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集 第二十四章 見宗倔

"什麼辦法?"侯費和黑羽不約而同看向秦羽.

秦羽微笑著道:"我們都鑽進了死胡同,難道我們一定要進皇城嗎?別忘記了,我們只需要救下白馨就可以了."

"鑽進死胡同?"侯費和黑羽彼此相視,一臉的疑惑.

秦羽說道:"我們的目標是救白馨,而不是要進皇城.雖然白馨在皇城,可要救她卻不難,我們雖然無法進去皇城,但我們可以讓白馨從皇城中出來,這不就成了?"

"白馨出來,怎麼出來?"侯費看著秦羽.

秦羽目光看向東方:"白馨不是在宗倔那嗎,現在我們先聯系上宗倔,讓宗倔到黑鳥城,我們跟他好好談一談,然後讓他將白馨交出來不就可以了."

"大哥,宗倔他很可能是要殺我的凶手."黑羽皺眉.

秦羽搖頭沉吟道:"我感覺,要殺你的應該不是宗倔,一來,宗倔跟你沒有什麼仇怨.二來,宗倔要殺你在仙魔妖界第一次見你的時候為什麼不動手?"

黑羽一怔,不由喃喃道:"對,在仙魔妖界第一次見到我,為什麼不動手呢?"

"而且根據我對宗倔的了解,也不是那種人.而且他還救了白馨!別說宗倔看上白馨的鬼話,我根本不怎麼相信."秦羽淡然道,"而且我最大的把握是……這個宗倔知道瀾叔的厲害!"

黑羽,侯費皆是神情一震.

"對,他那把戰刀還是瀾叔送給他地呢.和黑棒,穿云槍一樣的材質,他肯定知道瀾叔的厲害."侯費也是想通了,"這個宗倔只要不頭腦發熱,就不會來對付我們."

黑羽也點頭:"而且以我們如今的實力,還真不懼怕什麼人."

三兄弟聯手,除了龍皇,鵬魔皇,大猿皇,青帝,倪皇等一批人外,其他人包括血魔帝在內.秦羽三兄弟根本是不在乎的.

"可是我們沒有聯系宗倔的方法啊."侯費忽然說道.

"這簡單."黑羽此刻也笑了起來,有了救白馨的方法他心情大好,"大哥不是和龍族地皇子關系好嗎,只要傳訊給龍族皇子幫忙,以龍族的無數人馬,要傳訊給宗倔肯定不是難事."

"對."

秦羽微笑著點頭,隨即一揮手,那座傳訊密陣直接出現在庭院中央.秦羽很干脆地直接步入了傳訊密陣之中,翻手取出了傳訊靈珠,當即開始聯系敖無名.

"無名大哥.我是秦羽,有一件事情希望大哥能夠幫忙."秦羽傳訊道,侯費和黑羽則是在一旁看著.

過了片刻——

"是秦羽啊,都一百年沒有你的消息了,有什麼事情要我幫忙盡管說,只要我能夠幫上的絕對幫."敖無名很是爽快,秦羽接連回道:"無名大哥,不知道在黑鳥城,你龍族的人馬中,有沒有人可以聯系到宗倔呢?"

"宗倔.你說那個超級神獸金翅大鵬鳥的宗倔?"敖無名確認道.

叫宗倔的人很多,可是叫宗倔的超級神獸可只有一個.

"對."秦羽點頭.

"我不用查就知道肯定有,各方勢力大人物,我們龍族肯定是有辦法聯系的."敖無名十分肯定.

得到這條消息.秦羽立即臉上浮現了笑容,在一旁看到這一幕的侯費和黑羽也大概猜出來了結果.

"秦羽,你們現在住在黑鳥城什麼地方,我馬上派我龍族地人去你那,你想要聯系宗倔什麼的盡管和他要求,一切我都會事先打好招呼."敖無名熱情道.

隨後秦羽報出了住處地點以及自己入住使用的假名,之後二人稍微談了一會兒便停止了聯系,秦羽單手一揮.便將那傳訊密陣收入焱玄之戒中.

"大哥,怎麼樣?"侯費,黑羽雖然猜出,可是還是想得到秦羽親口肯定.

