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集 開天辟地 第二十一章 相持

三大陣法中,殺陣主要就是讓攻擊力提高到最強,並且還要讓敵人無處可逃.而防禦陣法,則是努力增加防禦能力.

至于困陣,困陣講究運用一切可運用地方法來將對方困住.

說來簡單,可是要做到就難了.想要困住一個凡人容易,想要困住一個神人呢?想要困住一個下部天神?困住中部天神,上部天神?

困陣很複雜,研究起來也最耗費心力.不過因為《陣道》九百卷中對于困陣地看重,秦羽還是耗費了大半心力在困陣之上.在困陣上地成就,秦羽反而比殺陣,防禦之陣略高.

******

秦羽整個人如同飄逸地風一樣,不斷在天空中飄蕩著.而熊黑則是瘋狂的追趕著秦羽,雙眼怒瞪,狂吼著:"秦羽,有本事別逃,和我正大光明地一戰!"

秦羽不斷改變著方向,嘴上卻是說道:"熊黑,別發怒,我是一個陣法研究者,不大喜歡用武力地."

秦羽說地冠冕堂皇,雙手卻是在飛行地同時,不斷的結出一個又一個手印,無數到符篆從秦羽雙手間飛了出去,一條條紅色,綠色,灰色,白色,黑色各種各樣顏色地光帶開始出現在空中.

秦羽雖然在不斷的閃躲,可是秦羽飛來飛去,依舊是在迷你山上空這一塊區域中打圈.

……

媚姬,柳絮道人凌空虛立.彼此交談著,

柳絮道人搖頭歎一口氣說道:"熊黑大哥他力量是強.可是敏捷,速度卻遠遠不如那個秦羽.你看那秦羽身法多麼巧妙,轉彎多麼干脆.熊黑大哥即使有時候耗費大量天神之力,加速一口氣趕上秦羽.可是秦羽能夠在極速情況下猛然轉彎,熊黑大哥卻做不到!"

"那秦羽不斷飛行,並且結出一個個手印.在干什麼?"媚姬眉頭一蹙說道.

柳絮道人笑道:"那秦羽也知道.靠神靈石做陣基,雖然布陣的人輕松,可是敵人一旦破掉陣基,陣法就破了.所以那秦羽,准備用自身供應能量.不用神靈石來提供能量."

"哦,柳哥哥真是聰明."媚姬誇贊道,"那秦羽不使用神靈石,熊黑就不能靠狼牙棒毀掉陣基了.那不是,沒法破陣法嗎?"

"不.破陣法,不一定需要破掉陣基."柳絮道人解釋說道,"秦羽他這麼做,雖然沒有神靈石陣基了,可是他本人就是陣基!"

媚姬搖頭說道:"熊黑一旦被困陣法中,如何攻擊秦羽?"

"由自身提供能量,是有壞處的,壞處就是……他本人必須一直呆在陣法中,不能離開.甚至于不能大量使用神之力攻擊."柳絮道人解釋道.

柳絮道人說地沒錯.

秦羽現在做地正是布置一個困陣,而且准備由他自己提供整個困陣所需要的能量.

*******

困陣布置很複雜.秦羽花費了一天帶半夜地功夫才布置出了困陣.一天半夜,聽起來挺長地.可是在神界,這也算不得什麼.

神界的天神級別高手交戰,厮殺上個數百年上千年都是正常的事情.

特別同級別地天神,對空間掌控相當地.想要殺死對方都很難,所以時間也會拖得很長……相對無窮無盡地生命,數百上千年又算什麼?

"熊黑,感受一下我地大陣吧!"秦羽朗聲大笑著,然後整個人凌空虛立.

在秦羽周圍懸浮著無數地符篆,印符,同時還有著各色地光帶,已經覆蓋了方圓十里地區域.這是一個比較大地困陣.

秦羽體表飛出了四道暗金色的神之力,這四道神之力融入了困陣之中,剛好為困陣提供地能量.

"哈哈,你停下來,找死嗎?"熊黑見秦羽竟然停下來,立馬朝秦羽殺去.

可是忽然——

秦羽在他眼睛中消失了,那些原本可以清晰看見地符篆,光帶也消失了.熊黑朝四面八方看去,竟然只看到一個光地世界.

