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盤龍之戒 第十一章 火蛇之舞(下)
(求推薦票~~推薦票對新書很重要的)

——————

七條火蛇飛行的速度極快,火蛇在半空飛行過處,連小鎮街道旁邊的屋子也燃燒了起來,火焰沖天,一片災難場景。早就躲在遠處觀望的烏山鎮平民們見到自己的家被毀掉,一個個不由心中悲苦傷心。

七條巨型火蛇面前,一間間石屋如同玩具一樣,輕易被毀掉,火焰漫天。

“走。”那女弓箭手再也顧不得其他,直接控制獅鷲朝高空飛去。

火系魔法師,控制這七條火蛇是有距離限制的,只要女弓箭手飛出那個范圍,就安全了。

“嗤嗤!”只見兩條火蛇彼此纏繞著,將兩名女性魔法師以及那嗜血鐵牛都包裹了起來,頓時一陣燒肉的“嗤嗤”聲傳來,林雷甚至于聞到了毛發的焦味。

“凱萊大哥,救命——”女魔法師那淒厲的慘叫聲從火蛇中傳來。

“哼,哼~~”那嗜血鐵牛雙眼紅的可怕,全身肌肉不斷地扭曲糾結,不斷地怒哼著,想要沖出火蛇的束縛,可惜每一條火蛇的束縛力都大的恐怖。

“路易莎!”紅發壯漢一聲痛苦淒厲的怒吼。

那兩位俏麗的女魔法師和嗜血鐵牛一會兒就化為了灰燼,可是轉眼,紅發壯漢就來不及痛苦了,他和另外兩名男性戰士各自都要面對一條龐大的火蛇,在龐大的火蛇面前,他們就好像嬰兒一樣沒有反抗能力。

即使一拳可以碎石,可是被火蛇的身體卷起,他們又能怎麼辦?

“啊~~~”三大戰士被火蛇包裹,不由淒厲的嘶吼。

嘶吼聲中,體表斗氣護罩瞬間破碎,那‘嗤嗤’的灼燒聲響起,三名戰士臉上肌肉抽搐扭曲,眼珠暴突,全身毛發一下子被燒個乾淨,皮膚、肌肉、骨骼……在火蛇那溫度高的可怕的火焰灼燒下,一切都無法抵抗。

三位厲害的戰士在短短一會兒就被灼燒成了灰燼。

“呼呼——”

那女性弓箭手急促呼吸著,她終于逃出了火蛇之舞的范圍。

“路加,路易莎,凱萊大哥……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的,一定。”女性弓箭手痛苦的哭泣著,而後便騎著獅鷲朝空中飛去。

“轟!”

一道粗大的閃電猛然從半空劈下,直接劈在了沒有絲毫准備的女性弓箭手身上,女性弓箭手整個人竟然直接被劈的化為灰燼,而那獅鷲更是全身焦黑,抽搐的從半空跌落下來,重重摔落在平民石屋上。將屋頂砸破,跌入屋內。

“想逃?哼。”神秘魔法師一聲低哼。

而在百米之外觀看這一切的希爾曼喉嚨咽了咽,心中也有著一絲難掩的驚恐:“竟然是八級魔法師,而且還是雙系魔法師。”

……

“那個叫火蛇之舞?”林雷愣愣站在原地,他完全被震撼住了。

剛才那七條巨型火蛇騰空,火焰熱浪澎湃的場面,讓林雷前所未有的驚顫。每一條巨型火蛇體積上都跟‘迅猛龍’相差無幾,七條巨型火蛇地騰空,簡直是災難的降臨。房屋被燒毀倒塌,火焰滔天。

轉眼功夫,那厲害的四名戰士,兩名魔法師,一名弓箭手以及兩個魔獸。除了生死未卜的獅鷲,其他都死光光了。

七條巨型火蛇已經消失了,可是林雷依舊感到戰斗場所周圍澎湃的恐怖熱浪,而剛才戰斗的場地已經完全成為了一片廢墟。這一片廢墟,以及不斷澎湃的熱浪,似乎敘說著剛才的大戰。

“好,好厲害。”

