了蘊含獨特神韻、靈魂的地步。

如何認定這件作品,有資格令一人成為石雕宗師。那可是極為高深的學問。

******

酒店雅間當中。

四人面前都放了一杯清茶,邁亞館長笑道:“奧斯托尼這小子看到了林雷的那件作品,還跟我說這件作品堪比'十大石雕',哈哈,那不是說,有了一位十七歲的石雕宗師?”

宗師,代表一個地位,代表這一項藝術上他達到了巔峰。

而正常人稱呼,都是稱呼大師。比如普魯克斯大師。


“石雕宗師?”耶魯有些驚訝,“我不知道林雷的石雕作品,有沒有那麼厲害。畢竟我的眼光也不夠高。可是我敢肯定,林雷的石雕作品至少趕得上你們展覽館那個'大師展廳'中的作品。”

“哦。”邁亞館長笑了,“好,說了這麼多,還是見見為好。不知道那件石雕作品在哪里,可否讓我一見?”

“當然可以。”耶魯微笑著說道。

“小耶魯,這件石雕作品就算達不到'十大石雕'的級別,估計也差不到哪去。你的保護措施怎麼樣,別被人給偷了。”邁亞館長提醒說道。

耶魯自信說道:“邁亞伯伯盡管放心,現在那件石雕被我放在華德立酒店內部密室當中,而且有我道森商會的高手專門保護。更何況,現在知道這石雕存在的人還很少。”

“你轉移到酒店中了?”奧斯托尼驚訝到。上一次他見到的還是在宿舍當中呢。

耶魯一撇嘴到:“我相信我幾個好兄弟,可不相信你。”

奧斯托尼不由苦笑了幾聲。

“邁亞伯伯,走,我帶你去。”耶魯熱情地說道。

華德立酒店其實就是道森商會麾下的一個產業,這也是為何華德立酒店高層人員知道耶魯身份的原因。

華德立酒店的一個獨立房間當中,房間很寬闊,內部還有床位,有三名高手這些天一直在這守護著。

“耶魯少爺。”三名七級戰士站起來恭敬道。

耶魯微笑著點頭:“邁亞伯伯,你盡管看吧。”說著耶魯將石雕上的厚布一下子掀開,露出了這麼一個大型石雕,那五個美女石雕唯妙唯俏,有惹人戀愛的模樣,有可愛的純情模樣,有害羞的模樣,有熱情動人的模樣,也有絕情的模樣。

一切恍若真人。

看著這五個人形石雕,邁亞館長那張著的嘴巴就那麼的張著,震驚地看了很久。

許久後……

“精彩,精彩。”邁亞館長才清醒過來,“這一件作品至少是大師級作品了,能夠一連雕刻出五個恍若真人的石雕,這要耗費多少心血?單單雕刻的時間,恐怕就需要一年半載功夫。”

邁亞館長非常清楚,雕刻是非常消耗心血的。

特別是雕刻出一件石雕作品,甚至于有石雕大師在雕刻的時候吐血暈倒,曆史上更有人雕刻到中途就死去。這作品完全是嘔心瀝血而成啊。

“一個年僅十七歲的少年,能夠達到這個地步,實在是……”邁亞館長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興奮地走到石雕面前仔細觀看,“這件石雕是否能夠跟十大石雕相比,還需要從各個方面仔細觀察。”

說著邁亞館長仿佛貼著石雕一樣,仔細地看著一道道紋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