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絕世風云 第六章 尋蹤

月色朦朧,點點月輝灑落山林間。夜晚的大山並不甯靜,時時傳出獸吼之聲,聞之令人毛骨悚然。

紫金神龍載著辰南在高空中一路東行,翻過幾座高大巍峨的山脈,快速來到了距離罪惡之城五十里外的山林上空。月光並不明朗,在夜色中,下方的山林黑壓壓一大片,顯得有些陰森。

紫金神龍低聲叫道:“嗷嗚……我就是自下面那片山林逃走的,不知道那個小娘皮還在不在那里。可惡、可恨的小女人,如果這次能夠抓住她,我和她沒完!”

辰南示意紫金神龍向下降落,他將長刀緊緊握在了手中,雖然知道夢可兒可能身負重傷,但其可怕的修為還是令辰南忌諱不已,他已經做好了戰斗的准備。紫金神龍也知道夢可兒不好對付,在臨近低空時不再開口說話,小心謹慎的向下降落而去。

山林內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月光根本不能透過那些百年、千年的參天大樹透射進來。相對來說這片山林很寂靜,沒有怪獸嘶乳,只是偶爾有動物挪動的聲響。

辰南靜靜的站在林內,他放開身心,使自己融入這片天地,神識向外延伸而去,用心去感應周圍的一切。在這一刻他心中一片空靈,他閉著雙眼卻能夠感覺到附近的一草一木。他看到兩只鳥兒在一棵樹上交頸而眠,他看到一只狸貓在暗中警惕的注視著他……

雖然他在閉著眼,但附近的景物卻真真切切傳入了他的腦中。在極靜中他融入了這片天地,附近的一切都能夠被他所感知。這就是老妖怪一再強調的靈覺,每個人修煉到一定境界,身上靈門使會大開,能夠用心去感知周圍的事物。

通帶所說的“天眼通”便是在此基礎上形成的,而“他心通”則是更為高級的境界,人體就像一所寶庫,隨著修煉境界的提升。寶庫的大門便會漸浙敞開,許多神通便會伴隨出現。

紫金神龍雖然龍元盡失。沒有以前那般強大了,但龍之王者氣息依在。林內的動物憑著一股天生的直覺,似乎感應到了神獸的存在,具嚇得不敢在發出任何響動,林內一片寂靜。

辰南用心去感應。但並未搜索到夢可兒的氣息,他沖紫金神龍做了個手勢,示意它去找找看。紫金神龍在空中一擺尾,開始在山林內游動飛奔,半刻鍾後它飛了回來,搖搖了頭。低聲道:“嗷嗚……沒發現那個小娘皮,可惡!難道她已經逃回了罪惡之城?”

辰南皺了皺眉,按照他的猜測,夢可兒應該還沒有逃離出這片大山,如果她還有能力駕馭玉蓮台飛行,絕不會放任紫金神龍逃走。

他憑著感覺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右手長刀緊緊握在手中,敏銳的靈覺提升到了極限。山林之外是一片荊棘之地,辰南在穿越叢叢荊棘時,眼中神光一閃,借助月光,他發現一根長長地發絲在一叢荊棘上纏繞、飄蕩著。

他小心的將發絲取了下來,放在眼前仔細觀看。發絲黑亮,富有光澤,柔而長,和夢可兒的發質很相似,最為重要的是在這荒山野嶺不可能有其他人。

紫金神龍興奮的叫道:“嗷嗚……這個小娘皮果然已經身受重傷,不然怎麼會徒步穿越荊棘林呢?如果身體無大礙,恐怕早就駕馭玉蓮台返回罪惡之城了。”

辰南對它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示意它閉嘴。一人、一龍再次小心謹慎地前行,向前走出去大約五百多米,已經到了荊棘叢的邊緣地帶,又一根黑亮、柔順的長發纏繞在一條藤蔓之上。

“嗷嗚……看來她真的沿著這個方向走下去了。”

荊棘叢林的前方是一個小山谷,谷內有涓涓溪流向外流淌而出,在月夜下溪流散發著淡淡暈光,發著輕輕的鳴奏。

小山谷占地並不大,只有兩三平方公里的樣子,谷內開滿了野茶花,陣陣清香撲面而來,沁人心脾,的確是一個環境優雅的小谷。

辰南暗暗猜測,以夢可兒身為女子的天性來說,極有可能在此療傷,到這里後他更加謹慎,避免驚動可能在此匿藏的對手。

忽然,紫金神龍興奮在空中來回舞動,但並未敢出聲,它示意辰南向前望去。只見清澈的泉水旁,一株茶花樹上掛著一件潔白的女子外套,隨著微風正在輕輕搖曳。

辰南雙眼急驟收縮,正是夢可兒的外套,他將將長刀立于身前,步履堅定的向前走去。

在距離那株茶花樹不足十丈距離時,突然一道宛如閃電般的強光自旁邊的茶花林中飛襲而來,勢若奔雷,蕩起陣陣恐怖的能量波動,震得附近所有茶花樹劇烈狂舞起來,令茶花漫天飛舞。

辰南急忙扭轉身軀,長刀斜劈,刀芒燦若神罰,激發出一道四丈匹練,迎向飛擊而來的強光。

“轟”

一聲震天大響,熾烈的強光照亮了整座小山谷,辰南被轟擊的倒飛出去七、八丈遠。落地之後,他胸口劇烈起伏,險些吐出一口鮮血。

茶樹成片成片的倒伏、爆碎,無盡的茶花在空中飄飄灑灑,方圓十丈已經化為平地,所有植被皆被摧毀。

辰南穩了穩心神,朝著襲來強光的方向望去。只見夢可兒從容不迫的自茶花林深處走來,一襲白色緊身女裝,將曼妙的身材勾勒的性感撩人,絕美的容顏似凝脂美玉一般透發著晶瑩的光澤,一雙靈動的眸子透發著湛湛神光。

此刻夢可兒似笑非笑,正一眨不眨的盯著辰南。她本是一個豔冠天下的絕色美女,平日衣著端莊,透發著淡淡聖潔的氣息,此刻身著緊身衣服,更別有一番風情,聖潔中帶著一絲妖嬈,透著一股嫵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