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六十八章 失控

這是辰南在昆侖悟武時,所嘗試著修成的飛行術,目前還不能長時間、遠距離飛行,不過在交戰過程中卻可以出其不意的飛起來,令對手防不勝防。

“斬!”辰南一聲大喝,第四魔刀狠狠的向上劈去。

李若蘭是倒飛著沖向高空的,對于辰南的所有動作看的一清二楚,她並不驚慌,無所畏懼的立劈而下一劍。

“轟”

兩大高手強猛的對轟在了一記,李若蘭手中的神劍爆發出陣陣璀璨的光芒,幻化成了玉蓮花,被打回了原形,她翻飛出去數十丈遠才穩定住身形。

辰南手中的魔刀碎裂,他被沖擊的快速向地面墜去,不過他腳下的古盾迅速穩定了下來,令他再次沖上了高空。

只是,此時此刻,他手中已經無魔刀,用逆天魔刀心法控制死亡魔刀,只能連續劈出四刀,之後死亡魔刀在一段時間內很難凝聚起來。

不過,他依然向著李若蘭沖飛而去,一道淡淡的烏光自他指尖透發了出來,漸漸凝成一把長刀的形狀。

這乃是他的本命元氣所化,當初第一次施展逆天七魔刀時,他就是這樣連劈出了七刀,斬殺了實力超他多多的准絕世高手陶然。

眼下,李若蘭和他實力相若,他相信小心的控制本命元氣,應該可以在兩刀內解決掉戰斗!不過如何小心的防范魔刀反噬是個關鍵!

“斬!”

沖到李若蘭近前後,辰南一刀劈了下去。李若蘭舉起玉蓮花相抗。

“轟”

李若蘭被狠狠的劈飛出去上百丈距離,“噗”地一聲。她張嘴吐了一口鮮血,根根倒豎的秀發漸漸松散了下來,披散在了肩頭,美目中的煞氣也漸漸消失了。

“很好……很好……”李若蘭輕聲自語道:“戰字訣終于徹底通透了,現在我終于進入了亂字訣領域。亂戰!亂戰!君臨天下。唯我獨尊!”

李若蘭手托玉蓮花,慢慢閉上了美目,她靜靜的立身于高空之上。在這一刻。完全安靜下來的好戰狂女,是如此地飄逸出塵,宛如仙子一般,和方才的表現判若兩人。

一道道霞光自她的體內透發而出,氤氳仙氣彌漫在她地四周,將她映襯地愈發超塵脫俗。

辰南本想在飛沖過去補上一刀的。但現在看到她如此古怪的樣子,感覺有些不妥,他沖飛而起,指尖透發出陣陣烏光,凝聚成一口長刀的形狀。不過。他並不是向李若蘭而去,他腳踏古樸的盾牌,快如閃電一般沖向了夢可兒。十幾丈長的烏黑刀芒狠狠地劈斬了過去。

夢可兒的眼中光芒一閃,透發出一股可怕的殺氣。她腳踏一片蓮瓣,舞動手中的花蕾迎擊了上去。即便強如東方長明,他站在地上,都感覺到了夢可兒的可怕殺意。

“轟”

一聲巨響,魔刀撞上了晶瑩璀璨地花蕾,辰南手中長刀碎裂,夢可兒手中花蕾被震蕩的險些脫手飛離而去。

“嗷嗚……是辰南嗎?給我用力轟擊,龍大爺快要脫困而出了!”封閉在花蕾中的紫金神龍感應到了外面地情況,開始長嚎了起來。

逆天七魔刀霸道無比,掌握這門功法的人,非性命攸關時刻,一般絕不會施展。辰南另辟蹊徑,用七魔刀心法,駕馭類似于“魂能”地死亡魔刀,避免了性命之憂。

不過,剛才他不得以動用了本身的生命元氣,現在感覺有些收不住手了,逆天七魔刀之邪異,似乎令他有些難以駕馭。

辰南強行壓制著體內翻湧的元氣,平靜的對夢可兒道:“放開紫金神龍。”

他對夢可兒有些愧疚……有些敵意,是一種很複雜情緒。自西大陸回來之後,他非常不願直接和夢可兒發生沖突,但現在紫金神龍被她收去了,而他只能短暫的控制住邪異的逆天七魔刀,所以很直截了當的和她長刀相向。

夢可兒的情緒波動非常劇烈,她用晶瑩剔透的花蕾,點指著辰南,道:“做夢!我要殺了你!”

“那……得罪了!”

