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三十章 古神殿

“讓你失望了,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為什麼在你的眼中,人一定不如仙神呢?”

羅曼德拉微微有些發愣,順著辰南的話自語道:“是啊,人為什麼不能夠強過仙神呢?”

辰南無意間的一句話,將羅曼德拉的思緒引到了別處,他想起了一些關于法神和斗神的傳說,他沉思良久才道:“人間界有些極道修煉者,早已悟通生死之境,依然不肯飛升天界,事實上他們的修為足以媲美神靈……”

辰南不再理他,閉上了雙眼,任玄功自行流轉,澎湃的真氣一邊修複著他損傷的髒腑,一邊恢複著他的元氣,如此過了兩個時辰,天色漸漸暗淡了下來,此刻辰南已經恢複的七七八八了。

羅曼德拉精神更加萎靡不振了,他看著落日的余輝,歎道:“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老頭你堅持不住了嗎?”恐怕也只有辰南敢于這樣稱呼西方第一聖龍騎士。

“大概還能堅持三天。”

“還好長時間啊。”

羅曼德拉:“……”

“想開一些吧,凡人都難免一死。看看附近哪里的景色不錯,早點選好‘新家’吧。”

聽著這些葷話,羅曼德拉無言苦笑,不過對他來說,確實應該找一個葬身之地了。

“等等,老頭你真的要去尋找墓地啊。時間還很充足,可不可以和我說說關于我以前的事情,因為我失憶了。”到了現在,羅曼德拉已經難以威脅辰南,故此辰南坦言相告失憶並詢問。

“你……失憶了?怪不得!”羅曼德拉先是露出吃驚之色,而後又是一副恍然之態。他終于知道辰南出招時,為何毫無章法了,也明白為何他的言行有些古怪了。

“我知道的事情並不多,只知道你是東土第一青年高手。也是整個大陸第一青年高手,你和我徒弟司馬凌空之間有怨仇,你曾經一天之內斬殺八位絕世高手。”

“就這麼多”

“是的,我常年閉關。對于外界的事情了解的很少。”

天色徹底黑了下來,不過辰南不想離開這里,他覺得眼前這片未知的沙漠。似乎有些不尋常的東西在吸引著他,他想等到天亮之後再小心探究一番。

羅曼德拉已經找好了墓穴,不過他最後又回到了沙漠邊緣處,他不想就這樣白白死去,如果不見識一下沙漠中那個不死之王,他死不甘心。

沙漠中為何會有千萬白骨呢?能夠役使天使骷髏這等不死生物,這位不死之王到底強大到了何種程度呢?沙漠中到底總共有幾個天使骷髏呢?為何不死之王不親自出來滅殺他們呢?羅曼德拉想弄明白一切。

東方破曉,旭日慢慢升起。

辰南在一處山泉處洗漱過後,打了一只野兔開始燒烤作為早餐。羅曼德拉有些黯然,默默的轉過身去,現在他的髒腑都已經碎裂了。莫要說進食,就是飲水都沒有必要了。

“辰南,我先進去了,你要和我保持一定距離。這片沙漠實在太邪異了,我已經是一個將死之人,發生什麼意外無所謂。你還有大好的青春,沒有必要親身范險,只在遠處看看就行了。”

羅曼德拉說完,邁大步向沙漠中走去。昨晚間,他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進入這片沙漠深處,親眼看看這片不死領地的主宰不死之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辰南抓著烤兔,狼吞虎咽,含混不清的喊道:“喂,老頭,等等啊,我們一起進去。”昨日晚間,他已經從羅曼德拉那里知道,這是一片不死之王的領地,里面有一個強大到難以想象的不死之王,知道這些後,更加令辰南好奇了,他始終覺得里面有些東西在吸引著他。

朝霞中,金色的沙漠平靜無比,羅曼德拉已經快速沖進去五百米了,又已經到了昨天大戰的地方。

昨日他重傷之下,萎靡不振,在沙漠中狼狽無比。現在他重傷將死,但表面看起來卻精神奕奕。

這是因為羅曼德拉知道必死無疑,開始不計後果的燃燒生命之能,令力量恢複到了巔峰狀態,不過這樣做的後果是原本三天的生命現在只能活一天半了。

羅曼德拉是一個強者,是西方修煉界的第一聖龍騎士,強者的尊嚴不容褻瀆,他要用有限的生命來洗刷昨天在沙漠中的恥辱。

辰南一邊撕扯著兔肉,一邊快速向沙漠中沖來。

“嗷吼……”一聲淒厲的長嘯自沙漠深處傳出,附近的群山都跟著顫動了起來,沙漠如海浪一般翻騰著。昨日的景象再次出現了,成千上萬的骷髏自黃沙下爬了出來,白骨大軍站滿了沙漠。

