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秦羽 第二十七章 帝級的對戰

藍火云樓周圍的云層上站滿了人,有仙界人馬,有魔界高手,也有一些妖界的人……總之一片魚龍混雜,同時喧鬧無比,嘈雜的很.

交易?

這些圍觀的人可不在乎那個,禹皇的人和血魔帝的人交易只是一會兒的事情,誰會好奇那個?絕大部分人都在等著……大戰.

仙帝,魔帝這種帝級高手的對戰,厮殺.

"秦兄,不要著急."看到秦羽四周環顧,魯巴出聲笑道,"現在是一點意思沒有,我們就慢慢等,只要一個仙帝魔帝級別高手出手,整個場面都會亂起來,各大高手都會接連現身的."

說著這魯巴竟然盤膝坐在了云團上.

雖然說人非常多,但是空中空間無限,一般的人彼此還是相距五六米的距離的.

"魯巴,我也坐下慢慢等."秦羽微笑盤膝坐于云團上,他也不辯解剛才四周觀看是看那些仙帝魔帝的.

秦羽和魯巴坐下,而在秦羽身後不遠的略顯頹廢的青年也和那大眼睛女孩盤膝坐下了.

"落羽哥哥,你這次可別頭腦發熱啊,這藍火云樓的高手可多的很呢."那大眼睛女孩拉著那'落羽哥哥’肩膀說道.

這個叫落羽哥哥的,長得很俊俏,只是眼眸深處總是有著一抹憂郁,整個人也顯得有些頹廢了.

"妍兒,你不用擔心,我有分寸的."這'落羽哥哥’說話聲音很輕柔溫和.只是說完這句話那'落羽哥哥’朝藍火云樓看的一眼,眼眸中卻有著一絲冰冷.

妍兒眨巴兩下大眼睛,無奈歎了一口氣,忽然妍兒無意中看到了側前方地秦羽.眼睛微微一亮竟然飛了過來.

"嗨,你好啊,我叫姜妍."這個妍兒對著秦羽眨巴了大眼睛.

秦羽微微一怔.

"秦兄,你和這位姜妍姑娘認識?"魯巴在一旁出聲道.

"不,我是第一次見到她."秦羽回答道,隨即看向這個妍兒笑道,"姜妍姑娘你好,你……過去見過我麼?"

姜妍嘻嘻一笑道:"沒啊.過去沒見過,今天第一次看到你,我就覺得你還算入眼就來和你說說話啊,怎麼了?不歡迎嗎?"

秦羽對這個叫姜妍的女子.潛意識中還是很喜歡的,他感覺這個姜妍真性情不做作.

只是他知道這個姜妍和那個'落羽哥哥’都是仙帝級別高手,可比他強多了.

"怎麼不歡迎,姜妍姑娘,那位……"秦羽手指向那頹廢男子.

"啊."姜妍回頭一看便驚叫了起來,而後馬上歉然眨巴著大眼睛看著秦羽道,"對不起啊.落羽哥哥又喝酒了,我去陪他了,以後我們再聊啊."

說完姜妍就飛到了那'落羽哥哥’身旁.

"落羽哥哥.我不是說了,你不要喝酒了,整天喝整天喝."姜妍一把就搶過了那'落羽哥哥’手上的酒壺,這'落羽哥哥’只是淡然一笑並沒有反抗.

'落羽哥哥’瞥了秦羽一眼.隨後看向姜妍難得地淡笑道:"妍兒,很少見你去和人打招呼嘛.平常你不是對男子絲毫不在意地嗎."

君落羽心底有些疑惑.

他知道自己的'義妹’姜妍對男人是如何的不屑,別說是一般的金仙了,就是君落羽當初認識的一些仙帝級別高手,這姜妍也絲毫不在乎.

當然姜妍有那個本錢,姜妍本身雖然只是一級玄仙,可是功法奇特玄妙,而且背後還有一個極為厲害的師尊.