秦羽微笑點頭:"一切順利,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在這里等待龍族的高手."侯費和黑羽臉上笑容頓時綻放開來,隨後三兄弟便在這住處愜意地喝起酒來.

一邊喝酒聊天.一邊等待著龍族來人.

盞茶時間左右.

"敢問此處是習霜公子住處?"莊院外響起聲音,秦羽三人相視一眼便笑了.三人入住的時候秦羽便報了習霜的假名,而且以三人的實力,都發現外面那人達到了四級妖帝實力,且是龍族之人.

秦羽親自起身,打開了大門.

這龍族之人,樣貌似青年,他一看庭院內三人,震驚發現三人他都看不透,當即拱手道:"在下龍族俞蟠,見過三位前輩."

秦羽拂手關上了大門,親切笑道:"是無名大哥派你來的吧."

"正是."這俞蟠聽秦羽如此說心中再也不懷疑,當即道,"我聽殿下的傳訊,知道三位前輩想要聯系宗倔,我地傳訊靈珠便可以聯系到宗倔,不知道三位前輩要傳什麼訊息?"

黑羽,侯費此刻也走了過來.

黑羽出聲道:"你就告訴宗倔,如果還記得瀾叔,就讓他到黑鳥城和我們一見.俞蟠兄,到時候你將宗倔直接帶到這里就可以了."秦羽和侯費也點頭,黑羽這條傳訊足夠讓宗倔驚醒了.

"好."這俞蟠妖帝雖然不知道瀾叔是何人,他也不追問.手握傳訊靈珠,俞蟠妖帝便和那宗倔傳了這條訊息.

僅僅一會兒.俞蟠妖帝便抬頭看向秦羽三人,微笑道:"三位前輩,那宗倔已經回了消息,他馬上就來黑鳥城."

******

說是一會兒,實際上卻是近乎半個時辰,在俞蟠妖帝傳訊告知下,宗倔才來到秦羽三兄弟的住處.

"砰.砰."院門響起.

俞蟠妖帝看向秦羽,秦羽微微點頭,俞蟠妖帝便走了過去開啟了院門,門外只有宗倔一人,這一次宗倔來沒有帶任何仆人手下,宗倔進來一看到秦羽三人臉上便有了一絲疑惑.

"俞蟠妖帝,這次謝謝你了,現在不

需要麻煩你了."秦羽微笑道.

"三位前輩,在下告辭."俞蟠妖帝隨後轉身就走,走的時候和宗倔微笑著一點頭.

宗倔看著秦羽三人.疑惑道:"三位是?"秦羽三人來到黑鳥雖是改容換貌,而且他們如今實力超過宗倔,宗倔也感應不到秦羽三人地氣息,自然認不出.

秦羽三人容貌一變,皆是變成了原先模樣.

"哈哈,果然是秦羽你們三人."宗倔一看便笑了起來,"秦羽啊,看到瀾叔這兩個字,我便猜到十有八九是你們三兄弟中人,原想是你們其中一個或兩個.沒想到三個都在."此刻宗倔顯得很是高興興奮.

"沒想到啊."宗倔感歎道,"你們三兄弟短短數百年竟然達到了如此境界,在凡人界地時候,我就感到你們三兄弟不凡.可是你們的成就還是讓我震驚."

黑羽臉上沒有一絲笑意,盯著宗倔道:"宗倔,我問你,鵬魔皇為什麼追殺我!"

秦羽和侯費也同樣看著宗倔.

宗倔看了黑羽一眼,隨後無奈道:"黑羽,老實說,陛下他追殺你,和我有一定的關......系."

秦羽眉頭一皺.他不認為宗倔會摻雜在里面.

"宗倔,鵬魔皇原先沒有追殺我,而是你我見面之後鵬魔皇才開始追殺我,而且還滅的白家全家,我希望你這事情前前後後一切都告訴我."黑羽一臉的嚴肅.

宗倔長噓一口氣.道:"黑羽,當年我和你在仙魔妖界第一次見面.那時候你實力就很不錯了,我還和你切磋過.之後我回到皇城,無意中便和陛下談起了你,我當時還贊歎你,將你優點都說給陛下聽,說你是我飛禽一族未來的精英."

