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走出神墓 第二章 驚豔



當辰南再次睜開眼時,發現他已經躺在了一張木床上,松軟的被褥讓他感覺溫暖而又舒適。

天色早已暗淡,但雨還在下著。屋中點著一盞油燈,光線柔和。

淅瀝淅瀝的雨聲,溫軟的被褥,柔和的光線,辰南有股回到了家中的感覺,心中充滿了暖意。

房門被輕輕推開了,走進來一個半百老婦人,老人一臉和藹之色,道:「你醒了,年輕人真不知道輕重,下雨天還在外面跑。」

辰南聽不懂現在大陸的語言,但明白老婦人是一片好意,他忙下床向老人施禮。

直到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身上已經換上了一套干潔的衣服。

「大娘,謝謝您!」

老婦人一愣,她顯然聽不懂辰南的話語,不過老人也沒有多想,因為大陸種族繁多,肯定有些人不會大陸的通用語言。

辰南隨老人來到了外屋,這時正好進來一個青年,青年約十八、九歲的樣子,身子很壯實。他將手中托盤上的飯菜放到桌上後,沖辰南友好的笑了笑。

辰南也報以一個微笑。

吃過晚飯後,他向老婦人表示了謝意,而後回到了房中沉沉睡去。

在夢中,一道美麗的倩影從花海中走來,又在花雨中逝去,只留下一句飄渺的話語:「我等你……再相見……」

隨後,在夢中辰南又見到了他的父親辰戰,辰戰的眼神智慧而又深邃,仿佛能夠看透世間一切虛幻,他淡淡的道:「登高者必自卑,行遠者必自邇,在這個世界上,重要的不是你正站在哪里,而是你正朝什麼方向移動!」

辰戰的身影漸漸淡去,辰南母親的音容又浮現而出。

「浮華落盡,平淡歸真……」

一個又一個熟悉的身影向辰南走來,最後又慢慢淡去。

清晨,辰南早早起來,推門而出,此時雨早已停了,一條彩虹高掛天邊,為天地間增加了一道靚麗的風景。

「一萬年了,我還有什麼放不下呢?我要從新開始!」辰南大聲喊道。

他決定面對現實,開始新的人生。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轉眼間已過去了半年。

辰南依仗武技成了小鎮最為出色的獵人,他每天打回來的獵物都要比別人多幾倍,靠打獵所得,他買下了一座小院。打獵之余,他除了修煉自身的武技之外,主要和鎮上的居民學習現今大陸的語言。他現在雖然還不能和人痛快的交流,但已經能夠聽懂周圍人的話語了。

此外,辰南不斷調整心態,接受了現實,他不再彷徨,不再迷茫,他已逐漸融入了這個社會。

自從能夠聽懂現今大陸的語言後,辰南終于明白這個世界在這萬年間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僅有一海峽之隔的仙幻大陸和魔幻大陸在一次劇烈的大地震中相連在了一起。

東方的仙幻大陸和西方的魔幻大陸均有其獨特的燦爛文明,兩塊大陸相連後,由于文化不同、信仰不同,兩塊大陸種族之間經常發生摩擦,隨著摩擦的升級,產生了種族矛盾,最後兩大種族之間終于爆發了戰爭。

這是一場災難性的戰爭,戰場上尸橫遍野,血流成河。無數壯丁被強征入伍,從此一去不還。數百萬平民死于非命,數千萬人流離失所,大陸上一片愁云慘霧。

戰爭越來越慘烈,最後西方教廷出動了魔法師和聖殿騎士,就在戰爭的天平剛要傾斜之際,東方的武學高手和原本避世的修道者有組織的投入了戰爭。一場東西方修煉者之間的大對抗開始了,真氣對斗氣,飛劍、法寶對魔法。戰場上劍氣、斗氣縱橫激蕩,法寶、魔法絢爛威揚。

戰爭的最後結果是兩敗俱傷,大戰過後,沙場尸骨堆積萬千,大陸上哀鴻遍野,一片慘淡。

雙方有識之士都意識到了戰爭的巨大危害,最後簽署了全面停戰協議。

時間可以淡化一切,經過數千年的緩和,種族矛盾終于消失了,初步實現了種族融合,再沒有仙幻大陸和魔幻大陸之說,合並後的大陸被命名為天元。

「原來如此,怪不得鎮上有那麼多的種族,原來這里是仙幻大陸和魔幻大陸的交界處。怪不得我打獵時碰到了會吐火的狼,原來是西方的魔獸。」

得知這一切後,辰南心中震撼無比,同時感覺很多事情豁然開朗。

又過去了半年,辰南終于掌握了大陸現在通用的語言,他對天元大陸了解更深刻了,他已完全融入了這個社會。

當然有些事情對于他來說還如迷霧一般,他始終不明白眾神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眾多強大的神靈都已死去。