辰南快速向前沖去,手中化形而成的元氣魔刀,狠狠的向前劈斬而去,十丈刀芒撕裂了虛空,黑色的長刀附近出現一道道巨大的閃電,聲勢非常恐怖。

“當”

“轟”

“嗷嗚……百戰不死的龍大爺重見天日了,嗷嗚……”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一刀已經算得上逆天七魔刀的第七刀,雖然辰南沒有辦法完全駕馭,不敢盡全力,但這一刀之威足以開山裂地,生生將道家至寶幻化成的花蕾劈開了。

八片蓮瓣與蓮台分開後,紫金神龍快速變大沖了出來,這一次他變回了神龍樣子,十幾丈長的龍軀在高空之上上下翻騰,吼嘯連連。

“嗷吼……”

夢可兒身軀一陣顫動,體內綻放出一道道璀璨奪目的光芒,封印的力量受到震動後,自行釋放了出來,幫助她抵擋來自外界的沖擊力。

辰南張嘴吐出了一大口鮮血,現在他感覺身體有些虛弱,而且……他竟然無法控制自己,生命元氣正在源源不斷的自他的指尖湧出,逆天七魔刀心法竟然在自動抽離他的生命之能,為下一擊做准備!

這果真是一套無比邪異的魔功,現在超出了他的掌控。按理說他用七魔刀心法,駕馭死亡魔刀的“魂能”,連續劈了四刀,而後用以自己的生命之能為引,劈出三刀,七刀已滿,應該結束才對。但現在的情況根本不是那樣,第八刀所需要的生命之能,竟然已經被集結完畢!只等他劈出!

辰南感覺有些心驚,自語道:“難道說,駕馭死亡魔刀,與駕馭自己的生命之能,根本就是兩回事?難道我還要再劈四刀,耗盡自己的生命之能,才能停下來嗎?”

他想就此收手,但根本由不得他自己,他已經感覺到凝形而成的第八刀,如果不盡快劈出去,會反噬他自己!

“怎麼會是這樣子?”辰南有驚有怒。

紫金神龍發現了他的異常,疑道:“小子你怎麼了,不要緊吧?”

這時,夢可兒體內的封印力量退了回去,她已經穩定了下來,不過這位■台聖地的仙子,面對辰南後,根本難以保持往日的沉靜了,她控制著玉蓮瓣快速向辰南沖去。

辰南看了一眼夢可兒,將右手中的黑色長刀高高舉了起來,不過在最後關頭卻沒有迎向她,他駕馭著古樸的盾牌,快速向著閉目懸浮在空中的李若蘭沖去。

“李若蘭看刀!”一聲大喝,他快速沖到了她的近前,舉刀變劈了過去。

李若蘭陷入了一種奇妙的修煉領域當中,不過,她雖然在閉著雙目,但神識卻能夠感應到外面的一切。她不避不閃,左手持玉蓮花,右手不斷變幻法印,蓮花會同法印同時迎了上去,同時口中輕輕喝道:“亂字訣————亂神印!”

“轟”

一聲震天大響,李若蘭被轟飛出去上百丈距離,她的口中溢出絲絲血跡,滴在潔白的衣衫上,顯得格外觸目驚心。

不過,她依然閉著雙目,還是沒有睜開雙眼,而且臉上竟然漾起了淡淡的笑容,她將玉蓮花插在了發間,兩只玉手開始同時動作,幻化出一個個複雜難名的法印。

傳說,功力卓絕之輩,通過結印,可施展出某些威力絕倫的禁法。傳說,一些玄功在運轉之時,如果施法者完全契合玄功要義,也會不自覺的結出各種法印,這種情況下結出的印法稱之為玄功的“外相”。

很顯然,李若蘭目前在運轉道家玄功,已經陷入某種空靈之境,身心和功法完全契合,此刻相由法生,印由身成,這是陷入妙境後的自然反應。

辰南倒吸了一口涼氣,暗歎這個好戰狂女果真天縱奇才,在這種最危險的境地,通過險惡的戰斗來印證著其修煉的功法,竟然在這種情況下將要做出突破!

辰南現在很想殺死李若蘭,除去這個大敵,但他相信李若蘭肯定有保命逃走的術法,她現在之所以不走,完全是想在這種狀態下悟透玄功。

他不想成全這個可怕的敵手,不過第九魔刀已經化形而成,他需要找一個人發泄出去。他回頭望了望宛若仙子般的夢可兒,不過最終沒用向那里沖去,他駕馭著古盾,快速向地面的東方長明沖殺而去。

東方長明也已經發現了辰南的異常,萬年前他雖然沒有見辰南施展過逆天七魔刀,但卻有過耳聞,知道的這套功法的特征與可怕之處,這第九魔刀肯定要遠遠強盛于前八刀!

當下,他全身的功力瘋狂運轉了起來,他一拳向天轟去,蓋世魔功裂天十擊發揮到極限境界。

“轟”

紫色魔焰對上了黑色魔氣,天搖地動。東方長明被這第九魔刀狠狠的劈飛出去七八十丈的距離,他口鼻溢血,胸腹劇烈起伏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