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盤龍之戒 第十二章 強者之心(上)
見七級魔獸‘迅猛龍’以及神秘的魔法師離開,霍格心中這才松了一口氣。

“希里叔叔。”霍格直接轉頭看向管家‘希里’,“你立即安排一些人,將那灰燼中一些金幣融化成的金塊給找出來,這支傭兵小隊不一般,估計錢財也不少。希望能夠彌補這次我們烏山鎮的損失。”

霍格朝四周看看,原本一棟棟屋子盡皆化為了廢墟。

“是,大人。”希里點頭道。

“希爾曼。”霍格看向旁邊的希爾曼,笑了起來,“感覺怎麼樣?”

希爾曼也點了點頭:“一陣擔心害怕啊,看到七級魔獸‘迅猛龍’以及那位神秘的魔法師,我就知道我們烏山鎮一點抵擋能力都沒有,像八級魔法師這種地位崇高的魔法師,就是一時興起毀掉我們的小鎮,恐怕也沒人會指責魔法師大人,更別說懲罰了。”

魔法師,地位極為崇高。

一般普通的魔法師,地位便趕得上貴族。

而八級魔法師,就是見到一個王國的國王陛下,也不必行跪拜禮,可以直接站著對話。由此可見八級魔法師地位的尊崇。

“對,所以我們值得慶幸,至少烏山鎮的居民沒有人死去。”霍格笑著說道。

“是值得慶幸。”希爾曼也點頭笑道。

“希爾曼,你帶人在這輔助希里叔叔,妥善解決好失去住處的平民的居住問題。”霍格囑托道。

“是,霍格大人。”希爾曼應命。

霍格朝身後仔細看了看,朝希爾曼疑惑說道:“咦?林雷呢?剛才還在旁邊的。”

“不知道,沒注意。”希爾曼也搖頭道。

“大人,林雷少爺已經回去了。”旁邊的希里出聲說道,“不過,少爺剛才走的時候,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霍格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

巴魯克家族府邸,府邸中別的不多,就是房子特多,當初巴魯克家族最繁華的時候居住著數百人,如今府邸內居住的人卻要少的多。連林雷這個八歲孩子也獨自占據一套屋子。

林雷的臥室。

此刻林雷正獨自一人盤坐在床上,皺眉思索著。

腦海中不斷地浮現‘火蛇之舞’出現的恐怖場景,七條足有水缸粗的數十米長的火蛇騰空,火浪席卷天空。頓時那周圍一片成為了火焰的海洋,傭兵小隊的強大戰士跟魔法師們,僅僅一會兒就化為了灰燼。

“魔法師,好強啊。”

林雷心底有著一絲悸動,“我雖然有龍血戰士血脈,可是血脈濃度比較低,龍血戰士血脈又抵觸其他的斗氣密典,這一點……限制了我的戰士道路上的成長極限!不知道,我有沒有可能成為魔法師。”

林雷忽然有點想成為魔法師了。

“那迅猛龍,也很恐怖,如果,我也擁有一頭迅猛龍,那……”

林雷腦海中回憶起迅猛龍的場景。

那閃電一般的龍尾,隨意一揮就可以砸碎巨石,毀掉房屋。那龐大的身軀更是如同軍隊中的巨型沖撞戰車一樣,一旦快速沖撞起來,以迅猛龍那體型以及身軀上堅硬的鱗甲,絕對是非常恐怖的。


“魔獸,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得到一頭魔獸。”林雷心底也渴望有一頭魔獸。

不知道怎麼回事,躺在床上,林雷不管怎麼樣都睡不著。在床上翻來覆去,腦海中有的都是那龐大的‘迅猛龍’,以及神秘魔法師施展‘火蛇之舞’的場景。

“林雷,怎麼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林雷一骨碌爬了起來,抬頭一看,正是自己的父親霍格,此刻的霍格正微笑贊許地看著林雷。

“父親。”林雷恭敬喊道,忽然林雷心中疑(手機小說網wap.16K.cn)惑了起來,“父親對我笑?還這幅表情?”

霍格對待林雷是非常嚴厲的,很少會對林雷親切的微笑,特別是此刻這幅表情,更加令林雷驚訝。

“不錯,不錯。”霍格贊揚地看著林雷,“不愧是我們龍血戰士家族的男兒,擁有著戰士的最優秀品質,如果龍血戰士的後代都懼怕生死,懼怕血腥厮殺,那就真的可笑了。”

林雷一聽就明白了,自己父親說的應該是自己看到迅猛龍活活咬碎‘路加’的血腥場面,卻沒有被嚇住。

林雷有些驚訝:“父親,你看到了?”

“那迅猛龍的動靜那麼大,我怎麼可能感覺不到,迅猛龍剛來我們烏山鎮,我就出來了,只是我在另外一個方向。你跟希爾曼在一起的表現,我看的一清二楚。”霍格點頭道。

林雷嬉笑了一下。

自己在那個時候,除了一開始感到驚恐外,後來竟然感到熱血沸騰,有種嗜血戰斗的沖動。林雷也懷疑是不是因為龍血戰士血脈的緣故了。

霍格笑道:“林雷,是不是今天的一切給你的震撼太大,震撼地讓你連吃晚餐都忘記了?”

“晚餐?”林雷一愣。

“咕嚕~~~”這個時候林雷的肚子也適機的響了起來,林雷這才想起,自己去參加傍晚的訓練,訓練還沒開始就遇到了‘迅猛龍’以及神秘魔法師的事情。

按道理,回來就應該吃晚餐的。

只是林雷腦子里都是震撼心靈的‘火蛇之舞’,都是‘迅猛龍’。

“父親,我想問問,我們龍血戰士家族的後代有沒有可能成為魔法師?”林雷的手不由自主緊緊抓著床單,眼睛也死死盯著自己父親。

霍格一愣,旋即心中了然,看來自己的兒子想要當魔法師了。

“有可能。”霍格點頭道。

林雷眼中不由有了喜色。

霍格擺擺手,令林雷平靜下來,然後說道:“林雷,我們龍血戰士家族曆史上也出現過魔法師,只是總共就兩位。林雷,你應該知道,魔法師是非常看重‘天賦’的。一般一萬人當中,才有一個有機會成為魔法師,僅僅萬分之一,希望太渺茫了。所以,你也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

林雷卻搖頭。

“父親,有一絲希望,我都會爭取。”林雷臉色比較嚴肅。

霍格看著自己八歲兒子嚴肅的表情,按道理一個小孩子嚴肅表情很搞笑,可是此刻霍格卻笑不起來。

霍格沉思片刻,說道:“林雷,每年參軍時節,也就是深秋時候,在王都‘芬萊城’中就有招收魔法學生的測試,你如果真的想要去,等今年深秋的時候,去試試吧。”

“深秋時候?不是只有半年了嗎?”林雷眼睛中盡是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