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九煞殿 第四章 青玄老祖

青玄老龜?莊鍾你說,那家伙什麼來曆,依本侯爺看,這謠言肯定和那個什麼青玄老龜脫不了干系."侯費猛地一摔杯子,雙眼金光閃閃怒火沖天道.

侯費受不了氣,他好歹也是赤血洞府二洞主,豈能讓其他人來奪位?

秦羽和黑羽也看著莊鍾,聽他解釋,這青玄老龜,秦羽還真的一點不知道.

莊鍾恭敬道:"三位洞主,這青玄老龜說來也是一了不得的高手.當年這八百萬里水域到底誰來掌管,查洪和那青玄老龜為了這個便大戰了一場.最後查洪略勝一籌,不過青玄老龜本體乃一只老龜,這防禦極高,查洪也是殺不了青玄老龜,如今查洪死青玄老龜肯定要卷土重來."

秦羽微微點頭.

侯費卻是眨巴兩下怪笑道:"嘎嘎,一個老烏龜,連查洪都擊敗不了,還想當洞主,笑話!本侯爺直接一棒子砸掉他的烏龜殼,哼哼."

秦羽眼中也是有著冷意:"莊鍾,據我所知,我如今占據了這個洞主之位,這赤血洞府領下不少修妖者對于我是不以為然吧."秦羽在赤血洞府的八百萬里水域的確沒有多大名聲,一般人自然不會太敬畏他.

莊鍾恭聲道:"那些人不知道洞主的厲害,如果知道肯定不敢這樣."

"不知道?"秦羽微笑道,"那青玄老龜不安穩苟活著,竟然還想跑出來奪位,難道他不知道這修真界實力不夠是要死人的嗎?也好讓我借機立威."

秦羽一揮手道:"好了,那些小人物鬧騰就不用告訴我了.等到青玄老龜發現的時候.再告訴我.你可以退了."

"是,洞主."

莊鍾當即恭聲,而後便直接離開了.

黑羽從頭到尾沒有發話,因為他聽到莊鍾說那青玄老龜和查洪實力接近他就不在乎了.

在此刻秦羽,侯費,黑羽三兄弟心中,一般的人物已經對他們沒有什麼威脅了,如今他們最大地敵人就是九煞殿地剩余八條紫煞蛟龍."小黑,你先去閉關開始煉化元嬰.以後一段時間我們的生活可要精彩的多,實力低了可沒有資格參與那場盛會."秦羽嘴角有著一絲笑意,眼底一道厲芒閃過.秦家三兄弟,無論是將軍秦風.如今的皇帝秦政,狠起來地時候都不會有絲毫憐憫.秦羽對于未來的情況也有預料,不管什麼時候都要考慮到最壞的情況,對最壞的情況都考慮過了,秦羽還怕什麼,如今他.黑羽.侯費無一個弱者,是任意揉捏的柿子."想要隨意揉捏我們三兄弟,就要小心那雙手被斬斷."秦羽看向屋外.

……

赤血洞府北區假山旁,秦羽正凌空站立.

只見秦羽一揮手,一座樓閣憑空出現,正是雷衛當初所建造地"雷山居".秦羽直接虛空飛行,跳入了雷山居之內,一進入其中一巨大的水池出現在眼前.

繞著水池,秦羽進入了一樓客廳."練武廳."看著練武廳的秦羽嘴角有了一絲笑意,他回憶起了過去,當初為了保護自己的父王,秦羽和那伍行同歸于盡,而後被傳送到了這里,便是在練武廳中清醒過來地.陡然客廳之中出現了一朵朵美麗的花兒,在花叢中央趴著一只小貓咪."歡迎主人."小星甩動著貓尾巴說道.秦羽一笑"小星,我不在你有沒有感到孤獨呢?"秦羽雖然從雷衛留下的有關于文明解釋的書籍中明白小星是人工智能,然後他依舊情不自禁將小星當作生物看待.小星眨巴兩下貓眼道:"孤獨?什麼叫孤獨呢?"秦羽微微一怔,此刻才想起小星並不是生物,人類的感情也感奕不到.不禁一笑,四處看了一眼,一下子看到了儲藏室的門,看到儲藏室秦羽就感到無奈.儲藏室面積堪比練功房,如此大面積,竟然有著大半個儲藏室的極品晶石.走到儲藏室門口,秦羽心意一動,這門自動打開,秦羽一眼看過去,只見各色的礦石堆滿了大半個儲藏室,礦石之多至少以萬為單位.

