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絕世風云 第一章 俘虜仙子

天元大陸中部地帶,山連山,嶺連嶺,十萬大山無邊無際。大山內參天古樹遮天蔽日,千年老藤交錯如虯,各種奇獸異怪層出不窮,猿啼虎嘯不絕于耳,當真是一片原始之地。

此刻在這茫茫大山深處殺氣彌漫四野,自罪惡之城追趕而來的十幾個青年強者,正在與凌子虛一行人對峙。

凌子虛已經身中烈血組毒,此刻臉色潮紅,似欲滴出鮮血一般,頭上滿是汗水,牙關緊咬,長眉深鎖,似乎異常痛苦。凌云緊張的站在他的身後,另兩個二十多歲的隨從擋在凌子虛的前方。

在最前面的是哪個年老的凌家下人,他青衣小褂,身軀佝僂,頭發花白,看長相實在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常老人。

可是任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原本看起來異常普通的老者,在剛才那一瞬間突然爆發出了一股磅礴的氣勢,以睥睨天下的強者之姿,站在了凌子虛的身前,擋住了所有青年強者。

浩瀚的能量波動從他微顯單薄的身軀透發而出,令地面上的殘枝敗葉皆漂浮了起來,圍繞著他和凌子虛五人旋轉,一個超強恐怖的力場將五人籠罩在里面。

龍舞、凱文、冷鋒等人相顧變色,怎麼也沒有想到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個高手來。原本看到凌子虛身中奇毒,再無力一戰,他們以為很容易將凌云殺死,誰知突然殺出一個四階大成境界的恐怖強者。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地面上,仙武學院地三名武者和神風學院的龍舞、冷鋒等武者快速將青衣老者包圍。空中,戰神學院的三名亞龍騎士,幻魔學院的四名魔法師,以及神風學院的東方鳳凰、凱文或聚集斗氣,或聚集魔法元素,准備給予青衣老者最狂暴的攻擊。

青年強者們知道,一定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殺死或擊敗青衣老人,不然等到凌子虛這個恐怖的五階絕世高手排除體內地毒素,當真再無半絲勝算。

“閃電!”

“冰槍!”

……

東方鳳凰、凱文、以及幻魔學院的魔法師們先發動攻擊。以他們對魔法的領悟力來說,根本不用念動太過亢長地魔法咒語,只要集聚到足夠的魔法元素,就能夠快速發動魔法攻擊。

巨大的閃電撕裂天空,冷燦的冰槍照耀天際。恐怖的火焰席卷天地,先後自空中狂湧而下,襲向青衣老者、凌子虛等五人。

恐怖地魔法波動浩瀚如海,宛如驚濤駭浪一般沖湧、奔騰,天地一片熾烈的光芒。將青衣老者等五人掩埋在里面。

這是六名魔法師的聯合之力,其中幻魔學院的一名魔法師已經達到四階境界,其余五人也都達到了三階境界,如此激烈的攻擊,當真恐怖無比。

突然。在那熾烈地光芒中,出現一點藍色的光暈。藍色在不停的旋轉著,光芒越來越明亮,越來越璀璨,最後形成一個巨大的旋渦,空中所有魔法攻擊所交彙而成的巨大能量狂暴具湧進了旋渦中。

光芒璀璨地藍色旋渦如鯨吞牛飲一般,將所有魔法能量都吸收了,地面上的五人現出了身影。青衣老者雙手畫圓,如抱滾球,用東方高深武學太極手法化去了魔法師地凶猛攻擊,多半的魔法能量都被導入了地下,其余被他用強橫的內力強行煉化于空中。

他的腳下是一道道巨大的裂痕,恐怖的魔法能量沖進地下後狂暴湧動,直至魔法師停止了攻擊,裂痕還在不斷向遠方延伸,巨大裂痕交織成的地面像蛛網一般。青衣老者如果只顧自己一人,根本沒有必要硬抗,但他需要保護凌子虛,為他爭取時間。他一人獨自接下這樣恐怖的魔法攻擊也不太好過,不過並無大礙,只是臉色有些發白而已,四階大成境界越強高手的實力可見一斑。

