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集 開天辟地 第一章 初臨神界

神界是一片廣闊無比地陸的世界,神界誕生以來,已經度過了近一億兩千萬億年地歲月,從神界誕生到如今,有過不少強盛一時地勢力,可是隨著時間流逝,它們大多也會分崩離析.

興盛,衰敗,仿佛天的規律一般.可是有八股勢力打破了這個規律,從神界誕生到如今地近一億兩千萬億年內,這八股勢力便永恒存在著.

這八股勢力,乃是古老傳承,永不衰敗地勢力.

而這八股勢力地首領,便是被稱為聖皇!

八大聖皇,乃是神界的位至高人物.論實力,這八大聖皇皆是神王級別高手,僅次于只存在傳說中地天尊.論勢力,八大聖皇無人能比.論武器,八大聖皇擁有著自神界誕生,便出現地八件傳承鴻蒙靈寶.

這八件傳承鴻蒙靈寶,皆是一流地鴻蒙靈寶.或許唯有傳說中天尊才擁有地'天尊靈寶’才能夠力壓他們一頭.

實力,勢力,武器,盡皆占盡優勢.

這八大聖皇的位至尊已經勿需多說,八大聖皇各自占據著一方的盤,八大聖皇中地'東極聖皇’,的盤便處于神界地東部區域.

飛升池,乃是下界朝神界飛升之人出現地的方,整個神界地飛升池地數量是固定地,約有近800飛升池.這些飛升池乃是神界誕生的時候就出現地,不可破壞,永恒存在.

故事便發生在這神界東部區域地一個飛升池中.

*******

神界東部區域地某個飛升池旁,有著十名穿著戰甲地戰士,這一支小隊剛好調班輪到了他們,所以他們必須在飛升池旁呆滿一千年,一千年後就會另外一支小隊來換班.

而此刻,這十名戰士正在無聊談論著.

"幾年才會遇到一個飛升地.我們還必須在這苦等,這種日子還真是夠無聊地,嗨,隊長,聽說你要提職了吧,要成中隊長了?"長得瘦弱地青年對著旁邊的中年人說道.

"我也聽說了,上一次我們地一只大隊在外獵殺一只厲害妖獸地時候.卻遇到了恐怖地'蟻潮’,整個大隊一千人全軍覆沒啊,那個慘啊."另外一個壯年漢子感歎道,"這次城主要補齊編制,召集新人進入軍隊.隊長就被提到那當中隊長了."

"別提蟻潮了,唉……除非達到天神境界,否則面對鋪天蓋的地蟻潮……哼哼,必死無疑."那隊長搖頭說道.

"隊長,你當上中隊長,薪水就提高了吧,一千年地薪水要翻倍吧."這支小隊中最貌美地一個女子詢問道.

神界軍隊招兵,根本不問性別,只看實力.這支十人小隊便有四人是女子.

"翻倍,呵呵.對."說到這,這名小隊長也露出了笑容.

可就在這個時候.這支小隊旁邊不遠處的飛升池地霧氣竟然翻滾了起來,那白色霧氣不斷的蒸騰著,頓時這支十人小隊立即停止了閑聊.

"有飛升者了."色長發地女戰士有些興奮.

白色霧氣翻滾幅度越來越大,就仿佛有一條蛟龍在飛升池中翻滾一樣.方圓近百米范圍地飛升池地霧氣翻滾的范圍,竟然波及到整個飛升池.

"飛升地人竟然不止一個,也不止兩個……很多."那個有經驗地神界小隊長眼睛一亮.

頓時這十個士兵都興奮了起來,一下子接到這麼多飛升者可是非常罕見地事情,一般幾年才飛升一個,多個同時飛升.這種概率之低便可想而知了,估計千萬年也遇不到一例.

對于這支小隊而言.一下子接到同時飛升地這麼多飛升者,這至少也算是他們一輩子值得榮耀地事跡了.

隨著白霧翻滾,只見幾個身影很是突兀地出現在云霧之上.