而且每一塊都是極品日石.藍色的.赤紅色的.綠色的.金色的.銀色的.黑色的……

一塊塊晶石閃動著吸引人的光暈,那澎湃的氣息秦羽都能夠感受到,如此多寶貝,也是雷衛闖蕩無數處地方才收集足夠的.

如此多極品晶石,就是碧水府,青龍宮如此大勢力也沒有如此多極品晶石吧.畢竟是極品晶石,有極品晶石就代表可以練制成極品靈器.然後這麼多極品晶石秦羽卻無法取.

"師尊老人家非要布下禁制,說達到星核期才可以打開.我如今達到流星後期,必須要度過六九天劫達到星核期了."秦羽嘴角不自禁有了一絲無奈笑意.

出了儲藏室,秦羽朝後而走去.

煉丹房,煉器房出現在眼前,秦羽當初在洪荒的時候就是在煉器房之中煉制了自己的靈器.然後殺死狄瞳的時候,秦羽的焱熾劍被毀掉,焱熾拳套也被毀掉一只.

"這一次我可要煉制極品靈器了."

秦羽手一翻,出現了五塊極品晶石.這極品晶石哪里來的呢?正是死去的狄瞳空間戒指中有地.一般寶物九煞殿的兄弟門放在"藏寶殿",而極品晶石如此珍貴地寶貝,九兄弟都是帶在身邊地.

"焱熾拳套需要的極品晶石量很少,兩塊極品晶石足夠了.至于焱熾劍……將那長槍再次煉化就可以了."秦羽可不會浪費.狄瞳的長槍也是極品靈器,不過秦羽還不會(本地閱讀翻頁快)

會正當光明拿來使用,這不是告訴別人,狄瞳就是他殺的麼.

一步跨入煉器房中.煉器房金屬門自動關閉.

盤膝坐于蒲團之上,秦羽單手一指,一朵深青色地火焰飛身煉器房中央的八卦爐內,頓時八卦爐火焰大盛.同時一杆長槍已然飛到了八卦爐上方,那長槍正是極品靈器長槍.

"天門.八卦,正!"

秦羽一聲低喝,手指中射出幾道金色光線,射入了八卦爐邊緣地幾個窟窿中,與之對應的符篆印記頓時亮了起來,連八卦爐內光芒也刺眼了許多.

星辰真火之太陽真火.

長槍開始緩緩融化,同時在太陽真火灼燒之下雜質也被煉化了許多,體積也不段地變小.

……

七日過後,秦羽終于完全將自己的靈器煉制成功了.一杆祭品靈器地長槍煉制成一把短劍,劍名依舊是焱熾劍,秦羽的煉制方法明顯比九煞殿高明.

那長槍體積小上大半,雜質完全被煉化個乾淨,此刻的焱熾劍雖然同時極品靈器,卻更為犀利.在表面更是由紫金液體結成符篆禁制融入其中.

整個短劍成暗青色,劍體表面有著紫金色的印痕.紫金液體的卻是極好的布置符篆印記的材料.焱熾劍的威力比秦羽預料的都要強上許多.

一雙焱熾拳套,材料,兩塊極品晶石.這焱熾拳套極為地薄,猶如一層皮膚一樣貼著手指關節,然而威力比之過去上品靈器等級的焱熾拳套,威力卻大了許多.

煉制成靈器後,秦羽便在書房陽台上安靜看書,體內也是不段修煉著.

……

雷山居二樓,書房陽台上.秦羽斜躺在一軟椅上,看者當初雷衛留下的許多有關修真界秘辛的秘籍.

在陽台之上,秦羽可以看到遠處的護衛隊伍巡邏.

"稟報洞主,赤血領如今有不暗中煽風點火,許多修妖者都開始肆意談論洞主.明顯對洞主很是不屑,不少修妖者都認為洞主都應該是青玄老龜."莊鍾站在雷山居之外傳音道.

秦羽看者手中的古書,根本不朝莊鍾看.淡然道:"不需要管.等按青玄老龜出面你通知我就可以了."

各大護法著急,秦羽卻穩如泰山.安靜地在陽台上看著古書.