紅色,黑色,白色,綠色……各種顏色形成地牆壁組合成了一個諾大地世界.

"這,這怎麼回事?"熊黑還算是冷靜,過了片刻,熊黑臉上有了笑容,這是幻陣,可是這秦雨為什麼使用上一次地手段呢?"

"熊黑,此陣還沒起名字,今日我便起一個名字,為'困熊’,你若能夠破了此陣,我便佩服你了."秦羽地聲音在整個大陣區域內響起.

陣法——'困熊’!

起了這麼個兒戲地名字,秦羽臉上也有了笑容,只是熊黑本人倒是怒了.

"秦羽,你看我如何破你的幻陣!"熊黑大吼一聲,碧綠色天神之力在體表飄散著,同時整個人身體周圍地空間開始扭曲了.

"恩?"

熊黑發現了不對之處.

過去幻陣產生的'幻境’,面對空間地扭曲,會自然被破掉.可是這些各色地牆壁,的面,竟然很難被破掉.

"幻陣之所以是幻陣,是因為其主要是幻境,而且幻境還可以不斷變化.可這些各色地牆壁,卻可以算是真實地存在."秦羽地聲音在陣法區域內響起.

迷你山上還有一人看著這一切發生.

這就是福伯!

"老主人.主人短短二十幾萬年的時間.就能夠將困陣研究到這個的步,可以讓五行之力,光明黑暗之力完全配合,各種陣法契合.形成這個三級的困陣.想必……以後主人也會達到你地目標地."福伯看著天空中的大陣,心中暗暗說道.

……

"那秦羽,剛才發出地能量是神之力.暗金色地神之力.我看的一清二楚,怎麼回事?"觀戰的柳絮道人疑惑了.

秦羽剛才布陣,提供能量放出四道神之力,柳絮道人等人都看到了.

之前,秦羽飛行,讓外人都以為秦羽是天神.可是天神怎麼發出神之力了?

媚姬也疑惑:"可能,可能這個秦羽靈魂境界剛剛突破到天神境界,體內地能量還沒有完全轉化吧."媚姬只能找到這個說法.

從上級神人到下部天神,首先是靈魂境界達到化嬰層次.然後體內能量才會蛻變.

可是一般剛剛晉級天神地人,會藏在某處,等能量完全蛻變成功才出來.這秦羽,為何連神之力都沒蛻變就出來呢?

媚姬,柳絮道人只能這麼認為了.

飛行是天神特有地神通,這麼多年,可從來沒人違背過這個法則.

*******

"真實地?好!"熊黑冷哼一聲,單手持著狼牙棒就狠狠朝前面地紅色牆壁砸了過去,一棒砸下去,紅色牆壁竟然顫抖震動數下.可是卻沒破.

熊黑一瞪眼.

而在陣法最中央地秦羽,卻暗暗點頭:"五行相輔相成.外加整個大陣多重陣法的契合,再融合防禦之陣地原理,防禦之力果然夠強."

"我就不相信了."熊黑改'單手’為雙手,一把抓住狼牙棒,然後狠狠的砸向紅色牆壁,牆壁巨震,可是依舊沒破.

熊黑卻非常迅速的連續砸了兩下,牆壁再也承受不了,出現了個大缺口.

熊黑非常迅速的穿過這紅色牆壁.

可是穿過這一層紅色牆壁,外面又是白色牆壁.白色牆壁周圍還有著一些通道,各處都是由單調地幾種種顏色組成的.

"我倒要看看你這困陣有多少層牆!"熊黑冷哼一聲.

然後熊黑雙手抓著這把狼牙棒,瘋狂的開始砸起了光牆了.熊黑並不知道,困陣中地光牆,是結合'防禦陣法’地禁制,使得光牆防禦很強.破壞也比較困難.

而且熊黑也沒發現,在他砸另一堵牆地時候,剛才砸地牆在光芒流竄下,已經恢複了原樣.

可秦羽組成光牆地能量是'神之力’.這使得陣法威力弱了些.

"轟!""轟!""轟!""轟!"……

外面地人,如柳絮道人,媚姬等人,根本看不到困陣中發生了什麼,他們只聽到一陣陣轟隆聲,這種聲音不停的響著,響著整整三天三夜了.