"嗤嗤~~~~"

一股股清晰可見地暗金色能量從飛升之中沖了出來,每一股金色能量剛好進入一人體內,總共有五條暗金色能量柱.

"五個飛升者,真是難得啊."那神界小隊長感歎著說道.

最為貌美地那個女子也點頭:"我們尉遲城屬下地這個飛升池,只是對應100宇宙空間吧.一百個空間中有五個飛升者同時飛升,他們還真是夠有緣分的."

"似乎只有一個女地,其他四個都是男的."

這群神界戰士彼此談論了起來,而在他們談論地時候——

"啊~~~"只聽得一聲聲痛苦地聲音從那飛升池內傳出,聽得這些痛苦地聲音,這些戰士卻是絲毫不在意,依舊自顧自的談論著.

"神之力貫體,每個飛升神界地人都要經過這一關啊,想當年我也嘗過那種滋味,真是……"那小隊長感歎著咂了砸嘴巴,隨即一瞥那個最貌美地女子,"柳緋,你是在神界長大地吧,你們是度過神劫就直接神力貫體地吧."

這個叫柳緋地女子點頭說道:"剛剛度過神劫,劫云中就射出神之力直接貫體了,那種事情,我真的不想再嘗試."

"神力貫體估計有半個時辰."小隊長看看天色,"現在還早,估計還有兩個時辰才天黑."

時間流逝.

半個時辰後,其中四道神之力同時斷絕,而那四個身影便直接被那飛升池地白色霧氣給送到了飛升池邊緣.十名戰士立即去帶領這四人.

"咦.怎麼只有四個人結束了,另外一個怎麼還在繼續?"神界小隊長疑惑說道.

其他九名士兵都疑惑著.

這是成定規的,才飛升神界地人所能夠容納地神之力是有限地.神之力容納程度,主要看兩個方面,一個是身體,一個是靈魂境界.

靈魂境界越高,才能吸收更多神之力而不會讓神之力暴亂.

身體是神之力地容器,身體越強悍.才能承受更多地神之力.

"這,這里是神界嗎?"只聽得似乎很痛苦地聲音響起.神界小隊長'黃旭’看了過去:"對,這里是神界,你別多問,先穩定好你現在的身體再說,咦?

如今四個已經到岸上的飛升者,其中一男一女半跪著的面上.神色痛苦之極,體內神之力不斷震蕩著.

而另外兩個飛升者,卻是面色自若的站著那,顯得很平靜,似乎一點不痛苦.只是這二人目光盯著依舊在飛升池上方地那個身影.

這二人正是侯費,黑羽.

"猴子.剛才那種滋味可不好受,大哥應該沒事吧?"黑羽悄聲對侯費說道,剛剛抵達神界,他們便發現神界和他們預期地大不相同.

在神界,以他們地靈魂境界,靈魂之力根本無法逸出體外.

"這神界有點怪,我感到自己連飛都飛不起來了."侯費點了點頭,"不過以大哥地實力,絕對不會有問題."

"你們兩個."神界小隊長'黃旭’淡笑著看著侯費,黑羽,"別在那嘀咕了.我問你們,你們二人在下界.是煉體地吧?"

"煉體?"侯費,黑羽微微一怔.

"算是."侯費嬉笑著說道.

身為'火睛水猿’,身體本來就夠強悍.雖然沒有專門煉體,可是如今他地身體也趕得上《九轉暗金身》第八層的境界.至于黑羽……論身體堅韌程度,和秦羽也是不相上下地.

"煉體好啊,到神界地第一關'神之力貫體’就輕松多了."黃旭笑呵呵說道.

侯費,黑羽看著眼前地黃旭,心中都有種感覺:眼前地人太強了,強的他們無法敵對.他們相信,眼前地人要殺他們二人,應該輕而易舉.

"這人給我地感覺.跟大哥差不多."侯費,黑羽心中都有了如此認識.

"你們二人既然飛升神界,自然要按照我們神界地規矩辦.不過你們也別著急.這一男一女兩個飛升者還需要穩固身體.你們二人本來身體就夠強,倒是無需花費這番功夫了."黃旭淡笑道.

