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死亡絕地 第八章 澹台傳人

由于觀賽的人太多,為避免有些人為觀看比賽而向前擁擠造成意外,學院不得不搭建了許多高大的木質看台。此外遠處的房屋等建築物上也擠滿了人,這樣幾乎所有人都能夠正常觀看比賽了。

看台當中有五座最為高大、長闊,其中四座是位四大學院准備的。戰神學院和幻魔學院的看台之上多半都是金發之人,仙武學院的看台之上多半都是黑發之人,神風學院的看台之上則有充滿了各種發色的人,如黑發、金發、紅發、綠發等。地域不同,人們的血統差別很大。

第五座闊大的看台是為來自大陸各地的前輩名宿准備的,其上端坐的皆是高手,多半都是名動一方的人物。

辰南將小晨曦哄入夢鄉之後來到了廣場,他沒有登臨任何一座看台,而是擠進了人群。

此時大賽早已開始,比武場內一個魔法師與一個東方武者正在激烈的拼斗。絢爛的魔法與縱橫激蕩的劍氣到處肆虐,場外人聲鼎沸,許多年輕人看的如癡如醉。

辰南動容,拼斗的兩人明顯都已經邁入了三階初級境界,實力皆強悍無比。他知道最開始出場的人肯定不是最強者,往往實力卓絕者都押後,可以想象四大學院的頂峰青年強者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

曆年來每個學允許參賽的人數上限是十六人,這一次四大學院協商後決定每個學院出場八名青年高手,共計三十二人。最開始上場的兩人實力就已經這般高絕,可以想象壓陣的最頂尖者實力是何等的強悍。

辰南暗暗思忖,如果他不是在晉國都成開元城一戰之後功力大進,恐怕和三十二位最強者比起來 沒有半絲優勢。即便此刻他已經達到三階大成之境,也不敢自大的認為比這些頂尖青年高手都強,他隱隱覺得這些人當中可能有人已經達到了第四階境界。

這種猜測不是沒有根據的,他荒廢四年光陰,修為都已經達到了這般境界,世上奇才無數,肯定有許多驚才絕豔之輩,如果得遇名師,再加多年苦修,肯定有修為驚世的超級青年強者。

此刻場內兩人的大戰已經接近了尾聲,那名東方武者忍耐多時,待魔法師逐漸力竭之後,終于爆發,將魔法師誘騙到低空後,一道璀璨的劍氣沖天而起,瞬間洞穿了魔法師的左肋。伴隨著一聲慘叫,血花噴灑,魔法師自空中墜落地面,東方武者大獲全勝,仙武學院看台的方向傳來一片歡呼之聲。

神風學院為來自大陸各地的成名高手搭建的那座闊大的看台離辰南非常近,其上端坐的皆是名動一方的人物,多半都是些上了年歲的老人,放眼望去是一片白花花的頭顱。

在第二輪大戰沒有開始之際,辰南細細的打量著那些人物,看台之上大約有數百人,那些老人皆精氣神十足,每一個人都流露著一股強者的氣勢。

看台之上有一排人物明顯不同于其他人,那十幾人似乎皆是德高望重之輩,其他人如眾星捧月一般將他們擁簇在正中央。其中一個年輕的女子格外引人注目,其他人的年齡都在五、六十歲以上,唯獨她僅雙十年華,但卻和那十幾個老人平起平坐,著實令辰南感覺驚異。

細看之下,他心神大震,什麼叫沉魚落雁之姿,什麼叫閉月羞花之貌,眼前的女子給予了最好的詮釋,當真稱得上豔壓天下,冠絕群芳。

此女身穿一襲白色衣裙,烏黑、亮麗的柔順長發自然披散在肩頭,雪白的肌膚如同凝脂美玉一般隱隱有輝華閃現,一雙靈動的眸子充滿慧光,瓊鼻挺俏、秀美,紅唇泛著惑人的光澤,秋水為神玉為骨,堪稱絕代佳人。

這一世辰南已經見過幾位堪稱絕色的女子,如楚國大公主楚月、小公主楚鈺、魔法少女東方鳳凰、中性美女龍舞。大公主心思縝密,成熟、睿智;小公主心思玲瓏,活潑好動,宛若精靈;東方鳳凰任性、率直;龍舞神采飛揚,風采自信。

幾女在容貌上也許不次于眼前的女子,但在氣質上卻輸了一分,看台上的女子仿佛集天地靈秀于一身,整個人透發著一股靈氣,如精靈、似仙子。

即便早已見識過幾位絕色美女,辰南的心還是不爭氣的加速跳動了起來,他感覺臉上一陣發熱。台上的絕代佳人似心生感應一般,朝他這里看了一眼,淡然一笑,而後望向別處。

辰南感覺如沐春風,心神一陣蕩漾,眼神再難離開身著白衣的女子。在這一刻他的家傳玄功仿佛受到一股未明氣息的激發,自行運轉了起來,辰南心中一震,驀然醒轉。

「好厲害的女子,好敏銳的靈覺,好奇異的功法……」辰南自語道。

這時他心中有忽然一絲奇異的感覺,覺得高台之上鍾天地靈秀的女子異常熟悉,仿佛似曾相識,他陷入沉思。

忽然他心中大震,差一點驚叫出聲。

萬年前曾經有一個迷一樣的女子,如劃破長空的彗星一般,照亮了整個仙幻大陸。那是一個集美與智慧于一身的神秘女子,沒有人知道她的師承,沒有人知道她的過去,她游走于各大勢力之間,當時大陸上許多重大的事件都曾經閃現過她的身影。神秘、美貌、智慧,令無數青年為之瘋狂,她就是澹台璿……

直到萬年後辰南才明白自身修為不進反退的原因,一切皆拜當年超塵脫俗、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澹台璿所賜。自從得知真相後,他曾暗暗發誓,有朝一日武破虛空,一定要找到破空仙去的澹台璿了結恩怨。

然而就在此時,就在此地,他忽然發現台上那個絕代佳人竟然和澹台璿極其相似,兩人雖然容貌不同,但氣質神似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