他請教了鎮上所有人,但沒有一個人能夠回答他。

最後鎮上一位老人對他道:「孩子,這個問題不光你一個人想知道,大陸上很多人都想知道它的答案,但它始終是一個未解之謎。」

辰南道:「是不是當初兩個大陸全面爆發戰爭時,直接導致了眾神參戰。」說到這里,他感覺自己的心髒一下子停止了跳動,這是多麼驚人的可能啊,他心中充滿了震撼。

老人搖了搖頭,微笑道:「孩子你很富有想象力,但事實上,遠在兩個大陸大戰爆發千年之前,神魔陵園就早已存在了。沒有人知道它確切修建于何時,更沒有人知道它被什麼人修建。」

辰南驚呼:「什麼?兩個大陸還沒有相連在一起時……兩個大陸的神靈就已經……」

老人點頭道:「不錯。眾多的神魔之墓被發現時舉世皆驚,無數的修煉者向那里湧去,就連魔幻大陸的修煉者都險渡海峽前去憑吊,自此之後神魔陵園被尊為聖園,人們將史上的一些強者葬在那里,以示尊敬。」

「可是……神魔陵園位于兩個大陸交界地帶,當初兩個大陸相連在一起時產生的大地震為何沒有將它摧毀呢?」

老人歎道:「神魔陵園始終是個謎一樣的所在。」

在這一年間,辰南幾次想去拜訪那位守墓老人,但都沒有付諸行動。

「既然我已開始了新的生活,就應該拋卻過去的一切,神魔陵園以及守墓老人,就讓他們留在我的記憶中吧。」

一年的光陰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這一年對于辰南來說意義重大。他學會了現今大陸的通用語言,心態逐漸趨于平和,擺脫了過去,再無滄桑、悲涼感,恢複了年輕人的朝氣。他決定告別小鎮,從此游曆天下。

仙幻大陸和魔幻大陸相連在一起時,其交界處隆起了連綿不絕的高大山脈。小鎮位于仙幻大陸邊緣,處在兩塊大陸的交界處,向西行不足二十里便是無盡的群山。

沒有人敢走進山脈的深處,因為那里不僅有凶禽猛獸,還有傳說中的遠古巨人,對于普通人來說,那里絕對是一個大凶大惡之地。小鎮上最老練的獵手也只敢在山脈的外圍打獵,絕不敢踏足山脈深處一步。

會飛的巨龍、高大的遠古巨人……這些傳聞對辰南產生了深深的誘惑。當他決定離開小鎮去大陸游曆時,第一站地他就想到了近在眼前的「大凶大惡之地」。

臨別之際,辰南將自己的房屋送給了當初收留他的母子二人,而後大步離開了小鎮。

曆史之輪開始轉動,傳說從這里開始。

辰南一個人走進了大山深處,他在連綿的群山中已經走了三天,看到了無數凶禽猛獸,他能避則避之,不能避便擊殺。

「並沒有多麼出奇的惡獸啊。」

突然一片巨大的陰影飛快而過,蕩起一陣猛烈的罡風。

辰南不禁大驚失色,他仰頭觀望,只見一個長達三十丈的巨大「怪鳥」從他上空飛翔而過。

怪鳥渾身碧綠,發出點點光亮,身後拖著一條長達十丈的尾巴。

「天啊!沒毛怪鳥,不,全身覆蓋鱗片的怪鳥,啊,尾巴也太丑陋了吧。」他驚歎道。

如果有人在這里路過,一定會嘲笑辰南的無知,連大陸上最強悍的生物之一龍都沒有認出,同時也要佩服他的勇氣,這個家伙居然敢在龍的近前「品頭論足」。

這條綠龍顯然沒有發現地面上那個弱小的生物,更沒有聽到那些「閑言碎語」,不然它一定會俯沖下來,將這個藐視它的家伙撕個粉碎。

看著綠龍漸漸遠去,辰南從驚愕中醒了過來,後知後覺,道:「那個大家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龍吧,這……這也太離譜了吧,整個就是一個長翅膀的大肚子蜥蜴!一定是魔幻大陸的怪龍,和仙幻大陸那些神龍比起來,簡直……唉!」