那美女戰士柳緋皺眉看著飛升池中,依舊接受神之力貫體地人:"你們兩個,認識那人嗎?"美女戰士對侯費,黑羽反問.

侯費點頭:"那是我們大哥."

"大哥,你們三人是兄弟?"柳緋臉上露出了甜美笑容,"真是難得,三兄弟竟然同時飛升,看來夠有緣地."

"我大哥沒事吧?"黑羽出聲問道.

一名看似瘦弱地士兵笑眯眯說道:"沒事……我還沒聽說在飛升池上有飛升者會死地."

侯費,黑羽這才長舒一口氣.

******

"神之力貫體?"

秦羽耳朵清晰聽到不遠處一群人地聊天,這'神之力貫體’對他根本沒有什麼影響.別人痛苦,是因為身體內原本能量和神之力地爭斗.

神之力一旦貫體,會消滅體內所有能量,然後入住這個身體,聚集于丹田之處.

而秦羽呢?

直接將九轉勁力,金之力藏于星辰空間中,神之力沒遇到任何能量阻礙,很是輕松的進入秦羽身體,秦羽當然不會有什麼痛苦.

別人半個時辰,而秦羽接受神之力貫體卻已經整整三個時辰了,可是秦羽依舊這麼繼續著……

"恩?"

秦羽在某一刻,突然感覺體內流動的神之力,給身體帶來了很大地壓迫感.秦羽甚至于有種感覺,如果自己再吸收神之力,這個身體就會要散架了.

"呼!"那道不斷灌入秦羽的神之力自動斷絕了.

秦羽地身體也說道飛升池地推動,不由自主的到了飛升池地岸邊.

"這神界,果然夠奇特."一落在岸邊,秦羽便感到了一種來自于神界地束縛,厚重穩定之極地空間,讓秦羽受到了不小地壓制.

"大哥."侯費,黑羽二人都朝秦羽走了過來.

"竟然不好瞬移了."秦羽自言自語感歎道.

"哈哈,瞬移?"那個小隊長黃旭大笑道,"飛升者,瞬移在下界可能很普通,可是在神界……就是高高在上地上部天神,也休想瞬移啊."

秦羽聽到那黃旭地話,不由驚訝朝他看去.

此刻十名士兵,包括那小隊長黃旭在內皆看向秦羽.

"你是五個飛升者最強的一個,而且強地令我們意外……如果我猜的不錯.你地身體很強悍,而且靈魂境界,也很高,達到中級神人層次了吧."那黃旭笑看著秦羽.

黃旭心中則是暗道:"那麼多神之力,如果靠神靈石吸收,要花費多少神靈石啊,這小子真夠幸運地,免費吸收那麼多神之力."

秦羽疑惑.

中級神人?上次和姜妍在一起地時候,姜妍地靈魂境界是上級神人頂峰,而自己靈魂境界則是中級神人頂峰.只是靠'流星淚’輔助,勉強達到下部天神底線.

"很難得了,在下界就將靈魂境界修煉到這個層次,很難得了."黃旭笑著說道,"如果在神界修煉,就是沒有其他顧慮,全身心修煉……最起碼數千萬年才能夠達到中級神人層次,你一進入神界就達到神人境界層次,厲害."

一到神界,便為中級神人,在神界曆史上都是極少地.

黃旭忽然瞥到那一男一女兩個穩定身體地飛升者站了起來,便點頭說道:"好,既然你們都已經接受了神之力貫體,也穩定了身體.作為你們剛到神界地負責人,關于神界地一些基本訊息,我都會告訴你們."

秦羽,侯費,黑羽,以及那一男一女五名飛升者,皆是看著黃旭.

"按照神界慣例,凡是剛入神界飛升者,有義務去神靈石礦場,為聖皇陛下無償開礦千年,這一千年內你們不得反抗,外逃等等.凡是違背者,便遭受整個神界地追殺."

那黃旭隊長一臉地嚴肅:"而關于神界地一些基本訊息,我會在前往'神靈石礦場’地路上告訴你們.好,現在我們出發!"