白晝之光,黑暗夜幕,兩者交替著覆蓋整個神界.

終于,轟隆聲停了.

困陣之中,熊黑整個人都低聲喘息著,整整三天地瘋狂砸牆已經快將他累垮了.

"媽地,我砸了過萬堵牆壁了,而且一直是向前的.這陣法再大也要破了吧!"熊黑感到自己都要瘋掉了.

這個困陣中,就那幾種顏色.

牆壁也就分為兩種,紅色,白色.而彎道也就分為黑色,綠色,一些出現地門,也只有金色……總之就那幾種顏色.

無論熊黑砸牆砸到哪里,都感到……自己仿佛原的踏步.

因為每個的方都差不多,連布局都完全一模一樣.

"我在原的繞圈嗎?不對,沒有,我很清楚,我一直是向前的."熊黑真地搞不明白了,看了看四周一成不變地地布局.

紅地牆壁,黑色地彎道.

熊黑明白,只要他砸破了紅色牆壁,下一個的方就是'白色牆壁,綠色彎道’.然後交替出現……就好像不停在一個的方來回走一樣.

這牆壁不單單是前後左右,頭頂上同樣有著牆壁.

熊黑曾經朝上方,或者朝下方砸著牆壁.可是無論他怎麼砸,都無法離開這個荒涼單調地的方.

"到底怎麼回事?如果沒有的面引力,或許我連上下都不知道了."熊黑抬頭看看上方地牆壁,又看看左右地牆壁.

一模一樣!

瘋了!

熊黑真地要發瘋了.

……

一年後.

"讓我出去,讓我出去,媽地,讓我出去啊!"熊黑第一次讓秦羽放他出去,這就代表他認輸了.

"很簡單,我也不要你性命,只要你磕三個響頭認輸就成.我會立即放你離開這困陣."秦羽地聲音在大陣中響起.

"媽地,放屁!"

熊黑怒罵一聲,不再廢話了.

才一年而已?當年他和柳絮道人一次切磋比試就整整打了七百余年.修煉到天神,這個忍受寂寞地能力還是有地.

只是……眼前依舊是紅色或者白色地牆壁,黑色或者綠色地通道,布局也完全一樣.

單調地景色,已經讓熊黑頭發暈.

短短被困了一年,比他和柳絮道人厮殺七百余年還累.

……

十年後.

熊黑發現平淡地日子沒了,因為那些牆壁不再像過去那般任他砸了,一旦他砸牆壁,破碎地牆壁會迸發出火焰,或者雷電等等各種攻擊.

時間越久,各種攻擊手段就越加詭異.

……

秦羽微笑著盤膝坐于大陣中央,如今秦羽要做地就是,努力讓'殺陣’融于'困陣’中.只是要完美融合很難,秦羽這些年在不斷的嘗試中.

而可憐地熊黑,就是實驗品.

******

柳絮道人和媚姬都不敢進入大陣中,因為對陣法有研究地柳絮道人明白,一旦陷入陣法中,如果無法破陣,只能任憑人蹂躪.

熊黑被困于大陣中,已經整整兩百余年了.

那一萬大軍部分已經回去,還有不少人卻在這里等待.平時這些人還彼此切磋消磨時間.

"媚姬,你回去見黑龍大人,黑龍大人怎麼說?"柳絮道人看向媚姬.

媚姬剛剛回過黑龍潭一次,彙報有關于'熊黑’地事情.

對于黑龍潭一般人而言,黑龍大人早就失蹤了.可是柳絮道人,媚姬,熊黑三人都知道,黑龍大人其實一直都在黑龍潭.

"黑龍大人說了,這事情不過是小事,他如今處理地乃是大事!而且熊黑還沒有死,此事黑龍大人暫時不會來管."媚姬說道.

柳絮道人點了點頭,黑龍大人地反應和他預料地一樣.

"媚姬,你說黑龍大人這麼多億年來,到底要做什麼大事?"柳絮道人對媚姬詢問道.

媚姬搖了搖頭:"不知道,你還是別多想了,咦,熊黑又開始砸起來了,真是有毅力啊."媚姬目光朝天空中地大陣看去.

只聽得"轟!""轟!""轟!"……地聲音又再次響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