辰南當然沒有見過仙幻大陸傳說中的神獸————龍,但關于神龍的傳說數不勝數,從這些傳說中可以窺見龍的一二,另外從那些精致的浮雕也可以看出龍這種至強生物的完美。

剛才從他眼前飛過的西方巨龍讓他失望無比,也許那條綠龍同樣強橫無比,但他有一種感覺,西方的巨龍根本比不上東方的神龍。

辰南自言自語道:「要是有一天我能夠親眼見到東方的神龍就好了,唉,剛才的那條龍真的是太————丑了。」

不知道那條綠龍聽了辰南的話後會是什麼感覺,恐怕不用告他「種族歧視」,就直接將他「就地正法」了。

群山中奇景無數,有云繚霧繞的高峰,有怪石嶙峋的石林,還有流泉飛瀑的水澤……

辰南站在一座高峰之上,他頭頂上方碧空如洗,腳下白云滾滾如仙氣,他心中澎湃不已。

「一萬年,哈哈……誰能夠慨歎歲月萬載?我辰南能夠!哈哈……」

辰南激動的情懷慢慢平靜了下來,他望著碧藍的天空,感覺心中空靈無比。

一條碧清的小河在群山中蜿蜒而流,辰南從高峰下來之後,感覺身上奇熱無比,他一個猛子紮進了河水中,利用家傳玄功閉住呼吸後,隨著河水漂流而下。不知過了多久,他感覺水流速度漸緩,甚至停了下來。他睜開眼睛一看,小河在山中繼續蜿蜒流向遠方,而他卻被河水沖到了河邊一個清澈的水潭中。

突然潭中冒起一股水花,一副絕美的畫面出現在辰南的眼前,一個女子自水潭中站了起來,烏黑的長發濕漉漉披在肩上,如玉般的臉頰帶著點點水滴,宛若出水芙蓉一般清麗脫俗。也許不應該稱之為女子,應該稱作女孩,女孩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無雙容顏上那靈動的雙眼,長長的睫毛,挺直的秀鼻,紅潤的小嘴,使她看起來美的像精靈,純潔的像天使。

再向下看,辰南差一點流鼻血,女孩那傲人挺秀的雙峰剛剛露出于水面,泛著惑人的光澤,誘人升騰起最原始的欲望。

與此同時,這個女孩也看到了辰南,那雙靈動的大眼立刻流露出驚恐的神色。一聲尖叫自她口中發出:「啊……來人……流氓……」

辰南大驚,沒想到這麼老套的情節會發生在他的身上,毫無疑問,他這個淫徒、浪蕩子的罪名難以洗刷了。情急之下他忙從水中躍起,將女孩拽進懷里捂住了她的嘴巴,懷中那柔嫩、滑潤的胴體使他感覺血脈噴張。

突然女孩身上湧出一股大力,一下子將辰南撞飛了,同時她曼妙的身軀如同靈燕一般自水潭中飛舞而起,落在了岸上,緊接著,飛快的將岸上的衣衫套在了身上。

當那股大力向辰南湧來之時,他知道大事不妙,這個看起來美麗而又清純的女孩是一個功力高深的武學高手。他感覺這個女孩的修為比他要高明許多,要不是他在水中無聲無息的飄到了她的身旁,絕不可能碰到她。

十幾條身影從不遠處的樹林如飛而來,同時空中一陣波動,自那片樹林處傳來一片光華,形成一個淡藍色的屏蔽將女孩護在了里面。而這時飛奔而來的十幾人也已來到了女孩身旁,將她護在中央。

如今辰南已經算是一名合格的天元大陸居民,他一眼便看出剛才那片光華是一位魔法師施展的魔法,同時注意到眼前這十幾人是修為不弱的武學高手。他一下子頭痛起來,如此陣勢表明這個女孩絕非普通女子,不是侯門貴女,就是名門千金,他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三個魔法師從不遠處走來,三人都很年輕,其中一人嘴里嘟囔了一句,然後一揮手,護在女孩身外的光罩便消失了。

魔法屏蔽剛一消失,女孩便憤怒的叫道:「快把那個人給我殺死,快!」

辰南連忙叫道:「這位美麗的小姐請聽我說……」

「你給我閉嘴!你們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給我上!」

此刻,這個美豔絕倫的女孩,臉上布滿了殺機,恨不得將辰南立刻大卸八塊。

「誤會啊……」

還是那三個魔法師最先行動起來,其中一人道:「游離在天地間的水精靈啊,請聽從我的召喚,水龍波。」

空中一陣波動,水面嘩啦一響,一條水龍自水面升騰而起,向辰南襲去。

辰南起初還沒有在意,可是當水龍要撞上他時,他才發現上面隱藏的巨大力道,他急忙向旁閃去。

「嗵」

水龍擊在水面,激起的巨大水浪將辰南推向女孩這個方向的岸邊。

「昏迷!上去之後還不被那個女孩撕了。」辰南趕忙向反方向游去。

就在這時,那個施展出水龍波的魔法師再次念起咒語,剛剛平靜下來的水面再次波動起來,一層層波浪向辰南湧去,將他硬是推上了岸邊。守在女孩旁邊的那些人立刻上前,將他圍了起來。

