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豐都大戰 第二章 半神

辰南看著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問天:“尸王,她竟然成了邪惡的尸王!占據雨馨軀體的靈識到底是怎樣形成的啊?她是一個與雨馨毫不相干的生命嗎?”

少女秀眉微皺,輕聲自語道:“哦,我昨天才開始嘗試思考,也許以後能夠想起來吧。喂,你不要那麼傷心好不好?”

清脆的話語略帶稚氣,但聽在辰南耳中,卻如同雷鳴一般。

“你……昨天才開始嘗試思考…”

辰南知道趕尸派秘法無數,眼前的這具尸王正是在昨日的那場儀式當中完成了一次蛻變,有了自主靈識,一個全新的生命在昨日誕生了,和過去徹底斷絕了關系。

想到這里,他感覺胸口一陣發熱,張嘴“噗”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少女眼中紅光一閃、鮮紅的血水並沒有落在地上,而是化作一串血花向少女飛去。

點點血花,化成血霧,均勻的將少女包裹在里面,滲進了她的皮膚中。

“晤,好舒服啊,居然是血精,別人全身的血液也提煉不出一滴血液精華,而你隨便吐出的一口鮮血竟然都是血精,真是不可思議!”

少女雙眼中血色光芒不斷閃現,在這一刻,她不再像一個不諳世事的純真女孩,談到血精,她像一個經驗老道的珠寶商人在談論瑰寶一般。臉上竟然閃現出一絲貪婪之色。

這是一種極端矛盾的轉變,片刻前還是一副天真可愛的樣子,現在竟然顯得有些陰森可怕了起來,她眼中的血色寒光越來越盛。

早在少女飛空而下時、辰南附近的修煉者就已經遠遠的躲了開去,現在二人所說的話語外人無從得知,但少女的氣質在瞬間轉變,卻被所有人感應到了,他們感覺身體一陣發冷,所有人皆再次向遠處退去。

此刻,趕尸派眾人顯得有些迷感不解,他們不知道靈尸為何找上了辰南,不知道她為何如有如此表現。

事實上。靈尸的強大與可怕是難以想象的,即便是趕尸派眾人也難以盡數了解,他們只能小心翼翼的供奉,不敢隨便下命令。

少女雙眼中透發出兩道血紅色的鋒芒,紅光所過之處,如利劍一般在辰南身上劃過。一道道血痕出現在他的身體上,鮮血慢慢溢出。

一團團血霧出現在辰南身體的周圍,而後慢慢飄起。向著少女飄去,最後皆湧進了她的體內。

遠處的眾多修煉者皆露出驚恐的神色,他們深深知道辰南絕非易于之輩,已經隱隱有東大陸年輕一代第一人的勢頭。

沒想到他在尸王一出現,竟然出現了瘋癲之態,此刻更是性命不保的樣子。這讓所有人都感覺有些恐懼。眾人認為辰南之所以精神不正常,一定是尸王通過邪法所致,定是趕尸派要報複他,想取他性命。

所有人皆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深刻感覺到了趕尸派的可怕。

許多人都感覺有些可惜,覺得辰南萬難逃脫趕尸派的毒手,這個出道開始就創下一次次轟動的青年恐怕難以活命了。

有些人想出頭幫忙,但懾于尸王的魔威。根本不敢邁動一步。血光沖天,魔云蔽日。尸王出現的恐怖景象,光想想就讓人害怕,現在誰還敢上前?

“竟然全身都是血精啊!”少女雙眼紅光閃爍,興奮的發出一聲淒厲而又刺耳的尖叫,真如九幽地府的鬼音一般,令遠處包括趕尸派眾人在內的所有修煉者都感覺到了陣陣寒意,每個人皆心膽具顫。

少女似乎不再滿足血霧的慢慢吸收、她輕輕一抬手,辰南便飛了起來,慢慢漂浮到水晶棺近前。

她的纖纖玉手輕輕搭在了辰南的肩頭,如同利劍一般,瞬間劃開了他的衣服,纖細的手指完全抓進了辰南的肩肉當中,血水順著她的十指快速滲進她的體內。

辰南感覺到了那劇烈的疼痛,甚至能夠聽到自己血液流動的聲響,但他沒有半絲掙紮,任那少女汲取自己的血液,他根本不想反抗。

他甚至害怕自己所謂的‘神血’會傷到眼前的少女,顯然他多慮了,尸王成為靈尸,已經有了自主意識,標志著一個新的生命誕生,再也不是那懼怕神血的尸煞類邪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已經是一個半神中人的全新生命。

