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絕世風云 第七章 蓮斬

夢可兒身旁懸浮著一道“強光”,細看之下光芒中籠罩著一把尺余長的短劍,飛劍散發的光輝將她襯托的更顯冷豔、聖潔。

“辰地沒想到吧,我在此已經等候你多時了,你到底還是中計了。”

辰南心中大動,細想之下恍然,夢可兒實在是狡慧無比,佯裝重傷不支,放任紫金神龍逃去,其最終目的竟然是想將他引到此處下殺手。如果這次將辰南斬殺于此,當真是神不知鬼不覺,恐怕外界無人能夠知曉,此女果真心機了得。

不過,辰南還有些疑惑,夢可兒明明遭受了體內封印的反噬,但為何現在精氣十足,修為更是強勝于往昔呢?

她不可能在唱空城計,那懸浮于她身旁的飛劍明顯比之往日靈動了許多,竟然處在燦爛的光輝中,力量波動強大無比。如果沒有強橫的力量支撐,根本不可能有此景象,一切表明現在的夢可兒真的強大無比。

“嘿,好手段,不愧為澹台璿的後輩傳人。看你的樣子似乎不僅身體複原,且修為又精進了一步,當真了得啊。”辰南一邊說,一邊細細的觀察著,看對方是否真的沒有一點不適。

“哼,無恥小人,用詭計將我擒獲,卻沒想到,到頭來自己反到陷進來了吧?”夢可兒冷笑著,無雙的容顏上帶著一絲怒意,堂堂澹台古聖地當代最傑出的傳人,竟然被人擄走,險些真的成為一個男人的小女人。這如何能夠讓她咽得下這口氣?她強行控制著自己地情緒。若是一般女子恐怕早已惱羞成怒,拔劍相向了。

“哈哈……”辰南大笑道:“我發誓一定要實現那句諾言……”

紫金神龍在空中嗷嗷鬼叫著,接口道:“嗷嗚……以後好好當一個低眉順眼地小女人吧,哇哈哈……”

這一人、一龍還算有些默契。辰南想激怒夢可兒,讓她失去一顆平常心,他知道澹台派絕學重在修心,如果心緒大亂,肯定要影響正常發揮。

夢可兒對辰南可謂恨到了極點。同時對紫金神龍也異常惱恨。在她眼中這頭痞子龍有時甚至比辰南還要可惡又可氣,滿足髒話、胡言亂語,自從第一次見面就給她留下了極其惡劣的印象,早已不把它歸為神龍一類。

“該死的痞子龍、無賴龍,今天故意放你一馬。還敢跑到我面前胡說八道,待會兒捉到你,定要斬成碎段。”夢可兒臉上帶著寒霜。

“啊呸,你龍大爺今天不小心落到了你的手里,竟敢那樣對待本龍。一會兒捉到你後定然找個男人強奸一百遍啊一百遍!”

夢可兒氣極,沒想到紫金神龍嘴巴如此惡毒,素手輕輕一揮,懸浮于她身側。原本散發著蒙蒙光輝的飛劍,突然間光芒大盛,散發出熾烈的神光。如驚天長虹般向空中的紫金神龍飛斬而去。

飛劍光華耀眼,拖著長長的尾光,仿佛破碎了虛空,疾苦閃電。

“嗷咆……”紫金神龍長嚎道:“小子還不快上!”

哪里用地著它開口,辰南一步三丈,已經沖了上去,手中長刀催發出的刀芒璀璨奪目,如天雷碎空般,發出巨大的“隆隆”之響,整座山谷仿佛都顫抖了起來。

紫金神龍大叫著:“嗷咆……今天本龍豁出去了,我拼著挨幾下飛劍,小子你一定要給我抓住她強奸一百遍啊一百遍!”

“啊……該死的痞子龍,你給我去死!”夢可兒實在怒極,再也沒有平時的端莊之態,柳眉倒豎,原本一雙靈動地眸子布滿了寒光。憤怒之下,她似乎忽略了向前沖來的辰南,一心想將紫金神龍劈落下來。

飛劍光芒大盛,高空之上宛如出現了一輪小太陽一般,照耀的整座山谷如同白晝。紫金神龍嗷嗷怪叫著向高空快如閃電一般飛去,口中大叫著:“嗷嗚……小娘皮你再發狠也砍不到我,天啊……嗷嗚……為什麼這麼快?”