羅曼德拉力量處在巔峰狀態,再不似昨日那般狼狽,抬掌一揮,一道十丈刀芒便劈了出去。阻擋他去路的白骨,就像雪花遇到了炎炎夏日的太陽一般,在一瞬間消融,化為白粉灑落在沙漠之上。

白骨大軍雖然前仆後繼,但再難抵擋處在五階巔峰狀態的羅曼德拉,他生生開辟出一條白骨通道,向著沙漠深處沖去。

經過一夜的修養,辰南的身體差不多完全複原了,同樣可以發揮巔峰狀態的力量了,他和羅曼德拉相距百米遠,強橫無比的氣罡橫掃一切阻礙。成片成片的骷髏被擊碎,他同樣殺開一條白骨道向前沖去。

這一次,沒有出現一具天使骷髏,僅僅出現了幾具白玉骷髏。不過兩大高手都處于巔峰狀態,全力一擊之下,即便白玉骷髏堅如精鋼,也難無損。

“嗷吼……”沙漠深處的不死之王,發出聲聲憤怒的淒厲長嘯,只是,他還如昨日那般,未曾親自出馬來滅殺二人。

一千米、兩千米……

當深入沙漠四千米時,遠處一座古老的神殿出現在二人的視線中,雖然相隔很遠,但一股滄桑、古樸的氣息卻已透發而至。

可怕的沙漠,神秘的古殿,這一切當真詭異無比……

隨著越來越近,古老的神殿越來越清晰了,占地不是很廣,僅僅一座大殿,並不是連成片的建築群,一層淡淡的光輝籠罩著神殿,為它多添了一絲神秘的氣息。

辰南有些疑惑,難道這就是村內老人所說的神殿?只是……七彩魔狐在哪里?而且……按照老人們所說,根本不應該有沙漠啊?大山中不可能有幾座神殿,難道說是不死之王後來占據了這里的神殿,將這里化為了他的不死領地?

隨著越來越近,沙漠中的骷髏大軍如同沸騰了一般,皆瘋狂的撲向兩大高手,想拼命阻止他們接近古殿。

看著如潮水,如雪山般的白骨大軍,兩大高手不斷揮動罡氣,出手毫不容情,碎骨到處迸射,兩人已經彙合到了一起,一步一步,堅定的向神殿逼去。

不死之王似乎無比憤怒,古殿內咆哮聲不斷,但它依然不肯露面。至此兩人已經漸漸明白,強大的不死之王似乎不能脫身,似乎被困在了神殿中。

古殿長近七十米,寬能有四十米,高有三十米,雖然僅僅為一間大殿,但氣勢頗為恢宏。材料為大陸上最為堅硬的金剛岩,不過上面卻早已鐫刻上了歲月的滄桑,一看就知早已經曆無盡的歲月,也不知在什麼年代就存在于此了。

淡淡的一層光輝籠罩著古殿,令它看起來是如此的莊嚴神聖,仿佛真的有神靈居住在此一般。只不過不死之王的淒厲咆哮聲,以及千萬白骨大軍的存在,破壞了這份神聖感,強烈的對比,令古殿顯得有些詭異。

辰南和羅曼德拉轟退一波波如潮水般的骷髏大軍,他們的周圍到處都是碎骨,金色的沙漠都快變成了白色的骨粉沙漠了。

兩人終于來到了大殿的近前,然而就在此時,千萬骷髏大軍突然遠遠的退開了,神殿前的沙地一陣劇烈晃動,兩個龐然大物爬了出來。

每一具龐大的白玉骨架都足有十丈長,雪白的骸骨散發著淡淡聖潔的光輝。

“骨龍!”

“神龍的骸骨!”

辰南和羅曼德拉同時驚呼。

這片死亡沙漠當真無比神秘,竟然埋葬著這麼多消逝的強者!

兩具骨龍慢慢漂浮到空中,白玉般的骨架散發著淡淡聖潔的光輝,猙獰的龍頭,巨大的骨翼,寒光閃閃的龍爪,長碩的龍尾,兩具神龍骸骨看起來是如此的恐怖嚇人。

這兩頭神龍生前的實力定然已經在七階以上,不然它們的骸骨不可能散發著聖潔的光輝。兩頭骨龍的眼窩中閃爍著詭異的綠光,顯然它們已經產生了靈智,已經是不死系的上位者。

“愚蠢的人類,竟然敢藐視莫翰倫薩陛下的權威,簡直不可饒恕!”一頭骨龍的意識流在辰南和羅曼德拉的心中響起。

“死龍,口氣還真是狂妄,快把你們的死鬼頭子叫出來,讓我看看到底是什麼鬼樣子?”

辰南的話徹底激怒了兩頭骨龍,而古神殿著也傳出了一聲無比憤怒的淒厲長嚎。

“愚蠢的人類,你要為你的無知言行付出代價,莫翰倫薩陛下正在接受神的傳承,當他獲得神格時,整個世界都將在他的腳下顫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