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九煞殿 第十四章 九煞殿

紫煞樓外.

"這個狄箭果然是個瘋子.我都沒有抓到秦羽,他還追我."騰山心中怒罵,他也根本顧不得收斂氣息了,整個人化作一道黑色閃電極速逃逸著,那狄箭也是憤怒之極,無論如何都要好好教訓那騰山一頓.

躲在假山中的婁大人看到兩道人影瞬間穿梭而過.

"實在太妙了."

婁大人計劃得逞,當即身形如電,直接朝紫煞樓沖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狄鑾悲傷地痛苦嘶吼聲響起.

"二哥!!!"

正在追及騰山的狄箭聽到那聲嘶吼,身形陡然一頓,臉色也是瞬間慘白.整個人體表能量都澎湃了起來,狄箭以比追及騰山更快的速度朝紫煞樓沖去.

"不會,那騰山不會這麼……"

狄箭還在心中安慰自己,可是當他沖到紫煞樓二樓窗口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屋子角落的狄青,而此刻一臉蒼白的泰羽卻被一個人給抓著,瞬間從另一人屋子穿梭而出.

"六哥,快追啊!"

再次重傷的狄鑾當即大喝道.

狄青如果死了,即使自己再傷心也沒用,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將秦羽奪過來.

奪取秦羽,殺死狄青.

此刻狄箭心中充滿了憤怒,極速朝那人形趕去,狄箭一眼就看清楚了前方抓著秦羽的人是一個矮胖子,整個海底修妖者世界,即是矮胖子,功力又如此高的,只有——

"婁柯,站住,否則我定殺了你!"

狄箭的狂吼聲響起,同時狄箭速度明顯比婁柯大人快,畢竟婁柯還是帶著一個人飛行地,自然速度減慢了不少.僅僅一會兒,狄箭便要追上婁柯了.

"血蛤蟆,咱們聯手,秦羽我們共有,怎麼樣?"一道靈識傳音傳來,正是騰山的聲音.

婁柯心中怒極,可是看到此刻暴狂的狄箭,他的反應很快,當即靈識傳間道:"你這虯龍,好了,我答應了.咱們先聯手擊敗這狄箭,秦羽所知道的玉劍秘密咱們共有."

狄箭雙眼發紅.

狄青死了,他的二哥死了,數千年來,九兄弟從來沒有誰出過意外.誰想,這才短短多長時間,八弟才剛鍘死了不久,現在二哥竟然也被人殺了.

"狄箭,滾回去吧.否則准備給你老二收尸吧."

騰山出現在婁柯旁邊,一臉的冷酷.此刻婁柯也不逃,隨便在泰羽身上設了禁制,讓泰羽動彈不支.這婁柯和騰山二人並肩懸于海水中,而他們對面則是狄箭.

"嗨,騰山,你還真的敢下手啊,竟然把狄箭給殺了,佩服,佩服!"

婁柯對著騰山說.

騰山臉疑惑道:"什麼話,我雖然也了重手,可是我還是有把握地,最多重傷而已.你也知道,那九煞殿的煉丹之術.聞名于海外修真界,只要不死,恢複絕對輕而易舉."

"你沒殺?剛才我可是看到那狄青死了.你就承認了吧."婁柯笑道,"你也別擔心,以青龍宮主在後面為你撐腰,你殺了狄青,那九煞殿又敢怎樣?"

"閉嘴!"

狄箭驀地一聲冷喝,同時狄鑾也沖了出來,仇恨地看著騰山:"騰大人,騰副宮主,你雖然地位尊貴,可是我二哥也是九煞殿地殿下,你殺我二哥,便是和我九煞殿所有兄弟為敵."

"騰山,准備受死."

狄箭的聲音卻更是冷漠.

***

此刻身體被設了禁制,坐在一珊瑚上的秦羽卻仰頭看這這一幕.

"鬧吧,鬧的精彩點."

和潛龍大陸相比,海外修真界的確高手我的很,金丹期的外長真者根本什麼都不算,元嬰期地高手在地方上還算高手,在九煞殿等大勢力眼中,洞虛期高手才夠資格說話.

海外修真界五在勢力,蓬萊仙域,紫焰魔獄,青龍宮,九煞殿,碧水府.

海底修妖者,就占據了其中三個,這麼多年,青龍宮,九煞殿,碧水府三大勢力彼此都有是保持著平衡,可是泰羽現在卻要讓三大勢力相互斗起來.

秦羽的赤血洞府,地位要提高.畢竟受到最近的九煞殿壓迫,所以先讓九煞殿和青龍宮碧水府斗斗吧,做漁翁的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

下方秦羽觀戰,上方的三方言辭卻激烈了起來.