仙武學院的三名武者和龍舞、冷鋒、以及神風學院的另一名高手,在魔法能量消失刹那,便開始了第二輪攻擊,他們根本不給青衣老者喘息的機會。

六道璀璨奪目的劍氣交織在一起,構成一片絢爛的劍網,向著青衣老者奔襲而去,“嗤嗤”破空之聲不絕于耳。

青衣老者雙目猛睜,放出兩道神光,他雙拳齊動,向前砸去,兩道無匹的光束自拳頭激發而出,迎向六道劍氣。兩方的氣芒都已經實質化,始一接觸,空中便爆發出陣陣“鏗鏘”之音,宛如金屬交擊。

六道劍氣最終與兩道光束同時潰散,在空中爆發出一團比太陽還要耀眼的光芒,狂暴的能量流浩蕩四方。點點光雨所過之處,任何有形之物盡被摧毀,雙方之間的山石化成了細沙,變成一片小型沙漠,比之剛才魔法師們造成的聲勢有過之,而無不及。

“吼”、“吼”、“吼”

三聲震天龍吼,響徹大山,驚的遠處山林內鳥飛、獸逃。三頭亞龍皆有十幾丈長,在空中一擺尾,分三個方向,同時俯沖而下,蕩起一股猛烈的狂風,吹的地面沙塵飛揚。

三道數丈長的璀璨斗氣,在空中蕩起陣陣恐怖的波動,不給青衣老人一絲喘息的機會,劈落而下。

青衣老人不愧為四階大成高手,屹然不懼,一拳向高空轟去,三道斗氣瞬間瓦解。猛烈的勁氣令三頭亞龍疼痛的睜不開雙眼,吼聲連連,最後同時沖向高空,但三條巨尾卻根根的抽向地上五人。

青衣老人皺了皺眉頭,如果是他自己,可以輕松離開。但凌子虛正在運功逼毒,不能受外力干擾。他不得不硬抗,他大喝了一聲,雙掌連連舞動,在五人的上空打出層層掌影,一片藍蒙蒙的光輝籠罩在五人地頭頂上空,如一面大傘一般。

三頭亞龍數丈長的恐怖巨尾,甩抽之力是何等的驚人。速度之快宛如電光,在空中發出陣陣異嘯,刺耳難聽的聲音似九幽地府的鬼音。

“砰”、“砰”、“砰”

三聲震天大響。三條巨尾皆甩抽在藍蒙蒙的光罩上,三條亞龍發出一陣陣哀吼,快速沖離而去,三頭亞龍的巨尾都被藍光所傷,和藍光接觸的部位鱗脫落大片。滲出一片地血跡。

青衣老人也不好受,臉色有些發白,胸腹間劇烈起伏。

就在這時,空中的五名魔法師,以及地面的六旬東西武都。集聚了足夠地力量,同時開始發動狂猛的攻擊,這些人似乎心意想通,不給青衣人半絲休息時間。

天上魔法,地上劍氣。整片天地間都是無盡的熾烈光芒。絢爛奪目的魔法,似長河直落九天。奔騰咆哮,浩大無。而兩璀璨如虹的劍氣,宛若天界神光,震懾九幽,威力絕倫,震蕩四野。

青衣老人需要守護著凌子虛,不能不躲避,空有一身玄妙地武學而不能施展,只能憑借已身的恐怖修為硬撼。雖然他已經達到了四階大成境界,但同時對抗十幾名超級青年強者,也是萬萬不敵。

閃電、冰槍、風刃,一重又一重的沖撞在他所撐起的光罩之上,劍氣、拳勁,一遍又一遍的轟擊著他身外那越來越暗淡的光芒。

“噗”

青衣老人忍受不住,吐了大口鮮血,臉色慘白無比,腳下一陣虛浮,差點栽倒在地。

正在這時,凌子虛突然大口噴血,嚇得凌云和青衣老人臉色大變,青衣老人急忙強打精神,快速提聚功力,將那暗淡的光罩再次撐了起來。

凌子虛一連吐了十幾口鮮血後,臉色慘白無比,他睜開雙眼,道:“阿奴不要擔心,我吐的是毒血,並無大礙。”說完這句話,他突然抓住了身前那兩個二十左右的隨從,將他們扯到了身邊,道:“最為濃烈地毒質已經被我排出體外,但這種毒素實在太過厲害,血液內汙毒難以盡去,現在我需要換血,看一看你們誰的鮮血和老夫地不排外。”