看著少女漸漸露出滿足的笑容,辰南微笑著流著淚,雖然他知道眼前的女子己經不是雨馨,雨馨也回不來了,但那一樣純真可愛的笑容,還是讓他感覺到了曾經溫馨與感動。

辰南知道他再也見不到雨馨了,他想借助雨馨遺留的這具軀體來結束自己的生命,讓自己的血液流淌于她的體內。

看著眼前少女那可愛而又純真的笑容,過去那一幅幅溫馨畫面重現于他的眼前,他彷佛又回到了過去。

在這一刻,辰南有一股如釋重負的感覺,一切都在此結束吧,他彷佛看到雨馨正在遠空對著他招手,她笑的是那樣的燦爛……

“恩,唔,我已經感覺吸飽了。”少女那嬌憨的聲音將辰南拉回現實,從那種恍惚的狀態醒轉了過來。

少女的眼中那冰冷的血色光芒漸漸退去,烏黑光亮的眸子再次顯現而出,目光變得無比的柔和,對辰南再也沒有半分敵意,甚至隱隱流露出絲絲依賴之情。

她的十指上光潔無比,沒有沾染上半絲血跡,不知道為何嘴角倒是有一道血絲。此刻再也看不出少女凶戾的一面、此刻她看起來如此的天真可愛,就像一個純真的小精靈一般。

辰南對她升騰不起半分惡意,盡管知道這不是雨馨,但看著眼前的少女,他心中還是湧起一股酸澀難言的柔意,他伸出右手,輕輕擦去少女嘴角的血絲,輕聲道:“你曾經叫雨馨,你如果現在還沒有名宇,就還叫它吧,記住它,永遠不要忘記。”

少女顯得很興奮,像孩童一般雀躍拍手道:“我喜歡這個名字。”此時此刻,她毫無心機的表現是如此的純真嬌憨,令辰南倍感心酸,這個少女的性格和雨馨真的太像了,她們身上有著難明的相似之處,這不僅僅表現在外貌上、還體現在氣質內涵上。

這時,少女忽然露出思考的神色,烏黑明亮的大眼一眨不眨的望著辰南,道:“好奇怪哦,你真的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但我怎麼想不來呢?我真的想立刻想起來。”

此時此刻,辰南已經止住了淚水,他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道:“我也希望你能夠想起來,不過這已經不可能了,你不是她,她不是你。”

少女偏著頭,露出不解的神色,像個小女孩一般,拉住辰南的手問道:“你口中的那個‘她’是誰?為什麼我好像是她,而不是她?”

辰南現在真想一掌拍死自己算了,少女的每一句話都像刀子一般捅進他的心中,他感覺酸澀、苦悶無比。

“你笑起來的樣子和她很像,她的笑容比陽光溫暖,比海水輕柔,比冰雪純潔,比鮮花芬芳。她是天底下最最美麗的女孩,也是天底下最最善良的女孩,她的名字叫雨馨……”辰南有些哽咽了。

少女臉上滿是迷茫之色,有些嬌憨的問道:“她是雨馨?可我也是雨馨啊,她去了哪里?”

溫熱的淚水再次順著臉頰滑落而下,辰南輕輕的道:“她死了…,為我而死了……..”

“死了?我們兩人的名字一樣,她和我有什麼關系嗎?”

辰南再也忍受不住、伸出右手輕輕的撫摸著少女柔順的長發,顫抖的道:“你對自己了解嗎?你知道自己是怎樣來到這個世上的嗎?”

“我不知道,我好像昨天才開始嘗試思考,不過我彷佛已經活了許多年了,對于過去的事情,我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我真的好想知道自己的過去。”

辰南心中一顫,他為眼前這個女孩感覺心酸,為雨馨感覺傷悲。

“你真的一點也想不起過去的事情了嗎?”不知道為何,到了現在,辰南心中忽然湧起一絲僥幸的心理,隱隱希望發生一些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少女幽幽的道:“我……我想不起來,不過…”好像有些模模糊糊的記憶。”少女有些迷惘,如同陷入夢魘中一般,喃喃道:“有些印象……驚天動地的大戰……我好像殺了好多人,有仙人、有天使、有龍、有妖怪、有凡人中的頂高手,我用他們的鮮血淋浴,好舒服啊,那種感覺太美妙了……”

辰南心中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