"青龍宮是強,青龍宮主是海外第一高手,不過……你騰山殺了我二哥,那,你必死."狄箭已然下了誅殺眼前之人的決心,整個人氣勢都狂暴起來.

狄鑾身形飛退,他知道自己在不過是拖累自己六哥而已.

"難道我真出手重了?"騰山有點難以置信.

那一拳雖然砸碎了對方胸骨,可是狄青畢竟是洞虛中期高手吧,豈能那麼容易死?然而此刻狄箭的模樣顯然不是假的.

"血哈蟆,這個狄箭真的要動手了,別管那麼多,一起動手.哼就是殺了一個九煞殿的殿下又怎麼樣,難道我青龍宮副宮主還殺不得一個九煞殿的殿下!"

騰山氣勢明顯霸道了起來.

"好,騰山,我就和你並肩戰這紫煞蛟龍."婁柯身上也散發著殺氣.

在青龍宮和碧水府眼里,九煞殿無疑是三大勢力中最弱的.青龍宮和碧水府都有是靠頂級高手支撐,而九煞殿的九位殿下都無法與青龍宮主,三眼老妖相比,只是洞虛中期,洞虛後期高手多些而已.加之都是紫煞蛟龍.

"吼!~~~"

狄箭驀地低吼了起來,直接化作了一條近乎百米長的巨大蛟龍,身體完全成紫色,那龍背上一排地紫色尖剌發著冰泠的光芒.兩只爪當即朝騰山和婁柯二人抓來.

"一開始就變本尊."

騰山也怒了,也是仰頭大吼一聲,一條也近乎百米長的虯龍出現了,這虯龍比之與蛟龍略顯精瘦些,但是還是比水桶粗上不少.但是身上青白相見的紋痕卻是極為可怖.

"呱呱~~"

婁柯呱呱怪叫一聲,整個人瞬間變成一巨大的血紅色地大蛤蟆.這蛤蟆高達七八米,那雙蛤蟆眼瞪地滾圓,血紅色的光芒在眼中隱隱流轉.

……

紫煞蛟龍地嘶吼陣陣,龍爪爪擊,口中飛劍,獨角攻擊,龍尾抽打.甚至于紫煞蛟龍還釋放出禁制攻擊.這洞虛後期的紫煞蛟龍,實在比那狄瞳高上不止一籌.

面對狄箭地瘋狂.

騰山和婁柯兩位高手豈會手軟?

虯龍的爪擊比這紫煞蛟友絲毫不弱,龍身地穿插梭速度甚至于快上一絲.可是論力量,卻是不如紫煞蛟龍,而那血蛤蟆實在厲害恐怖地很,全身彌漫著血紅色霧氣.

毒,劇毒.

"呱呱."

血蛤蟆怪叫兩聲,腮幫子就鼓地比頭還大,然後一張嘴巴就是一條血紅色飛劍射了出去.這血蛤蟆的飛劍不同于其他人的飛劍,這飛劍應該成為'毒劍’.

紫煞蛟龍,一挑二,虯龍和血蛤蟆一近身攻擊,一毒劍攻擊.

打的尋是昏天暗地.

整個巨甲洞府都驚動了,然而沒有人敢靠近,那血蛤蟆在如此劇烈戰斗的時候,竟然還不忘記給下方的秦羽周圍布置了保護氣罩,如果泰羽這個重要人物被三大高手戰斗余波給弄死,那可慘了.

"吼~~"

隨著一聲振天狂吼.一股狂暴的紫色氣勁猶如風暴一樣朝虯龍和蛤蟆攻擊而去,虯龍和血蛤蟆都情不自禁地飛退.瞬間虯龍和血蛤蟆都化成了人形.

騰山有點狼狽,恨恨道:"沒想到狄箭這麼強.血蛤蟆,這次看來我們失算了,走."

騰山顧不得其他,直接逃命去了.血蛤蟆更是干脆,連泰羽也不要了,直接遁逃離開.

"六哥."狄鑾此刻沖了過來,狄箭也恢複了人身,然而此刻地狄箭也略顯狼狽.整個人身上還有著妖元國震蕩,臉色也是發紫,過了片刻才緩不定期來.

"我沒事."狄箭呼出一口氣.

而後一揮手,將秦羽身體上的禁制破去.

狄鑾看著秦羽,眼中盡是憤怒:"就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我二哥怎麼會死?"狄鑾說著就一巴掌拍過去,秦羽只得裝作重傷努力頭閃躲了一下.

"拍!"