辰南從水中站起,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道:「這真的是一場誤會……」

「閉嘴,你們快上,把他給我打趴下拖過來。」那個女孩叫道。

這十幾人有男有女,雖然都很年輕,但沒有一個是弱者,此時每個人看向辰南的眼神都充滿了憐憫,仿佛他已經是砧板之肉。

辰南知道這場戰斗無法避免了,他首先發動攻擊,雙掌向外推去,打出層層掌影,而後身子騰空而起,准備躍過眾人的頭頂突圍而去。顯然眾人不給他絲毫機會,他的掌影被其中兩個人輕松化解,而後兩人騰空而起,將他生生逼落了下來。

他的身子剛剛墜向地面,數道掌風便向他後背襲來,倉促間,他頭也不回,向後打出了一掌。

「轟」

辰南搖搖晃晃想前沖去,差一點栽倒在地,他臉色一陣潮紅,一口鮮血湧向了喉間,但被他強忍著吞了下去。

這十幾人好象已經摸清了他的底細,形成一個包圍圈將他困在了當中,那個似乎是侍衛頭領的女子向他走來。這名女子長的很秀麗,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辰南卻不敢有絲毫大意,他知道此女絕非外表那樣柔弱。

一道犀利的劍光向辰南劈來,仿若閃電一般,眨眼間就來到了他的眼前。辰南急忙向旁邊閃去,一縷長發被這個女子削了下來,自空中飄落在地。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女子出劍如電,不是他所能夠抵抗的,除非他邁入家傳玄功第一重天的大乘之境。在他一愣神的工夫,這個秀麗的女子再次向他攻來,手中長劍快似閃電一般,劍劍刺向他的要害。

兩人交手三十幾招後,辰南終于不敵,被這個女子一掌打在後背,摔倒在地,他一連吐了三大口鮮血。

這些人架著辰南,將他帶到了那個女孩面前。

「哼!你這個臭無賴原來就這兩下子,我還以為有多了不起呢!」女孩冷笑道。

辰南心中泛起一股涼氣,眼前這個女孩的神情和剛開始在水中見到時判若兩人,那時她看起來就像一個小天使,而此刻他感覺一個美麗的小惡魔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這個……嗯,小妹妹,我剛才真的不是有意冒犯你。我怕你大聲呼喊,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撲過去抱住了你……」

「閉嘴。」女孩眼中簡直要噴出火來了,她抬起小腳在辰南身上狠狠的踢了一下。

辰南感覺他一下子便不能動彈了,更不能開口說話了。

那些保護女孩的護衛一直以來都表現出一副沉著冷靜的姿態,但聽到辰南的話後,臉上立刻變色,紛紛叱道:「什麼,這個該死的混蛋竟敢如此侮辱小公主殿下,真是該千刀萬剮。」而後這些人慌忙下跪,顫聲道:「屬下該死,未能保護好公主殿下。」眾人臉上都冒出了冷汗。

此時小公主簡直後悔死了,她後悔不該給辰南任何說話的機會,辰南如此「胡說八道」,令她羞憤無比,更讓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些手下。

小公主氣急敗壞道:「你們都給我起來,這個混蛋信口雌黃,你們怎麼能夠相信呢?他離這里很遠的時候我就已經發現了他,要不是我想給你們一個表現的機會,我自己早就將他處理掉了。」

接著她惡狠狠的盯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辰南,道:「哼,竟然敢如此誹謗、侮辱本公主,將他向死里給我狠狠的打。」

辰南身不能動,口不能言,但卻聽的清清楚楚,他沒想到這個女孩竟然是一個公主。

這十幾人顯然不相信小公主的話,心中暗恨辰南的下流無恥,對他進行毆打時十分講究技巧,令他全身如針紮,似蟻咬,折磨他死去活來。不一會兒工夫,辰南身上便已傷痕累累。

「好了,再打下去他就死了。」看著遍體鱗傷的辰南,小公主開心的笑了起來,似乎對這個結果很滿意。年輕的侍衛們停止了對辰南的蹂躪,閃在一旁,小公主沖著辰南嫵媚的笑了笑,走了過來。

辰南無意間褻瀆一國公主,並沒有受到假象中的酷刑,他心中一松,以為懲罰到此結束。

小公主甜美的話語在他耳旁響起:「你這個家伙簡直色膽包天,居然想打本公主的注意,幸虧本公主英明神武,先一步發現了你的企圖,要是被你偷窺到,本公主還有什麼顏面,豈不要被人笑話死。」

辰南一愣:等等,這是什麼意思?她剛才不是在沖我笑嗎,但現在的語氣怎麼有點不妙啊?他再次注視小公主時,感到一陣不安,小公主的笑容雖然很甜,但甜中卻透著一點點邪惡,他感到身體一陣發寒,不禁打了一冷顫。

小公主甜甜的笑道:「來人,宮刑伺候他。」

「嗡」

辰南感覺腦中一陣轟響,他差一點嚇暈過去,在他眼里,此時小公主的笑容無疑充滿了邪惡,他徹底明白了,這是一個有著天使外表的小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