"你好像是為了我三弟好呀?"侯費這時候卻是稱呼三弟了.

"我地確是這樣想的,瀾叔前輩對我有恩,即使我看到黑羽潛力大,也不會做那般卑鄙地事情.只是我怎麼都沒想到……聽到我說這些後,陛下最後竟然對你下了格殺令."宗倔滿臉的疑惑.

秦羽從頭到尾都仔細看著宗倔眼神,表情.他能夠確定,這宗倔的確沒有撒謊.如果宗倔是撒謊,而眼神,表情,氣息等等都能夠偽裝的如此像的話,秦羽自己也無話可說了.

"你說你也不知道鵬魔皇為什麼追殺我?"黑羽皺眉看著宗倔.

宗倔點頭道:"對,我地確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正是因為我和陛下介紹了一切,讓陛下對你動了殺意.雖然我現在都不明白陛下為什麼因為我所說的對你動殺意."

"將當時鵬魔皇地反應都告訴我,表情,包括說地每一句話."秦羽忽然道.

宗倔微微一怔.

"這我倒是記不清了,我將記住的一些告訴你吧."宗倔淡笑道,秦羽點了點頭,宗倔便繼續道,"我對陛下曾經說過,根據黑羽的實力,我自己判斷黑羽應該是變異超級神獸.告訴他這個判斷的時候,陛下曾經臉色大變,甚至于還反問我,真的確定是變異超級神獸嗎?"

秦羽仔細聽著,一言不發.

"還有,我說這黑羽擁有傳承記憶,而且傳承記憶中的許多身法,是鵬族超級神獸所特有的身法.我對此表示疑惑的時候,陛下說了一句話."宗倔仔細回憶著.

"什麼話?"黑羽出聲道.

"這黑羽和你沒關系,你無需知道."宗倔模仿當時鵬魔皇的聲音說道,"至于陛下其他表情,說實話,和陛下說話,在陛下的氣勢以及目光下,我很少敢直視陛下,也就偶爾瞥一眼,所以陛下表情大多記不清了."

秦羽點了點頭.

隨即秦羽淡笑道:"這鵬魔皇說'這黑羽和你沒關系,你無需知道’,言外之意,黑羽和他鵬魔皇有關,而且他敢說這話,這就表明一點,鵬魔皇對黑羽知道地……比宗倔前輩更多!"秦羽這話很是肯定.

"秦羽,不要叫我前輩,這倒是讓我慚愧了."宗倔連忙道.

在仙魔妖界,論前輩晚輩就是看彼此實力的,如今秦羽三兄弟實力都是超過宗倔的.

"那……我叫你宗倔兄吧."秦羽只能退一步,聽秦羽如此說,宗倔只能答應.

"大哥,那個鵬魔皇聽到宗倔兄說黑羽是變異超級神獸,就臉色變化,這是為何?難道鵬魔皇會妒忌一個實力遠遠不及他的變異超級神獸?"侯費滿心疑惑,"他可是有傳訊寶物地,還會懼怕人?"

"對了!"宗倔忽然驚醒,"我想起來,陛下曾經詢問過黑羽的本體是什麼,我說了後,陛下並沒有什麼反應."

秦羽點了點頭.

在秦羽心中,已然有了自己的判斷.

"此事暫且不談了."秦羽笑道,"宗倔兄,此次我們來是要救白馨的,我們知道白馨現在在你那,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將白馨送到我們這?"侯費和黑羽也看向宗倔.

"哦."

宗倔恍然點頭,"你們為了這事啊,當初白家被滅,雖然不是我動手,可是追究其根源也是和我有關的.我當時也只能救下這白馨一人,既然你們來了,我馬上就將那白馨帶出來."

黑羽臉上頓時有了笑容.

秦羽感激道:"那就拜托宗倔兄了."

"拜托什麼,我能夠做的也只能如此了."宗倔淡笑著道,"現在也沒什麼事情,我便馬上回去將白馨帶出來,直接帶到你們這里,你們切忌,接到白馨,馬上離開這里."宗倔一臉嚴肅.

"我們知道."秦羽點頭,"那我們三兄弟就在這等宗倔兄了."

宗倔一點頭,整個人便化為一道流光射向東方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