在紫金神龍嗷嗷亂叫的時候,飛劍突然加速,如閃電一般撕裂了虛空,瞬間襲到了它的近前,狠狠地劈在了它的身上。

“當”

一聲金屬交擊般的震天大響,響徹山谷,飛劍將紫金神龍橫著劈飛足有二十丈,令它的身子在空中不斷翻騰,險些將它直接劈落下來。

“嗷嗚……痛死你龍大爺了……好痛啊!嗷嗚……”紫金神龍痛地鬼叫連連,在空中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形。

可是緊接著飛劍又追到了,“當”、“當”、“當”……

光華奪目的飛劍在空中連劈紫金神龍六次,將它自高空直直劈落在地,痛的它此言咧嘴,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嗚嗚……好痛啊,為什麼這個該死娘的小娘皮這麼厲害,可惡!你龍大爺和你誓不罷休!”倚仗紫金神龍刀槍不入,又有玄武甲護體,不然這接連震天六擊,恐怕它已經被斬成數段了。

這一切都如電火石花一般,皆發生在一瞬間。

在飛劍連續劈中紫金神龍的同時,辰南已經沖到了夢可兒的近前,長刀催發出四丈刀芒向前橫掃而去。刀氣如驚濤駭浪一般向前洶湧澎湃,浩大無匹的能量波動震的夢可兒身後的那些茶樹紛紛爆碎,茶花漫天飛舞,清香陣陣,彌漫于空中。

夢可兒的飛劍還在遠方,她看似有些慌亂,飛快躲向了一旁,快速的向回收攏冰劍。浩大無匹的一刀,劈掃去一大片的茶樹,前方花葉紛飛,璀璨的刀芒將前方一切阻礙盡數摧毀,茶樹碎屑紛紛揚揚。

然而就在辰南剛要劈斬第二刀之際,夢可兒的身前突然懸浮出兩片玉蓮瓣,每片都足有水分般大小,晶瑩璀璨,散發著五彩之光,氤氳彩霧在其上面緩緩流動,若同天界神物一般。

一片玉蓮瓣飛旋著,向辰南手中的長刀旋舞而去。熾烈的五彩之光耀的人睜不開雙眼。而另一片玉蓮瓣則飛旋著斬向辰南的腰際,透發出的五彩光芒將附近的茶花樹摧殘的紛紛爆碎。令辰南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壓力,雖然還未及體,但他已經感覺到腰腹間傳來陣陣劇痛。

辰南集全身力量于刀身,狠狠的劈了出去。“轟”的一聲大響,玉蓮瓣被劈飛了出去,恐怖的能量波動震蕩八方,五彩光芒到處肆虐,整片山谷仿佛都為之戰栗了起來。

這一擊的力量是巨大的,辰南的身子被高高沖擊而起,在空中倒飛了出去,飛旋向他腰腹的玉蓮瓣則緊追不舍。

辰南倒飛出去八丈距離,在即將落地的刹那,五彩光芒優追襲了上去。晶瑩璀璨的玉蓮瓣雖然看起來絢爛、瑰麗,但此刻無疑比之死神的鐮刀還要可怕。辰南雖然氣血翻湧,身體難受無比,但面對這死亡之吻,他硬是迅速將全身的力量集結了起來。

長刀在這一刻發出陣陣輕鳴,宛如活了過來一般,刀體異彩紛呈,光華閃爍,鋒刃近乎透明。可怕的刀芒仿佛撕裂了虛空,長刀附近一片漆黑,將空中所有的精氣都要集聚到了刀身。

“斬!”

伴隨著一聲大喝,長刀如虹,凶狠的劈在了玉蓮瓣之上。

“轟”

山谷在搖晃,大地在顫抖。熾烈的光芒洶湧澎湃,無盡的氣芒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在山谷內浩蕩著,滾滾能量流瘋狂湧動,小小的一片山谷發出陣陣雷鳴之響。

玉蓮瓣被長刀擊飛了出去,而辰南則被那巨大的力量震的再次飛了起來,橫飛出去足有十幾丈距離。無數的茶樹皆被摧毀,谷內大片的林地已經變的光禿禿一片,許多土地都已經變成了黃沙。

辰南自空中摔落而下,他長刀拄地,緩慢而又堅定的站了起來,他抹淨嘴角的鮮血,道:“我就知道你留有後手,不愧為澹台傳人,事事都要算計。故意作出氣急敗壞之態,用飛劍追殺紫金神龍,誘我進攻,而後突然祭出法寶玉蓮瓣,想要殺我一個措手不及。嘿,夢可兒啊,你難道對自己的修為沒有信心嗎,需要耍這些小手段來對付我嗎?”

夢可兒淡淡的笑了笑,道:“既然是生死對決,當然是無所不用,如果能夠用最省力的方法殺死你,我何必多花費氣力呢?”

沒想到聖地傳人做起事來如此的乾淨利落,完全不似那些迂腐的偽君子。“嘿,受教!光明正途有時候也需要不擇手段啊,看刀!”辰南發現紫金神龍已經擺脫了飛劍,正偷偷、而又惡狠狠的向著夢可兒的後背電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