往昔對男子絲毫不在意的姜妍,今日看到姜妍竟然主動去和男子打招呼,這不得不讓君落羽驚訝.

"對男子不在意?這什麼話,我不是一直跟著你麼?"姜妍嘟噥著嘴巴說道.

君落羽苦笑.

姜妍喜歡君落羽,甚至于相讓君落羽成為她的丈夫,這點君落羽知道.只是……君落羽地心底早就有了她人,即使她人是死人!

所有君落羽心底只是將姜妍當作'義妹’而已.

不過姜妍是不會承認自己是君落羽的'義妹’的.

"妍兒,我心早已經死,你又何苦……"君落羽苦笑,姜妍背後有厲害的師尊,自己也是一級玄仙,如此女子追求地男性也有不少.

即使仙帝高手,也會結成道侶的.

"何苦……苦什麼,只要在你身邊,我就高興了."姜妍臉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竟然絲毫不在意君落羽的絕情.

君落羽低歎一口氣,翻手間又是一壺酒便朝嘴中倒去.

"你還喝!"剛剛喝了一口又被姜妍給一把搶奪了過去,並且以惡狠狠的目光盯著君落羽,君落羽一怔,旋即便微微一笑便安穩地盤膝坐在云端上.

姜妍看了側前方的秦羽一眼想要飛到秦羽這邊說話,但是皺了皺眉頭又留在了君落羽身旁.姜妍對秦羽是有好感的,但是她卻不放心自己地'落羽哥哥’.

時間在流逝,幾乎所有圍觀的高手都坐在云端上慢慢等待了.

對于高手而言,等上幾個時辰也算不得什麼,這也算心性的一種磨練.

"魯巴,上一次仙帝魔帝厮殺是什麼時候?"秦羽對魯巴問道,他也注意了剛才君落羽和姜妍之間地談話,也差不多能夠猜出一些事情來.

魯巴看了看天空,微微點頭道:"上一次是正午時分,而現在差不多也是正午時分了.估計……快了."

秦羽仰頭看了看太陽便不多說了.

只是眼角余光稍微注意了已經發現了幾個帝級高手.至于整個藍火云樓周圍到底有多少帝級高手,秦羽也不敢太過囂張的探查.

那幾個高手無一不是靜靜等著,絲毫不著急.

過了片刻一一

"藍火云樓一層的賓客全部離開."一道震天地聲音在數千里范圍都回響了起來,幾乎一瞬間.過百萬地圍觀的人嘈雜聲完全消失,一片靜寂.

"咦,藍火云樓不是三層嗎,上一次就第二層和第三層不允許外人進去,這一次怎麼連第一層都不允許有外人了?"熟悉前幾次情況的魯巴嘀咕道.

秦羽則是微微皺眉,遙遙看著那個凌空站在最高處地中年人.

特別聽到魯巴的嘀咕,秦羽心中升起一種特殊感覺,似乎這交易不同以往啊.

"埃嘯仙帝.這第一層難道也不可住人?在第二層可能會突然偷襲你們,但是在第一層,中央隔著個第二層.應該沒多大問題吧."

一道渾厚的聲音從藍火云樓第一層傳來.

聽那話,顯然那凌空而立的中年人就是埃嘯仙帝.

埃嘯仙帝淡然道:"違抗者.便是違抗禹皇和血魔帝,死了可別怪我現在沒有提醒你們."說完,埃嘯仙帝飛回第三層.

一片議論聲響起.

那在藍火云樓的仙人,魔界高手們一個個都走了出來,面對那明目張膽的威脅,那些高手們也是非常知進退的.

"交易差不多開始了."

君落羽低聲道,他那憂郁的雙眸目光開始凝聚了起來,整個人身上地頹廢氣息漸漸消失.反而有了一股淡淡的凌厲氣息.

以藍火云樓為中心,數千里的空間區域一瞬間壓抑了下來,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夠感受到要起大變化了.