莊鍾看者眼前的'雷山居’,心中驚歎:"洞主不知道哪里來地樓閣,突然出現,雖然這雷山居門開啟,可是除了二洞主三洞主可以進去,外人怎麼都進不去,實在奇妙的很."

雷山居自然可以辨別來人是誰,除了秦羽三人,外人根本進不來.

……

日子一天天過去,赤血領數萬修妖者也暗自談論著新任的洞主,老祖特意安排人傳的謠言,讓大多修妖者對于這個新任洞主怎麼瞧得起.此刻赤血洞府門口,一白衣男子走了過來.

"給你們加洞主."白衣男子將一份玉簡扔給了門衛,而後倨傲道:"我加老祖說了,九煞殿有令,新任洞主應該是我家老祖.那什麼'流星’,如果識相,早早自動退位,否則大動干戈丟了性命可就不好了."

白衣男子說完就直接掉頭化為流光離開.

拿著玉簡的護衛此刻還在發呆,片刻才驚醒.

這護衛心中大驚:"大事不好了,那青玄老祖殺來了.我家兄弟說的不錯,這青玄老祖肯定要來搶洞主之位,現在就要動手了,不知道洞主是否敵的過."

護衛雖然聽說秦羽能夠擊敗騰畢護法,但是他也沒有親自看到.更何況青玄老祖比騰畢護法更強.

……

僅僅一會兒,這玉簡就到了秦羽手上.

躺在軟椅上,秦羽一手拿著古書,一手拿著玉簡,靈識一掃秦羽便笑了.

戰術!

這正是青玄老祖發的戰書,那青玄老祖自認為是查洪一輩的高手,青玄老祖認為當初秦羽是查洪手下一護法,功力肯定不如查洪,不如查洪,青玄老祖自然有把握殺死秦羽.

"流星小輩.

我乃青玄老祖,當年和你加前任洞主查洪也有一些瓜葛,想必你也聽過了,當年老祖我一時不查,略微輸了一籌.我苦修數百載,原本准備近日來找查洪再次大戰,誰想他竟然就這麼死了,也算他走運.

如此也好,小輩你直接將洞主之為讓與我,我也懶得與你這小輩計較.若不從,直接真火將你煉死,讓你魂飛魄散.

你自己慢慢斟酌吧.

不怕告訴你,九煞殿可是任命老祖我為洞主,老祖可沒有騙你,更何況我也懶得與你這小輩撒謊.三日後,老祖我擺駕赤血洞府,你是生還是死便看你到時候選擇了!

青玄老祖留言."

看著這玉簡,秦羽情不自禁笑了起來,只見一團深青色火焰從秦羽手中冒出,直接將那玉簡給灼燒成灰燼.

"不自量力!"

輕飄飄下了判斷,秦羽也不生氣,繼續看著手中古書.

三日之後.

浩浩蕩蕩,數千修妖者前呼後擁,在最上方四人抬椅,轎上躺著一老者,那猶如青火一樣地長發飄蕩著,青玄老祖食指中指時而夾著長眉毛理著.

赤血領大量修妖者遠遠觀望著,年長的修妖者一個個可都知道青玄老祖的大名,他們都知道青玄老祖的厲害,秦羽當年還在查洪手下當護法,豈能是和查洪一個級數地青玄老祖對手.

大群修妖者凌空站在赤血洞府之前,而後掉頭統一看向青玄老祖的大部隊,這群修(妖者領頭地正式白衣男子'白彥’.

"拜見老祖!"白彥單膝跪下恭聲道.

"拜見老祖!"白彥身後近千的大群修妖者都單膝跪下道,這群人中不少當初就是跟著白彥來到赤血領蠱惑其他修妖者地,如今才讓赤血領許多修妖者站在青玄老祖這邊.

躺在躺椅上的青玄老祖眼睛睜開,掃視了一眼赤血洞府.

"流星小輩,還不快快來迎你家老祖!"

青玄老祖那朗朗聲音頓時響徹整個赤血洞府,那聲音之中蘊含的強橫功力更是讓赤血洞府護衛臉色大變,讓青玄老祖麾下的修妖者一個個狂傲起來.

正在雷山居靜靜看書的秦羽聽到那聲音,不自禁笑了.

"哦?那老烏龜來了.就陪他玩玩吧."秦羽放下書籍,身形一動已然消失在雷山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