凌子虛劃破兩人的血管,同時割破自已兩條手臂和兩個隨從的手臂緊緊貼在一起,片刻後他將一個隨從推拒了出去,道:“你的不合適。”

他只留下那個與他血型一樣的隨從,而後開始用內力逼迫自已的血液,讓那些毒血自一條手臂有傷口處快速激射而出。血箭如流,散發著陣陣腥臭,大量毒血快速從他的體內排出體外。

片刻後,凌子虛臉色蒼白無比,他幾乎放干了身體內所有的血液,身體搖搖欲倒。

這時,青年老人已經被眾多前輕高手轟擊的口吐鮮血不止,眼看就要堅持不住了,如果沒有凌云化解,凌子虛可能早傷在青年強者們的狂猛攻擊下了。

“阿奴再堅持片刻,我馬上就好。”凌子虛一把抓住那個和他血型相同的隨從,將兩人手臂的傷口處緊緊的貼在了一起,用內力快速的吸納著那個隨從的鮮血,隨著新鮮液湧進他的身體,凌子虛感覺到了力量的歸回,他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

然而就在這時,“轟”的一聲震天大響,青衣老人所支撐藍色光罩,被一個巨大的金色光掌轟破。光掌內包裹著一個白衣勝雪絕色女子,宛如九天仙女謫臨人間,自高空中辟落而下,直取青衣老人。

絕色女子正是夢可兒,她本是道、武雙修,此刻雙手持飛劍,近距離攻擊,威力可稱得上浩大無匹。飛劍激發出一道宛如匹練般的璀璨光芒,洶湧澎湃的力量令整片天地都仿佛震蕩了起來。

場外眾多青年強者被這股浩瀚如海般的大力,沖擊的搖搖晃晃,快速向遠處退去。浩蕩的能量波動令青衣老人大驚失聲,這股力量太可怕了。他目前重傷在身,根本無法抗衡,倉促間他舉雙拳盡全力轟擊。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青衣老人口吐鮮血,翻飛了出去,而後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了。

夢可兒也噴出了一口鮮血,之前她強行解開封印和凌子虛對轟了一拳,被體內封印的力量反噬,已經受了不輕的內傷,此刻再次遭創。

這時,一道金色光掌快速向凌子虛抓去。出手的人是辰南,他剛才拼盡全力用擒龍手護送著夢可兒沖進了青衣老人身前,將之成功擊成重傷,此刻擒龍手再出,狠狠地抓向凌子虛。

凌子虛大急,快速後退,但以他目前的狀態,那時快得過擒龍手呢,金色的光掌一瞬間將他和那名隨從包裹住了。凌云急忙沖上前去,想要破開金色光掌,但卻怎麼也無法撼動分毫。

金色光掌快速收縮,不過卻無法奈何凌子虛分毫,但卻將他手中那個隨從卻擠壓得變了形狀。凌子虛剛想有所動作,但光掌卻在一刹那光芒大作,在一瞬間將那名隨從捏爆,在空中化成一片血霧。

光掌消散,凌子虛怒吼連連。他雖然成功將毒素排出了體外,但幾乎放干了自己的鮮血,新的血液還沒有補足原來的十分多一,就被辰南強行中斷。

如果一個平常人體內只剩下如此少量的血液,恐怕早已魂歸幽冥了,即便是強如五階絕世高手凌子虛,他也難以支撐多久,他感覺陣陣暈眩,腳步無比虛浮。

凌云快速扶住了凌子虛,焦急之色溢于言表,這可是他的靠山,是他的救命稻草啊,如果凌子虛不能恢複過來,他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辰南擒龍手第三次揮出,快速將跌落在地面上的夢可兒席卷而回。紫金神龍在他的袍袖中低低問道:“這一次,不會再放掉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