"狄鑾,你別太過分,否則即使是死,我也不會跟你去九煞殿的."秦羽盯著狄鑾道.

"老七,給他吃玉昕丸,早點恢複傷勢."

狄鑾也知道輕重,扔給秦羽一顆丹藥,泰羽也微笑著一口吃下去.

頓時道道清流流遍全身,瞬間秦羽體內故意弄的傷便修複了,甚至于功力都有著絲絲提高.

"傳說中,九煞殿丹藥聞名于海外修真界,果然名不虛傳達室."秦羽贊歎道.

狄鑾卻是根本不看秦羽一眼,如果不是秦羽知道第八把玉劍的消息,估計狄鑾會直接虐殺了秦羽.

狄箭臉色冷酷看向巨甲洞府:"哼,老七,我們住在這巨甲洞府,不過一夜而已,那青龍宮和碧水府的人就來了,這巨甲洞府肯定有奸細,也因為這奸細,二哥死去."

狄鑾眼中也有著一絲瘋狂,看著巨甲洞府:"六哥,你的意思?"

"屠殺乾淨,上到洞主,下到護衛仆役,一個不留!"狄箭地聲音冷酷非常.

秦羽聽了心中一怔.

屠殺?

那狄青等人在自己的赤血洞府,說殺人就殺人,秦羽早對他們有了恨意,此次殺狄青嫁禍他人,秦羽才做的那麼干脆.可是這九煞殿的人未免太過心狠了.

巨甲府,整整一個洞府的人.

"狄鑾,狄箭,這可是一個洞府的人,大幾千人.奸細也只是其中極少的幾個而已,你們……"秦羽雖然心狠,可是也有點看不過去.

"閉嘴."

狄箭冷冷看了秦羽一眼.

……

血夜.

整個巨甲洞府完全被鮮血飄滿了,狄箭和狄鑾殺起人來實在太恐怖了,二人化為兩面條紫煞蛟龍,簡直是橫沖直撞,整個巨甲洞府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他們.

秦羽記得那伏豪臨死前的嚎叫.

"走,從今天起,不進任何洞府,直接回九煞殿."狄鑾也鑄了決斷.

秦羽,狄鑾二人都在狄箭的巨大飛劍上,三人合乘一飛劍.三人速度之快,竟然比眾人從赤血洞府離開的時候快上許多,就這麼地,眾人極速朝九煞殿趕去.

……

經此一役,青龍宮,碧水府從幕後來到幕前,同是青龍宮,碧水府和九煞殿之間的友好關系也有了裂痕.第八把玉劍便是導致此次裂痕地誘因.

狄箭,狄鑾屠戮了巨囗洞府,這讓其他洞府一個個驚恐起來.

幸虧狄箭,狄鑾二人趕回九煞殿途中沒有任何停頓,沒有到任何洞府.否則一旦到達,估計那些洞府的洞主肯定也要心驚膽顫.

狄青地死.

九煞殿直接向青龍宮發出責問,責問青龍宮副宮主騰山為何殺死狄青?

騰山不承認,他中承認自己下重手傷了狄青而已.

不過當日騰山一拳將狄青砸傷後,也沒有仔細,查探,便去抓奏羽了,所以騰山自己也不是百分百允定,狄青不是自己殺的.或許自己的妖元力破了對方的胸膛傷了元嬰,震散了對方靈魂也有可能.

總之,這幾乎一年的時間,整個海底修妖者世界震蕩了起來,同時秦羽的大名也和第八玉劍聯系起來,傳播在整個海底修妖者世界.

……

九煞殿殿門之外.

狄龍,狄旭,狄陽,狄風,狄能五痊兄弟並肩站著,五兄弟早已經通過傳訊令知道狄箭,狄鑾二人即將趕回來,片刻,五兄弟看到了遠處狄箭,狄鸞以及奏羽正踏著飛劍趕來.

飛到五位兄弟前,狄箭和狄鑾二人臉上有的只是傷痛.

"老六,老七."

狄龍等五兄弟盾著這狄箭,狄鑾二人.

"二哥死了."

狄箭緩緩道,眾兄弟都是眼睛一紅,狄青的死,顯然又是對九煞殿剩余七位兄弟的巨大打擊,過了許久眾位兄弟才從悲慟中恢複過來,狄鑾看向秦羽,眼中有著絲絲寒芒:"名位兄弟,這就是秦羽."

狄龍等五人也都看向秦羽.

在眾兄弟看來,無論是狄瞳的死,還是狄青的死,都有和這個秦羽有關,眾位兄弟一個個都想要殺了秦羽以發泄心中的仇恨,唯有狄龍略微冷靜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