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魔獸山脈 第五章 價格(下)

朱諾伯爵依舊沒有出價,他准備等到6月30號再出價,隨著時間流逝,這三件石雕作品的價格也在緩慢攀升,因為石雕高手的作品,也就1000金幣左右,所以這三件石雕作品價格往後提升的就越慢。

500金幣,510金幣,515金幣……

報價的緩慢提升,即使到6月29號,報價也才到625金幣而已。

6月30號。

這一天朱諾伯爵非常罕見的上午沒有來,他等到晚上才過來,因為普魯克斯會館每天晚上等到十二點才關門。林雷的三件石雕作品也會等到過了十二點才拿下去。

“昨天的報價是625金幣,我等到最後出價。”朱諾伯爵微笑著走到了這三件石雕作品旁邊。

“900金幣?那個白癡報價的!”朱諾伯爵一看到價格,心中猛然怒罵。

昨天報價還僅僅是625金幣,現在卻到了這個價格,朱諾伯爵心中再憤怒也是沒有辦法,他決定在這慢慢地等待,過了許久抬頭看了一眼在牆壁上的掛鍾。

“已經十一點了,還有一個小時就要關門了。”朱諾伯爵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朱諾伯爵在芬萊城當中只能算是中等的貴族,年輕時候的朱諾伯爵是很困窘的,而後靠著對石雕的收藏才財富逐漸提升,如今資產也有數十萬金幣,算是不錯的富翁了。

“朱諾伯爵,你也在這?”只見一名八字胡的穿著燕尾服的中年人微笑著走了過來。

朱諾伯爵看到來人臉色不由自主一變,但是依舊淡笑道:“哦,原來是德牧伯爵,怎麼,都十一點多了,你怎麼到這了?”朱諾伯爵心中卻是感到有些不妙。

朱諾伯爵、德牧伯爵,在芬萊城當中石雕***當中屬于比較出名的兩個收藏家。

“我?當然是為了這三件石雕作品。”德牧伯爵八字胡一翹,自得說道,“朱諾伯爵,你看,這三件作品的獨特的神韻,是那麼的吸引人。能夠創造出如此石雕的高手,肯定是一位特立獨行的人物。”

朱諾伯爵心中一震。

果然……

這個德牧伯爵也看重了這三件石雕作品,恐怕德牧伯爵等到十一點才過來,估計是和自己打的一樣的主意。

“小姐,請過來一下。”德牧伯爵彬彬有禮地對著不遠處的女侍者說道,那女侍者微笑著走了過來。德牧伯爵一指林雷所雕刻的三件石雕作品:“這三件作品,每一件我出價一千金幣。”

女侍者禮貌地點頭:“請稍等。”

女侍者取出記錄本,記錄了一下編號以及出價金額,才在石雕的旁邊貼上了價格貼紙。

“一千金幣?”朱諾伯爵眼部肌肉微微一陣抽搐。

德牧伯爵微笑看向朱諾伯爵:“朱諾伯爵,這三件石雕作品的確是很不錯,對了,朱諾伯爵,這大深夜的,老伯爵你不在休息,怎麼跑到這里呢?難道也是為了這三件石雕作品?”

朱諾伯爵微微沉吟一下。

“沒想到德牧伯爵如此喜歡這三件石雕作品,我還沒有太注意呢。容我仔細觀察觀察。”朱諾伯爵微笑著說道,隨後便盯著這三件石雕作品仔細觀察,根本不理會旁邊的德牧伯爵。

德牧伯爵見到這一幕,心中只是冷笑:“老家伙,你的那一點心思我還猜不出?”

如泉水叮咚一般自然的音樂聲緩緩流淌在整個普魯克斯會館,德牧伯爵和朱諾伯爵二人都安靜地觀看其他作品,整個會館當中是那麼的甯靜。

“當,當……”牆壁上的掛鍾敲響了。

十二點到。

“小姐,過來一下。”朱諾伯爵對遠處的女侍者喊道,女侍者立即小跑跑了過來。

“這三件作品,我每件出價1010金幣。”朱諾伯爵在這最後時刻出價了。

那女侍者看了一下這三件石雕作品原本就標價1000金幣了,不由腹誹一下朱諾伯爵,還好,朱諾伯爵是加了十個金幣,沒有只加一個金幣。

“請稍等。”女侍者取出記錄本。

“朱諾伯爵,你竟然只加十個金幣?我出價1100金幣!”德牧伯爵的聲音響起,朱諾伯爵眉頭皺起抬頭看了過去,只見德牧伯爵意氣風發從遠處走了過來,眼中也有著一絲得意。

顯然這位德牧伯爵也一直注意著朱諾伯爵,朱諾伯爵一出價他就立即過來了。

“我出1200金幣。”朱諾伯爵低沉地說道,怒氣外人都感受得到。旁邊的女侍者也感覺到了眼前兩位貴族那種競爭,女侍者暫時合上了記錄本,她高興地在旁邊看著。在普魯克斯會館當中,那些侍者們最喜歡看到的就是有人斗氣競爭報價。

德牧伯爵驚異地看了一眼朱諾伯爵:“朱諾伯爵,高手展廳中的作品也就1000金幣的樣子,你這麼節約金錢的人都出價1200金幣?”

節約?

吝嗇才是,朱諾伯爵的吝嗇那是出了名的。

“朱諾伯爵你都出價1200金幣了,我也不能小氣,1300金幣!”德牧伯爵微笑著說道。

朱諾伯爵目光一冷,說道:“這三件石雕作品我自己喜歡才出價高的,真正的價值也就一千多點,1500金幣!如果你德牧伯爵出價再高,就歸你了。”朱諾伯爵報出了最後的數字。

說實話,德牧伯爵論眼光是不如朱諾伯爵的,他根本沒有發現這三件石雕作品雕刻細節上的詭異之處。

在德牧伯爵看來,這三件石雕作品蘊含那特殊的神韻,算是好的作品,價值在一千多金幣左右。如果再出價,也沒太大意義了。

“哈哈。”德牧伯爵笑了起來,“既然朱諾伯爵難得一次這麼豪爽,那我也不能奪人所愛,這三件石雕作品就歸朱諾伯爵你了。”

這個時候旁邊的女侍者才在記錄本上記載下編號以及出價。

“兩位伯爵大人,已經到十二點了,我們會館要關門了。朱諾伯爵,明天我們會館的人會將這三件石雕送到你府上。”女侍者微笑著說道,這個時候朱諾伯爵才露出了笑容。

朱諾伯爵瞥了一眼德牧伯爵,心中瞧不起:“小輩?我研究石雕多少年了?沒有足夠的眼光,還跟我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