"高手如此多,我倒是不著急."

秦羽瞥了不遠處的幾個仙帝魔帝級別高手,舌頭輕輕舔舐了一下嘴唇,整個人手靜地很.

×××

呼!

一股怪異的聲音響起.隨後……一瞬間以藍火云樓為中心幅散開來的區域竟然處于絕對寂靜的狀態,周圍似乎連空氣都完全消失了.

"不好,秦兄,快退!"

魯巴傳音道,同時拉著秦羽就火速地飛退,秦羽也隨著魯巴飛速地後退了.

不單單是魯巴,場上一個個高手都在飛速地遠離那藍火云樓.

"咻!"

一道極細的光柱從天而降,徑直劈在了藍火云樓最頂端的火焰建築上,甚至于離藍火云樓百里之外的秦羽都清晰感覺到空氣似乎都被電穿了.

"蓬!"

"嗤嗤~~~"

無數地閃電以藍火云樓為中心彌散開去,一道道電蛇在空間中蜿蜒游走開來,速度極快,功力低者如天仙的人一被那電蛇靠近整個人就被焚燒個乾淨.

眨眼功夫,就有過萬圍觀的人被波及而死.

"陛下地大事,竟然有人敢來搗亂.剛才搗亂的人還是現身吧,如此藏頭縮尾的行為又怎麼對得起你的身份?"

只見六個人影站在了藍火云樓頂端,這六人中四男二女,剛才發話地正是其中一個中年人.

這六人分別屬于禹皇,血魔帝兩方,都是仙帝魔帝級別高手,禹皇一方的三個仙帝為:周語,埃嘯,朵宓.血魔帝一方的三個魔帝為:駢異,賀倪,羧渦.

朵宓和賀倪為女子,其他四人為男子.

"哈哈……我現身又如何."只見一名黑瘦的老者陡然出現在上空.

"是你!"禹皇一方為首的周語仙帝略微皺眉,極品仙器還真是夠特殊的."青血劍仙知白手中握著一根極為細小的黑色釘子.這小小一根黑色釘子看起來平淡無奇,但是剛才藏在雷光中劈下,以這黑色釘子配合禁制的威力足以破開藍火云樓的禁制了.

藍火云樓可是禹皇,血魔帝共同建立,被破掉便是丟兩大巨頭的面子,所以青血劍仙知白迫不得已出手,這也使得無涯仙帝知道在暗處的高手之厲害.

對于一個不屬于任何一方勢力的無涯仙帝,殺不殺倒也沒什麼區別.

"有人出手了."'白發血魔’血依冷忽然出聲道.

"轟!"

幾乎和血依冷的話聲同時響起,爆炸聲便響起了.

"哈哈……東西還不交出來,就你們幾個也想擋住我?"大笑聲伴隨著爆炸聲不斷響起,一個高瘦的身影全身都燃起了火焰.

周語仙帝以及駢異魔帝等人面色一變.

"烈爪魔帝,黑魔帝麾下的人,四級魔帝高手."駢異魔帝同時傳音給周圍的人.

烈爪魔帝心下冷笑:"兩方最強的三級魔帝左右,暗中即使有人又如何?這次如此多帝級高手聯手,你們又豈能撐得住?"

這烈爪魔帝很有信心.

呼!

烈爪魔帝的長袍卷起,澎湃的火焰仿佛開閘的大水朝四面八方傾瀉開去,頓時嚇得無數圍觀的人怒罵著飛速逃命.

烈爪魔帝雙手舉起,虛按一下.

頓時……

周圍數十里范圍內的空間一瞬間仿佛靜止了,周語仙帝,駢異魔帝等一個個人都感到周圍空間仿佛被禁錮了一樣,速度下降到一個極敵的地步.

"暗處的高手還不出來?那我就逼你們出來."烈爪魔帝雙手忽然呈現爪型,同時一道赤紅色的光芒滲出皮膚表面,旋即覆蓋了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