林雷呼吸依舊有些急促,他的腦海中,不斷地回憶著七條巨型火蛇騰空,如同災難降臨的場面。

與那一幕相比,恐怖的迅猛龍,反而要略微遜上一籌了。

林雷目光忽然落在了遠處迅猛龍背上的神秘魔法師身上,和迅猛龍相比,神秘魔法師體型要弱小的多。

“剛才,剛才就是他發出‘火蛇之舞’的?”林雷有點難以相信,一個看起來比希爾曼叔叔體格要小上一號的人,竟然能夠發出那樣恐怖的災難性攻擊。

對遠處那位身體罩在紫色長袍的神秘魔法師,林雷心底也有了一絲畏懼。

“這,就是魔法師嗎?”林雷的心底,第一次有了清晰的魔法師認識。

同樣的……

林雷,對于強大的魔法師,心底也有了渴望。

“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夠發出那樣的攻擊。”想到那一幕,林雷就感到自己體內的熱血沸騰到了極限,那是一種極度激動的狀態。

這一刻——

林雷知道了自己將來的道路。

追求巔峰,強者的巔峰。

“父親。”林雷忽然看到了自己的父親霍格,整個烏山鎮遭到了無妄的災難,身為烏山鎮的主人,霍格此刻心中有的只是無奈。

“不要出聲。”霍格看了林雷一眼,示意林雷不要出聲。

隨後霍格看向那魔法師,心里發苦:“竟然是八級魔法師,還是雙系的。就是整個芬萊王國,都沒幾個比他更厲害的了。這樣的人物竟然跑到我們烏山鎮來。”

霍格只是希望這神秘魔法師,早點離開,讓烏山鎮恢複平靜。

只見那神秘的魔法師,直接從迅猛龍背上跳躍而下,那足有兩層樓的高度,神秘的魔法師竟然輕松跳下。

神秘魔法師走到紅發壯漢被燒死的地方,單手一揮,那灰燼被掀起,只見一顆紫色帶著夢幻一般絢麗光暈的鑽石顯現了出來,神秘的魔法師當即伸手將這顆‘德佩洛影鑽’撿起。

“哈哈,德佩洛影鑽,我找了十年,沒想到這一次只是選擇走捷徑路過這個小鎮,竟然碰巧得到了德佩洛影鑽。哈哈……海曼斯,我有了德佩洛影鑽,嵌合到我的法杖當中,我看你這次怎麼跟我斗,哈哈……”神秘魔法師那癲狂的笑聲響起。

而烏山鎮的貴族霍格,以及一大群平民們都在遠處靜靜的,根本不敢出聲,唯恐引起這位神秘魔法師的憤怒。

“烏山鎮,這烏山鎮是誰的領地?”神秘魔法師忽然說道。

“父親。”林雷心中大驚。

霍格這個時候只得硬著頭皮上前一步,恭敬道:“偉大的魔法師大人,這烏山鎮就是我的領地。”

“哦。”神秘魔法師的容貌依舊被紫色長袍罩著,根本看不清,神秘魔法師淡淡說道,“這次你們烏山鎮的損失也不小,這傭兵小隊的人都被我殺死了,他們身上還是有不少金幣的。金幣即使因為‘火蛇之舞’而融化,卻依舊可以換些金錢。就算是對你們烏山鎮的賠償了。”

霍格聽到神秘魔法師這麼說,心中一松。

這位魔法師,應該不會瘋狂殺戮了。

“我,霍格,代替烏山鎮感謝魔法師大人的恩德。”霍格恭敬地行禮。

神秘魔法師輕輕點頭,而後朝迅猛龍走去,迅猛龍立即趴下,前肢伸展開來,神秘魔法師剛好踏著迅猛龍的前腿,走了兩步,而後輕輕一躍就上了迅猛龍的背。

“哼~~”迅猛龍打了個響鼻,兩道帶著硫磺味的白霧噴出。

而後迅猛龍又繼續邁著沉重的步子出發了,烏山鎮的居民們看著那巨大的迅猛龍以及神秘魔法師的遠去,最終消失在烏山鎮街道盡頭,那懸著的一顆心才慢慢的踏實下來。

(別忘了收藏,砸推薦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